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临湘市聂市镇


分类:古镇
地区:岳阳市

   长江三江口之南,京广铁路中段北侧,有个水连湘鄂、通达长江的黄盖湖。黄盖湖伸出一条触须般的聂市河,蜿蜒于湘北平原、临湘市境。就在黄盖湖之南,聂市河之尾,座落着一座千年古镇——临湘市聂市镇。

   长约2公里的聂市镇老街,如同一条巨形舟排停靠在聂市河边。故老相传,镇边山头上挺立的那棵千年古杉,就是这巨舟的桅杆。20世纪50年代,聂市镇古街曾一度名为“排形村”。

   聂市镇地处滨湖地区,气候湿润,雨量充沛,土地肥沃,盛产稻米、竹木,茶业尤为突出。古镇因茶而兴,因茶而荣。史籍明载,横贯欧亚大陆的茶马古道,此镇为江南起点。

   孙权赐名“接驾市”

   因了一场“赤壁大战”,湘鄂接壤的湘北平原,是三国人物频繁活动的地区,黄盖湖边的这座古镇,正是他们纵横捭阖,出将入相的舞台,具有浓郁的三国文化。

   三国时期,今日聂市连同黄盖湖、赤壁一带隶属东吴,是孙权的地盘。赤壁大战之前,孙权为保江东,曾派黄盖老将在今黄盖湖操练水军;赤壁大战中,东吴参战的水军就是由黄盖湖经今铁山嘴进入长江,到达乌林、赤壁一线与曹操作战的。深谋远虑、知人善任的孙权,在赤壁大战剑拔弩张之际,曾由陆逊的驻地陆城镇亲至今黄盖湖,考察黄盖操练水军,部署迫在眉睫的以曹操为一方、以孙权及其伙伴刘备为另一方的大决战。他途经今聂市到达黄盖湖时,驻于黄盖湖的东吴将领和当地官绅曾聚集此处热情接驾。赤壁大战结束后,凯旋的孙权,对黄盖论功行赏,将黄盖操练水军的那个大湖,赐名黄盖湖;对热情接待过他车驾的小镇则赐名“接驾市”。从此,“接驾市”就成了今聂市的最早名字。后来,“接驾市”谐音为“聂家市”,民国年间以来简称“聂市”。

   从历史地理来看,古镇离赤壁大战战场不到20公里,与东吴操练水军的黄盖湖,更是山水相连。孙权到黄盖湖视察水军,路过古镇作短暂勾留,是完全可能的。直到20世纪50年代,古镇周边还有6座奉祀孙权的“吴主庙”,常年祭祀,男女敬仰,可见孙权与古镇渊源之深。

   茶马古道的江南起点

   聂市镇茶业,源远流长。北宋《岳阳风土》记载:

   龙窖山在县东南,接鄂州崇阳县雷家洞、石门洞,山极深远。其间居民谓之鸟乡,语言侏漓,以耕畲为业,非市盐茶,不入城邑,亦无贡献。盖山瑶人也。

   龙窖山,晚清称药姑山,距聂市镇不到10公里,聂市镇周边山峦即其余脉。由此可知,远在瑶人入湘的远古时期,古镇一带已开始种茶和以茶易物。

  早在唐末五代,聂市输出的“湖茶”已名扬于世,并作贡茶随文成公主入藏而销往吐蕃。

   宋元明三代,官府实行“茶马政策”,以两湖茶与蒙古人进行茶马交流。《晋商万里古茶路》一书载:“两湖茶场,主要指湖北省的羊楼洞、蒲圻和湖南临湘县交界的羊楼司与聂家市一带。”

   清朝初年,北方“丝绸之路”开始衰落,出现横跨欧亚大陆的“中俄茶叶之路”。这条“茶叶之路”,南起江南(武夷山、湖北、湖南茶区),越长城,穿蒙古,至“卖城”恰克图交流,再由俄商转俄国及欧洲腹地,全程数万里。其时,中俄商人“彼以皮来,我以茶往”,交流十分活跃。

   聂市茶凭借聂市河运的便利,多用船载,由老街方志盛、方志昌、土地巷等十一个河码头下河,经黄盖湖入长江,再经汉水至樊城老河口上岸,改用大车陆运,万匹骆驼和车辆,逶迤五六千里,穿河南至山西大同,再北运至外蒙古,西路运至新疆乌鲁木齐等地。

