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湘西里耶,揭开战国古城的面纱

唐荣沛


  从20022年6月3日第一片秦简从千年古井中挖出的那一天起,山清水秀的湘西龙山里耶古城,就像一个历史的磁场,牢牢地吸引着世人关注的目光。更令人为之惊叹的是,随着2200年前的乘法口诀表、类似现在“特快专递”的邮政收文等一系列“特色秦简”的接踵而出,3.6万枚薄薄的简牍,正在悄然复活并改写着一段沉甸甸的秦朝历史。

  古城发掘

  里耶,酉水河边的重要码头,湖南湘西地区通贵州、重庆的咽喉,湘渝边区龙山、保靖、秀山13个乡镇的交界点,其东南与保靖县清水坪相邻,西南与重庆市秀山县石堤接壤。历史上里耶为湘西四大名镇之一(另外三镇为洪江、泸溪浦市、花垣茶洞)。

  2002年4月,在西部大开发重点水利工程——酉水河下游碗米坡电站工地、里耶小学至溪口台地的1000米堤段上,施工人员发现大量的瓦片、陶片及兵器矛、箭头等。接下来的解剖发掘中,奇迹出现了——一座有土城墙及大量陶片、瓦片,距今2000多年的战国古城遗址逐步呈现出来!随后,在古城遗址内外相继出土了战国兵器矛、箭头及铁器斧、锄、陶网坠等,并出现了夯土城墙、护城河、房屋建筑遗址、排水管,多座古井分布,城内外基本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古城结构体系——一座史书上没有记载的古城出现在世人面前。

  古城址残存面积在2万平方米左右,整座古城呈方形,排列有序,古城分城濠、城墙,夯土城墙和城濠呈锅底状护卫着古城,护城河和城墙把富人居住区和贫民居住区截然分开。城外的居住区和城内的高规格建筑都有相应的配套设施,包括作坊区、沥土地、道路、陶制的下水管道,以及9座房址,古井多口。从古城出土的建筑材料、陶片、青铜器以及生活堆积物来看,可以初步确定此城是战国时期修筑的军事城堡,延续秦汉。

  与此城同时被发掘的还有距古城2000米的麦茶村的古墓群。9座山丘上共有300多座古墓,现已抢救性发掘古墓100多座,出土青铜器等遗物400件。古墓大多采用东西走向和南北走向。多为头龛随葬形式和枕棺形式,说明里耶在春秋战国时期就已有较高的文明程度。在里耶不足2.5公里的范围内,还分布有战国、西汉、东汉三座城址和三处古城址时代相对应的数以千计的古墓群,都未开掘。它们与古城,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城市系统。

  古秦简问世

  考古人员在里耶战国古城的发掘中,发现古井多口,其中一号古井,因其本身的结构和出土的众多文物,被考古专家们称为“中华第一井”。

  一号古井深达14.28米,井口距地表3米,井的四壁呈黑色,据专家研究,该井始建于战国,废弃于汉初。井的结构十分考究,先挖了同心的圆圈,然后用木框套榫,用43层木板叠砌,井底是原生的鹅卵石。在井内,出土了数十件青铜器、铁器、玉器和秦朝小钱,同时还发现了罕见的箭镞和铜矛。青铜剑虽已被沉埋地下数千年,但剑刃仍十分锋利。一双46码的棕麻编织的草鞋,仍非常结实。在一号古井的深淤中,考古人员还发现官司印、私印、封泥,以及一把中国考古史上发现最早的油漆刷子。

  一号井构造之科学,保存之完好,年代之久远都可堪称“中华一绝”。然而,分量最重的则是它保存的近3.6万枚简牍。简牍绝大多数为木质,也有少数竹质的,简牍形状多样,长宽规格各异,有异形书简,也有少量不规则体,有古篆书、古隶书,隶中带楷书等,墨迹清晰,大部分简牍记载的是秦王嬴政统一中国称始皇帝的秦代,其经年从秦25年至37年,一年不少,详细到月到日,文字可达30万字。考古专家初步断定为当时的官署档案,内容相当广泛,涉及当时政治、经济、军事、社会的各个方面。这些简牍毫无疑问,将填补历史空白并改写秦朝历史。

  复活秦朝历史

  里耶秦简的发现,对于复活秦朝历史的意义和价值是不言而喻的。中国历史博物馆馆长朱凤瀚指出:“里耶秦简对于秦朝历史研究的价值与意义,不亚于甲骨文对于商代历史研究的价值与意义。”

  一、秦朝不是封建社会的开始

  秦简改写历史。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吴荣曾认为过去认为战国时已是封建社会,现在看来,这是一家之言。里耶秦简的部分内容证明,当时应是奴隶制发达的开始。另外人们过去认为,秦代时已进入私有土地买卖阶段,但从秦简内容上看,秦时可以买卖的东西非常多,但就是找不到买卖土地的记载,而实际上,秦朝国有制的土地比例非常大。

  二、秦简印证:秦始皇“发闾左之戍”

  秦王朝的空前辉煌只经历了短短十五年。对于秦王朝顷刻土崩瓦解的原因,范文澜先生认为:秦始皇过度使用民力,对民力的过度征发,在史书上以“发闾左之戍”为标志。这里“闾左”是什么人?里耶秦简给了我们答案。原来,秦始皇统一中国后,仍把人民士族与齐民分两等,士族不用服徭役,居闾左,齐民服徭役,居闾右。很像后来的“划成分”。秦王朝为征战戍守的需要扩大服役对象,就用“赐民爵一级”的办法,使齐民等同于士族。从而使秦王朝征发民力“占总人口百分之十五”。加之秦始皇焚烧儒家经典、坑杀学士,“不信功臣,不亲士民”,把地主阶级知识分子乃至部分上层统治者推向自己的对立面,颇有点“极左”的味道。这种被汉代陆贾称为“举措暴众”的结果终于酿成“一夫作难而七庙隳”的王朝覆灭结局。“发闾左之戍”的历史事件的真实性在里耶秦简中得到印证,也作为朝代兴亡的历史教训而留示后人。

