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武冈浪石村


分类:古村
地区:邵阳武冈市

邵阳市武冈县浪石村的古民居建筑群

  

   完全是一次机缘巧合。

   原拟从长沙出发,过邵阳,到武冈,再转浪石村。不料刚到邵阳,便邂逅邵阳楹联学会副主席邹宗德先生。邹先生研究楹联,便发现了户户楹联的浪石村,并且首先在网上宣传出去。

   见我们急于想了解浪石村,热情的邹先生像遇到了知音,二话不说,开上越野车,直奔浪石村。

   双牌乡浪石村位于武冈市东部,地处武冈、新宁、邵阳、洞口、隆回五县交界处,有“鸡鸣五县听”之说。

   据家谱、方志记载,明洪武年间,官宦之后王政海看中这块叫李家坝的地方,卜地定居。见后山白石层叠,形如浪涌,遂改村名为“浪石村”。也有老人说,开基立宅人宦途倦游,有“浪人至此,如石生根”之意。

   之后,这个小村人丁兴旺起来,又是交通的枢纽,石板大路四通八达,成为周边地区的商贸中心,经济相当发达。直到解放,此地仍是农贸物资的交易地和集散地。

   浪石村全村460户人家,现有丁壮劳力约1200多人,800多人长年在全国各地打工。

   浪石村原是血缘村落,是王姓的大家族体系,故从前称王家大院。目前仍以王姓为主。家族观念虽已淡薄,看得出,仍以王姓为骄傲。由于解放后古民居按阶级成份分配给了村民,加上人口的变迁,全村由单一的王姓而变成由王张李邹等25姓组成的地缘村落。

   浪石村古民居保存完好的,尚有55栋,面积6930平方米,一组一组成为4个院落:上房头、二房头、大院子、刘家坳。从墙上砖头刻字可知,有一栋房子始建于康熙五十二年,有一栋大门边有石碑,建于民国二年。这就表明,村庄的建设,至少延续了近三百年。

   村中分布的四个院子,较为完好地保存下来,这些民居都是砖木结构,以封火墙相隔,盖有青瓦,依山势而建,层层递升,山坡建筑和平地建筑相结合,鳞次栉比,气势恢宏。

   浪石村古民居建筑,总体布局合理,具有科学性。

邵阳市武冈县浪石村居民门联:放眼相关天下事,入门且喜一家春。

   三开间民居,为中国民居的最常见形式,中为明间,两边厢房对称,有的地方称为“一担柴”。浪石村的民居正是这种基本平面格式,布局整齐划一。四个聚落即四个大院子,每个院子原都有朝门,院内约十多栋住宅,一律平房,每座三间四排,大小一致,左中右三开间,中间是堂屋,是全家人聚会活动之所,是婚庆等大事的举办场地。左右为卧室厢房,后进为厨房杂屋仓橱。堂屋门前是走廊,均从左右侧门出入。房屋对称排列,纵观成行,横看成排。这样就组成了一条条巷子。宽巷子约3,窄巷则是“一人巷”,两人相遇,一定得侧身而过。

   巷子全用青石板铺地,石板之下是阴沟暗渠,自然水畅流。巷子的好处是采光、通风、利水。

   每座房子门前屋檐伸出近2,檐下是走廊,红柱,朱门,廊外是排水沟。房子的后墙和两头,都是青条石为基脚,青砖砌起的翘角封火墙。封火墙将木架结构的房体隔开,自成天地。这样,即使一家失火,也不会殃及邻里。

   整个屋场的民居布局,根据本地山多耕地少的实际情况,只能因地制宜,栋与栋之间挨挤较密,占地相对较少,这就很具科学性。又要通风采光,风顺水畅,除了纵横巷、沟的设置,还设计了一些机关,使房子冬暖夏凉,舒适宜人。

   古宅大门和窗户,都制作成双层,外层为花格窗,里层为活动窗板,用闩板控制,按动闩板,活页窗板上下滑动,根据人们的需要,冬闭夏开,或夜闭日开,随意调整。房门口踏脚处,三合土地面上,平布半月形青石板,保持地面平整。

   科学布局和房屋细节上的精巧设计,凝聚了开拓者的苦心孤诣和建造智慧。

   古民居建筑上的木雕、彩绘、窗棂、木梁、木枋、神龛、翘檐都有较高的美学价值。花格雕窗,石墩上的石刻,花鸟龙凤,各具风姿,画面和线条都呈现很高的艺术性,有浓郁的生活气息和艺术情趣。

   最能营造文化氛围和人文蕴涵的,当然是每座房屋两侧的角门设置,和角门边的石刻楹联了。

   每张角门上方都呈半月弧型,略显西洋建筑风味。拱门之下有石梁、石枋、石槛、石墩,其上刻有龙凤,飞禽走兽或人物故事。角门上方封火墙檐,往往有泥塑彩绘,配上高啄的翘角,生动活泼。

   每座角门的门框上,都刻有对联。对联内容丰富,情趣高尚,言志、写景、抒情,各具文采。楷、行、隶、草、篆五体俱备。现存石刻楹联41副,字迹清晰保存完好的有21副,在“文革”中被凿烂的有9副,保存完好、有很高艺术性而近年被文物贩子买走(连石门框一起撬走)的有3副。

