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浏阳市普迹镇


分类:古镇
地区:长沙市

   普迹镇位于浏阳市西部,境内原有万寿宫,庙内祀“灵威普济之神”许逊,故名普济市,后因谐音演变为普迹市。集镇距浏阳市区35公里,距省会长沙60公里,距株洲市区40公里,醴陵市区40公里。东邻枨冲,西接官桥,南界醴陵官庄、长潭,北连镇头、葛家镇。全镇总面积178.6平方公里,总人口4.2万人。

   普迹有着悠久的历史,楚大夫魏熹在此结茅为观的记载和金鸡村出土的战国陶器,将普迹的历史上溯到2300年前。普迹“八月会”名闻遐迩,历史上曾名噪南七省、北五省,盛时一度成为中南地区重要的商品集散地。普迹文化底蕴深厚,花鼓戏、皮影戏、舞狮、竹马灯、蚌壳灯等丰富了群众的文化生活。

   普迹全镇东西宽25公里,南北长约30公里,总面积计178.6平方公里,地势东高西低,著名的浏阳河从东向西穿越本镇辖区;官庄水库浏阳主干渠自南向北穿越本镇;黄茅尖、白茅尖、乌峰尖耸立在本镇的东南端,气势雄伟。

   普迹镇现有初级中学四所,其中普迹初级中学被列为长沙市窗口学校,教学、实验、住宿、生活设施均属一流,还建有一座标准室内操场,1998年全镇“普九”验收顺利通过。

   清末年间兴建的金江书院古樟参天,环境幽稚。这里培养出了一代代仁人志士。党和国家领导人宋任穷同志曾在此就读,革命志士陈章甫、林贤章等一大批热血男儿也曾在该校学习。

   浏阳河穿越普迹,九曲回肠,汇入湘江。由于长年泥沙积淤,在普迹地区形成三洲,即蒜洲、青年洲、夹洲三个岛,岛上土地肥沃,林茂草肥,每岛均占地几平方公里。春日,岛上鸟语花香,万紫千红,流水环岛而过,一派诗情画意。特别是夹洲,靠近普迹集镇,风景秀丽。久负盛名的浏阳西部“三尖”(白茅尖、黄茅尖、乌峰尖)就座落在普迹的东南端。三尖均在海拔200多米高度,从南端的白茅尖至东端的乌峰尖,山地连绵起伏,气势磅礴,山间溪水从高而下,溅玉飞花,似有古乐不绝于耳。

   普迹市最负盛名的习俗当数“八月会”。浏阳历来有赶集逢墟的习惯,尤以西区盛行。一般选择逢五逢十的日子进行,每月三会或六会。还有规模盛大的年墟,即闻名遐迩的八大村墟。每逢这些日子,方圆几十里的农民,以至外省外县的商人,将农副产品或工业产品,车运肩挑到场上来进行交换。这是促进物资交流的一种好形式。

   普迹“八月会”约始于明代万历年间,距令已有三百多年的历史。

   普迹位于浏阳西南边境,居浏阳河“上八埠”之尾,“下八埠”之首,水陆交通方便,历为浏阳西部物资的最大集散地。明末清初,庙会风行,这个方圆不到一华里的小镇,就建有庙宇9所。规模最大、香火最盛的是万寿宫。前殿塑有称为“灵威普济之神”许逊的金像,故该庙又称许真君庙。历代相沿,叫古历八月十三日为许真君寿诞,届时演戏酬神五天,成千上万群众和小商小贩齐来赶会。久而久之,便形成了一年一度以集市贸易为主的“八月会”了。

   八月会以犬只交易为主,故又名“狗会”。狗分猎狗、菜狗两种。猎狗以湘潭昭山的狮毛狗和广西的夹耳狗(即西犬)品质最佳。最好的高达80块光洋一只,买主多为本县和江西铜鼓、万载、宜春等地的山区猎户。后来发展到以牛换狗,一般要用二三头仔牛才能换到中上等猎狗一只。菜狗的价钱则便宜得多,买主多为本地群众,一买就是两三只。一般每届会期成交都在8000只以上,最多的一年超过了万头。

