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宁远县下灌村


分类:古村
地区:永州市

   经过宁远县城,沿东南方向的九嶷大道行驶三十分钟,然后从九嶷大道左边进去大约五里路,江南第一大村下灌就在这里;若是从新修的九嶷大道进村,只有几十米。远望的下灌真是空中仙阙,村后的群山,似玉笋尖锋矗立在朦胧的烟雾中,似蜂拥而来,又簇南奔去。南面的九嶷山上白云缭绕,飘飘冉冉。村前的山势展开形如张榜,一望无际的田洞消失在地平线上。深绿的泠水,墨绿的山峰,碧绿的田野,一切是那么生机盎然。突然间白云在空中聚集,灰白的云片刻从四周聚拢,乌云遮住了原本明朗的天空,一阵大雨,淅淅沥沥由少及多一下子落下来了。我们被雨打懵了,想起应该找一个地方躲一躲,刚迈步跑,雨却少了许多。一会儿雨没有了,天上的乌云像万马奔腾,飞向南面的九嶷山,飘向九嶷山峰里。地面上升起的水雾与山间的云雾,互相挤撞着、推搡着,消失在天际,村子像笼着绿纱的少女,羞羞答答的,天空又晴朗了。

   大雨沐浴后的群山村落清新光亮,几缕炊烟从村落上空袅袅升起。这是一幅水墨画啊,若是在夏天傍晚,则是“红霞保白几重衣”了。难怪明代地理学家徐霞客游经此地时,感叹地说:“南望下观之后,千峰耸翠。”“盖峰尽干羽之遗,石俱率舞之兽,游九嶷而不经此,几失真形矣。”是啊,到九嶷山不游下灌,不是真正游九嶷呀。

   乡村公路隐没在一片葱绿的稻田中,看不见,只有从车行飞扬的黄灰带才知无边的田野里有一条公路。沿着公路向北行不远,到达村前绿水荡漾的小河边,小河水缓缓向北流去。杨柳拂岸,水满鱼肥,成群的白鸭灰鹅在水中寻食,或把头深入水底,找寻螺虾,或追遂欢叫,引吭高歌,小河里充满了欢乐。对岸的小鸡,悠闲地寻找虫子,并不理会水中鸭鹅的嬉戏。这条小河水来自箫韶峰,徐霞客记载为箫韶溪,现被人们称作泠水。泠水河上架了三座桥,南边的是上个世纪80年代修的石拱桥,虽可通汽车,现已成为危桥。正对村中的一座石拱桥,是村子几千人乘车外出的通道,一天十几趟开往县城的班车,通过这座桥来往。村子北边是一座叫“广文桥”的风雨桥,桥墩青石块砌成,桥面用三层横木堆砌,两边齐腰高的木栏杆。桥上供人休息的木条凳,现仅剩几根横木。桥下的流水哗哗作响,村里的老人说这条河过去曾放过木排,九嶷山上的大树从这河放出到潇水、湘江直到长江。村里的人还说,以前广东人到湖南打工,做生意,可以在桥上休息睡觉,免去了伙铺费。最早有广文桥文字记载的是《李氏族谱》清道光二十七年写的一篇序,桥头有一块同治二年的石碑。民国二十年陈光保来下灌,烧了李氏宗祠、广文桥及村中的许多房屋,他们离去后,李姓人氏重修了广文桥和西街,现存广文桥民国二十年修建。这座桥是宁远连湖湘、中原通向广东官道的必经之桥,也是修建最早永州峤道上的通道。桥头东西两岸上的木屋铺面依然保存完好,似在诉说这里曾经有过的热闹。

   经桥上廊道往东的村中巷道行走,一条名叫沐水的小溪从村中穿流而出。溪水两岸的人家,随时可以从溪中取水,在狭窄处,有人把屋建上溪上,水从屋下流过。村中沐水发源于村南的赛鱼岩,一条四季水不干涸,总是有充沛的水量。穿村而过的沐水在村子北边与泠水汇合。过沐水桥边的村中闹市不远有一座状元楼,状元楼是为了纪念江南第一状元李郃修建的,李郃是下灌的一位祖先。状元楼几经修建,如今的楼光绪三年复修,20世纪七十年代村里人又修葺过一次。状元楼过去的一条东向巷道直穿村中,这是往蓝山、广东去的大道。沐水河的上游,一口叫“石腹甘泉”的水井,“石腹甘泉”四字在水中清晰可辨;井水甘甜可口,以前这口井的水可以供村里三分之二的人饮用。沿着井边的沐水河岸往南走,到了传说江南第一状元李郃洗砚的地方,一米见方的“洗砚溪”几个字刻在石上。一座简易小石拱桥在池的上方,村里人在溪中洗衣。池下方是一块整石条架铺成的石板桥,石板长5.300.50.75,不知先人是用什么方法把它抬来架在沐水溪上的。

