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娄底东南地区古民居


分类:古民居
地区:娄底市

   一、富厚堂

  富厚堂是曾国藩的第三故居,曾国藩仲子曾纪泽据《后汉书》“富厚如之”而取其名。它坐落在双峰县东部的荷叶镇富坨村鳌鱼山下,总占地面积40000多平方米,主体建筑近10000平方米,大体是照侯府规制建造的。宅有中、东、西三门,三正二横式砖木结构,是典型的沿中轴线对称的宋明回廊式风格的古建筑群体(图1-46)。

   图1-46  富厚堂

  富厚堂是由两代人历时17年建成的。早在咸丰七年(1857年),曾国藩在富坨亲营书屋“思云馆”,拟作“终老林泉之所”。咸丰九年十二月,曾氏家族第一次分家,曾国藩父亲分得了黄金堂所管田庄。后来曾国藩分得了黄金堂宅及水田55亩,富坨田庄则落入曾国荃名下。同治四年(1865年),曾国藩北上“剿捻”,计划全眷返乡。但因其夫人欧阳氏嫌黄金堂宅屋场不洁,已于同治二年弃之为庄屋。这样,一家人在荷叶镇就没有正式的住宅了,曾国藩认为作“终老林泉”的富坨是“第一等屋场”,就主动提出与九弟曾国荃移兑了富坨田庄,由其四弟国潢代为修葺,建毅勇侯第。同治五年,曾纪泽率全眷抵达富坨新庄,带回曾国藩藏书两船,共77大箱,为便于藏书,征得父母批示后,于同治八年建成藏书楼新屋7间,即“南宅藏书楼”(图1-47)。这是富厚堂内最精致的建筑物。同治十二年(1873年)春,曾纪泽翻修了同治四年修葺的旧屋,称之为“八本堂新宅”(图1-48)。同时,他为其弟纪鸿新修了宅北“艺芳馆”藏书楼。

   图1-47  藏书楼

   图1-48  八本堂

  现在的富厚堂,屋前“映日荷花别样红”,石桥亭榭,小桥流水,极富江南秀美之色。花岗石月台上飘扬着大清龙凤旗、湘军帅旗、万人伞等,景象颇为壮观

  富厚堂内有八本堂、求厥斋、旧朴斋、艺芳馆、思云馆、八宝台、辑园、凫藻轩、棋亭、藏书楼等各种建筑,正门上悬挂着“毅勇侯第”朱底金字直匾(图1-50)。进入前大门,有宽阔的内坪,一块葱翠的绿草地。通过坪中石板道,直达二进台阶。台阶上竖着8根楹柱,均为花岗岩造。进入正堂有5扇大门,门内有3个大厅,这是毅勇侯第的主体。

   图1-50  富厚堂

  步入厅内,装饰简朴但不失雅致(图1-51)。

   图1-51  富厚堂内陈设

  前厅名“八本堂”,厅内悬挂曾国藩所书“八本堂”3个黑底金字匾额,额下是曾纪泽用隶书所写其父的“八本”家训:“读古书以训诂为本,作诗文以声调为本,事亲以得欢心为本,养生以戒恼怒为本,立身以不妄语为本,居家以不晏起为本,居官以不要钱为本,行军以不扰民为本。”中厅后面是神台,五龙捧圣的神龛上,有直书“曾氏历代先亲神位”;顶上悬着同治九年(1870年)皇上御书钦赐曾国藩的“勋高柱石”黑底金字横匾。两旁墙上还挂着他于咸丰九年所寄赐回家的御书“福”、“寿”二字直匾;对照壁上则是他自书的“肃雍和鸣”白底蓝字横匾。

  后厅两旁是正房,一边住曾国藩夫人欧阳氏;另一边是其仲子曾纪泽夫妇住房。进入厅左大门,有4间正房,是曾国藩次子曾纪鸿夫妇住室;进入右大门,也有一个大厅,即北厅,为曾纪鸿长子夫妇住室。南北两厢是长廊。北长廊的主要建筑“求阙斋”是曾国藩子孙的读书处;南长廊是住房(图1-52)。南北两端都有3层楼的书房,分南北两书楼和思云馆三个部分,乃毅勇侯第的精华所在,各类藏书约30万册,是中国近代四大藏书楼之一。这些书,有的被曾氏后人带到了海峡彼岸,大部分被人民政府接收,藏于湖南省图书馆,还有少量散失在民间。

   图1-52  富厚堂

  思云馆是曾国藩一生中唯一在家亲自营造的建筑物。它位于富厚堂围墙内正宅之北的小山坡中,全宅建筑面积676平方米,系二层砖木结构的楼房,曾国藩称其“五杠间而四面落檐,即极大方矣”。在经历了143年的风风雨雨后,至今仍然完整无缺。咸丰七年二月,曾国藩的父亲去世,他从江西奔丧返家。此时,他已父母双亡,为了纪念双亲,他取古代“望云思亲”之意,在家亲筑思云馆。居丧期间,他“恪守礼庐”、“读礼山中”,即常居思云馆(图1-53)。

   图1-53  思云馆

  思云馆是研究曾国藩思想变化的重要史物之地。曾国藩在江西战场,每每失意,处境十分困难。因此,居丧之初,他有借“在籍终制”之机,不想复出带兵。然而,通过反思,他的思想发生了极大变化。咸丰八年六月,他第二次出山带兵,即运用“黄老之术”,他“无人不拜,无信不回”,以“柔道”而行之。曾氏与左宗棠本有“旧恶”,他从家到长沙,即主动去拜访左宗棠,并集“敬胜义,又胜欲;知其雄,守其雌”,嘱左宗棠为其书联,于是,两人交欢如初。从此,曾国藩在政治、军事上都极为顺利。年余以后,他即署理两江总督。日后,又成为“中兴第一名臣”。

