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宁远县大阳洞村


分类:古村
地区:永州市

  沿“宁一道”公路西行20里到宁远天堂镇,从天堂镇旁边的一条乡村公路往南行10多里,过潇水大桥是大阳洞张村。大阳洞在历史上很有名气,祖辈们的眼里是一个富庶之乡。我们知道大阳洞是因研究周敦颐之故,周敦颐的祖先在大阳洞,最早的镇南将军周如锡、周如鍉葬在大阳洞。唐朝末年,周敦颐的祖父搬迁到道县。他祖父周智强死后仍葬回到大阳洞,大阳洞至今流传与周敦颐有关的故事。说周的祖父款待了一位仙人,后因仙人指点迷津,搬到能出“圣人”的地方。当然这个传说并不可信,但也说明了周敦颐与大阳洞之间的渊源关系。大阳洞是潇水的流经地,没有通公路前,潇水是永州主要的交通道路,它是到九嶷山的必经之路。从这儿改走陆路,有到江华的官道。大阳洞张村前宽阔潇水河道,遗存的古老码头,以及张村内宽阔的大巷道,密集的铺面,足以说明张村曾是商埠要道。舜帝南巡到苍梧,司马迁沿潇水过大阳洞到九嶷山寻踪。徐霞客从江华过道县经大阳洞到九嶷山探迹,“又五里,而至大洋,其处山势忽开,中多村落”。名人的足迹踏访过大阳洞,留下了许多传说故事。这个田洞为何叫大阳洞,有人说与舜帝有关,舜帝一个别称叫大阳,也有人说因为这里的田洞太大。《张氏族谱》的《村居记》解释说:“因四围田畴旷衍而名也。”大阳洞确实非常辽阔,除张村,还有许多其他姓氏的自然村落,及八九里之外岭脚下周氏古村。南方丘陵地区,几万亩良田的田洞实属少见,田洞四周环山成为一个盆地。“前环潇流,后法堂密倚,西则兰若层垒,高耸一楼,古木浓郁,大合双抱倚,东则三峰远峙,挹翠成屏,万顷连阡,穷岸无际。非自诩平泉之名胜亦不忘,先忘控之经营也。香理听春耕,叱牡之声;万绿丛中,鸣晓苑流,莺之啭;沿桃美丽,稼李竞芳;屋角墙阴,低昂春色,时而夏也。四面秧歌,一天梅雨,营成腐草,鱼戏新荷,炊烟偕野,雾飞云影,与岚光相接。柴门临水,时看稻花,槐荫当窗,高吟蝉韶,洲诸现,渔灯明灭。微雨深踏,胜杀瓜架稀疏,牵罗补屋,买春消夏,客醉市中,因热思风,人眠桥上,谈心永画。藉草铺茵,玉露凝秋,金飚号树。芦乍舒,而岸白田多稼,而云黄谷喜登场。”这是民国元年六月张村一位号琴沧田先生写的《村居记》,文章写出了大阳洞的美好景色和难忘的感受。如今大阳洞的名称还在,大阳洞的村落、大阳洞的人物却是风雨变迁几多回。自从周氏望族搬出一部分后,居住在大阳洞最大村落就是张村了。

   张村坐南朝北,村前不远处是潇水河,从九嶷山下来的木排,经过这儿运向中原。潇水河岸上一片肥沃的田野,张村坐落在田洞的中间部位。一条古大道从潇水河码头一直通向村内,现是一条公路从村边而过。村子成圆抱局式,村前一口叫“白影”的大塘,足有十几亩地宽阔。塘沿的门楼与祠堂之间一个用河卵石铺成的坪院,祠堂最后面过巷道才是张氏的祖神堂所在。全村以主门楼、张氏祠堂为中心轴,两边还有两纵轴,以三纵轴为格局设计全村居屋,三纵轴也是三条大道,左边的一条过村向东到宁远水市,村子的右边是一道通向江华的青石板大道。中轴线也是村中的街道上,高出的柜台,耸立节栉的铺面,近两米以上的青石板大道,可以告诉我们村内原来是一个可以“买春消夏,客醉市中”的商埠。村前不远的潇水河上,成队的船只、成列的木排,穿梭来往,过往的客人如流,大阳洞是一个富庶之乡。村子四周肥沃的田地使这里的人们获得丰足的粮食;潇水河里盛产鱼虾。这里有一种做法有些不同的糯米食品叫“碱水粑粑”。先把稻草烧成灰,用清水过滤成碱水备用。选上等糯米,把糯米淘净,放在过滤稻草灰的碱水里浸泡几天,要充分发透。再用石磨磨成糯米浆;把米浆放在用铺了一块细布的米筛上,抹平米浆,适当地滤一下水;放在大锅里把糯米浆蒸熟,这时蒸出的米粑金灿灿亮晃晃的。等蒸熟的米粑彻底凉了,把米筛的米粑倒出来,用刀切成条块状,放在有清冷水的盆里浸着,以便随时取用。以后食用时,把浸在水里的米粑取出来,切成小块,用一点油放在锅里煎熟就可食用;也可把切成小块的米粑放在红糖水里煮熟食用。这种碱水粑粑,色彩黄亮,口感细腻,软柔而有点韧。村旁的潇水河出产一种小鱼,最大也不过三四两一条,他们叫“江鱼”。这种鱼肉肥厚而刺少,做成干鱼,味道鲜美醇香,村里人说,到大阳洞不吃这种鱼,算是白来了大阳洞。