   村子后面二里路远的东山脚下一条叫“东江”小河;这条小河发源于蓝山蓝屏龙村洞。下灌村二水环抱,一水穿村,三条小河在村北文星塔下汇合,“三水合而胜舟”,遂成泠水,流向宁远县城。下灌是一个开放性的小城,永州市唯一外围没有围墙的村子。《灌溪形势》文说下灌村:“灌溪系仙政乡之一隅,然人烟稠密,村市聚处约千余家,载诸县志户粮之册,则称为仙一里。其脉原发自两粤田峰石,起祖而来,行百余里至蓝山县境,始人宁远境,右夹黄花源,左夹大源,龙从中出迤里至许由村下,与九嶷坊之龙共祖,分宗而下灌其干也。又行至牛角,淌沐水所出之处,乃由石龙而下结土山,继由土山而穿田,始结成一村之局。观其后,则尖峰矗立蜂拥而来,其前则山势开展形如张榜,左则屏列者有路亭,所属之西岭;右则耸峙者有临江所建之文塔,仙政之水统会下灌而成灌溪。至若前后松林葱茏而蓊郁,虹落双彩跨河以长联,而龙回古刹镇塞下流,有山有水有田有庐,安斯土者,虽未能游且聘怀,而郎地行乐亦壮观也。”(下灌《李氏族谱》)古人把下灌村四周的美景,以八景概述,“灌水出清,文星耸翠,松林暮烟,榜山春雨,东山玉笋,西岭云屏,虹桥落日,古寺名蕉(凤尾翻风)”,其“灌水出清”是宁远有名的八景之一,也是永州著名的一景。

   村子中心处有一座气势恢宏的李氏宗祠,祠堂前是一百多平方米大坪,坪面用河卵石铺成,经过翻修的祠堂色彩鲜艳。最早的祠堂最早建于宋太宗至道三年,经过几次重大修建,最近一次修建是在民国二十年大火之后,祠堂的窗及门户的竖墙是欧式形式,整个祠堂占地2000平方米。进门的前殿是一个大戏台,台梁刻着“八仙”图,戏台仍可供今时的演出用。200平方米宽的大天井地面,用河卵石铺墁。中殿为一个大厅,大厅后才是神位殿堂,祭祀李郃及李氏祖先,这个祠堂可能是永州至今发现的占地最宽、建筑最宏伟的一个。

   村子南北相距二、三里,东西也有二里左右,整个村占地面积大约2平方公里。大小地名达37个,村内各种门楼24座,祠堂36个。人口众多,现已达2000余户,近9000人,分为四个行政村——下灌、状元楼、泠水、新屋里。李姓占96%,其他姓31个,刘姓较多100来人,一户一姓的有11家,这些姓氏人家都是解放前在这里帮工,土改后定居在村子里。据《李氏族谱》载:下灌的祖先是陕西临洮府狄道人,李道辨在南齐东昏侯永元元年,因九嶷山瑶民起义,他被封为荡寇将军,奉命提兵来九嶷山平徭。平定之后,见嶷峰秀丽,且为舜帝藏精之所,于是就卜定居于嶷山之麓,灌溪沐塘之地。唐朝江南第一状元李郃出生在沐塘。直到李氏二十一世孙李承旷二十九岁时,即宋至道三年才从沐塘沿西江下居于灌溪耦塘,建宅定居,后改名叫下灌。现在沐塘还居住着九户人家,距下灌南面三里地左右,同属于灌溪。至于为何要搬迁到下灌,村里有一传说:当时承旷公养了几只白鹅,其中有一对白鹅外出未归,寻找了几日没有找到,两年后这一对鹅带着几十只鹅从沐水下游归来。承旷公认为下游是兴旺发源地,因而定居到下灌,逐渐地下灌成了江南第一大村。自从下灌建村后经历了无数次的土匪烧掠和战火,元朝至元十年,下灌是36150多人,后因土匪烧杀,全族遭劫,当时因李德铭在外做官、三个外出谋职,李茂英因事外出幸免,全村在村内的人只有李仲铭获息逃脱。明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下灌只有50来人不足10户了。但徐霞客到下灌时已是“巨室鳞次,大聚落也”。清道光时下灌达到400户宁远县下灌村2000多人,解放前达900余户近4000余人,明清两朝是下灌李氏发展最快的时期。村子人口多又崇尚读书,在外供职的人也多,据谱载从始祖到民国,村子在外读书作官人达561人。最大官阶是一品将军,古将军8人,民国将军5人,太守御使9人,知府知吏6人,县令16人,10名进士,最有名气的是江南第一状元李郃。

