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道县田广洞村


分类:古村
地区:永州市

  

   从道县县城乘车,沿325省道往江永。在江永上江圩镇政府附近有两条乡村公路,一条没过镇政府,往右(北)拐进去三、四里是女书村——普美村;过镇政府往左(南)的一条乡级公路进去七八里是道县下蒋乡田广洞村。

   南边乡级公路在山腰延伸,穿过山腰口,宽阔的田广洞显现在你的面前。乡村公路在几千多亩广的田洞中穿过,金黄色的稻浪淹没了小车,消失在稻浪中。田广洞村位于田洞边缘的小山峦上,田洞南北两端的中心地带。村子南北两方山脉消失的尽头,还有一些小村子。田广洞村坐东朝西,村后是低矮的小山峦。以前遍山是油茶树,成为村里的主要食油源。现在不知什么原因,村民听说种桉树发展经济快,就把油茶树砍了,种上桉树。这些桉树好像有些水土不服,营养不良,长时间都没长大,稀疏的小树,掩失在山峦茂密的野草中。村子南面是高峻的铜山岭,我市唯一的一座铜矿在山的那一边。南面的高山与村后、村北小山连成一线,趋环绕之势。田广洞村前面是田洞,村子正对山口,山口南北相向蜿蜒的山脉,像两龙戏耍,山脉延伸在天际边缘与村子后面的绵绵群山相接。田广洞是群山环抱的宝贝,也是两龙玩耍的一颗明珠。

   穿过金灿灿的稻浪,走近田广洞村,村子外围一堵1多高的女儿墙,实是村子的城墙,先辈们把村子作为一个要塞修建。城墙边一条村前青石板古道,向北到道州,向南到永明。在绕村各个不同方位,村里人建了六座门楼,每个门楼是一族或一姓。村里各姓(族)的人进入自己家里必须经过自家的门楼。村子按“井”字形布局,两条纵巷道,十多条横巷道,门楼建在巷道口,晚上用铁锁锁上,人可以进出,牛出不来,偷牛的人无法把牛偷走。全村有陈、郑、义、范、郭5姓,共547户,2000多人,以陈姓最多,占田广洞村绝大多数,约1800多人,田广洞村以种田为主。现在村里小学一至四年级的小学生有200多人。本村人交谈说土话,与江永普美村的土话相同,跟外来人交往则说道县官话。

   从村子的主门楼进去,一个功德亭楼,亭楼的墙上记挂着村子的荣禄。村里人说,原先这儿有四块进士匾,后来弄丢了。过亭楼,从左边的青石板巷道进去,一座座明清时期的房屋迭落交错。巷道深处,几幢明代两层红砖房屋,毫无走样完好地矗立着,屋内依然住着许多人。保存得最好也最完整的是一栋清朝时期的“历山世泽”居宅。这幢屋三面临巷道,成为一个独立的单元,房子坐东朝西,二进楼房。房子南面巷道另一边建有一个了望哨楼,哨楼上部已毁,在原基脚上建成住屋。“万古世泽”居宅的整幢房子的外墙保存得非常完整,大面积的清水墙,纯一色的青砖白墙缝,放出淡淡的蓝色亮光。村里的老人说,这墙砖用的泥先用水冲洗过滤,然后用沉淀下来的泥浆做成砖,叫澄浆砖,澄浆砖非常坚固,且也很光滑洁亮。洁白砖缝用糯米汁与石灰浆混合成的浆勾缝,这种浆非常有粘合力,也很白。是啊,我们古人在建筑上的聪明才智又何只这些呢。从巷道进屋要入两道门才到堂屋前的天井,天井有二十平米宽,几块两米多宽的大麻石铺墁的地面,那麻石如今同新建的一样洁白明亮,宅屋西面的巷道、天井的左边,十一二米高的防火墙,右边的堂屋不设门,用一木板照壁遮挡视线。房屋正屋二进,北面有一排侧(横)屋,光绪年间修建一个私塾,有先生的住室,学生的书屋。私塾房在巷道开一个小门,先生可自由出入。二进正屋之间有一个比进宅子的天井小一点的另一个天井,天井内放置一座用青石雕成的鱼池,池子下部雕成弥须座的形状,池中堆叠一座假山,这个石雕鱼池可是我们在永州村落里见到的最大的石刻鱼池了。屋后面一个花园,现在成了种蔬菜的地了。这栋屋一共有3248个门槛。除这栋房子,还有上下二进“春华秋实”等宅子,保存得也较完整,房屋门窗镂空雕花,表现出了永州民间艺人的高超技艺。现全村保存了7栋明代的房子,200多座清朝的房屋建筑。