  三、秦简的发掘见证了“土家北源说”

  里耶秦简中记录的“迁陵”在龙山,而今天的“迁陵”是湘西自治州保靖县治所在的一个镇。由龙山到保靖,“迁陵”向南推进了很远,专家们认为这是秦国灭楚的结果,是古代战争强国将战线按照自己一方意志向南方挺进的记录。庸人南迁不是小事情,涉及土家族族体的构成,涉及一个“土家族北源说”的研究问题,而里耶古城及秦简的出土明显为“土家北源说”找到了一个庸人南迁为主线的重要环节。

  四、最早的乘法口诀表

  秦朝就有乘法口诀表。考古专家在一本木牍上发现了2200年以前的乘法口诀表,上写着“四八三十二,五八四十……”的篆文,经专家考证,这是我国最早的乘法口诀表。更为奇特的是,每个关于“八”的乘法运算排列也很有规则,它们排成一个横行而且乘以八的数字从右到左依次递减。经测量,这枚木牍有22厘米长,45厘米宽。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院长高崇文说,这枚简牍如果是一本数学书的一页,意义将更为重大,目前被认为是中国最早的数学专著——湖南江陵张家山汉墓《算术书》,成书年代为西汉文景时期。

  五、解谜“黔中郡”

  据《史记》记载,公元前280年,秦大将司马错率兵攻打楚国,占领了楚黔中郡约600平方公里地盘,将之纳入秦的版图。公元前201年,秦始皇将统一后的中国划为36郡,黔中郡即为36郡之一。但是,秦黔中郡址究竟建于何地成为千古之谜,自汉以来,一直为世人所争议。一说是陕西汉水中游,二说是重庆乌江,三说是湘西沅水中游。

  约公元前300年左右,秦巴与楚之间交战频繁,酉水流域成为秦巴进攻楚国的重要通道。湖南省考古研究所所长袁家荣认为,这次发现可以为确定秦三十六郡之一——黔中郡所在地打开思路。这块地方在战国时期是黔中郡的腹心地带,也是各国必争之地,对秦楚交战的历史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湖南省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张春龙则分析说,里耶镇发现的古城可能是楚国修筑的系列城堡之一。战国末年,秦国大军从乌江流域进攻酉水流域,楚军被迫东迁,这座古城就放弃了。

  袁家荣指出,黔中郡与战国末年的秦楚相争关系密切。目前能确定的是,在公元前278年,秦设立了黔中郡。袁家荣还指出,在战国时期,郡的设立与军事行动有很重要的关系。当时秦朝的军队进攻楚国,有两条重要的途径,一走汉中,正面进攻;一夺黔中,迂回包抄。现在看来,经乌江渡酉水攻打楚国的可能最大。因此,当年最重要的战场之一,就在黔中郡。

  “而酉水正好蜿蜒流过里耶,里耶的位置又正是当年秦楚之战的重要地区。所以,里耶古城的发掘,对于研究黔中郡的来龙去脉,具有十分重要的参考价值”。

  一个有趣的例子是,在里耶出土的秦简上,有多处出现了“洞庭郡”字样,而《史记》、《汉书》中都没有相应的记载。

  看来,这又是一个新的课题——当时的里耶不可能既属黔中郡,又属洞庭郡。现在最有可能的解释也许是,在秦王朝建立后,黔中郡也就随之废除了。

  秦朝的历史相当短暂,但秦朝的国体制却为后世楷模。过去,对秦朝中央集权制的了解仅限于从上到下的政令,可从下到上的实施却一无所知。里耶秦简发现是在原楚国地域,又并非秦王朝的中心,且偏僻遥远,所记录的又是官府档案,并大量涉及地方政治、军事、经济等,必将从全新的角度了解秦王朝的中央集权制度。在一块秦简上还出现了“赀赎”字样,其含义相当于“强制劳动偿还官方债务”;在另一块秦简上还记载了“灭刑徒”等内容严厉且相当残酷的刑律。

  作为官府档案,秦简还详细记录了官府当时处理事务的过程,其中有一枚记录完整的秦简,大意是说秦三十二年四月丙午日上午,迁陵守丞告酉阳丞及其他官员文书已收到,再告知,四月丙辰日,守丞和副守丞已赶往邻地办事。还有一件事,大概意思是说秦三十五年某日,一平民因触犯法律而受处罚300钱,但因母病家穷无钱,地方官不知如何处理是好,几位官员商议后,决定让这个人服徭役代替罚款。

  据专家介绍,由于秦简比较散乱,此枚和彼枚一时联系不上,所以,要完整地破译秦简还相当困难,只有等最复杂最艰难的排序工作完成后,才会有真正而完整的答案。目前,组织的一个4人专家组,要完成3.6万余枚的秦简实读排序,非10年时间不可。几年或十几年以后,当这些简牍文字全部整理出来,更会让人振聋发聩惊叹不已。

  清清的酉水河依然在缓缓地流淌,无声地注视着这片曾经“干戈寥落四周星”的土地。相信不久的将来,“湘西里耶秦简”一定会再惊国人,轰动世界。

来源:《热带地理》
时间:2014-03-27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