   李郃,字子玄,号西贞,生于大唐宪宗元和三年七月十七日,殁于大唐咸通十四年二月初二,享年66岁,生子4人。唐文宗太和二年中正科状元,除授河南府参军,同试举子刘蕡因试中直言宦官干扰朝政而下第,李郃仗义执言,上书皇帝为其鸣不平,朝野称誉一时。太和五年(831年)除广西副使,七年(833年)任贺州刺史,因功赐绯鱼袋加龙虎将军。开成二年(837年)复升京秩通政司左司政,转升吏部侍郎。著有《骰子彩选格》3卷和《李贺州集》。现在村南沐水边的“洗砚池”,传说的是李郃以“沐水为墨池,以对山为笔架”勤学苦练的故事。《新唐书刘蒉传》中有李郃的记载,历代府县志中有他的诗文,现摘录其中几篇,有些仅存族谱中,第一次把它刊录于世。

   《早莺求友诗》

   伐木丁丁应鸟鸣,先春出谷试新声。呼邀好友赓熙化,唤取同心赋太平。烂漫琼枝弥宇宙,芬芳淑气满瑶京。山禽早解天晴霁,故向花间诵圣明。

   《及第绝句》

   人道崎岖上玉墀,我来如此正当时;

   殿前花发千千朵,惟我高攀第一枝。

   《钓鱼诗》二首

   其一:

   香饵先安顿,漫漫整丝纶;金鳌潜海底,挹取可调羡。

   其二:《当午欲归》

   石上堪游戏,何须登钓台;王孙日当午,不闻漂母来。

   《咏舜陵古杉》

   总负亿年质,高临千仞峰。贞心欺晚桂,经节掩寒松。

   任彼风飚折,挺外霜雪冲。茎凌霄汉表,根蟠龙窟中。

   仙客频栖舞,良工何渺逢。枝头连理翠,拥护圣神宫。

   《咏石林石鑑》

   麓林高接天,虎伏上栖烟。松低轻盖偃,藤细若钩悬。

   石明如挂镜,照物别媸妍。鹤鸶时弄影,何处觅神仙。

   《游九嶷黄庭观》

   灵峰标舜境,神府枕疑川。玉殿斜临汉,金堂迴架烟。

   断风疎晚竹,流水切寒弦。别有月帔上,空怀骑鹤仙。

   《过九嶷有怀》

   晚度疑山道,依然想重华。云飘上苑叶,雪映御沟花。

   行叹戍麾远,坐令衣带赊。(勤远略而忽,内忧唐之祸。)