  富厚堂虽具侯府规模却古朴大方,虽有雕梁画栋却不显富丽堂皇,基本体现了曾国藩对建宅“屋宇不肖华美,却须多种竹柏,多留菜园,即占去四亩,亦自无妨”的意旨。富厚堂虽不胜豪华,然曾国藩得知修屋花钱七千串而为之骇叹,他在同治六年二月初九日的日记中写道:“接腊月廿五日家信,知修整富厚堂屋宇用钱共七千串之多,不知何以耗费如此,深为骇叹!余生平以起屋买田为仕宦之恶习,誓不为之。不料奢靡若此,何颜见人!平日所说之话全不践言,可羞孰甚!屋既如此,以后诸事奢侈,不问可知。大官之家子弟,无不骄奢淫逸者,忧灼曷已!”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一晃一个半世纪过去了,富厚堂的原主人曾国藩已离我们远去,他的子孙们也走出富厚堂,在外面建功立业。在双峰荷叶,他们留下了一种精神,一种文化传承。

  历届政府很重视富厚堂的保护工作。抗战期间,陈诚、蒋介石曾两次电令“就地驻军保护先贤曾文正公故宅”,后被国民政府公布为“中华民国文物保护单位”。新中国成立后,富厚堂为攸永公社、卫生院、供销社等单位的驻地,保存颇为完好。1988年,双峰县人民政府将富厚堂公布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1996年,湖南省人民政府将富厚堂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省县两级政府拨出专款,对其进行了必要的抢救性维修。2006525日,富厚堂被国务院批准列入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同时入选“新潇湘八景”。

  曾国藩(18111872年),字伯涵,号涤生,原名子城,派名传豫。23岁取秀才,入县学;24岁入岳麓书院,中举人;道光十八年(1838年),殿试中三甲第四十二名,赐同进士出身,入翰林院,从倭仁等习程朱理学,先后任翰林院庶吉士、侍讲学士、文渊阁直阁事,后擢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衔,升礼部右侍郎、署兵部左侍郎。曾两次上疏,为清廷出“教诲、甄别、保举、超擢”之策,为朝廷赏识。道光三十年,署工部左侍郎。咸丰元年(1851年),署刑部右侍郎,咸丰二年,署史部左侍郎。是年四月,出任江西乡试正考官,忽报母丧,告假回家守孝。其时,太平军从广西进军湖南,围长沙,克武昌,轻取沿江州县,江南大震。咸丰二年十二月,曾国藩奉命在湖南帮办团练以抗拒太平军。曾以罗泽南的乡勇为基础,“别树一帜,改弦更张”,创办以“忠义之气为主”的湘勇,将办团与办练分开,着重练勇,网罗罗泽南、彭玉麟等一批程朱理学信徒,以及同乡、同学、亲友为骨干将领,知识分子为营官,招募身强力壮的农民为士兵,组成一支地主阶级武装。利用封建宗法关系作为维系湘勇的链条,士兵由营官招募。每营士兵只服营官一人,整个湘勇只服从曾国藩一人,形成严格的封建隶属关系,较绿营兵战斗力强。他驻衡州,造战船,劝捐助饷,大事训练。咸丰四年(1854年),湘勇练成水陆两军17000多人,成为镇压太平军、维护清王朝统治的重要支柱。

  曾国藩治学严谨,崇尚儒学,其学术思想以程朱理学为主体,把中国封建文化归纳为“义理、辞章、经济、考据”四门学问,其独特见解,对当时和以后均有一定影响。他提出“早、扫、考、宝、书、蔬、鱼、猪”的“八字家训”,反映了曾“修身、齐家”的封建道学思想。所为古文,卓然成家。文秉桐城派之衣钵,为一时所宗。其家书、日记,人颇称道。其著述多收入《曾文正公全集》,计128卷;今辑有《曾国藩全集》。

  曾国藩夫妇一共生了3个儿子,长子纪弟,两岁就夭折了,以后生的纪泽、纪鸿,均长大成人。曾国藩对儿子的教育是下了工夫的。曾一再表示“不愿子孙为大官,但愿为读书明理之君子”。为了儿子读书明理,他规定儿子每天必须做四件事:看、读、写、作。“看、读”要5页纸以上,“写”要写字100个,“作”要逢三日逢八日作一文一诗。尽管父子间经常相隔千里之遥,他总是抓紧一切空隙不厌其烦写信回家,细心指点。这种指点,很少摆出老子的资格,而是像朋友那样推心置腹,像老师那样循循善诱。他常用自己的得失启迪儿子,还要求儿子不要光学中国的经、史、子、集,天文算学,还要学外国知识,尽可能掌握更多的知识,这也是当时一般守旧昏庸的“封建脑瓜”所难做到的。

  曾纪泽正是在父亲的引导下,不但对中国的诗文书画均有造诣,对西方的数学、物理、化学及语言文学,也产生了强烈的兴趣,曾写过《几何原本序》、《文法举稿序》、《西学述略序》等文章,对当时传播西方科学起过一定的作用。他还自学多国文字,通晓英文,后来成为清朝著名的外交家,做过出使英、法、德、俄4国的钦差大臣。后任驻俄公使,与俄国人力争,终于废弃了清朝政府吏部左侍郎崇厚与俄国签订的《里瓦几亚条约》,于1881224日,重新与俄国外交大臣吉尔斯在彼得堡签订了《中俄伊犁条约》,除收复了伊犁9城长600里,宽200里的土地外,还夺回了崇厚条约中被割去的伊犁南部长400里,宽200余里的特克斯河口南的广大地区,废除了沙俄在新疆一带的许多特权,挽回了部分领土主权。这在日益腐败的清王朝里,是唯一的一次外交胜利。

