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双牌县访尧村


分类:古村
地区:永州市

帝王赐福——访尧

  

   从双牌水库乘船,溯潇水而上,两岸青山连绵,潇水碧蓝,大约四十分钟,到达双牌县江村镇的访尧村;若是从江村乘船渡潇水过河,九分钟可到达。在船上你不仅可看到白云在青山涧袅绕,你还可看到有关舜帝传说的景点。访尧村后的高山属九嶷山峰余脉,叫末虞岭,也叫宝峰山。五座山峰顺势而下,直到潇水边,像骏马饮水,村人说这五座山是五马归槽,山峰之间的山谷底是山涧小溪,溪水沿山谷流到村后汇合成一条叫铁溪的溪流,铁溪水从村中穿出缓缓流入潇水。访尧村坐落在高耸的五峰中间的山峰下,翻过山峰就是宁远的地界。

   访尧村前的潇水因双牌水库已成平湖,水没淹时,这里是“泷口二十四滩”中最险一滩。潇水从九嶷山而来,冲破群山的阻挡,流出山外。人们传说,这一段河流是舜帝的两妃子南来找舜,她们从群山荆刺中跌跌撞撞踏过,辟成了这一带险滩众多的河床,眼泪成了河水。访尧村的对面山上,潇水河的西岸,有一大石突出似要伸入河中,人们叫它为仙人墩。传说舜帝打算在这里建一天桥,把两岸连起来,正在兴建时,突然鸡叫了,于是桥没有建成,只留下一座石墩。石墩的上方一岩洞,叫仙人岩。说是舜帝派来修桥的仙人居住在此,现在岩洞里还有石桌石凳等。

   访尧村对面,仙人墩下方的潇水河边原有一座象王庙,柳宗元在《道州毁鼻亭神记》说:“鼻亭神,象祠也”。传说象被贬来永州以前做了许多恶事,永州人却祭祀他,唐朝薛伯高做道州刺史时拆除了象鼻庙,但后来象鼻庙又建立起来了。明朝天启六年复修象王庙,道州知州李嵊慈在《重修象王庙序》曰:“有庳之有象祠也,奉祀久矣。”也许薛伯高并不知道象开始做了恶事,但是被舜贬来永州后,他改过自新,为永州人民做了许多好事,永州人并不因他以前有过恶行或有缺点不足记恨他,从这点足见潇湘人的侠义与宽容。这个象王庙从古一直到1960年水淹之前它都存在着,一直是永州人神圣向往祭祀的地方。象王庙处的位置是一个沙滩,沙滩中含有金矿,太阳照射下,沙滩闪闪发光,老人称之为金沙滩。虽然象王庙被淹,但高出的一部分沙滩还立在水中,水位低的时候,太阳光下的沙滩依然金光灿烂。象王庙下方的潇水段叫“濂涛湾”,因为潇水流经这里后,河床就像一把镰刀,这个水湾处也叫镰刀湾,后人们谐音为“濂涛湾”。在这水段有一个很大的滩,潇水冲刷石滩,白浪翻滚,船只经过这儿要格外小心,明《永州府志》载:“自江至庳亭,谓之入泷,至零陵界泷泊滩,谓之出泷。泷名二十有四。”流传在潇湘两岸的《潇湘水路歌》说:“撑排篙子九尺长,撑了小河过大江;小河大江撑完了,篙子滴水过饥荒。旱路难上黑神岭,水路难过枣木江;镰刀湾弯一字涧,火烧坝凼来等闲;石家瓮里靠左走,白底砖水朝天翻……”。象王庙的上方访尧村前的一个滩,叫瓦窑滩。象王庙建在两滩之间,人们到这里祭祀,不仅仅是对象的记念,更是一种祈祷,祈祷象保佑经过这里的船只平安,保佑人们性命安全,这也许是象王庙始终存在的原因吧,而不是柳宗元所说“楚俗肖鬼”了。民国期间,象王庙办成一所学校叫濂涛完小。庙四周古松、古樟环抱,遮天蔽日,象王庙是人们过险滩时心中的一块绿洲,是人们在困难时的一种期盼。元结在《欸乃曲其五》中说:“下泷船似入深渊,上泷船似欲升天”。如今险滩早已成了平湖,所有的传说都已留存在远古的记忆中了。

   访尧村原名叫瓦窑村。说这里曾是烧瓦的地方,故有此名。还有人说:远古时,尧帝南巡溯潇水上来后宿过这里,就叫“尧访”。后来象被贬这里,寻访尧帝的足迹,来到这里感受尧帝圣德,因此也叫“访尧”。访尧村沐浴着帝王之气,享受着帝王的赐福,访尧与中华先帝有着缕缕连线,尽管是一些传说,“尧天舜日远,怀抱若为舒”,帝王的仙气浸润这里的山水,滋润着人们的心田。

