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桑植县苦竹寨镇


分类:古镇
地区:张家界市

   苦竹寨镇是一个颇具土家民俗与文化的山寨。它座落在张家界市桑植县苦竹河边,是九天洞赤溪河风景名胜区的重要组成部分。据《桑植县志》记载,苦竹寨镇,湘西北保存最为完整的古寨,元代已成为澧水上游著名的码头。

   “苦竹”是土家语“两面都高山”的意思,“苦竹寨镇”也就是“两面都是高山的集镇”。

   古镇优势

   苦竹寨镇有三个优势。

   一是地理优势。苦竹寨对岸,是西界北麓风水宝地“仙鹅抱蛋”和土司居地官坟山,与亚洲溶洞之冠“九天洞”和有“小天子山”之称的峰峦溪风景名胜地互为犄角之势。陆地交通便利。很早前,大庸到桑植有条古栈道,从大庸青安坪到利福塔苦竹寨。

   二是水运条件好。桑植城中著名河码头上,常有商贾驾排从澧水上游五道水等地出发,将桐油、木料、粮食、布匹等外运往大庸。经过一段艰辛行程,必落苦竹河码头歇脚。苦竹寨商贾起排将寨中特产搭运销售,从外地贩运山货回寨,在小镇上经营;加上澧水河水量充沛,来苦竹寨码头经商者络绎不绝。明清时代,为永顺、大庸、龙山、桑植一带的小路商埠口岸,商贾云集,舟排停泊河面,小镇生意兴隆,气势非凡。

   三是民风纯朴。苦竹寨镇上人,大多为土家族人。土家族人好客豪爽、憨厚纯朴,广交四方客人,来小镇上的人,一律被看作是高贵客人,让客人高高兴兴来,高高兴兴去。土家族待客习俗给远处来码头的人留下美好的印象。于是,苦竹寨码头成为著名的河码头。

   苦竹寨是一个古老得令人产生无限遐想的小镇。走在小镇石板街上,仿佛踩在历史的书页中,光滑滑的石板,被人类的足迹擦亮。一字摆开的老掉牙的木屋,板壁显黑色,那是无数个日子炊烟烤熏的结果。吊脚楼依然在街的两旁站立,像个世纪老人,弓腰拄杖,静静地看着游人来往不息。火炕被柴火烤烫,隔老远都能感受到滚滚的热气,竹制的梭筒上勾着上年岁的吊壶。石磨唱着沉甸甸的歌,那是镇上人在推“和渣”,碓码“嘭嘭”响,有节奏地把玉米舂成粉末,再蒸熟,用芭蕉叶包上,那是镇上口感好、香气足的土特产“苞谷粑粑”。

   7月,大批大批的青叶被抬进烤房,烤干取出打成捆,那是镇上有名的经济作物烤烟。年关,小镇上家家户户杀年猪,木屋挂满“熏腊肉”。收获的稻草在屋边打成垛,供牛寒冬腊月吃,又供游客来时作跳“茅古斯”的道具。

   苦竹寨中有座被吊脚楼环抱的关帝庙。每月的初一、十五,寨民都要到关庙香炉边祭拜,礼物是猪头肉,或糍粑水果。寨民把关羽看成是小镇繁华的保护神,祈祷关羽开恩赐福,保护商贾财源滚滚,平安健康。关帝庙旁是一个戏楼,戏楼专供土家族、白族、苗族民间艺人登台献艺,戏楼前有一平台,可供200多人观看。戏楼最热闹的时期为20世纪2040年代,那时湘西一带战乱不止,一些逃难的民间艺人来到有世外桃源之称的苦竹寨戏台落脚,一演就是几十场,不为赚钱,只为赚个吃喝,赚个快乐。小镇上人每天为艺人们供应吃住。小镇人家,为天下艺人们展示才华提供一个良好平台。据说,贺龙打下桑植城后,多次到这里的戏台下看戏,贺龙潇洒豪爽,与各族演员拉家常,讲故事,给民间艺人留下美好记忆。