  曾纪鸿比曾纪泽小9岁,同治三年(1864年)七月,他父亲刚刚受封侯爵,16岁的他正好去长沙参加乡试。当时,政治腐败,科举考试盛行递条子、开后门。曾国藩怕儿子误入歧途,在开考前的七月初七日写信给纪鸿说:“场前不可与州县来往,不可送条子,进身之始,务知自重。”考完发榜之前,曾国藩又怕儿子去活动,又于七月二十四日去信告诫儿子:“断不可送条子,致腾物议。”这次乡试,纪鸿榜上无名,以后多次应试,仅得一个“胜录附贡生”。难得的是,纪鸿始终未送过条子,曾国藩也没给主考官打过任何招呼。在特权盛行的封建官场,实在难能可贵。曾纪鸿后来自学成才,著有《对数评解》、《圆率考真图解》、《粟布演草》等数学专著传世,是中国近代著名的数学家,可惜英年早逝,年仅33岁。

  二、白玉堂

  白玉堂位于天子坪侧天坪村内,左前有虎形山,右前有凤凰山,屋后则是突兀成金字塔式尖顶极像清朝官帽的高嵋山,山环水抱,藏风聚气,是曾国藩的祖居之地。曾国藩于嘉庆十六年(1811年)农历十月十一日在这里出生,在这里度过了他的童年。

  白玉堂三纵四横,共有48间房子,砖木结构,原建筑面积1400余平方米。白玉堂建成后,在道光二十八年(1848年)和咸丰五年(1855年)进行过两次改造。远望白玉堂,只见青瓦白墙,双层飞檐,山字墙垛,雕梁画栋,颇为壮观(图1。在白玉堂的右前方,有一株古老的皂荚树,老树上有一根像巨蟒一样的紫藤,当地百姓称之为“蟒蛇藤”,并有曾国藩系“蟒蛇投胎”的传说。关于这棵皂荚树和紫藤,当地还流传这样一个故事:道光十八年,曾国藩中进士时,老树紫藤忽然枝繁叶茂,青翠欲滴;咸丰年间,曾国藩与太平军作战屡次失败,老树紫藤就几度落叶;当曾国藩的湘军攻破南京、官至极品时,老树紫藤发新枝又放奇葩,迎风摇曳,洋洋得意。曾国藩死后,这老树紫藤也就枯萎而死。

 

  土改时期(19501952年),有10多户人家迁入了白玉堂,在漫长的岁月里,宅院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损坏,四周的石砌围墙被拆除,右槽门和右边房屋被拆掉,只有左槽门和左边横房仍保持原貌。

  双峰县高度重视白玉堂的保护和开发工作,20075月,按照“修旧如故”的原则,投资460多万元,全面启动白玉堂文物保护和旅游开发建设项目(图1-56)。2008年上半年,主楼修缮工程全面竣工,并顺利通过现场验收。我们调研时,其围墙和两边的长亭正在复原之中。2009813日的《娄底广播电视报》报道:“富厚堂和白玉堂景区开发的征地工作首战告捷,共计完成征地530亩,有效推进了曾国藩故里的旅游开发步伐。”

  三、利见斋

  从白玉堂左槽门出来,有一条百丈长的走廊,直达曾家书院“老书房”,即利见斋。利见斋是曾国藩的父亲曾麟书于嘉庆年间创办的私塾,建筑面积500余平方米,大体完整。“老书房”窗明几净,上下两层,曾国藩从小即由其父亲曾麟书带在此读书,曾氏家庭子弟大都发蒙于此。利见斋是目前湖南境内为数不多的建筑年代较久,保存完好的私塾之一。

  曾门家教,有良好的传统。有记录可查的能上溯到七代,到曾国藩的父祖辈,开始显山露水。

  曾麟书,字竹亭,派名毓济。他自幼受其父曾星冈严格的家训,本指望他能读书有成而猎取科名,然他天资愚钝,考过16次童子试,都名落孙山。不过曾麟书有一种“锲而不舍”的精神,终在道光十二年(1832)参加第17次小考“始得补县学生员”。此时他已43岁,仅比长子曾国藩早一年入县学,成为几百年来湘乡大界曾氏的第一个秀才。曾麟书自知才短,无望跻身于科名仕途的更高阶梯,将自己的书房取名为“利见斋”,出自《易经》“飞龙在天,利见大人”句,意为读书能见到大人,得到好处。并于此课徒授业,发溃教子,把光大门第的希望寄托在儿孙身上。他曾自撰对联一副,表达他的思想、情操。联云:“有子孙,有田园,家风半读半耕,但以箕裘承祖泽;无官守,无言责,世事不闻不问,且将艰巨付儿曹。”

  曾麟书很重视对其子弟的基础教育,督课非常耐心细致。经常对曾国藩等人说:“吾固钝拙,训告尔辈钝者,不以为烦苦也。”曾国藩兄弟五人,从小就在其严格训导之下刻苦读书,打下了较为扎实的国学根底。据曾国藩回忆说,他从五岁起就在父亲执教的家塾里读书,直至二十岁那年才离开家乡,到衡阳唐氏家塾去求学,儿时父亲循循诱教的隋景,他无时不牢记于心。

  曾麟书还反复告诫其子弟,给他们讲读书是为了光大曾家门第,是为了尽忠报国,是为了做一个明理君子的道理。他认为,读书要有收获、有长进,首先贵在有恒。他还曾说过:有志进取亦是圣贤;如果能有志,就能读好书,就能做到代圣贤之言,孝悌之心,仁义之理,皆能透彻。他特别嘱咐曾国藩兄弟,只管专心读书,其他事隋一概不要去考虑。他曾分别给应考的曾国藩、曾国荃、曾国华去信,要他们临切揣摩墨卷,一心读书,切莫分心外务,因为心志不专则业不精,心驰于外则业荒于内。此不可不知所戒也。他甚至要求已在京做官的曾国藩,祖父去世后不必回归,家中一切不必挂牵,嗣后尔写出信,只教诸弟读书而已,不必别有议论也。