   清咸丰初年以来,大量晋商携巨资到羊城司、聂家市开店办厂,积极贩运“两湖茶”,古镇迅速兴旺。同治元年,临湘茶叶贸易量上升至4382吨,有茶庄40余家,其中聂家市、白荆桥28家,羊楼司2家,云溪、横溪10家。清康熙年间,聂家市就有制作砖茶的茶行。

   民国二十一年(1932)湖南建设厅《建设月刊》载:“聂家市年产红茶3万箱,黑茶6万箱。”其时全县有茶园约20万亩。

   由此可以看出,聂家市、羊楼洞、羊楼司3地,系一个茶区,是中国砖茶的故乡。清康熙年间起,就开始压制砖茶。这种茶外形方整如砖,也叫青砖,大小规格多样。

   聂家市砖茶的盛名,中国近代名人容闳在《西学东渐记》中有所记载。他曾两次专程考察聂家市、羊楼洞的砖茶出产。

   咸丰九年(1859)三月十一日余等乘一小艇,俗名“无锡快”者,由沪出发,从事于产茶区域之调查。经汉口后,又赴聂家市,聂家市属长沙,亦产茶区域也。

   容闳第二次到聂家市的记载是:

   元月三十日离汉口,七月四日至聂家市及杨柳洞(羊楼洞),于此二处,勾留月余,于黑茶之制造及其装运出口之方法,知之甚悉。

   民国三十七年(1948)出版的《湖南经济》中《湖南之茶》一文,对临湘生产砖茶的历史和工艺,有详细记载:

   临湘位居湖南的顶端,与湖北的蒲圻、崇阳接壤,蒲圻的羊楼洞为中国制造砖茶最著名的地方。临湘因茶产丰富,供给便利,故亦为茶产要地,其质与安化茶媲美,汉口茶市称之曰“次级红茶”,产额以红茶为大宗。抗战以前大小茶厂林立,总数不下十余家,亦有利用机器以制造砖茶的。此项砖茶厂,初由俄人经营,因为俄人嗜红茶较各国为尤甚。临湘之茶最适合制造此种红茶,且以其地产量宏富,人工低廉,交通便利,因此俄人原在福州开厂制造红茶的,后均纷纷移设此地,临湘产茶区域分内山与外山,内山为药姑山、朱楼坡、鸡毛尖、壁山垅、源拓港、大小巷,茶质最佳,俗呼为东路茶。外山为天井山、万峰山、黄泥洞、胥山里、梧桐山等地,茶质较次,俗呼为西路茶。东西两路茶叶,以羊楼司、聂家市、云溪、横溪等地为加工制造运销集散之地,其中尤以羊楼司、聂家市两处出产丰富,最为有名。羊楼司居内山,聂家市处外山之边。临湘所产的茶叶分为三种:①青茶(亦有称绿茶的),②红茶,③黑茶(亦有称老茶的)。此三种以黑茶最著名,大都用以压制茶砖或篓茶,在国内外市场上颇负盛名。临湘青茶始於光绪二十四年,有汉邦茶商在羊楼司试办,因质厚味浓,销路畅旺,产量逐日益增,最盛时年产曾达一二十余万担。红茶计分米茶、毛红两种,开创於咸丰年间,首由广邦来临湘试办,旋本地商人亦知仿制,最盛时年产曾达20万担。后因青茶有市,红茶於以减数。黑茶又称老茶,始於同治年间,因为茶商以红茶仅用春季茶叶踹制,而茶树夏秀仍产茶叶,产量更多,即用以制成黑茶。黑茶分洒面、二面及里茶三种,洒面、二面为细茶,里茶为粗茶,混合而供压制砖茶。或亦用里茶制成篓茶。过去经营黑茶之茶厂林立,商权一向操诸山西人手中,砖茶於逊清光绪年间至民国四年为最发达时期,年产四十余万担。

   镇上茶庄多达20多家,年交易额多达30万银元。茶庄生意兴隆,门前悬挂金字招牌。茶市开秤,叫价呼码之声,不绝于耳。扛茶包的汉子,摩肩接踵,茶歌悠悠;摘茶拣茶的妇女,熙熙攘攘,欢歌笑语,盈街塞巷。

