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石门县壶瓶山镇


分类:古镇
地区:常德市

   “一十九峰青不断,连珠列戟石门山”。石门地处湘西北,壶瓶山在石门县的西北部,与鄂西南的鹤峰、五峰交界,是鹤峰、五峰、松滋、宜都、石门五县诸山之祖,主峰海拔为2098.9,为湖南第一高峰,被称为“湖南屋脊”。从壶瓶山腹地发源的土家母亲河渫水,蜿蜒165公里注入澧水。壶瓶山镇,是壶瓶山的“大门”,始建于明洪武年间,是湘北沟通鄂西的交通枢纽,自古有“控引鄂黔,接纳三湘”的重要地位。

   古镇泥沙

   过黄虎港,就望见莽莽群山围着一块平地,平地中有一山峰拔地而起,矗立云端,形如笔尖。那就是泥沙镇有名的文峰山。文峰之南,隔渫水可见层层叠叠的青砖瓦房,这就是有名的泥沙古镇,即现在的壶瓶山镇。

   文峰山原名笔架山,李白流放夜郎,途经壶瓶山,见这里高峡古洞,奇峰老泉,勾留多日,留下了“壶瓶飞瀑布,洞口落桃花”的千古佳句。

   早在明代田土王时代,泥沙就是湘西北重镇。田土王是鹤峰人,做茶生意,皇帝喝了他的茶,觉得馨香四溢。田土王又给皇帝10斤泥沙茶。皇帝一高兴,封赏了田土王。田土王就建起了他的土司王国容美土司,在泥沙建行宫别墅做起了土皇帝。清康熙年间,那个为《桃花扇》写序的国子监官员顾彩,于康熙四十三年农历二月初四,应容美土司田舜年之邀,一行8人从枝江山行入松滋,再经石门太平街苦竹坪,十日到泥沙别墅。

   当时田土王正建“天成楼”,顾彩赶到那里,规模宏大的天成楼还只“草创过半。”田土王设宴奏乐唱戏,兴之所至,田土王请顾彩题写堂联:“平地涌青莲,万点峰峦皆下视;中天辉画栋,百年堂构此新成。”

   天成楼前“广场可一亩,花竹皆新栽,南环大溪,下通水南渡。溯滩而上,溪南列岫如屏,茂林修竹,宛如兰亭间也”。顾彩称这里是“餐露采芝者所居,避秦择而处焉”的世外桃源。他对泥沙土家风情描述道:“岩居幽事乐无穷,葛蕨为粮腹亦充。虎不伤人堪作友,猿能解语代呼童。远锄灵药他山外,近构茅亭野涧中。更喜不闻征税吏,薄田微雨即年丰。”他看到这里百姓卖东西钱都不要,只要换一点食盐,感到有趣:“蕨饭馨香咂洒甜,小机当户织双缣。与人钱财都抛却,交易为求一撮盐。”

   卢次伦与宜红茶

   翻开中国茶史,记载的祁、宁、宜、川、闽、湖、越7种中国红茶名品中的“宜红”,曾出自泥沙古镇。1889年,广东客商卢次伦在此建成规模宏大的“泰和合”茶号,生产制作“宜红”茶。又在鄂西五峰、长阳、鹤峰设茶庄数十,置船百余艘,骡马千匹专司运输,并在津市、汉口设茶庄营销。1899年,“宜红”年产量达30万斤,畅销欧美,被欧洲人称为“绅士茶”,成为当时与安徽祁门生产的“祁红”媲美的中国两大红茶名品。

   可以设想,一个世纪前的泥沙小镇,如何沉醉在“宜红”的馥郁里;茶香弥漫,夜夜灯火,满载“宜红”的茶船纷纷往洞庭进发,而旱路运茶的马队在小镇的青石板上敲击着响亮的蹄音。20世纪的旧中国,列强蹂躏,山河破碎。卢次伦却在泥沙——这个湘鄂边陲的小镇上,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夹缝中,构筑着他的梦想。“宜红”——这片民族工业的嫩芽,居然在此地形成如此辉煌的景象,这不能不说是个奇迹。

   奇迹创造者卢次伦与孙中山先生同乡,同是广东翠亨村人。中山先生以辛亥革命的如椽史笔写下了他的梦想。卢次伦则梦想着他如何以民族经济的乳汁,强壮一个贫困积弱的东方民族。他选择了泥沙小镇作为试演梦想的舞台,他从安徽等地请来名师研习茶技,并遴选百名“精工”,精益求精,监工制茶,又与同学郑观应入洋人开办的工厂商行学习,“师夷长技”。终于使“宜红”迅速长成中国茶业中的一朵奇葩。《中国红茶》这样记载

   “宜红”外形条索细紧有金毫,色泽乌润,味醇厚鲜爽,汤色红亮。在汉口,卢次伦的“宜红”成为英法美俄多国争购的佳茗。20世纪初,“宜红”在汉口出口量达全国红茶出口的40%。

   泰和合茶号

   座落于湘鄂边陲的泥沙古镇,翠岭环抱,渫水回绕。面河一条青石板小街,檐瓦参差中,一道雕图镌花的青石大门默立,一般人或许不知道,这里即是曾经在中国茶叶发展史上创造过辉煌业绩的泰和合茶号。