  而对于子弟们在学业上的每一个进步,每一点收获,他总是因势利导,给予鼓励。如曾国荃在其兄曾国华的帮助下,文章大有作为,他便立即写出信给长子曾国藩表扬他。只要曾国藩兄弟专心于学,并且学有长进,他总是为他们多方创造条件,从不吝惜钱财。在当时,曾麟书兄弟俩虽继承了父亲曾星冈艰苦创业得来的较为富裕的家产,但他要负担五个儿子读书的所需费用,经济上也并不十分充裕。但只要是儿辈读书所需,他都尽力支付。

  曾麟书从自己多次应试的实践中认识到,光大门第,金榜题名,不可不讲求读《四书》、《五经》,不可不讲究制艺字,不可不讲究作八股文或时文。他在家书中反复训导曾国藩兄弟,一定要把这一层道理弄明白,铭记在心。否则就是不务正业,就会白费心,徒劳无益。对于曾麟书的苦心教导,曾国藩兄弟均是谨守不二。尤其是作为长子的曾国藩,在教育子孙读书做人等方面,总结了祖父和父亲所制订的一整套方法,而且加以继承和发展,在家教方面有突出的成就。

  曾麟书在敦促曾国藩兄弟读书的过程中,逐渐总结出了一套现实可行的经验,就是对受教育者须循循善诱,不重在求速成效,而在于教之有常,学之有心。教之有常,自然有效,学之有心,业必有成。在他的晚年,由于曾国藩兄弟大都取得了功名,他表示要把教导孙辈和管理农事的责任继续担当起来,仍“杜门不出,课孙子,检点农事,守吾之拙而已”。

  曾麟书首取湘乡曾氏家族中的第一个秀才后,僻居穷乡的曾麟书家族子孙,由此科名大开,产生了曾国藩、曾广钧两个进士,秀才、贡生、举人更是多达20余人。曾星冈的子孙,在道光、咸丰、同治30余年间,有9人入泮,其中有8人是以县府试第一名取得秀才资格的,这无不与曾麟书课子有方有关。光绪年间30余载,曾麟书之曾孙又有广钧、广祚、广河、广敷,玄孙又有昭言、昭南、昭和等11人入泮。其中曾广钧23岁中进士,为当时翰林院中最年轻者,被人誉为“翰林才子”。曾氏家族,可谓“甲第崇宏”,故曾麟书43岁始入县学,也可谓“老秀才”首破入泮之门。

  四、大夫第

  “大夫第”是曾国荃(18241890年)修的宅子。曾国荃是清朝著名大臣曾国藩的九弟,湘军主要将领,字沅甫,号叔纯。咸丰二年(1852年)举优贡。1856年招募壮勇3000人增援江西吉安,助曾国藩镇压太平天国,所部称吉字营,成为曾国藩的嫡系。1857年秋,奉命统领江西各军围攻吉安,12月击败增援太平军之石达开部。次年9月陷吉安,升知府,加道衔。1859年占景德镇,升道员。次年5月围攻安庆,为湘军主力,屡败太平军援军。9月以地雷轰塌北门城墙,攻陷安庆。1862年授浙江按察使,旋迁江苏布政使,4月会同湘军水师东下进屯天京城外雨花台。10月与太平军李秀成部激战40余日,抵死不退,迫使李秀成撤军。18634月擢升为巡抚,继围天京。18647月,破地保城,旋以穴地轰城,攻陷天京。湘军追获李秀成后,亲手“遍刺以锥,流血如注”,以泄其愤。清廷赏加太子少保衔,封一等威毅伯。次年夏授山西巡抚,不就。1866年春调湖北巡抚,8月奉命帮办军务,镇压新捻军。次年5月复称病退职。1875年授陕西巡抚迁河东河道总督。翌年调山西巡抚。1881年升陕甘总督,旋乞病开缺。18825月调署两广总督。18842月署礼部尚书。8月授两江总督兼南洋通商大臣。中法战争起,受命督南洋水师赴援闽、台。翌年开复。1889年加太子太保衔。189011月死于任上。谥忠襄,有《曾忠襄公奏议》存世。

  “大夫第”坐落在今双峰县荷叶乡大坪村,它不是一次性修成的(图1-57)。咸丰九年六月,曾国荃率湘军攻克江西景德镇、浮梁等州县之后,回家建起“大夫第”新居。咸丰十一年八月初一,曾国荃破安庆,掠得英王(陈玉成)府的金银财宝,将“大夫第”扩建一次。同治三年六月十六日,曾国荃率军攻陷了太平天国首都天京(今南京),功成身退后,更是大规模扩建“大夫第”。

  “大夫第”背靠乌云峰,门朝紫云峰象型山,从九峰山发源的涓水河,洋洋洒洒流过几道弯,绕过屋场下首山嘴,回环着流向了高嵋山麓。屋前山脚下,有数眼井泉,清澈甘洌无比,每天可供数千人饮用,且四季长流不涸。门前有800余亩良田,视野相当开阔。房屋四周,重峦叠嶂,终年云蒸霞蔚,林木苍郁如画。

  原宅总长600多米,宽约230米,总面积13万多平方米,为湘中地区清代建筑的典范。“大夫第”是由“曾府家庙”、“奖善堂”和“敦德堂”三部分组成的一个庞大的建筑群,据说有九进十八厅,共148间房屋,是当时湘乡境内最豪华的官僚别墅。

  “大夫第”气势恢弘,富丽堂皇。外有护城河,河上还有豪华的玉带桥,宅外建有三里长的走廊,睛不曝日,雨不湿鞋,宛若京师名苑。当时传闻曾老九雄心勃勃,要建跟皇帝一模一样的金銮殿,后因钦差彭玉麟的委婉规劝,曾国荃才息心止步,缩小了建筑规模。