   交河通绝窍,弱水浸流沙。旅思徒漂梗,归期未及会。

   两阶于羽绝,夜夜泣胡笳。

   《贺州思九嶷》

   我世家九嶷,山在宅之阳。林丛倚虚壁,峭拔绝坤方,卓植斗杓南,序列俨成行,烟岚缈相接,午影当中堂。去留如有期,览胜夸新妆。少怀不羁思,那能系空桑,对此疑山高,目眩几成兀。飘风微我荡,此兴颀然长。幸随长者车,身便神亦爽。讵仍手中杖,扶摇上翱翔。云开跻峦顶,万丈诚孤亢。俯目闲总群植,纤纤若毫芒,上与汗漫期,倒景撤罔浪。璇玑盘胸次,灿烂皆文章。清风时掀髯,世虑挥相忘。称手叩元阗,闾阖鸣食琅。九垓若可极,纵身托穹苍。四眺凭空忽,兴尽思弓藏,樊然下其肩,稽首来帝旁,有严淑多士,登造皆贤良,探怀护忠荩,吾亦倾吾囊。锋金芒避英锐,铝馋费挥张。胪传动天阍,亦将励名芳,维皇怒斯赫,投檄屏炎荒。帐望九峰云,毋远在沐塘。夜分缉馀绪,旦期俾衮裳,美人弗可见,此心中忙忙。朝我甑巅松,夕把流霞觞。何当解羁绁,量移慰凄怆。媸作芦敖游,愿为曼郎狂,长揖别临贺,策马指延唐。时携二三子,葺彼山阿房,觅觅亦其故,馀后奚所望。

   下灌村大多数人不讲土话,只有小部分新屋里的人讲土话。下灌三水从九嶷群山及岩洞流出,清凉洁净,出产特别。东江水含矿物质多,东江水中的鱼瘦而且不好吃,煮了后很硬,村里人叫瘦水鱼,不吃这条水里的鱼。下灌泠水沐水两条水边出产一种叫兰海的野菜(学名叫水韭),此属蕨类植物,水韭科,形状与韭菜相似,一年割几茬,不仔细看以为是韭菜,香味与韭菜同,叶却薄一些,叶子的绿颜色比韭菜淡一些,是翠绿色,艳丽有光亮,吃时感觉有点粗,村民用它酿成肉丸,或揉软后凉拌吃,是一种无任何污染的菜。这种植物只有由九嶷山下来的水边才出产,对水质的要求很高。必须长在水流动的溪边,水比较清凉,水不流动长不出来,水不凉、不干净也不行,它是纯天然洁净的植物,可以载种但主要是野生。《红楼梦》里的那棵绛珠小草是否与它有联系呢?下灌还有种比较特别的菜肴,叫水丸子。选纯猪瘦肉为原料,不能有一丝肥肉,而且是从刚杀的猪身上割下,不能用水洗,直接用刀背剁碎,一直剁成肉泥,再加一点水或蛋清朝一个方向搅拌成肉泥。先把汤烧开,用调羹或筷子夹肉泥成团,放在汤中,烧开,浮上来就成了水丸子。水丸子鲜嫩可口,不塞牙,刚吃水丸子,村里人不告诉你,一时分辨不出是什么做的。到下灌必须品味这两种特色菜,否则你不是真正知道下灌了。

   自从李氏始祖搬迁沐塘下灌建村,下灌村有1500多年历史了。时代久远,洗去铅尘,一个一个人物故事呈现面前,这些人物给后人留下了许多名胜古迹。

   距村东面四里远的地方有一岩洞叫读书岩,李邰在此岩洞读过书,宁远(新田)另一状元乐雷发也在此岩洞读过书。洞内宽敞明亮,两位状元坐过的石凳还在,你要想成为状元,到这岩洞里勤读三年,说不定就会考上状元了。

   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八月三十日,任弼时、肖克率红六军团从蓝山蓝屏至下灌,驻扎在下灌李耀世家里;李韫衍主部在宁远设封锁线,李云杰追过下灌,然后追至天堂圩,被红军打败。

   从村东沿东江水往蓝屏方向,离村四五里路叫青山尾的狭谷地带,高山矗立,岩崖迭障,这里是太平军最后的战场。咸丰九年(公元1858年)太平天国军石达开部下肖华率军在宁远攻城失败,肖华投河自尽。余部转战宁远,后被清军雷寿南、石烽章率军围在下灌的青山尾。太平军宁死不屈,跳崖至死3000人,被俘斩400人,唯有一个姓穆的女将带一男丁逃脱,后嫁在下灌。古战场依在,人们还能从悬崖上挖出白骨,找到铁枪、梭枪头之类的武器。青山永存,白色的悬崖峭壁,告诉人们这里曾经发生过激战。青山尾下的东江水依然日夜不停北去,青山已恢复了它的宁静萧穆。凭吊古战场,我们为太平军宁死不屈的精神赞叹,为中华民族前仆后继地追求国家安定、人民幸福精神感染。孔子二千多年前提出的“大同”世界成了华人不懈的追求。面对昔时的战士,肃穆的青山,感觉自己的渺小和惭愧,我们又能做些什么呢?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