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双峰县荷叶镇


分类:古镇
地区:湘中、娄底双峰县

    荷叶镇位于双峰县东面边陲,东与衡山、湘潭接壤,南与衡阳毗邻,西北与该县石牛、沙塘、井字交界。东岳如立,北岳如卧,中岳如坐,西岳如黛,南岳如飞。南岳欲飞之处,便是一片碧绿的“荷叶”——说的就是双峰县荷叶镇。因其四周环山、中部低平,形似一片荷叶而得名。1989年撤区并乡机构改革时,由原荷叶、攸永、神冲三乡合并成荷叶乡,1997年10月撤乡建镇。境内群山耸翠、涓水绵延,人文景观和自然风光交相辉映,引人入胜。

荷叶镇

    富厚堂始建于清咸丰七年(1857),大体照侯府规制建造,宅有中、东、西三门,中门外有半月形石板大坪,坪外有一半月形水塘,有如“泮池”中门上有“毅勇侯第”四个金字直匾。原名“八本堂”,后曾国潘之子曾纪泽据《后汉书》“富厚如此”而改名——富厚堂。富厚堂坐落在双峰县东部的荷叶镇富托村的鳌鱼山下,与湘乡市、湘潭县、衡山县、衡阳县毗邻,总占地面积四万多平方米,主体建筑近一万平方米,砖木结构,内有八本堂、求阙斋、筱吟斋、勤敬斋、归朴斋、贲宏斋、艺芳馆、思云馆、八宝台、缉园(含花圃、风月亭)、凫藻轩、棋亭等,雕梁画栋,富丽堂皇,是典型的沿中轴线对称的宋明回廊式风格的古建筑群体。富厚堂坐南朝北,背倚的半月形鳌鱼山从东、南、西三面把富厚堂围住。从远看去,富厚堂好似坐在一张围椅中。

    曾国藩作为晚清第一名臣,是我国近代史上一个有重大影响的历史人物。他在立功、立德、立言以及治身、治家、治学、治军、治国等多方面独树一帜。荷叶的八本堂内,有曾国藩的家教理论,其核心思想为:以八本为经,以八宝为纬,以四字要诀(勤俭孝友)、三致祥、三不信穿插其中,经纬连贯,脉络相通。这套理论不同于中国传统的关于教育后代的核心理念,反对孔孟、朱子、颜氏等著名家训所一贯坚持的学而优则仕的学说,坚持耕读优于仕,并付诸实施。曾家人才辈出,历经几代而不衰,其独特的家教值得我们去细细考究。2006年5月25日,富厚堂被国务院批准列入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并一举位列新潇湘八景之一。

荷叶镇之富厚堂景观

    荷叶还有一个无法忽略的地方是位于该镇神冲街口的秋瑾故居。这所建于光绪年间的老房子,墙面是乡间平日土法烧制火砖砌就,只留有两个小小的窗口。

    光绪二十二年(1896)四月初五,秋瑾与王廷钧在湘潭十八总顺泰栈举行了盛大的婚礼。婚后回到王的老家。王氏家族富有,现在湘潭县仍有“王十万”这一地名,是这一家族当年富甲一方的写照。

    虽然这里隔曾国藩出生地白玉堂只有1.5公里地,多少军政界高官出自这里,但人物风流并没有化作这方繁荣,男耕女织仍然是这里的基本格局。尽管秋瑾“幼年时,从其父学通经史,工诗词,又好剑术,善骑马”,一旦“老大嫁给商人妇”,也得循着传统的婚姻生活和中国妇女近2000年来的生活轨道“运行”。这种生活对秋瑾而言是一种摧残。她终于因无法忍受心中的苦闷而发出了“重重地网与天罗,幽闲深闺莫奈何”的呐喊。这种苦闷不因婚后第二年生了第一个孩子源德而消褪。她向往的是山外、社会、国事,她要“将巾帼易兜鏊”。

    她在此一住就是4年,幸运的是她在这里找到了志同道合的两个朋友——唐群英、葛健豪,后来3个人被誉为“潇湘三女杰”。三人都与曾国藩有一定关系,秋瑾嫁在曾国藩的远房姐姐家,唐群英是曾国藩的堂弟媳,而葛健豪的父亲是曾国藩的部将。唐群英后来成为秋瑾留日的同学,做过国民政府的“国策顾问”。葛健豪则是蔡和森和蔡畅的母亲,两项纪录至今很少有人刷新——50岁入长沙读中学,50多岁带着儿女们赴法留学。在荷叶塘,秋瑾和唐群英、葛健豪往来,“情同手足,亲如姐妹,经常集聚在一起,或饮酒赋诗,或对月抚琴,或下棋谈心,往来十分密切”。秋瑾就在唐群英接连失去丈夫和女儿的情况下,将自己写的《咏梅》诗抄给唐安慰她。诗中有这样的句子:“孤山林下三千树,耐冷寒霜是此枝。冰姿不怕雪霜侵,羞傍琼楼傍古岭。标格原因独立好,最教宣贵负切心。”

    后来秋瑾随丈夫于1900年“小住京华”,因为王廷钧花钱捐了个工部主事的官。可他的运气实在不怎么好,入京不久就遇上了“庚子之乱”。为避乱,秋瑾和王廷钧又返回荷叶塘。“庚子之乱”中,外国侵略军的野蛮暴行激起了她的满腔义愤。

    秋瑾最后一次到今天的“秋瑾故居”是在光绪三十三年(1907)初。秋瑾这一次回到神冲的举动有些“反常”。“秋瑾寓居京师日久,既见清廷腐败,又受西方文化思想的影响,遂专去日本留学。她对王廷钧说:‘日本为我国留学生荟萃之场。其中必多豪杰,吾意欲往该处一游。’”秋瑾东渡日本留学没有得到王廷钧的支持,因此,秋瑾只好当掉簪珥等首饰。虽然王廷钧对于妻子的东渡之举不支持,但眼看着妻子出远门还是不放心的,所以请求日本人服部繁子做秋瑾的“引路人”:“如果您不肯带她去,我妻将不知如何痛苦了。尽管我们有两个孩子,但我还是请求您带她去吧!”秋瑾就这样跟着这个日本女性到了东洋。她最后一次回到荷叶塘要钱,是为革命活动筹集经费。离开这里后不到半年时间,就破清廷杀害。

    100年过去了,当我们走进秋瑾故居睹物生情,思人、思事,深深缅怀民主革命英烈秋瑾,怀念中华民族的伟大女性秋瑾。这所房子因为秋瑾的入住,而确实“蓬荜生辉”,成为湖南这块土地上耀目的物质遗存。

荷叶镇秋瑾故居遗址

    此外,镇西部与衡阳的九峰山交界,为南岳之“少祖”,九峰并列,巍峨挺拔,青山如黛,更有10多处景点相衬,是旅游、休闲、抚琴赋诗的理想之所,被定为省级森林公园。距今5000多年的新石器时代遗址——莲花台,还有白玉堂、大夫第、石鸡寨、地下军事工程天子坪等与曾国藩故居相互辉映。荷叶塘作为蔡畅、秋瑾、唐群英、向警予的出生地或婆家,享有“国藩故里,湘军摇篮;巾帼土壤,女杰之乡”的美誉,确值我们去探访一番。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