  时过100多年的今天,人们还可以从保留部分看到“大夫第”昔日的壮观。其建筑工艺十分考究,栋梁、廊柱、横枋都是十分珍贵的楠木、梓木、梨木等材料,上面雕绘着云龙、山水、花卉等各种图案;砌墙用的青砖个个磨得方正平滑,砌缝细小笔直(图1-58、图1-59)。石料全是花岗岩,上面雕镂着各种花纹图案。厅堂上的窗棂都镂成“回”纹格,中间镶着五彩镏金图案,山墙的窗户中都镂有一“喜”字,四周簇拥着花鸟虫鱼。庭院内当年精心种植了花草,居室里陈设典雅、豪华,保留至今的家具上还可以看到“喜上眉梢”、“连年有鱼”、“百福永留”等象征吉祥祝福的图案。

  “大夫第”出了不少杰出人才。从这里长大然后走向海内外的大学教授有36位。著名的有中华全国妇联副主席、叶帅夫人曾宪植,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部办公厅主任曾宪朴,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系主任曾宪桎、台湾民航气象中心主任(少将军衔)曾宪援,华南大学艺术院院长、著名国画家曾宪杰等。

  20028月“大夫第”被双峰县人民政府确定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但如今的“大夫第”损毁相当严重,在原来的宅基地上兴建了学校、粮站、邮电所等现代建筑。目前还有10户人家住在这幢宅院里,其中有两户人家在里面修建了自家的砖瓦房。

  五、万宜堂

  万宜堂位于荷叶镇硖石村,建造于曾国藩去世后的同治十二年(1873年),是由曾国潢主持建造的一座具明代风格、规模较宏大的住宅,为湘中地区颇有代表性的民宅之一,其名字寓意“万代千秋”和“宜室宜家”(图1-60)。它背倚卧龙山,门朝波萝峰,地理风水极佳。四周的山不高,却灵秀独具;门前小桥流水,别具江南风味。万宜堂整体建筑面积约30亩,二正六横,在四面青翠的群山环绕下显得格外雄伟壮丽。20028月,被双峰县定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图1-60  万宜堂

  曾国潢,原名国英,号澄候,清太学生。他比长兄曾国藩小九岁,而比其弟曾国葆大八岁。这样,在兄弟五人中,长兄在外读书做官,他就自然而然地成为其他四个兄弟中的长者。所以他比其他几个弟弟懂事得早,帮父亲料理家务所占去的时间当然就多一些。曾国潢自幼就在父亲的塾馆读书学习,但他的天分不是很高,又因过早的担负起照顾祖父母及辅助父亲大人的家务重担,所以在科举仕途中并不是一帆风顺。184510月,曾国潢与曾国华双双来到京城,在长兄的督教之下开始了新的学习生活。1846年,曾国藩为其捐得国子监生资格。从此之后,曾国潢专心辅助父亲曾麟书照料家事,再也无意于科举之业。曾国潢牢记长兄的嘱托,尽心于家事,并且处理得很有条理。在服侍祖父曾星冈方面,他做到尽心尽孝。在教育子侄读书做人以及婚嫁各方面,他更是花费了巨大的心血。1852年底,曾国潢随兄曾国藩前往长沙协助训练湘勇,兼治饷糈之事,后来,又随同到衡阳训练湘军。他办事老练细致,深得曾国藩赞许:“澄弟自到省帮办以来,千辛万苦,巨细必亲。在衡数月,尤为竭力尽心。”因其父曾麟书中风瘫痪,曾国潢只得离开军营归家尽心侍奉,同时兼办乡团。其父于1857年去世之后,曾国潢全面主持家务。为使在军中的兄弟无后顾之忧,他在督课子侄、谨守半耕半读的家风方面尽力按照兄长的嘱咐去做。越到晚年,曾国潢对兄长的教诲之言理解越深,在治家方面的成效也就越大。曾氏后裔之所以大都成为有用的人才,尤其是曾纪泽等兄弟辈能够做出有利于国家民族的事业,在一定程度上与曾国潢在他们青少年时期给予的多方关照、耐心督教是有极大关系的。

  万宜堂建成后,曾国潢从对面的华祝堂移居于此。曾国潢死后,他的两个儿子曾纪梁和曾纪湘分家,各占一头。曾纪梁之孙曾昭抢后来担任过国家教育部副部长,是我国著名的化学家,在娄底市博物馆二楼的展室里就有他的大幅照片和生平事迹简介;曾纪鸿的孙女曾昭燏后来成为我国著名的考古学家,担任过南京博物院院长,万宜堂可谓代代有名人。

  万宜堂的山字墙都是由清一色的子母砖砌成,内墙则是由土砖砌成,至今毫发无损(图1-61)。据说在制作土砖时,加了不少食盐进去,加之泥巴又和得很熟,所以干后日晒雨淋而不烂。宅院的西面有一口泉井,泉水冬热夏凉,甘甜可口。

   图1-61  万宜堂

  万宜堂交通十分便利,周围还分布有华祝堂、大夫第,彼此之间都很近,前往参观,可一举多得,大饱眼福。

  整体而言,万宜堂经历了一个多世纪后没有太大的改变,墙壁上的雕刻和彩画还清晰可见。然而,据现场考察,这个建筑群的完整程度还不到40%。包括围墙、槽门和东西长亭在内的一部分建筑已被拆除,建筑左侧的部分建筑也遭到毁坏。由于长期得不到有效的维护,其内部结构破损严重,墙体开始解体甚至塌方,原本华丽的作祭祀用的左侧“花厅”已是面目全非。

  六、华祝堂

  华祝堂位于荷叶镇硖石村,坐东朝西,砖木结构,它的右侧对着万宜堂的正面,由一正四横房屋、空坪、旗座、池塘和围墙组成。规模不大,但至今保存较为完整,目前有住户12家(图1-62)。