   楹,是指房屋厅堂前的柱子。楹联,就是对联,是挂或粘贴在壁上和柱子上的联语。联语字数多少无定规,但要求对偶工整,平仄协调,是诗词形成的演变。宋朝时开始挂在楹柱上。

   浪石村的楹联,大多刻在角门石门框上,立意高远,内容贴切,对仗工整,蕴涵深厚,书法都有功力,属居室楹联的上乘之作,数量又如此之多,给人以很大的艺术震撼力。

   上房头王圭钦角门联:

   放眼相关天下事,入门且喜一家春。

   上房头王江钦角门联:

   万里前程从此起,一生大业看将来。

   上房头王云池角门联:

   出入如日月经天,往来若乾坤旋地。

   二房头王兰田角门联:

   三株玉树门前绕,五子经书室内香。

   二房头王得阶角门联:

   非洛面城,非晏近市;

   如陶种柳,如刘栽花。

   二房头王良俐角门联:

   流泉涌水高人宅,种柳栽桃学士门。

  

   浪静风恬,与人为善。

   石青家赤,仿古翻新。

   二房头王光卿角门联:

   满榻琴书饶古意,

   一帘风月证前身。

   还有许多寓意深刻,又富文采的好联,如:

   前江环来,澄澄如昔;

   旁柳嫩变,濯濯到今。

  

   槐植庭前思手泽;

   竹看门外阔胸襟。

  

   乐山乐水新院落;

   半耕半读旧生涯。

  

   此地不嚣不俗;

   其间亦读亦耕。

  

   栽兰预为后人地;

   植槐常忆先祖风。

   王氏宗祠大门联:

   自云岭蜿蜒而来,诸峰耸峙,毓秀钟灵绳祖式;

   自贤公庐居以后,三房分派,长源厚泽始利媒。

   穿行于古宅之中,像这样词意俱佳的对联,比比皆是,美不胜收。联语、书法、石刻都属上乘,又如此集中,氤氲着古文化的浓郁氛围,在潇湘大地乃至全国,都是极为罕见的。难怪楹联专家邹宗德先生,自发现这个楹联村以后,三番五次前来调查研究,口诵手抄,乐而忘返。还特地从长沙请来研究楹联的大学教授,专程到村中欣赏。

邵阳市武冈县浪石村人崇尚的市“俭让是宝”。

   笔者为研究古村古镇文化,从2003年开始,几乎走遍了潇湘大地,只在会同县巫水之滨,发现古村落高椅村,匾牌楹联很多,大多是木板刻制,在“文革”中几乎烧毁殆尽。而将对联一律刻在石门框上,保存得如此之多如此之好,确为浪石村所仅见。

   潇湘楹联第一村的楹联文化,将整个村落沉浸于浓郁的书香人文气息中,这不仅赋予了古屋的文化特质,也陶冶了一代又一代王氏后人。在如此偏远的,以农业生产为主业的农村,耗费巨大的人力、财力,将联语镌刻在石门框上,展示出深邃的传统文化底蕴,不能不说是中国农村的宝贵文化奇迹!据说,村里人大多爱好文学艺术,读书、写字的风气很浓。从明清到当代,村中出过不少名人能人,有大名气的书画家,就有十数个之多。

   看完楹联和雕刻、彩绘,我们钻出巷道。为了拍摄全景,爬上一户人家新建的四层红砖楼房,站在顶屋的阳台上眺望。

   整个屋场座北朝南,后有山地依托,前有溪水和水塘蜿蜒(玉带水),门前田野的那边,有山脉绵亘,这是宅基风水中的“望山”。但屋场的左右空旷,与“左青龙”、“右白虎”的传统风水理论相悖。当我表达“此地风水并不理想”的观点时,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摇头不迭:“原先的屋场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左右都是有依托的,都破坏了。”

   村落风水被破坏,是这几十年来,中国农村民居普遍存在的现象。

   住宅风水,扬弃迷信的外衣,求其科学的内核,就是寻求人居与自然环境的和谐。古人所谓“卜地而居”,就是选择宜于人居的地理环境、光照、空气、温度,利于人的生存和生活。

   这个浪石村,据说从前后山上古木森森,眼下却是童山濯濯;屋前的池塘名“一担水”,从前活水潺潺,眼下却是满塘浊水。

   村中劳动力大都外出打工,留村的多为老人妇女儿童,卫生状况,生态环境,与那些楹联上营造的氛围,很不协调。

   屋基高坡上有棵大枯树,高高挺立着钢铸铜浇般的身子,似乎倔强地向后人证实,这里曾有浓阴匝地的美景。

   我说:“这样一棵大树枯死,太可惜。”老人说,这是棵黄荆树,四季长青,珍稀树种。树下的住户,想得到这树的木材,偷偷将树兜上的皮剥去一圈,树便死了。后被发现,遭到村人唾骂,他也不敢将树锯倒,这样,村子上空失去了一片绿云,留下一棵枯树,化石一般使人深思。

丰收时节的山村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