   据有关资料记载,清初,又增加了骡马和毛驴的交易,骡为贵州山区特产,许多农户以养骡为业,除用作运输工具外,多有出售。因此,他们往往把多余的骡运载山货到贵州镇远(靠近湖南省),再赶到普迹来卖,每届成交约二三百匹。毛驴来自河南泽河、周口、驻马店等地,以周口的毛驴最大最好,原因是当地习俗不吃驴肉,而浏阳和江西的一些农民,则喜用驴皮熬胶,作为健身补品。故一些商贩多到产地大量收购毛驴,运到普迹出售,一般当地每头只值一串多钱,转手出售可得十多块光洋(当时一块光洋等于一串二百钱),于是做毛驴生意的越来越多。到民国初年,每届上市的毛驴竟达4000多头。

   稍后又增加了耕牛的交易,水牛多数来自湘潭易俗河一带,黄牛大都来自江西万载、修水、宜春县,又以仔畜最多,清末民初每次庙会成交额都在千头以上。

   随着牲畜交易的日益发展,县内的土纸、夏布、鞭炮和竹木制品,以及醴陵的瓷器、益阳的凉席等源源拥入圩市。夏布是浏阳的四大名产之一,在市场上最为畅销。当时,远自汉口,近至长沙,来普迹经营夏布的行庄多达三四十家。1914年至1924年,每届圩期,每天都能收夏布4000多匹。多数运浏阳县城加漂后,再运往外地城市经销。

   “八月会”的正期是古历初十至十五,但在七月下旬至八月初,各地商人就赶着骡、马、驴、狗来到这里,选定经营场地。当地居民,也纷纷搭棚出租,收入甚丰。当时流行这样一句话“普迹市人不作田,八月会上吃一年”。可见一次圩场给居民带来的实惠多多。圩场高峰期间,普迹街上,上自黎家茶号、六合堂、李子湾,下至上市街口的桥亭两旁,都是驴商的聚集地。骡、马商栈都设在下市牧马冲一带,蔡家塘岸下的煤灰堆、三亩丘、樟树下的一大片土地则为狗的交易市场。狗市繁盛的时候,远至十多里的官桥一带也成了狗商寄居地。因此,圩场高峰时期,不管白天黑夜,只听得到处驴嘶马叫,犬吠人喧,热闹非凡。夏布商人多集中于下市,瓷器和各类手工业产品以及长沙来的当铺、钱庄、行栈都设在上市。

   在圩场上,各类牲畜多由“经纪”从中撮合成交。每届会期,由当地数十人组成“经纪”队伍,终日穿梭于买主卖主之间。交易简单有趣,毋须摇唇鼓舌,“经纪”以双手置于背后,凭着手势,先请买主开价,再征求卖主意见,经三四个回合,即可定局。成交后,由买主付给“经纪”一定数量的佣金。

   开圩期间,盛况空前。大批骡马云集于龙王庙下首,在占田四五亩的跑马场四周,举行传统的跑马比赛。由圩会组织者担任裁判。比赛结束,被公认的首匹骏马,由主持人在马头上系上红绸布绣球,然后,鸣锣放铳,打马游街,此时全市雀跃欢腾。

   万人集会,时间也长,肯定是鱼龙混杂,扒手众多,赌风特盛。圩前,流入的扒手帮头即到此落户,在门口挂一只竹烟筒作为统领标记。扒手按照帮规,用一条印花手巾缠在头上。川子会大爷,则沿街摆设赌场,呼朋引伴,叫个不停。许多客商往往受骗上当或被扒得精光,弄得狼狈不堪。清代士人曾有诗云:“五日为期货万担,中秋普迹竟喧扬,卖牛兑马兼孤注,赚得空囊赶会场。”

   到清期末年,“八月会”又发展到“冬至会”,以古历十月初一至初五为圩期,实际上是“八月会”的继续,交易项目仍以牲畜为主,规模和交易额则次于“八月会”。

   普迹“八月会”经历了近3个世纪,直到1937年日寇侵华,交通阻塞,商旅不行,才被迫中断。解放后,社会趋于安宁,市场稳定,1952年圩期,各地客商又应时而来,交易额近40亿元(旧币),但盛况不复从前。1962年,在当地供销社的倡导下,重振圩期,外省慕名而来的商业单位达33个,8天时间,盛况空前。文化大革命的十年,圩场再度冷落。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圩场重新开放,当年市集成交额达80多万元。以后,一年两次的圩期,已不能适应新形势发展的需要,为此组织了每月逢一的圩期,取代原来的“八月会”和“冬至会”。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