   图1-62  华祝堂

  七、龙安朱家大院

  双峰县甘棠境内的朱家大院有两处,每处均有四堂。第一处在龙安村,有树德堂、尚志堂、拱辰堂和绍箕堂;第二处在香花和加祥两村,有家训堂、松翠堂、绍子堂和伟训堂。据朱家族谱记载,双峰甘棠镇的朱家属大石朱氏,于宋初由江西迁湖南,因鼻祖太清公择基湘中大石而得名。至今,大石朱家在湖南已绵延700余载,人口达10万余众。双峰朱家有着深厚的家族文化背景,他们把南宋著名理学家、思想家朱熹的《朱子家训》和明末著名理学家、教育家朱柏庐的《朱柏庐治家格言》当做治家、治身之格言。我们在翻阅两处朱家的族谱时,在前言部分均可见到《朱子家训》、《朱柏庐治家格言》全文。在甘棠,我们亲身体会到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与一个名门望族的完美结合。

  1、树德堂

  在龙安村,我们有幸找到了朱家后人,今年68岁的朱刚中老人给我们做向导。老人家说,“树德堂”三个大字系曾国藩在咸丰八年(1858年)来朱家做客时所写,取“树德”以对“绍箕”之意(图1-63)。

   图1-63  树德堂

  树德堂由朱岚暄于咸丰年间为其次子朱海峰所建,三正三横结构,气势恢弘(图1-64)。走过一块空旷的草坪便是院子的槽门,槽门后隐而两侧突出,状如铜锁。石质槽门的豪华让初来这里的人觉得这院子非同一般,它所采用的石材非常巨大,厚度近50厘米。槽门上方横梁上还雕有一对麒麟,非常精美。

   图1-64  树德堂

  进槽门后沿着青石板路直走,上了5级石台阶,便来到大门前,大门两边是两个高近5米的方形石廊柱,柱上各刻有一对浮雕麒麟,一上一下,相对而视,活泼生动,非常逼真(图1-65)。大门也是石制的,上有浮雕八仙过海图,其人物神态各异,栩栩如生,下方还有太极八卦图,你不得不惊叹其雕刻技艺之高超。在树德堂考察的过程中,朱刚中老人告诉我们,树德堂有个别名叫“花屋”,因为墙上、窗上、梁上、柱子上、石头上到处都有精致的花纹或图案,连天井里的每一块石头上也不缺乏精雕细琢(图1-66至图1-68)。

   图1-65  树德堂柱础

   图1-66  扇形窗户

   图1-67  屋檐下的壁画

   图1-68  梁坊上的木雕

  经细细察看,堂内花纹图案随处可见。设计者别出心裁,窗棂上除了浮雕着鸟兽外,还绘上一组壁画,画中人物各具形态。楼窗或为扇形图,或为矩形图,或为圆形图,上面还镶着“喜”字。天井里不仅四壁的方石上雕着各类吉祥的鸟兽,连嵌在地上的底板石上也雕有精工的图案。

  在树德堂,我们还参观了堂内保存的一张木床,这是曾国藩侄女曾倩媛嫁入朱家时的嫁妆。木床用材高档,雕刻精细,可惜的是上面的两层已经拆除,据说是有人出高价买走了(图1-69)。

   图1-69  曾家嫁妆

  据朱刚中老人讲,树德堂四周原来还建有长亭,晚上更夫就是沿着长亭行走打更的。在长亭的外面还有占地面积很大的庭院,然而,这些建筑在沧桑的岁月中已荡然无存了。树德堂现住有16户人家,80人左右,其中朱家嫡亲有5户,共30人。

  2、绍箕堂

  绍箕堂由朱太祥建于咸丰年间,比树德堂的建筑时间要早(图1-70)。三正六横结构,规模比树德堂要大,但保存不如前者完整。绍箕堂的大体结构与树德堂相似,同样形制的槽门、大门、石制廊柱、天井以及各种各样的精美雕刻,其精致程度不在树德堂之下,尤其是其神龛上的刻字和雕花均有镀金(图1-71至图1-73)。据向导介绍,绍箕堂又名石园子,因周围砌有石墙而得名。我们横向穿过宁静古朴的老屋,在走出宅子约30米远的地方,发现了一排由巨大石块砌成的围墙,墙高约2米,时过一个半世纪仍光鲜如新,异常坚固(图1-74)。

   图1-70  绍箕堂

   图1-71  柱础

   图1-72  梁坊

   图1-74  绍箕堂石墙

  土改后(19501952年),绍箕堂分给30户村民,100多人居住。1958年,当地在绍箕堂建炼铁厂炼铁,大部分建筑在这个时期遭到了毁坏。

  遗憾的是,四堂中的另外两座已被毁坏,我们未能一探究竟。

  要了解龙安朱家大院的过去,光靠了解几座建筑是远远不够的,我们有必要了解朱家大院那些建造者,去走近他们的非凡经历。

  乾隆、道光年间,猪婆山下龙王湾(现甘棠龙安村)朱养斋在宝庆(今邵阳)开店经商,成为了有名的富商,并先后在龙王湾营建华厦,所置田地纵横十余里,在湘乡显耀一时。

  朱太祥是朱养斋的长子、朱岚暄的长兄,他早期继承父业,在保庆经营玉和庄,至道光年间时成为名震一方的“毛板巨商”,“每放百舟,遇险而补,以航运亨通、安全到达彼岸而致富”。