   从双牌江村乘船到访尧村前的码头上岸,在河堤的里面、村子前是两个潇水蓄洪潭,潭中养鱼那是再好不过的了,若你有兴趣可坐在潭上的屋里钓鱼。水中软风绵绵,山上树涛阵阵,若大的一个村落在峻峰与宽阔潇水环抱里是那么寂静,连鸡鸣狗叫似乎也听不到。村人说:水没淹之前,潇水岸边是一片古樟林,三个码头掩映在树下,后山古树参天,人们不从袅袅炊烟中看,就根本看不见村庄,村落与山水融在一起了。这也难怪1938年苏联援华飞机三架降在道州,其中一架却降在访尧滩。

   访尧村坐东朝西,村前潇水河,村后宝峰山,全村按城镇结构建造,“井”字布局,三纵两横巷道,最长的巷道从村后直到河边,近500,站在巷道后端可见村前的潇水。

   从巷道侧进入住宅,住宅一般三进。从横巷道进宅院是倒座(前殿),从纵巷道进宅院是天井、风火墙。一条小溪村中流过,把访尧村分为铁溪门楼和新屋门楼两个部分。村子东西两方是山和水为村的天然屏障,南北两端用围墙相围,全村是个封闭的小城。村里的牛圈厕所全部安置在村北围墙内,住房高大风火墙与之相隔离。木制的牛栏上下两层,上层粮仓,下层牛圈;与牛栏相对的是一个个厕所和放置农具之类的杂房。人们从屋前的走廊横穿过,到达屋外墙内的杂房处,这样村子内部非常干净整洁。

   走进巷道两旁的高宅大院,大院的天井里都会放置一个大水缸,村里叫太平缸,用于防火。水缸内径长134厘米,深50厘米,宽73厘米。天井与堂屋之间的过道边有石雕立座,用来放置脸盆、花钵之类。村子屋内木雕石雕很多,雕刻的大多是一些动物,少有花草一类,连石雕也都是一些动物,有窗棂雕刻的48个猴子栩栩如生。周氏宗祠正面外墙上嵌内凹三面石雕,五龙相戏,欲腾欲飞。这个石雕是村里想尽办法才保存下来。

   村里以石雕为主,屋内的地面用青砖墁成,屋子间的走廊、天井都是青石板,石磨、石墩、石雕成了村子的主要特色,村后有一个井,井边有五个正方形型的石刻洗衣盆;村内井边的石雕洗衣盆,有方形有圆形。圆形的直径78厘米,高24厘米;方形边长88厘米,高25厘米。村里所有的人都可以用井边的石盆洗衣或洗菜。在现代文明人眼里,几千人共用一个盆子是极不卫生的,可是我们的祖先就是这样生存下来几百年几千年,洗得锃亮的石盆是说明不卫生,还是说明村民的和谐与融洽呢?

   村子主要水井烟竹井位于村后中间部位,有三口连井,最上方是饮用井,第二口是洗物井,最下方是清洁井。水井用青石砌成,井四周的地面用青石板铺成,井边依次放置了五个石盆、五张石凳和洗衣用的青石板,这样方便了人们在井边洗物。烟竹井的水清凉味醇,远比矿泉水好喝。村子族谱上诗说:“烟竹井稀闻,味甘清芬。非惟孺子独能分,涤我烦襟消我渴,净我尘心。”喝一口清凉井水可以除你心中烦恼,坐在碧竹绿树下的井沿,会使你静下心来,被这美景幽静、清泉甘醇感染,你还有什么烦恼呢?若是取井水煮茶,那更会陶醉你的心情,“藻采自缤纷,燕掠香芹。”周围古石带苔文,夜半燃炉新试茗,的酌清吟。”

   烟竹井还与村里的一位进士有关。

   传说村内有一进士叫成名,家中世代为官,他虽然考取进士,因官场太黑暗了,他很是不快,不想去做官。父母却又望子成龙心切,他常常独自望潇水发呆,却又参不透其真谛。这时有一个叫童真的佛人来到他身边,说:“夫子何为如此伤悲,上善若水,有容乃深,有悟则明,心如此水便是。”并告知周成名说:“水性能动能静,能行能止,可圆可方,可进可退,变化万千而不失本真,点滴之中皆有机灵蓄意”,“我送你一口泉井,希能随缘而化吧”!周成名喝了童真大师点化的井水,烦恼马上消除了,凡心尽化,因而改名为萍,愿做一介草夫“心平如水”。当然这是一个传说。不过,即使是炎热的夏日,来到竹林掩映下的井边,喝一口甘味醇美的泉水,眼观泉井四周,那天蓝树绿、花红竹茂、水碧雾沉的美景,确实会使你心静如水。