   因为茶叶贸易红火,富商巨贾的出现,带来了金融业的发达。

   早在光绪年间,聂市便有了同德元、方志盛两家私人钱庄。随后出现江家钱庄,发行私票,私票又叫本票。持私票可以到有关商店兑换银元铜元,随到随兑,恪守信用。同德元、方志盛的私票。不仅本地流通,长沙、益阳、岳阳及湖北洪湖、通城、崇阳等地,都可通行无阻。远道经商,不便携大量现金,钱庄的私票,提供极大方便。

   有人持有当时的中等商号胡同元私票一张,这张巴掌大的私票印制于民国三年,票面工艺十分精致,有五重图案。第一重(最外围)为一幅山水画,第二重粗看是黑色长方形框,仔细一看,是由疏密有致的46朵梅花点缀,54个万字宇宙龙符号排列组成;第三重是二十四孝图;第四重是楷体朱子家训;第五重才是商号、票号、面值。造得如此复杂精美,其用意当然是表示,小小私票代表商号的声誉,也是防止伪造。须知凭此票,就能到大城市钱庄取到银子。

   繁盛时的聂市,曾有11家大商号印制私票。

   镇上的大商号方志盛、同德元出的私票,比这枚钱票更精美复杂。

   抗战时期,聂市沦陷7年,街屋被焚,茶业大衰。抗战胜利后,镇上仍有茶行千多家,茶商60多家,殷实之户比比皆是。土改时,从财主家挖到的底财(金银窖藏),装了10多担皮箩。

   直到1984年,聂市镇兴办起青砖茶厂,恢复传统商品生产。以老辈有“永巨”字样的老模具制出了第一批茶砖“好湘茶”。永巨茶厂现在年生产能力达4000余吨,畅销我国西北及蒙古、俄罗斯各地。

   民间建筑风光千年

   据方志和族谱记载,从宋代起,聂市小镇就崭露头角。镇上张尚阳被选为驸马,曾协助范仲淹主持西北防务,并推行过“庆历新政”。自张氏起,古镇人文蔚起。至清代,有“五里三牌坊,两里三进士,隔河两驸马”之说。至民国年间,已具都市气派,为湘北一大繁华市镇。

   因为茶业发达,经济活跃,居民大兴土木,楼台亭阁、寺庙庵堂栉比而起,逐渐形成了铺面相对集中,生意红火的古街市。至今古街格局清晰,古巷、豪宅大户,仍可见昔日风采。镇街宽5,原都平铺蒲圻石(一种质地细密的青石)。石下有下水道,依河而建,河岸青石护坡。民居多为三进或两进、七下两层砖石木构楼房。下层前店后宅,铺面设有柜台;中进后进有客厅、厢房、库房,每进均有石砌天井相隔。二层多为跑马楼,天井边有木栏或美人靠。有的厢房库房屋顶装有亮斗,可以为下层采光。铺面都以铺板为门,傍晚闭市,一块块按编号装上;早晨开市,一块块取下按号存放。其他面均为封火墙,以青砖石料砌成,如有火警,不被殃及。

   有的大门以青石雕凿,石门框饰以蝙蝠、对联,门板用五六寸厚木方料,有的板面固以铁皮铆钉。有一家门楣之上,以砖雕砌以单开牌楼,至今仍巍峨壮观,气势不凡。

   民居一栋占地约两亩,富商大户占地多达十多亩,有房数十间,一色水磨青砖铺地,天晴不晒太阳,下雨不湿鞋袜。后院有花园,甚至有箭楼、马房、八角亭、绣楼。至今一家的绣楼仍完整存在,后窗窄小,意在防止春光泄露。

   富商“同德元”的住宅门楼并不张扬,石门框如普通农家住宅,然厅内气势恢弘,具有浓郁的传统耕读文化气息。堂屋中,四根合抱大河杉立柱,高近20,分立四方。梁柱窗棂均饰以精美雕刻,每组雕刻,都是一组戏剧故事,人物花卉,各放异彩。

   这座巨宅建成于清光绪年间,落成之日,“湖南才子”吴獬题联庆贺:

   能光显,成四时,擎八柱,家声弹压,闾阎宽扑地;

   要恢张,联万国,达九洲,商业飞腾,楼阁起连云。

   此屋的建造者姚宝善(人称姚老宝),是汀泗桥的一个农民,挑一担箩筐到聂市做小生意,油盐酱醋,样样都做。后与晋商合作,凭自己勤俭诚实,办起茶庄“同德元”,十多年时间迅速发家,聂市设有多家茶庄、铺面,汉口买下一条小街,在老家汀泗桥置租田200担,一直为聂市首富。