  毛板巨商是指做毛板船生意的大富商。商家用木材制作船,用船运煤到汉口,卖煤后就卖船。毛板船与普通船的外形是一致的,由敞口船舱、四根桡橹、桅帆等组成,船舱由4个挡板分开5格,很简陋。只是造船用的木料粗大,用马钉(一种外形似大括号的大铁钉)钉好粗木板后不加整修,在板与板的缝隙处抹些桐油石灰浆防漏,船表不上桐油,船体很毛糙,所以叫做“毛板船”。毛板船造船木料主要是用刚锯开的松树毛木板,因它仅用马钉钉制而成,不如鳅船、摇橹船、洞驳子结实,一旦不慎碰上礁石即碎裂,俗语以蛋壳比之。但漫山松树,材源较广,制作简易,造船时间极短,造价低廉,装运量大,毛板船便大量出现。资江流域无公路时期,运煤主要是水运,其中毛板船是运煤主要工具。一只船可载120吨以上的煤,最多的可达200吨。毛板船的航路主要是从邵阳(宝庆)到汉口或长沙。毛板船要发大水才能起航,风险大,然而,一艘毛板船,从造船到装煤,成本只需银洋1000元左右,若能平安抵达武汉可卖25003000银洋,利润相当可观。每10条毛板船,在江上打烂7条,剩下3条到汉口,还有赚头。

  据老人讲,朱太祥涉足毛板船生意颇有传奇色彩。有一次朱太祥在宝庆资江边游玩,就在这时,从江中迎面驶来几艘毛板船,其中船上有一老者,向朱太祥点头示意,估计是认得他的。老者问:“老板你占不占股?”朱太祥伸手摆动,回答道:“不占。”因江水奔腾,声音较大,划船老者误以为朱太祥要占股五成。后来,这些毛板船全部平安到达了武汉,赚了许多银子。回来后,那船老板给朱太祥挑来一担银子,他还不知其故。在识得了毛板船的巨额利润后,从此便涉足其中,经多年精心经营,终成一方巨富。

  朱养斋第五子朱岚暄长大后继承兄业,不仅购买纵横10余里的田地,还大兴土木,成为湘中的巨富之一。他仗义疏财,广交朋友,对“富而不施,丰置自顾”者常提出批评,认为“从此自累,更遗毒于子孙,与其富而暴,何若贫而仁……故邑中每有公益事业,均慷慨捐金助之”。永丰修文昌阁,他捐银1000两;道光二十二年,双峰书院扩建,咸丰十年,东皋书院扩建,他分别捐500金;咸丰六年,县令唐逢辰议置学田,他带头捐田60余亩;其余如广育婴、建桥梁、平道路、置家塾,种种捐资,朱岚暄不下数千金。

  曾国藩的父亲曾麟书钦佩朱岚暄为人,前往拜访。曾麟书与朱岚暄“一见如故”,成为关系密切、交情甚深的挚友。

  道光十八年,曾国藩进京殿试前,曾麟书带着他专程拜访朱岚暄并游历猪婆大山。朱岚暄慷慨解囊,掏出50两银子给他作赴京赶考途中的茶水钱。后来,曾国藩在家书中,念念不忘朱岚暄之思,并多次在京托郭筠仙、冯树堂带回挂匾、条幅、对联等礼品给朱,以表谢意。当时食盐昂贵,曾国藩还在京派专人递回好几吨盐票由家人送到猪婆大山绍箕堂。

  咸丰二年,湖南严重干旱导致饥荒,朱岚暄便向猪婆大山周围的农民广施粥、米,并向湘乡县府“捐赈万金”。此时正值曾国藩奔母丧在籍,闻讯便于成丰三年二月二十七日写信给宝庆知府朱孙贻,盛赞朱岚暄“捐万金以赈饥,可谓豪杰之士”。曾国藩还与湖广总督张亮基题赠朱岚暄《全湘食德》之金字匾,此匾至新中国建立后,还一直悬挂在绍箕堂,曾吸引过各地不少士绅前来观赏。足见仁德善行是我国历来所推崇的。

  咸丰六年四月,朱岚暄60大寿,曾父亲笔为他作《朱君岚暄六十寿序》,曾国藩也从江西军营派专人送来以自己领衔、有28个湘军名将和两江总督府官员签名的《寿屏》。由于受曾国藩的影响,宝庆知府和湖南巡抚也前来绍箕堂祝寿,真是“百官云集”,猪婆山下朱家的盛名便传遍了三湘大地。咸丰七年,曾国藩兄弟回到荷叶为父奔丧,朱岚暄前去吊孝。翌年春,国藩、国华兄弟应朱之邀,双双游览猪婆大山。当时,适逢朱家在龙王湾的宅第全部建成,曾国藩便取“树德”以对“绍箕”,并为他书写了“树德堂”三个大字。此屋至今保存完好,当年曾国藩书写的三个大字仍然在槽门上光彩夺目。

  同治三年,湘军攻下天京,曾国藩为怀念阵亡于安徽三河镇的胞弟国华,便将其次女许配给朱岚暄做孙媳。从此,猪婆大山脚下的树德堂成了高嵋山下白玉堂的亲家。

  光绪五年正式成亲时,曾国荃为侄女赠送了一幅大“天官赐福”的中堂,曾纪泽为妹丈送了“一帘花气香春酒,万壑松风捧翠涛”的对联。

  同治四年朱岚暄逝世,被诰封三品奉政大夫,曾国藩亲自作挽联表示哀悼:“为国育才,为家收族,高义薄云天,岂徒饥赈万金,千亿鸿嗷沾惠泽;有经教子,有谷贻孙,圣朝多雨露,奚啻秩赝三品,九重凤诰锡荣封”。

  八、香花、加祥朱家大院

  在甘棠镇香花、加祥两村还有一处朱家大院,其规模巨大,比前者气势更宏伟,有“湘中第一大院”之称。它由家训堂、松翠堂、绍子堂和伟训堂4堂组成,呈“匚”字形半包围结构。建筑群由朱雁峰和朱膺锡两兄弟及其子女于清朝成丰年间至民国初年修建,总占地面积19100平方米,总建筑面积84000平方米,20047月被定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建筑群四面群山环绕,一条清澈的小溪从中间潺潺流过,溪水见证着悠长的岁月,也见证着一个名门望族的兴衰。