   访尧村很美,古人描述说:“村烟罗列,丁甲蕃昌,文明之盛,缙笏之荣,固为州里所争羡。而山川之灵秀,田土之饶肥,栋宇之华,风俗之美,尤为遐迩所共推。”人们把村子的景致取为八景:白云早雪,瘦石擎天,石榴岩古,烟竹水清,尧滩晒网,石岭横屏,犀牛回澜,螺蛳脱魇。真是:

   “夜月当空挂银钩,晚风轻绕宝峰头,

   掬得潇水同声韵,仙影萧萧映村楼。

   谁说古韵去不返,遗风依旧满人间,

   可怜沟壑绿意生,一般鲜意表八千。

   白云早雪偶觅处,瘦石擎天照人寰,

   落笔最为尧滩古,层峦叠翠留华章。”

   村前的潇水千古恒流,清莹碧透;村后的山峰或是白云萦绕,或是红叶遍岭,或是冬雪粉掩,或是绿意浓郁。单是那绿一年四季在不停地变幻着,严冬苍靛的古松古樟与晶莹的白雪互为映衬,早春鹅黄绿,初夏碧绿,霜秋绿树与红叶黄花相织成美丽的画卷。领头羊挂着摇铃,领着一群白山羊穿行在斑斓的画卷中,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美呢?村里人把羊群放牧山中,牛群放入山上,早上赶入后山,任其牛羊自行觅食。领头牛羊上的摇铃,不时叮呤叮呤地从山林中传出,打破了山野村庄的寂静。黄昏落下,彩虹倒映水中,波光荡漾,夕阳把余光全洒落在村庄,洒在村后的山上,村子与群山披上了一层金色彩衣,是那样娇妖艳美。村里人只要一声口哨或是一声呼唤,牛群踩着不快不慢的节奏,随着牛铃的叮呤叮呤声,走出山林,回到村庄。羊群咩咩地欢叫着回到了羊圈。大地又复归了宁静,连夜虫的叫声也被山水间的静穆吞没了。

   访尧村历史久远,村子至今已有近500年历史了。村人全部姓周,现有312户,1244人。他们的祖先成材公,元末由广东韶州迁到江村,辟地鼎基。明嘉靖年间,其裔孙始居于访尧村。据本村康熙二十三年《周氏族谱》序说:“元末时,成材公由粤东迁营道,见江村壤接有庳,山水环共,遂居焉。”“因子孙众多,由江村分徙江东,聚族又数百户。”村内古宅中有一棵古老的铁树高4.3,围长90厘米。村人说:此树建村时栽种的,铁树见证了村子的发展历史。

   村里人遵守“耕读为本”的生活方式,村内有学堂私塾,有学田给教书先生做俸薪,村子上先后考取几位进士,有三品荣禄大夫,做云南广西直录州事。

   从访尧村坐游船到双牌,可游览双牌水库两岸的山青水色。水碧深,山绿青,天蓝云白,山色天云倒影在水中成了一幅水墨画。徐霞客春天逆流而上所见其景,“自入泷来,山势逼束,石滩悬亘,而北风利甚,卷翠激玉,宛转凌波,不觉其‘难咏旧句舡梭织,峰翠山轴卷溪绡。’若为此地设也。其处山鹃盛开,皆在水涯岩侧,不作蔓山布谷之观,而映碧流丹,老觉有异。”清朝同治年间,六十多岁的何绍基回道县游九嶷,买舟顺潇水下零陵,写了《泷河杂诗》三首,描绘顺流而下沿途所见的这一地带潇湘两岸的景色及愉快的心境。“片云遮断碧峻峻,何处飞来雨满衫?难得前人能好事,题名往往在悬岩。”“湘波一折万徘徊,天上闲云落酒杯。正苦前山无路出,翩然岩罅片帆来。”“养成痴懒是舟行,卧看春山一枕横。洗得耳根清净澈,前滩声接后滩声。”

  访尧村古民居位于双牌县江村镇访尧村,总占地面积2000多平方米,由20余栋古民居、一处祠堂组成。以清代建筑为主,保存基本完整,构筑精巧,布局得体,规划井然有序,古朴大方。房屋装饰精美,门柱、门槛、门墩及手磨、水缸、屏风等均用青石制成,雕龙刻凤,栩栩如生,门板、门窗、屋梁、屋椽等木制品,雕有花鸟虫鱼,描金绘彩,体现了较高的创意和雕刻手法,具有丰富的历史信息、深厚的文化内涵和较高的艺术价值。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