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麻阳罢戈寨


分类:
地区:麻阳县

  初春,周末。我邀几位好友欣然前往野鸡坪罢戈寨。 

  翻山越岭,过桥涉水,暮色渐浓时,我们到了野鸡坪。远看那山,高耸于村东北,黑魃魃立于天地之间,如一头冲天长啸的巨兽。我们马不停蹄沿着崎岖的山路开始登山,到半山腰,天已全黑。忽见前面依稀几点亮光,接着传来一声狗叫。终于,到山寨了。是夜,我们借宿在一山民家里。原来这寨叫“趴虎寨”,是从屋后山坳里搬下来的,仅有六户,全姓谢。后山老寨现已没有了住户,明清时期那里曾是百多烟火的大院落,繁华时曾开过一十八铺屠;那里至今还留有一古庙——“老爷殿”。山顶有一平地叫“送工坪”,传说是吴三桂隐居此地时,费时费工修建的赛马场。 

  第二天早晨,我们早早起床,由两个山伢子带路,直奔屋后山上。天,雾蒙蒙的;地,雾蒙蒙的。我们好像走进了梦幻仙境。太阳悄悄地爬上了东山的脊梁。浓雾渐渐分开、升腾,尔后化为几缕山练,萦绕于崇山峻岭之间。山间偶尔点缀一树两树白花,山沟时尔传来一声两声鸟鸣。清风拂过,路边草木多情地摇曳着温馨与欢悦。 

  老寨到了,这里确有很多屋场痕迹。整个地形似一把老“太师椅”,“靠背”山峰兀起,两边“扶手”如蜷伏在地上的巨虎,头努力向前伸着。右“扶手”前端有一凌空飞檐走角的土墙屋,那就是“老爷殿”。登上“老爷殿”,但见残坦断壁边靠放着几块“功德碑”。其中,道光年间立的一块石碑刻有这样的字样:“吾邑罢戈寨,相传本国初时,吴逆叛乱,官民士庶多居其上,始有优波庙遗迹,历百年后,蔓草荒烟,竟有莫知其地之灵性也。国朝道光年间,有明君义详等慕具鸠工创殿宇,重塑伏波神像也……。”这才知道,这庙叫“伏波庙”,下面的寨叫“罢戈寨”。至于半山腰叫“趴虎寨”,恐怕是读音之误吧!伏波,东汉名将,曾受命征“五溪蛮”(湘西一带);由于他推行怀柔政策,使“五溪蛮”民免于生灵涂炭。百姓感恩戴德,为他立庙祭祀。清初,吴三桂叛乱,大清帝国的半壁江山陷入战乱中。周围七村八院的老百姓为避战祸纷纷涌上此山,躲进“罢戈寨”。山,以博大的胸怀接纳了扶老携幼的难民。一次,一队土匪欲攻此山。突见一队青衣士兵源源不断地从山腰走向山顶,前不见头后不见尾。土匪大惊失色,以为神兵天降,不战而退。山上的难民欢呼雀跃,以为伏波显灵,又重修此庙。罢戈寨是真正的没有战乱纷扰之寨。“罢戈”,老百姓之良愿。站在庙前放眼一望,顿感气象非凡,情趣倍增。唯见山似笔架,一起一伏,自然匀称,其下峡深谷险,群峰拔地而起,或青翠如洗,或刺破苍穹,或亭亭玉立。所有峰峦像万头巨象朝此庙相奔而来。纵览徘徊,不由荡气回肠。 

  看罢此庙,我们又乘兴往“椅子靠背”攀登。登上山顶,果有一开阔平地,这就是当年吴三桂隐居此山时修建的跑马场。事情就是这样的巧合,老百姓为躲吴三桂逃上此山,吴三桂兵败也躲进此山。山的大度不由得令人肃然起敬。人的本性皈依和山的眷恋之情在这里得到最好的注解。吴三桂是否到过此山,有待考证。但这种传说恰好诠释了山的胸怀。在此极目远眺,我不能不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我的心灵因此而震颤。周围群山成环状绕我而去,远的漂渺,近的巍峨,极富层次感。那些连绵起伏的山体如巨龙惊马,似激跃的雄狮猛牛;那些昂扬而奔放的山头,又像一个个突然凝固在空间的冲天巨浪。最妙的还是远山中那大块块的云雾,在峰峦之间急速穿行,仿佛渺茫的弦歌仙乐,若有若无,时断时续。此时,我才真正理解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意境,“不如将耳入山去,万是千非愁煞人”的以山为家之念忽地一下跃入我心头。 

  要离去了,一位朋友忽然吟诵起毛泽东的一首词: 

  山,快马加鞭未下鞍。惊回首,离天三尺三。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