   沿主门楼进去的主巷道一直走到村子中心靠后的地方,有村里陈姓最早也是较完整的一座祠堂。祠堂并不大,青砖的地面有些坑坑洼洼,白色的两面墙壁上“忠孝廉节”四个大字,依然清晰可见。这四个字与上甘棠、零陵东门亭子石刻“忠孝廉节”四个字一样大,字体也相近。祠堂柱础石雕莲花柱座,柱梁花纹雀替,老人说这祠堂是村里建筑年代最久的一座,明朝建成,从建筑制式上看确实是明朝的房屋。从祠堂出来沿巷道向北七拐八弯地到村子北面的外围,一口十多亩宽的大水塘,塘沿上一排古民居。村后进出口处有一古水井,井边有一个道光十年雕凿的洗衣石盆、洗菜石盆,以及洗衣石台,村里的人仍然在盆里洗衣洗菜,这些古石具用品仍然造福于后人。

   村北的水塘里一块1多高的石碑,清朝道光戊申年(公元1838年)冬月陈姓后裔所立,撰文者是贵州等处提刑按察司蒋义善,石碑刻记着这个村子陈姓的祖先在这里安家娶妻及后代繁衍的大致情况。从碑记中知,田广洞原叫填光洞,陈氏于元末明初移居填光洞的禄弥坊(即今老屋地址),陆续建了禄弥宅、新宅、龙头宅等宅屋。村子另一处一块陈振基撰刻的《修砌禄弥坊门庭记》的石碑,也记录了陈氏移居田广洞的情况,其碑文如下:

   “昔舜迁负夏,周公营洛,卫武徙楚邱,莫不相阴阳,正其方向,讲求门庭,期尽美善。盖门庭之出入,风化攸关,纲常所系,非直为观美也。我祖自青州徙于舂陵,卜居龙容宅,厥有历年。继仁寿公由龙容迁居禄弥,建斯门庭,吾龙正坊、龙景坊、龙头坊皆由斯移居,亦可谓尽美矣。然而未砌石,只垫土砖,游此者目为老屋陋门。斯岁丁巳,房叔侄谋修砌之,爰捐资卜日,命匠鸠工;门庭踩石,概为拆故换新,历日月而告竣,尽善尽美,驷马高车,从兹可容焉!道尧等问记于余,余不能文,谨泐此,以兹来者。”

   据说陈氏祖先原居住在道州东阳观,一天放养鸭子来到这里,看见这儿平坦,土地肥沃,就把三弟兄一起搬到这里来了,逐渐开荒种田,田广洞成了道州有名的富庶之地。村里大量高层古民居说明了田广洞在明清时期的富裕。富裕起来人们坚持着“耕读为本”的生活信念,他们除了种田,就是送小孩读书,走仕途之路,陈姓出了四位进士,村里人的道德生活理念是“忠孝廉节”。《陈氏族谱》中载《族规》第一条:“国课务宜早完”;“桐茶松杉果树,务宜严禁不时砍伐,以裕财源”,“务宜父慈子孝,兄友弟恭,依法称呼”;“族内沟渠巷道,每月宜开通扫除,清洁以重卫生”;“严禁辱骂斗殴重人格,如违殴则罚……”正因为重视读书,又有族规的严格要求,陈氏考取了那么多进士,外地做官的也多,清朝时陈仁安任陕西商州判官,陈万臣河南开封府任职。

   田广洞村不仅历史久远,保存大量的明清时期的古民居,更让人称奇的是后山下的鬼崽人——石人像。

   沿村后弯曲小山路走过低矮山峦,再走几丘田埂路,来到离村大约三里路左右的铜山岭山脚下。一片繁密的树林,高大的常青树遮住了天空,树上小鸟与蝉叫个不停,树下堆积几寸厚的树叶,踩上去软绵绵的。树林山坡下一口泉水井,水汩汩地从山脚下水塘里不时冒出水泡。没有水泡时,用手拍几掌,或喊几声,水泡又冒出来了,人们说这泉是“喊泉”。泉水有几架水车那么大的水,水终年不断,流成一条小溪,流向田广洞,这泉水也是几千亩田广洞的主要水源。人们把这口井叫鬼崽井,泉井岸边树林里有许多鬼崽崽——石人像。树林的边缘原有一座水源庙,先前庙里有和尚住持。每到天大旱时,附近村子的人都到水源庙来求雨,说是一求就灵。平常由和尚主持烧香,村里提供庙田,收取租粮维持庙的香火,村里信男信女也供给一些香火钱。《陈氏族谱》把这一带作为先祖遗业要后人继承下来,在树林里立了两块石碑。一块是清朝光绪贰拾玖年立、陈振先撰写的《田广洞栎头水源坛神记》碑,其碑文如下:

   “惟天地有奇气,故有奇水奇事,而土石亦间而显其奇。田广洞之水源,名栎头。林荫翳蔽天日,夏坐之可以避暑。有奇石自土中出,俱类人形,高者不满三尺,小者若在数寸,千形万状,不可胜记。或曰:此阴兵也。夜从山下经过,闻鸡鸣而化石。故有全身者,有半身者,有只露其眉者,而最奇者在树上。余始见而叹数之奇焉。倘鸡不鸣而将堂之阵之旗,必建奇功可见,何致抑困若此然。相传能固福人生死人出云将雨。利济乎人,故至今香火盛,则数总奇而未奇,而转喜其遇之奇。而思人生于世,有奇节而后可以表现,有奇文而后可以立名,有奇行始能警世而骇俗。苟碌无奇,直土石不如耳。余素不爱奇,每闻人言奇辄心非之,故一生无奇节奇文奇行,因无奇遇。今观此石,叹为神奇。宜其享此邦之血食。然后而知人苟欲名于世,不可大奇也,亦不可无奇。”

   另一碑刻为:“余徐告诸友:斯洞田亩灌溉此水即元次山谓乳松膏。尝灌田好,每旱魃时,村人祷告于此,即雨赐时。若容岁先,光绪壬寅年敬献,信士陈天兆。”

   水源庙在“文革”中被毁了,只留下一些房屋基脚的石块。树林里的石人像有些保存了下来。这里的石人像与新疆沙漠、内蒙草原的石人像不同。人物多样,人像造型多样,服饰多样,石像的大小多样,放置的位置多样,真是“千形万状”。村支书介绍说,他小时候放牛到这里时,看见许多石人像有的挂在树上,有的放在树杈上;有的全人形露在地面上,有的一半在土里一半在地面上,有的露出一个人头,有的只露出一个头顶;有骑马当官的,有穿盔甲为士兵的;还有羊、驴、象等石像,似同树林的碑文中记载石人像的大致情况。石人像都是平面石雕,据专家考证说,这些石人像是不同时期雕刻成的,最早的石雕推测是大约在二千多年前;从石人的服饰上分析,也有唐朝的石像。从骑马穿盔甲和佩带兵器的形状上看,这是一支部队石像。石像不是很大,小的只有几寸,一只手可以随便提起,像一件小玩具;大的石像也不过三尺高,两三人就可以抬得动。不仅地面有石像,地下也有,只要挖下去一米多深,地底下散埋着许多,因为怕被毁坏,现不敢挖出来,地下究竟有多少得待专家考古论证。可惜的是在灭“四旧”期间,地面上石人像毁了许多,或把石像的脑袋敲了,或把手打断了。现地面上的石像大多是残缺不全了。

   石人像出现在什么时候,为什么是部队的形状?村里有传说:原来有一支神兵天将部队被派到广西去打仗,一位姓欧的将领打头阵,已经走过树林,到广西了,要求后面的部队必须在鸡叫天亮之前走出这片树林到达广西。部队人马走进树林后,因树林太宽太茂密了,走了很长一段时间还没走出树林,也不知是否天亮,离广西还有多远。这时正好看到山上一位采蘑菇的人,就问:“大嫂,这儿离广西还有多远。”那人听叫她大嫂,心里一肚子不高兴,心想,我就有那么老了,就说广西离这儿远得很,马上就要天亮了,你们今天走不到广西了,并学鸡叫了起来。这人一学鸡叫,周围的鸡都跟着叫了起来。这支部队一听鸡叫了起来,赶紧驻扎下来,刚一停下来,鸡真的叫了,他们连忙遁进土里,来不及的露在外面,有的是半截在土里。因为他们贻误了战机,天神把他们变成了石人,永远也不能走了。原来那位大嫂正是年轻的观音菩萨,其实他们已经离广西很近,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到广西境地了。当然这是一种神话传说,但是我们联系历史也可从传说中隐约透出一些历史真实。二千多年前,秦始皇为统一中国,派王翦修通了道州到广西的峤道,中原军从此出发征服百越。这里的石像、传说也许与这件历史事实有关,所以石人像是军队的形状,人们用神话传说表达了不愿打仗、反抗涂炭民生的愿望。这儿离“道广”峤道很近,到广西没多远。树林边的水井是整个田广洞的生命泉,立碑严禁人们砍伐这里的树林,严禁在水源处杀鸡宰鸭,保护水源。村人在这里修了庙,用来祈雨,或是人们为表求雨的虔诚雕了石像,希望得到神灵的保佑。庙成为和尚道士的挂褡处,或是和尚们为了庙神灵显,又逐渐增刻了一些石像,当然这也只是作者的一个推测,石人像这个神奇的谜有待人们去揭开。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