   泰和合在1889年建成,规模宏大,功能齐备,在当时湘鄂两省堪称罕见。茶号面对渫水,大门用青石镌花,高达丈余。大门前,两株巨楠如篷如盖,拔地高举。茶号主楼前后三进,第一进为人事、经济两个管事办公地方;第二进为接待官员、客商的地方;中间一座望楼,83层,雕梁画栋,名“三泰楼”。取“天、地、人”之义。第一层称地层,其8面抱柱上雕8只飞狮;第二层为人层,绘八仙过海图画;第三层为天层,绘天泰八卦。第3进为卢次伦起居寓所。茶号主楼东侧是制作、储放茶叶的库房。库房外,隔着一条石板街,分别建有医务室、食堂、裱糊铺(制作茶叶包装)、百货行以及稍离不远的骡马房(常年养有上百匹骡马,以便茶叶旱运)。茶号主楼西侧建大片房屋,是专事分拣茶叶的地方,称“拣楼”。春季制茶繁忙季节,来自四面八方的“拣茶”男女,多达1000人,“拣茶”山歌不断,热闹非凡。泰和合茶号还建有一处船厂,专事打造运茶船只。

   泰和合制作的“宜红”主要销往英同。19世纪90年代,泰和合生产经营达鼎盛期,1899年,宜红茶产量达30万斤,从业人员达6000人。旱运骡马达千匹,水运繁忙时茶船多达200余只。

   泰和合的兴盛,为闭塞偏远的泥沙古镇带来了崭新的气象,使泥沙镇有湘北“小香港”之称。卢次伦利用宜红的兴盛,大兴义举;历时10年,开山凿石,铺成泥沙至津市,泥沙通往鹤峰、渔阳关等数百里青石板道路。疏通渫水200里险滩暗礁,将渫、澧沿岸300里渡口全部办成义渡。1898年百日大旱,卢伦次在“泰和合”茶号前高搭篷帐,为灾民发放豌豆、马铃薯、作物种籽。甚至将一双目失明孤老接到家中供养,侍若父老。卢次伦有一木器厂,打造运茶船只,他特意将木器厂辟出3间,为无力安葬老人的人家制作棺木,并在做成的棺木内放置铜钱,作为安葬费用。他还办戏班,日日义演,愉悦乡民,淳化风俗。每逢端午、中秋、春节,小镇上的人无论贫富长幼,他均要迎至茶号,设宴款待。腊月“送年”,凡居住小镇者,每户奉上“广结”(一种广东产蔗糖)一斤,桂元一包。正月初一拜年,他坐上轿子,将写有祝福字样的贺年片送至小镇每户人家,正月十五元宵,又将满街百姓接到家中吃“送年饭”……

   1916年,卢次伦70大寿,长沙、临澧、石门及湖北鹤峰等县县长亲送寿匾前来祝贺,临澧县的寿匾写的是“望仲湘鄂”,长沙县寿匾写的是“梅国流光”(汉代湖南有梅国之称)。

   在内忧外患的旧中国,泰和合居然能在中国茶叶发展史上创造如此辉煌的业绩,这不能不说是个奇迹。可叹的是,在帝国主义和国内封建势力压迫下,泰和合最终还是失败了。在汉口,英国商人对卢次伦运去的宜红茶故意压级压价,卢次伦只好将运去的茶叶在码头上点火焚烧。1916219,哥老会抢劫泥沙镇,威逼卢次伦交出当年澧州知府王子宾送给他作护厂用的枪支。同年619日,永顺土匪朱吉人带80人队伍,肩扛大刀,再次抢劫泰和合,纵火烧毁了茶号大部分房屋。同年,时任湖南省警察厅长的唐荣阳回泥沙镇(唐为泥沙坪东人),听说父亲将田卖给了卢次伦办戏班,假邀卢次伦吃饭,以枪威逼,迫使卢次伦退回了地契。1919年的一天,卢次伦怀着难以名状的痛苦离开了泥沙镇,离开了他曾寄托宏伟梦想的泰和合茶号。那天,小镇空巷,含泪送别卢次伦的人扶老携幼,绵延数里。

   蜿蜓骡马道

   骡马道,在古代是大路、官道的别称。

   穿越石门全县的骡马道,是茶商卢次伦花巨资铺成的,它从石门宜红茶原产地壶瓶山出发,像条青色飘带,扯过石门的大面山、所街、珠宝街、一碗水、冷风垭、渡水、缸银泡、十里长滩、皂角树、百步蹬、方顶山直入石门,再过临澧、澧县,在津市大码头与水路相接,蜿蜒350公里。

   珠宝街是高悬渫水左岸的河街,近2里路长。珠宝街后山有座鹅池古庙,庙前有一方池塘,骡马路从池塘中间穿过,将池塘一分为二,黄家和王家各一半。珠宝街是四乡八村货物汇集点,骡驮道就在街中穿过。

   骡马路上像珠宝街这样繁华的地方不多,沿途全是大山,一条独路崎岖盘旋山中。

   大兴场路建在渡水坪的半山腰,半山腰能辟出一条青石板街,全是骡马客的功劳。他们驮走了山里的药材桐油,驮来了常德津市的布匹盐巴。

   骡马路最险的是过缸银泡,这里是两座大山的缺口,要上18级石磴,河里船形深潭石壁上,有100个古字,有人曾用粗纸拓印,只认得4个字:阿弥陀佛,其他字漫漶无法辨认。这里时常有土匪出没,抢劫过往骡马客。

   骡马路最长的地方是十里长滩,青石板沿渫水河岸直铺过去,骡马队的铃当,叮当叮当响彻河谷。

   一百多年前,广东巨商卢次伦靠着这条骡马路,用1000匹骡马,把年产30万公斤的宜红茶运出去,直运到欧洲。也是循着这条骡马路,最后他背着行囊离开古镇,回到广东老家,皈依了佛门。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