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江永县普美村


分类:古村
地区:永州市

 

  

   从道县乘车至江永交界处,有一个小镇——上江圩镇,离镇不远的路口,右边一条简易公路进去2里左右,一座斜拉吊桥悬挂在从江永流过来的消水河上,站在河岸西望,开阔的田园,远处的西山在一片烟雾中若隐若现,几座房屋隐隐地现出来。普美村位于江永消水河下游的一个美丽绿洲上,面积约10平方公里,呈倒葫芦形,镶嵌在消水河上。普美村原是叫甫尾村,因为位于洲子的尾端,后来谐音称为普美村。

   走过摇晃的斜拉吊桥,有一块用汉字和女书写成的“女书村”村名牌,村牌上简单介绍了女书村的位置和特征。过了这块村牌,沿着一条长2里左右的小石子路向北方向走去。一路上是平整的土地,沙土地里种了许多芋头、花生、黄豆和蔬菜,人们正在收花生与黄豆。走到小路的尽头有一块坪地,坪子是用田地改成的,然后是一座仿古建筑——女书园。女书园里收藏了许多的女书作品,老一辈的女书传人已经过世,这里却成了旅游开发后的一个卖点,也许是太神奇了,来此参观的人并不多。过了这座女书园,走上一条由田埂路改成的机耕路,稻田里的水是清清浅浅的,秋风那样和煦、轻柔,带着稻香一阵阵地吹来,让你陶醉。有两个人各自拖着一辆板车的红砖,从吊桥那边的公路上拖进村里来,村里有人正在修建房子,随着他们一路走来,到了普美村。

   普美村坐落在沙洲上,消水河在村前分流成二支,消水河的主流在洲子的东面,支流在村子的西面,普美村被围在洲子中。村子三面被水环绕,一面是宽阔的田地,村人在村前的消水河上修水坝把水拦截,河水从水渠流进村内,流进村前的稻田里,人们不用车水,只用一把锄头可以给稻田看水了,保证了普美村的丰收。

   普美村有大小两个村子。小村内6个巷道“一”字排列,村前水渠引南面的河水进村,从屋门口流过,再流入到北面的河道里。小村后有一张池塘,塘水清悠,河水也可流入池塘。过了池塘就是大普美村,大普美村的西北面一片枣林和竹园,西边的河道上两座未修好的石桥,村里人过石桥可到河那边的洲子上种庄稼。普美村这一段的消水,是江永境内最美丽的。阳光下的消水波光粼粼,河面上成群的白鸭灰鹅自在地觅食,一点也不怕人。村里人用小船装着收割的各种庄稼,从河道那边的洲子运到家里来,古老的拴纤绳石桩雕刻着龙凤。一群赤条条的男孩在河水里洗澡,大人在河岸码头上洗衣。两岸古树高大葱茏,水从树丛中穿过,宽大的树冠遮住了大半河面,古树倒影在河面上,分不清是陆地还是河流,树木也把普美村掩映在绿丛里了。可是一到水涨河满时,整个绿洲成了一片汪洋。村里人说,今年(2005年)发洪水,洪水涨到房屋的二楼上了,进村的小路边三米多高的小树被淹着只露出树梢,这大概是消水在古代也叫“淹水”的原因吧。村子显得非常安静,所有的声音都被空旷的田园河水吞吸掉了,这里是世外桃源。

   普美村的六个巷道都用青石板铺成,房屋建筑的布局与其他地方相似,从巷道进去是天井、厅堂;但是房屋的外面却是吊脚楼。洲子上没有山石,也没有砖窑,房屋建筑用料要从外面运进来,过去村里与外界没桥相通,所有的物质全部用小船运进,可见村民的决心和毅力了。现在村里修房屋还是这样,一担一担地从外面挑进,这是多么的不易啊!村子坐西朝东,村里的祠堂却是坐北朝南,祠堂的梁上挂一个鼓,村里有老人归寿了敲鼓报丧,人们主动前来吊唁或帮忙了。

