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东安县芦洪市镇


分类:古镇
地区:湘南、东安县中北部

    芦洪市镇地处湖南东安县的中北部,东距永州市冷水滩区20公里,南望东安县城44公里,北与邵阳市相隔100公里。公元290—589年为应阳县治所在地,唐高祖武德七年(624)立芦洪戌,为戌地所在地,属零陵县。明太祖洪武三年(1370)设芦洪巡检司,一直延至清道光九年(1829)。1995年7月,撤区并乡建镇,由芦洪市、西江桥、伍家桥3个乡镇合并建成芦洪市镇。

芦洪市镇席氏建筑群

    芦洪市镇作为一个千年古镇,物华天宝,资源丰富。有享誉国内外的“东安鸡”,有被列为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古朴典雅、中西合璧的独特建筑群——“树德山庄”,有岩奇峰险,壁文满布,被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的“九龙岩”,有保存完整的宋代建筑物——斩龙桥和千年古镇、江南水乡芦洪市老街,更孕育了清太子少保席宝田、民国总监唐生智、现省人大副主任唐之享等一大批知名人物,文化底蕴深厚。随着碑刻女书惊现芦洪市,这个古老的小镇更增添了神秘感。

芦洪市镇老街

芦洪市镇九龙岩石刻

芦洪市镇树德山庄

芦洪市镇树德山庄

    芦洪市镇的味道莫过于东安鸡,又名“醋鸡”。东安鸡因其烹调方法起源于东安县芦洪市镇一带而得名,历史悠久,素享盛名。据资料载,早在唐玄宗开元年间,东安人就始作“东安鸡”。民国时期,唐生智在南京任职时,带有家乡名厨,每逢宴请,必做一道“东安鸡”,宾客品尝后赞不绝口,东安鸡因而广为流传,无论在国内还是南洋、北美,均享有盛名。1972年,美国总统访华期间,食用“东安鸡”后亦赞誉不已。

    树德山庄是一代名将唐生智的故居,坐落在镇中赵家井村,唐生智先生在这里度过了他的童年、少年及他的归隐时光。该建筑宏伟壮观,中西结构,风格独特。整个门庭按“四进三井”设计建造,取《老子道德经》中“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之意,寄望子子孙孙繁衍不息,永世荣昌。最为奇特而又令人费解的要数大门的设计了:大门一边凹进,一边凸出,唤作阴阳门,从建房起,一直没固定过,一年四季,要改动四次,现在的大门据说是唐生智先生最后一次离家时改的。门楼、主楼、洋楼是山庄的三座主体建筑,三楼鼎足而立。门楼为中式建筑,主楼、洋楼却融中式和西式建筑风格于一体。山庄以正厅中央为中轴线,排列有序,各建筑之间有间墙、天井相隔,错落有致,疏密得当,具有中国传统民居对称布局和空间序列的特点。山庄以大门厅堂为起点,有走廊,通道连接山庄每个角落的建筑,曲折迂回,廊顶全为抬梁穿逗式结构,盖青瓦,装木板顶棚。山庄全为砖、石、木结构,梁枋交错,屋脊纵横,墙壁涂以青灰料,淌白撕缝,整齐美观。山庄建于1927年,在当时湘南偏僻的山区,能建造出如此中西两式和谐统一的庄园,实属难得,为我国20世纪初民居建筑的代表之一。山庄的庭院、花园也颇具风采,中式的亭台,西式的花坛,相互映衬,体现了民居与园林、中式与西式相结合的手法,反映了清末民初受外来建筑思潮影响的新观念。2006年经国务院批准,核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山庄除前院右侧卫兵房被拆除和后侧几座杂房改建为粮库外,山庄的原布局基本保护完整,建筑也保存完好。

    位于东安县芦洪市镇东1公里的九龙岩,其石刻最值得一提,有北宋至清各种名人石刻43方,其中宋刻达30方。最早的一方为宋太宗淳化三年(992)东安县令张太年所题,距今已1000多年,记载了镇压农民起义(“平将寇”)和“芦洪置司”的重大史实,对研究东安政史和建置变迁,具有十分重要的补史价值。北宋著名文学家、宋明理学开山鼻祖周敦颐,王安石变法主要参与者、唐宋八大家之一曾巩之弟曾布,南宋抗金名臣、经学大师胡寅以及众多官宦、文人、儒僧慕名寻访,为诗为文,题刻留名,盛极一时,成就了九龙岩石刻,对研究地方历史和文化,有证史、补史、正史的价值。

    当然,芦洪市镇最有名的莫过于创自宋代的斩龙桥,距今约有800年的历史,是湖南省现存最早最完好的三座石拱桥之一,宋元以来一直是京城经长沙通往广西的必经驿道和兵备道。在它的台阶上,还发现了碑刻女书。碑刻女书的发现表明,女书的流传早已由江永上江坪镇一带延伸到东安芦洪市镇;女书早已失去了不可示人的神秘性,刻制和使用女书有可能已不仅限于女性;女书不但书写在纸上,而且刻画在石头上,这使得对于女书时间年代的研究有了突破性的进展。