   “防火防盗、人人有责,水缸满水、灶前清洁”。苦竹河镇,每到傍晚便可以听到这样的喊寨声,伴随着响亮的铜锣声,提醒人们不要忘记防火。

   苦竹河镇有土家族、白族村民约1000人,有建筑物150栋,大多为砖木结构,易燃物品多而杂乱,稍不注意就会发生重大火灾。为做好防火工作,村民们采取家家户户轮流“喊寨”敲铜锣保安全的办法防火,这招还真灵,村里已连续10年没有发生过火灾和刑事案件。全县已有7成村寨推广了苦竹河这种“喊寨”敲铜锣的防火经验。

   堵剿土匪

   苦竹河镇内的缸钵洞,是中国最后一个土匪覃国卿藏身和被打死的地方。

   洞呈半圆形张着口,进洞向下倾斜,里面有一丈多深,七八米宽,形状酷似一个缸钵,大约这便是当地人称为缸钵洞的原因。

   1965324,在桑植等地隐藏了10多年的著名土匪覃国卿、田玉莲,就躲在这个洞内。覃国卿是大庸青安坪人。有一年,他到桑植上河溪一带活动,见到一位十六七岁的姑娘,长得如花似玉,两条长辫子拖到了屁股上,覃国卿即派手下人将她抢来,做了压寨夫人,这位女人就是田玉莲。入了虎穴,田玉莲也就死心塌地变成了惯匪。解放时,覃国卿、田玉莲东逃西窜,躲过了解放军的多次追捕,一直在山中隐藏了10多年。最后一次,覃国卿与田玉莲在打鱼湾被砍柴的社员余明六、余构梁等发现,覃国卿开枪打死了余构梁,这一下暴露了目标。当地社员很快向解放军报了案。设在青安坪的剿匪指挥部接到报告,立刻部署堵剿,当夜下令大庸、永顺、桑植3县部队民兵进行大包围,共有7000多人连夜围住了打鱼湾一带的大小山头,覃国卿、田玉莲乘黑夜曾3次突围,都被守卡部队和民兵击退。天亮时,覃国卿和田玉莲来到缸钵洞,被搜山的解放军和民兵发现,双方顿时展开了激战。冲锋中,解放军副指导员向南书中弹牺牲,另一民兵排长田其右受了重伤。这时,解放军战士谢茂双从岩槽中丢进一颗手榴弹,覃国卿抓住冒烟的手榴弹想甩出来,他刚抓到手,手榴弹就爆炸了。谢茂双再丢进一颗手榴弹,田玉莲用右手抓住,那冒烟的手榴弹又爆炸了,结果,覃国卿和田玉莲当场都被炸死。

   由于覃国卿、田玉莲在解放后隐藏的时间长达15年之久,所以两人成了中国大陆最后一股被消灭的土匪。一时间各媒体纷纷给予报道。

   古镇风光依旧

   苦竹寨是和凤凰一样的小镇子,有千年的码头,沧桑的封火墙,蜿蜒的石板街,依山傍水的吊脚楼……这里还是红军村,是红二方面军长征出发之地。

   入夜的时候,苦竹寨亮起了盏盏红灯,这是村里的一个传统。当年红军夜行军过苦竹寨的时候,村里有个老婆婆怕红军黑夜走路难,便在家门口悬起了一盏红灯,其他村民争相效仿,苦竹寨成了一个灯的世界。这段军民鱼水情被写成了歌,传唱到现在,这就是《门前挂盏灯》。天平山是湘鄂边界的一座原始森林。当年贺龙赶骡子贩盐,率部打游击,就经常出没在这深山老林里。

   悠悠苦竹河,悠悠苦竹寨。经过岁月的洗礼,如今的苦竹寨,风光依旧。随着张家界旅游资源的开发,古寨成为西线上著名的风景点。每天来古寨的游客一批又一批。小寨上人家,积极从事旅游服务为主的第三产业,古镇被重新规划和建设,关帝庙被改为“丹心阁”,小寨人酿酒,煮鱼,烤粑,当导游,当现代有文化有品位的农民。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