   整个普美村都是胡姓,现在两个村子共有500多人,大普美村也叫荆田村。原来村子里的人并不住在洲子上,而是住在村子侧面消水河北的山脚下,属道县境内,村里人也不知什么时候搬进来的。他们以种田地为主,打鱼是副业的收入。每天下午村里的老幼妇女们在家里把网挂上鱼饵,晚上男人们到河里放网,第二天早晨去收网。妇女们还要帮助男人织网。

   柔软的晨曦映照着普美村,绿水与金色阳光互相辉映。村口的那座由中央“精神文明办”拨款新修女书博物馆,显得格外醒目,普美村也是由于神秘特殊的文字——女书而闻名于世。

   女书,仅限于妇女范围内使用。它流传的地域以江永上江圩为中心,主要流传在江永上江圩乡、城关镇、黄甲岭、铜山岭农场,道县的下蒋乡(现属祥霖铺镇)、新车乡等地,流传的历史是一个谜。这些村镇过去都是属于道州,所以确切地说应称为道州女书。女书是记录当地土话的一种特殊文字,字形为菱形,用江永上江圩土话读音。

   关于女书的记载,历代的县、府志都没有。目前最早见于记载的是太平天国发行的雕母钱。此钱正面文字是“天国圣宝”,背面是为“炎壹”,右面女字从上到下是“天下妇女”,左面是女字“姊妹一家”。中华民国二十年(公元1931年)7月出版的《湖南各县调查笔记》中,记述了江永境内花山庙“每岁五月,各乡妇女焚香膜拜,持歌扇同声高唱,以追悼之。其歌扇所书蝇头细字,似蒙古文,全县男子能识此种字者,余未之见”。1954年,县文化馆周硕沂在上江圩葛覃村结识了创作女书水平较高的胡池珠。胡教周学会了一批女字,并创作了《女书之歌》。1956年湖南省文艺调演,李正光见到了周的女书对联,李向省文物队请示后,1957年到江永上江圩考察,写了一篇调查报告,连同原件寄给《中国语文》,这是介绍研究女书的第一篇文章。1961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周有光、史金波见过江永女书的材料。直到1979年,周硕沂编写《江永县文物志》时,收入了“蝇形字”一节,19824月,《江永县文物志》由湖南省文物厅转发全省交流,使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女书,也引起了专家学者的重视,研究女书的人也就越来越多了,女书开始走出乡村,走向世界。

   女书限女人中流传,解放后,女孩获得了与男孩一样读书的权力,因此除了几个不识字的老妇女会读写女书以外,现在年轻女孩一般不会认写了。几个有名的女书传人高银仙、唐宝珍、阳焕宜、义年华都已先后作古,她们给后人留下的只是一些作品了。这些作品大多反映妇女们在旧社会的悲惨生活;或用女人的眼光记事记史;或者是姐妹们坐在一起读唱娱乐,以及出嫁后与结拜姐妹的一些书信来往等。按女书流传的习俗,识女书的女人去世时,要把她生前的作品放进棺材殉葬,所以女书作品流传于世的很少,这也给女书增添了不少神秘的色彩。

   女书就一个一个的字来说,叫“女字”,用这种文字写成的作品叫“女书”,单个的女字字符被妇女们绣在花带、花被上,而女书作品则写在纸、扇面上,或绣在手帕上。织绣花带、花被叫“做女红”,阅读、吟唱女书作品分别叫“读纸”、“读扇”、“读帕”或“唱女歌”。女字从整体上看,是一种由右向左略倾斜的长菱形字体,右上角一般是全字的最高点,左下角是全字最低的位置。它的行款方向由上至下,由右向左,没有标点,排列十分整齐。笔划线条纤细一致,笔势犀利,既有小篆体匀称的特点,又有甲骨文劲挺的姿态。跟汉字相比,汉字呈方形,上下左右的结构、组合对称,字体显得厚实稳重;女字呈长菱形,结构的组合形式左右错开排列,左在下、右在上,上下保持在斜菱形范围内,字体细长秀丽。女字的基本笔形是五种“点、斜、弧、圆、竖”,没有横笔画。