  1、家训堂

  家训堂建于清末,为朱膺锡及后人修建,历经10余年时间,分正厅和正屋、左右两纵、杂屋和猪圈三个建设阶段。前面半月形池塘旧迹依在,大门左右各安放一座威武的石狮。廊柱为5米高的整块方形长条状巨大石头,蔚为壮观。大门为粗大石梁割制而成,横梁上刻有八仙过海图,两边雕着门神。走进大门,视野开阔,木雕石刻细腻、严谨。整个建筑格局对称,由过厅、正厅及厢房、耳房、杂屋等组成,占地面积为4780平方米,建筑面积达7000平方米。墙高且厚,气势雄伟。遗憾的是右边的部分建筑已遭破坏,取而代之的是现代化民居。据调查,土改后,这里迁来20多户,100多人,现在增至140多人。

  2、松翠堂

  松翠堂与家训堂隔小河相对,建成于民国初期,为朱膺锡后人修建。全堂三进三横,占地面积为4320平方米,建筑面积达5000平方米。这是四堂中建筑时间最晚的一个堂。松翠堂槽门是木制的,堂内形似四合院,上9级台阶是大门,大门两边廊柱为青砖制。院内墙角有一条石块,上刻“永禁堆炭”字样。土改后,这里迁来20户人家,80多人,现在增至100多人。

  3、绍子堂

  绍子堂与伟训堂相连,建于清末,是朱雁峰及后人所建,分四次建成,时间跨度超过30。据当地老人们介绍,绍子堂建造年间,每逢初一、十五,主人都会打开粮仓发放粮食。它由门楼、正厅、花厅、正屋、杂屋等组成,整个建筑占地面积为4000平方米,建筑面积达7000平方米,格局对称,山字墙格外巍峨高大。大门厚达80多厘米,可见当年的建造之坚固。大门前人工开凿的方形水塘与伟训堂水塘相通,据说塘中原有吊桥,是进出宅子的必经之道,由于新中国成立后围墙被拆,堂前有了道路,桥就被毁了。进得大门,上方有戏台,供重大节日演出时用。正厅前方的神龛做有多扇木门,纹饰精美。神龛下还有一张保存完好的古老供桌,2米多长,宽约85厘米,高约70厘米,四周雕有花纹,古色古香。除了在栋梁、横枋和其他木构件上有浮雕和彩绘图案之外,就连天井中的每一块石头都是精心雕琢过的。整个宅子给人以富丽堂皇之感。

  4、伟训堂

  在四堂中,数始建于清咸丰年间的伟训堂修建最早、规模最大,为朱雁峰及后人所建。整个堂为四纵三横,占地面积达6000平方米,建筑面积达8000平方米。全堂以雕刻精美见长。大门前有人工开凿的方形水塘。在大门上方和侧上方墙壁上两边均设小孔,可用于置枪射击,据63岁的朱福哲老人讲,这家原来有56支枪。内院宽阔,铺有青石小道。院子右边有口水井,水质甘甜,水量充沛,据说全院所有用水均能供应,从来没有干涸过。石制大门前有4根近5米高的巨大石柱,这些构件雕工异常精细。宅中建有五层楼的凉台,厅堂后建有巨大壮观的彩塑照壁,高达8米,壁顶置小圆筒青瓦,鸱尾衔壁脊,四角小翘,似崇楼广厦。壁中间有一横幅:“世载其德”,以示家族地位之显赫。壁下遍植棕榈、冬青,红绿相映,分外妖娆,给人一种庄严雄伟之感。全壁将浮雕艺术与绘画艺术完美结合起来,可见其用意之精、匠心之巧。

  香花、加祥朱家大院建筑规模之大,建筑风格之奇,建筑艺术之美,不愧为名不虚传的“湘中第一大院”。朱家大院建筑群为晚清风格、规模宏伟、砖木结构、具有明显防御功能的古建筑。每堂均有青砖院墙圈围,朱家大院外面还有一圈围墙。围墙外围四角设置碉堡,用于警戒。大院中间有一高台,可对周边环境实行监控。大院四角设有炮台,围墙上有枪眼,双层防御

  香花、加祥朱家在湘中大地上繁衍生息,为地方的发展做出了较大贡献,历史上人才辈出。光是同朱雁峰和朱膺锡同辈人中就出了5位较为有名的人物。据族谱记载:朱膺锡为太学生,诰封奉政大夫,朱雁峰为从九品诰封通议大夫,朱舒锦为诰赠中议大夫,朱锡敬炽诰赠奉政大夫,朱瑞圭为太学生。

  九、敬慎堂

  敬慎堂又名谢家堂,位于双峰县锁石镇新桥村陈姓大屋。建于乾隆65年(公元1800年),为尚义陈氏十五世中山公所建,是中山公三子质峰公(清授儒林郎)居所。整个建筑占地4000多平方米,是娄底境内历史较长、保存较好的古建筑之一。目前,这里住有16户,80余人。

  堂内有厅堂、庭院、房屋、天井多处建筑。它前后有四排平房,是典型的合院式住宅。入前门正院,院中石板路连正屋大门,接连两大厅堂,一口大天井(图1-90)。天井左右各有大门连两大厅及两边厢房,一共有房间100余间。房屋虽多,但因经12个天井相隔,空气流畅,阳光通透,全无一般旧居给人的阴森沉闷之感。

   图1-90  前门正院大天井

  敬慎堂为青砖木结构,青砖厚实,所用木料大者三尺有余,小者亦有二尺。天井、梁柱石基的石雕栩栩如生,天井屋檐下的水墨画还历历在目。经200余年风侵雨蚀,敬慎堂颜色虽已陈旧,但仍可想见当日繁荣之象(图1-91至图1-94)。

   图1-91  神龛

   图1-92  屋檐下的水墨画

   图1-93  山字墙

   图1-94  堂内石雕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