   村前还有一条环村的河卵石大道,村内的交通四通八达,门楼前坪的两旁是两座大书院——登瀛书屋和嶷潇学舍(也叫包公堂),村后在往江华的大道旁还有一座新学堂,叫养初学校。张村的布局设计以学校环抱村居,表达出张姓人氏对文化的追求,和传统的“耕读为本”的生活观,也足以看出张氏先祖的苦心和经营村子的理念。

   村前的登瀛书屋从外墙上看并不壮阔,班驳的墙面显示不出它的宏大气势,但一跨进门槛,却很有气派。三柱立的倒座和两进的房屋,个学堂里有90多平方米宽的坪院,足够孩子们的嬉戏。坪院两旁是两条长走廊,每条走廊边37个平方左右的房子,给教书先生做住房。坪院后又是三柱三间的堂屋,也是教室。教室后,还有一小天井,并有一小门出去到村内。小天井解决了教室的采光问题,左右也有边门,便于学生进出,楼上有房子可供学生食宿。这栋书院是目前发现的保存最好最完整的村子私塾学校。张村人把这书屋取名登瀛,是登瀛州之义,它是张村人希望子孙们走上仕途求得功名的起始之屋吧。村子左边的嶷潇学舍也叫包公堂,过去是学校,也是村里诉讼议决事案的地方。它的建筑格式与登瀛书屋不一样,是一正二排侧(横)房的格式,学舍虽已破败,但基本规模还较好,但愿张村人能重新把它修复。

   全村现860多户,3650人,除几户他姓外全是张姓,一个自然村也是一个行政村,24个村民小组。张村人也许是因为祖辈的希望,对读书有一种热情。解放后,张村人在外工作的600多人,村里的硕士生、博士生有好几个。

   为了更详细了解大阳洞张村情况,在我们百般请求下,村里的老人才把族谱拿出来。这是民国二十五年修的谱,老人把谱拿出来一看,我们感到非常吃惊,族谱封面上“张氏族谱”四个字是用小红纸条贴上去的,落款是“蒋中正题”。不仅有题字,还有“敬宗睦族”的题词,落款“蒋中正题”,一个村子的族谱为何有蒋介石的题字?另一个题词人是汤日新,汤日新(1897——1951),江西广丰县人,民国16年(1927年)上海复旦大学土木工程系毕业,后由恽代英介绍考入广州中央学术学院,1928年出任绍兴县长5年,此后一直在家乡办学建桥铺路,194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1年以“恶霸”处死刑,1985年核实平反,宣告无罪。谱中录有当时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兼立法委员王祺给张恭甫先生的夫人七十一大寿写的序言,更有当时中央研究院院长、原教育部部长蔡元培邮寄的《张氏族谱序》,其序文如下:

   “一姓之源流,所以能历世千百代传而不紊,子若孙皆能溯其所自出,相与传,信而昭垂,奕祀者持有家乘而已,故钜族必有谱。而谱之能否无中断,阙略则视其篡修之勤,怠以为衡然,则言继然有可不知所重哉。未俗浇漓敬宗,收族之义多废焉不讲矣,同姓之新视犹陌路,数典不惭忘祖。其于谱牒存亡,又笑足以慈念虑。然贤而知本者独不惜殚竭心力,旁搜远绍俾衍而日蕃之血。皆能按牒而详其世系,如宁远张氏万二公支裔之勤修其谱乘足以风已。张子晴峰为余言,其远祖盛郎公由江左迁宁邑九嶷之麓日,油村洞。六传而肇,分曰万一万二万三。丁元末造避,乱分散,万二公卜宅邑南大阳村,传二十余世,子孙姓数千人。自逊清治乙末创立宗谱,中间数十年增修,此为第八次纂辑,其系麦断自盛郎公,公以上无可考,故略而佛改附云,其谨严如此。余观海内之强宗望族,因人事之变迁,至历百数十载不能一修其谱牒者,若宁远张氏可不谓善於继述哉。抑吾闻张氏之族日益光大,材俊继起,虽鲜殷富,而颇能自给足。盖其先世广置公产,以赡族子孙,享之垂数百年而未有艾焉。夫邦国者家族,这积今安得万千聚族而居者,尽如张氏之能固其根本也,耶是为序。前清翰林曾任北京大学校长国民政府教育部长现任中央监察委员中央研究院院长蔡元培拜序,民国二十五年丙子秋八月邮寄。”

   这篇序不是真迹原稿,但族谱是民国二十五年修的老谱,这应是真实可信的吧。

   一个远离京城偏远山区的族谱,能有这么多当时要人为之题铭写序,可谓是少见啊,这可能主要得助于张村的著名人士张彰。张彰曾与周恩来一起到法国留学,获得了法国巴黎黎勤大学法科政学博士学位,后任湖南省教育总会编辑、上海建筑大学(复旦大学土木建筑系)董事。他为大阳洞《张氏族谱》的最近一次编纂做出了许多贡献。他的侄子张翼升在国立商科大学及上海建筑大学毕业,后任永州萍州中学校训育主任。张翼升与汤日新同学,这可能是汤日新为之写谱辞的原因。村里人说张翼升当过蒋介石的秘书,所以蒋介石才写题辞,但现在一时无法查到具体依据,蒋介石题辞的手迹却还保存着,其中原因有待考证。张村视读书为重,走的是翰墨求仕之道。张琴光绪年间任湖南提学;张明友国民政府北平交通大学教官,中央宪兵第二团团部教官,他们在中国现代史上留下许多印迹。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