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杨金生勤劳致富

杨益生


  在洪江商人中,杨金生是最勤俭朴实的。这与他出生贫穷有关。

  杨金生是新干县三湖镇厚堎村人氏,少年时曾在新干县学徒,后来由其在贵州镇远黄平一带做陶器生意的父亲杨堂升携到镇远,又在一个酿酒厂的槽坊学徒。由于不慎将酒锅打烂被开除。在这面临失业的情况下,杨金生只好随父亲共同经营陶器生意,终因陶器盈利不大,难以维持尚在厚堎农村的家小,其父遂将他引荐到黄平县“同裕厚”字号作炊事工作。那时的黄平是贵州东部地区的一个商业重镇,与镇远毗邻,是通往贵阳必经之地,而且盛产五倍子。五倍子是制造染料的重要原料,绝大多数销往德国。“同裕厚”系经营五倍子的大户,老板也是姓杨,为江西省丰城县人。老板看到杨金生为人谨慎,生活朴素,遂要他往来于镇远、黄平之间押运货物。

  历史上贵州穷山僻壤,又少河流,货物流动都必须用马驮运,所以货物也必须派人押运,方免中途被遗失。杨金生也就因此得有机会做些小货赚钱,加上父亲给的一点资金,于是羽毛渐丰,恰在此时,正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外销物资如五倍子等因德国交战,停止收购。产地黄平遂大量积压,不能脱手。“同裕厚”收购的五倍子,自然就无法外运,只好积压存仓。

  杨金生经常与家人说;“同裕厚”的房子进去有七个天井。房子之大也就可知。而这样大的房子都为五倍子所堆满。此时,“同裕厚”老板守在黄平,也就不能发挥作用,遂回丰城老家探亲。杨金生趁此机会询问老板,号里不要五倍子,我是不是可以收购,老板答应可以。原来,历朝历代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老板经营的物资,伙计不可以收购,以此来约束伙计的活动范围。因战争使五倍子在国际市场中失去销路,老板许诺杨金生可以收购五倍子。杨则趁机收购了一批五倍子。迄至战争结束,海运畅通,杨金生的五倍子运经上海脱手,一举获得五万余两银子。这样他的富商架势已成,遂向多种经营方向发展,他的发家固然有他的机缘,也与他苦心经营,勤劳俭朴是分不开的。

  (一)经营项目

  杨金生文化虽浅,但精于盘算,善谋略,工心计。发家之后,业务日渐扩展不甘囿居黄平,遂东进洪江,除继续经营五倍子外,还经营黄豆、牛皮、桐油、水银、牛皮、水银运销汉口,返程买回印布、黄州布、棉花、棉纱,运销到贵州的镇远、重安江、下司及贵阳。贵阳和重安江是他的大本营。除这两地,派有庄员驻守外,上下货物经营镇远、新晃、辰溪、常德、武汉均托人代庄,这样既免张扬,又可节省许多费用,外面只知杨金生其人,而实际的牌名为“怡昌厚”。由于生意得手,全盛时期达到光洋30万元有余,迄至抗战后又以“慎昌森”的斧记(即牌名)在贵州锦屏收购木材3千余两码子,聘彭锡三为文管事,刘鼎山为武管事。

  抗战胜利后,一次运往南京的木头有11个头(每个头为300两码子,相当于5000立方米)。此外,1950年又参股永生油厂人民币22000元。他之所以参股永生油厂是因为解放战争期间,长江水运不通,洪江惨跌,永生油厂借债度日,几乎垮台,老板张永义因之急得发病,住进了爱怜医院,由其高级店员杨友生出面向杨金生借去金条10根,计100两还帐。永生油厂以此渡过难关,因此杨张之间的关系趋于密切,而成为该厂的股东。永生油厂即洪江玻璃厂的前身。1988年又分成建材玻璃厂和医疗仪表厂两家。

  (二)虽富崇俭

  在洪江这个山城,有30多万银洋来说,不是巨富,但也为数不多,可杨金生之日常生活又是如何呢?说来也许难以令人置信,以前都兴穿长衫,但他结婚时穿的一件长衫穿了30年之久。他的短衣裤是常德的蓝布,此布的厚度有五分钱的币那么厚;他穿的布鞋,鞋子底有半寸厚,而且要经桐油晒透才穿,走起来发出“咯咯”的响声;袜子也是用白黄州布缝制,其式样似京戏的须生穿的朝靴一样。

  由于他平时都是青衣小帽,到长沙何苌荃钱庄闹过一次笑话,何苌笙钱庄店员以其面貌清癯,衣着粗陋,拒不接待。杨金生只好请求通报姓名,始得何苌笙本人亲自出面解围。建国前,洪江报痞乔子磊,在其报上长篇累牍报导杨金生的生活如何如何浅俗,企图通过嘲笑达到敲竹杠的目的,殊知杨一笑置之,不加理睬。要是杨金生具有一般有钱人的面子,要求掩盖,那就正好中了乔子磊的讹诈诡计了。其实杨金生待人热情甚厚,笔者从江西来洪江的一次洗尘宴上,海味山珍,极其丰盛,与其家属的俭朴生活,有着鲜明的区别。他在贵州搞过炊事工作,因此精于烹调,每逢年节,或家人团聚,他都亲自操作,所烹荤素,无不色香美味。

来源:《中国第一古商城——洪江古商城》
时间:2014-03-28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