 

芦洪市镇斩龙桥

    镇上有一条曾似珍珠般灿烂过而今被称作“老街”的“茅铺街”。相传,史前年间,这里发生了一件惊世事件:从老街嫁至附近一山上的一村妇已怀孕3年,尚欠6个月即将产生天子。京城皇帝闻之勃然大怒,遂急发数千兵力前来追杀,为保护天子,天神让山上的每一根竹子变成一个兵,与朝庭来兵展开厮杀。结果孕妇还是被杀,跳出母腹的天子因未足月,不久便化作一道闪电消失了。这场针对天子的激烈战斗,使得芦江上下顿时血尸满江,久久流动着殷红的尸水。“流红丝”(芦洪市)便成了这个镇的别名,街后的那座山则得名为“天子岭”,而街上的木屋,因被钦兵烧毁居民只得搭建茅草棚遮身、做小买卖,“茅铺街”因此而得名。

    千百年来,历朝地方统治者无不为这一地域的神奇和灵性所吸引而神往。据《东安县志》记载,芦洪是东安(古称应阳县)有史记载以来第一个县治所在地,自西晋惠帝元年(290)至隋文帝开皇九年(589)止,县治历时达300年。她后来的建筑多为木瓦结构,屋高大多均为二层,深度多数达20—40米。每座房屋的前厅为统开门,用于经商,后屋为作坊、仓库及住所。它始于何朝代建造,现已无从考证。其整体呈“Z”形沿河或以桥为纽带横江首尾相接在一马平川的芦江中下游两岸,全长1900米,宽6米,街区面积达2平方公里,居住人口4000余人。如今芦洪市的老正大街,是由茅铺街、十八家街(茅屋街到小街,在斩龙桥前的那段)、大街(原有的部分在街后面,那条大石板路就是街面,后被日军侵华时焚毁。现在的大街是抗日胜利后建成的)、九墩桥街等组成的。

    晚清席氏建筑群位于该镇福星村与竹源村交界处。该建筑群建于清同治年间,是一处官府与民居相结合的建筑,系晚清湘军悍将席宝田及族中仕人所建,每个大院的主人都是一名清廷命官。席宝田(1829—1889),清廪贡生(秀才),曾被清廷诰授光禄大夫、头品顶戴,赏戴花翎,赏穿黄马褂,世袭骑都尉兼一云骑尉,追赠太子少保,紫光阁画像,誉为“中兴功臣”。族人从其军,被提升五品以上的文武官员数十人。他们功成名就,荣归故里,大兴土木,造就了这一官宅成群的建筑景观。

    席氏建筑群倚山而建,坐北朝南,背靠气势巍峨、风景秀丽的旋帽岭,面对开阔平坦、土质肥沃的稻田,一泓应水从原野蜿蜒而过。建筑群从东向西依次排列,由石生槽门、资生槽门、龙眼槽门、仲篪槽门、井眼槽门、六合槽门、霞轩槽门等席姓院落组成,彼此相邻,长达1000余米。每处院第的建筑规模宏大,青砖灰瓦、雕梁翅角、楼宇轩昂,均为画栋雕梁的官宅大院。院墙为条石垫基、青砖砌就,高达4—6米,坚固而壮观。院第前的建筑物是门楼(本地俗称槽门),槽门前均有石灰岩条石与方形石板铺就的椭圆或方形坪台,供落轿下马之用。坪台前建有方形或月形池塘,不仅用来栽花插柳、养鱼观赏,还可用来取水防火。池中碧波荡漾,水映槽门,甚为壮观。走进槽门是中门。封建时代,中门平时关闭,只有在达官贵人来访时才打开中门迎接。中门两边是侧门,供平常人出入。院内是多正多横的房屋格局,门窗和屋梁上均雕有飞禽走兽、花草百木,拱门上方绘有丹青书画,造型别致,工艺精湛。

 

 

 

濂溪书院内的木雕装饰

    在官宅落成后,为其修建官宅的从湘南甚至是全国各地来的工匠们住的工棚,被席氏家族整改成商铺、街道,街道宽约3米,上有瓦檐遮风挡雨,边有木条板凳供休憩,内为铺面商号经营,这便是著名的“半边街”。主街道中岐街于民国初年成立了东安县境内第一家丝绸染印作坊。该街道最繁华的时期系晚清同治年间至民国时期,其中,1928年由长沙搬迁而来的“濂溪中学”(永郡老八县旅居长沙的绅士为纪念周敦颐联合创立)进驻“应滨学堂”(今伍家桥中学),到1945年抗日胜利该校搬至零陵道县的这13年,因学校有永郡八县的学生以及家属,加之躲避战乱的外地人士来侨居,这里商贾繁华达到顶盛时期。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