   姚老宝花去几十万银子,五六年的光阴(建房时,五六年时间木匠、泥匠不出门),加上自己的呕心沥血和无名工匠的艺术才华,建成了这座罕见的豪宅巨屋。期待子孙耕读为本,兼以商业,发家致富,光宗耀祖。

   明清时,聂市有“八景”:金竹晴岚、高桥烟雨、双洲明月、陡石清泉、康公古渡、九如斜阳、茶歌晓唱、渔舟夜游,可见当时的美丽风光。

   “九如斜阳”是指镇北聂市河上的九如大桥。桥建于清康熙十八年,为五搭石桥。民国十七年,镇上开明绅士捐款1万银元,修成铁桥,并置桥田、桥屋,以收租维修铁桥。全镇石板路,也是商会主持,富户捐修。

   聂市的茶乡风光、富庶繁荣,也引来外国人的青睐。容闳就受英商的派遣,前来考察茶区,在此“勾留月余”。

   1909年,西班牙传教十在镇的下街建有天主堂,占地7亩左右。其门楼壮观巍峨,门顶悬十字架,十字架下有汉字直书“天主堂”匾,匾额四周有以中国传统图案雕塑的装饰,可谓中外文化合璧。

   民国初年,有德国人爱镇边金竹山的幽异风光,建有避暑别墅。

   美国复初会在新街口建有“福音堂”,占地十多亩。解放后为聂市小学校址。

   聂市有丰厚的地域文化,有的甚至为本地所独有,以后影响到湘北和整个湖南。

   聂市镇地处茶乡,镇上居民多为茶商、茶工和拣茶女,每日为制茶、卖茶而忙碌。正是“此邦儿女无多事,强半生涯是拣茶”。在浓郁的茶文化氛围中,茶诗、茶歌、茶联特别普及,到处茶歌悠悠,“是谁新制拣茶曲,比较艳词更好听”,形成独特的文学现象。

   年节文化也极为活跃丰富。端午节必划龙船。以中街牌坊为界,上街下街两邦龙船比赛,聂市河两岸人山人海,在锣鼓声欢呼声中,从新街划到九如铁桥夺标,胜者有彩金彩礼。

   春节玩龙灯、耍狮子、抬故事,半月不息。

   节日喜庆活动多,便产生了独特的吹打乐《十样锦》。这是清代早期由江西、汉口茶商、茶工传进并改造而成的吹打乐,由10种民间打击乐器组成,由《进城》、《白牡丹》、《瓜子仁》3种曲牌组合,节奏热烈活泼,优美动听。

   《十样锦》一直为聂市镇独有,直到解放后,才在湘北地区流传开来。

   同德元的这座雕花漆盒般的古屋缺乏保护,现已是风雨飘摇中的一座破屋。年久失修,堂屋早已漏雨,因屋架太高,如今的瓦匠没有一个敢上屋去修理,也没有经费修理。如此下去,年长月久,此屋必不存在。

   20085月,山西大学和山西电视台组成的《万里茶路》摄制人员感叹说,他们从武夷山一路走来,这栋楼房或许在湖南境内不是保存得最好的,但绝对是艺术价值最高、文化底蕴最厚重的老房子。

   20世纪80年代拍摄的电影《巴陵窃贼》、《宁乡四老》,都是在聂市拍外景。1020年过去,许多老屋、老庙被拆去,代之而起的是一座座贴了白瓷砖的两层“火柴盒”。

   一栋古老建筑的消失,就意味着乡村文明的断裂,意味着后人失去了对先人创业艰辛的记忆。

   拯救乡镇文明,留住那些让后人真实体验历史的老建筑,已是刻不容缓的事情。

   2008年聂市镇颁布《聂市镇人民政府关于保护聂市古街的通告》。

   《通告》称:

   聂市古街(鄢家桥至下街天主堂)储存着丰富的文化和历史信息,是一代又一代聂市人用砖瓦和心血堆砌起来的立体沧桑史,是聂市人民的宝贵财富。目前,尽管古街损毁严重,但街道形制仍然清晰可辨,并有古老住宅、店铺、教堂基本完好,是湘北地区难以见到的古镇古街。为保护聂市古街,造福子孙后代,现就有关事项通知如下……

   期盼《通告》为保护拯救乡镇文明带来福音。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