   现据专家抢救性的记录一些女书作品内容主要有以下几种:

   一、贺三朝书,占的比重最大。“贺三朝”是新娘出嫁后第三天,娘家女友接新娘回到娘家,叫“三朝回门”。(小孩生下满月去贺喜,叫吃三朝酒)女友来祝贺,都要有“女书”,按女书吟唱,叫“贺三朝”。现存女书的作品中,装帧最讲究的都是“三朝书”。它的制作有尺寸规定,蕊页915页,只写其中36页,留下的空白给回门女续写,书里还夹着五色丝线和剪纸图案等。回到娘家后,这些已出嫁的女子,除节日喜庆丈夫专程来接以外,出嫁女婚后生育以前不能在夫家住,住在娘家直至有了身孕才去夫家。女子来回于婆家娘家之间,也可以继续与旧相好来往。这些女子在娘家的时间,除给娘家做事以外,多是写、唱“女书”和做“女红”。

   二、自诉身世歌。旧社会女子地位低下,这里因地理气候等方面的原因,各种疾病易于流行。女子出嫁后在夫家生活大多贫困坎坷,若是遇上天灾人祸,生活更艰难了。女书作品中有许多是唱书人自述身世的痛苦,女人用这种自述可以减少压在心中的不快,用这种形式缓解心中的苦闷。如《胡池珠自述》:“池珠写书折扇上,诉我可怜落扇中,一气我爷没世上,二气命中不如人,三气前生我没份,写在扇中传四边。娘守空房隔胎女,守到如今不如人,公嬷所生爷一个,又没同胞伯叔爷。养起我身无用处……”《阳焕宜自述》:“开口提言诉我苦,诉我苦情传四方,我是六将提曰知,是我苦情讲不完……”(六将:平平过)《高凤仙自诉歌》:“……一诉父母养下地,爷娘过身不秋阳,二诉六岁没爷在,母守空房百路操……”

   三、结拜姐妹歌。湘南人有结同年、认干爹娘的习惯,老人们认为这样的认亲可以让小孩好带一些,能让孩子健康地长大。女孩子见与自己情趣相投的,也可以“结拜姐妹”,年龄没有严格限制,但在同年代之内的为多,结拜的姐妹一般是单数,以七个常见,这可能与传说中的“七仙女”有关系吧。结拜后,就经常写女书作品来往,加深感情。如《河渊七姊妹歌》、《老同贺寿书》等。

   四、传说叙事歌。如《咸丰五年走贼》、《抽兵歌》、《秀鸾投亲》等。

   关于女书起源,有几种说法。一是很久以前,上江圩才华出众的九斤姑娘做女红创造了女字;二是桐口山冲里精通女工的盘巧姑娘18岁那年被抢到道州府,她根据与姐妹织花边、做鞋样的图案,每天造一个字,3年时间造出1080个字,并写了一封长信,藏在一条由她养大的狗身上,带给家乡的亲人;三是宋代,荆田村胡玉秀被选为皇妃,在宫中受到冷遇,只被宠幸三晚,万般清苦,想给家人写信,便创造了女字;四是上江圩一带的女子在织布绣花图案的基础上,共同创造了这种文字。

   我们认为后一种说法是比较可信的,因为一种文字的创造不是某一个人就能完成得了的,它是劳动人民共同创造,是集体智慧的结晶。女书的出现是在妇女不能读书识字时代,一些聪明女子聚在一起做女红时,依仿汉字而摹写,并用作花边图案,用地方土话读音,慢慢地在女子中流传扩大增多字形。另外我们从用女书织的腰带、折扇上可知,女书最初的出现应是女红的花边图案。而这两样东西恰是人死后必须随葬用的饰物,所以在过去纸贵如油的时代,女子用这种方式来表达情感了,这也是女书作品容易失传的原因。“女书实在是中国人民伟大精神的表现”,是旧社会的妇女“运用自己的才智,自己创造文字”,“这是多么坚毅不拔的精神,多么伟大的毅力”。神秘的女书是永州文化的一朵奇葩。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