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古镇收费“围城”

刘君 付禹 王雅菡


  “五一”旅游旺季尚未到来之时,凤凰古城却因为“一票制”收费风波而意外走红。商户、旅行者的反对与当地政府和运营方对收费的坚持形成鲜明对比,也引发了人们对于古镇保护的广泛讨论。严重依赖旅游业的古镇们,怎样求得发展与保护的均衡?政府、运营方、商家、游客各方又应分别扮演怎样的角色?

  凤凰收费各方博弈

  410日起,沈从文故乡、有“中国最美丽小城”之誉的凤凰古城开始实行“一票制”,原来免费的湖南凤凰古城景区和南华山神凤景区合二为一,向游客收取148元门票。对于收费的举动,凤凰县旅游局的解释是,整合和规范管理后,游客花相同或者更少的钱,会得到更多、更优质的旅游体验。

  不过首先表达不满的却是凤凰本地的商户。411日,大批凤凰商户和当地居民因不满“一票制”政策关门歇业,同时聚集在古城北门码头附近,表达不满。凤凰相关部门将其定义为部分无证景点和拉客人员情绪的宣泄,是一起扰乱景区秩序的治安案件,已依法处置。凤凰古城景区管理服务有限公司负责人周建良表示,对于政府推出的“一票制”,公司会毫不犹豫地执行下去。

  而商户们对“一票制”不满的理由是:收取门票后他们的收入受到了明显影响。数据显示,自从凤凰古城宣布实行“一票制”以后,七天内以“凤凰”作为关键词的搜索指数环比下降 20.3%,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 34.8%。收取门票后一周内凤凰客栈的预订量与 3月平均相比,下降了50%,同时客栈的预订出现了城内冷城外热的情况,原本游客都爱住古城内的特色客栈,但是由于148 元的套票,把游客都赶往了城外的客栈。

  凤凰古城的一位客栈老板对《新领军者》表示,古城里游客少,店铺基本上没什么买卖,营业额下降了百分之七十。“之前很多订房的客人,知道收费之后,大部分都退单了,很多客人都说收费就不来了,我们也没办法,只能给客人退款。”上述客栈老板表示。

  凤凰当地政府称,三个难以解决的问题是收费的主要原因:一是景区景点无序开发;二是古城核心景区缺乏管控;三是凤凰古城保护压力增大,大量零负团费团队涌入凤凰,在管理成本剧增的同时凤凰古城不堪重负。而对于凤凰当地旅游从业者们的损失,凤凰给出的解决办法是,统一成立农家船公司,由政府与船主们分别入股,最终收益由政府担保。同时凤凰政府极力给商户们吃“定心丸”。凤凰官方对商家们表示,短期内古城游客会减少,但到 7月将进入高峰平稳期,全年总量会稳定增长,当地政府表示收费前 4天,卖门票收入突破 227 万元,预计 2013 年实现旅游人次增长 10% 以上,达到 760 万人次。凤凰县政府还展现出雄心勃勃的计划,2013-2015 ,财政主导性投资将突破 30 亿元,全力推进新型旅游城市建设。

  对于政府的美好愿景,似乎多数凤凰本地人并不买账。“政府在决定收费之前没有跟我们商量过,古城里成百个摆地摊的当地人,他们靠地摊养家糊口,自从收费后,散客少了,摆地摊的一天最多卖18 元,怎么生活?如果说非要收费,收个三四十元的古城维护费,是可以接受的,但是一下子收那么多,假如游客一家五六口出来旅游,光门票就将近一千元,还吃还住店还买东西么?我们觉得接受不了。”一位凤凰当地人对《新领军者》表示。

  在凤凰的争议声中,叶文智和凤凰古城文化旅游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走到了前台。资料显示,早在 20011014,以叶文智为总经理的黄龙洞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和凤凰县政府签订协议,以 8.33 亿元的价格,成功获得凤凰古城、南方长城等 8 大景点的 50年经营权。此后成立凤凰古城文化旅游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凤凰县政府以土地入股 49%,叶文智方面占股 51%。叶文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次收费最大的变化就是由点演化到城,因为凤凰古城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城的概念,只是当时这个城没有边际线。“为了这个旅游产品建设,公司每年投入 1.7 亿元,还不包括政府的投入。我们错就错在一开始没这样做 (收费),现在反而难办了。”叶文智说。

  对于凤凰古镇的收费,不少专家表示了质疑。“凤凰在景区之前,首先是一个古镇,是当地人世代生活的区域,并不同于其他没有居民居住的景区。居住型景区收费与否应该和当地住民协商,收费是否合理,应该怎样收,应该有协商机制,不能说政府说了就算。”南开大学旅游与服务学院副教授王庆娟对《新领军者》表示。

  古镇经营多种模式并存其实凤凰古城收费风波,只是近年来古镇收费中的一个例子。此前也发生过周庄 2004 年将门票由 40 元突然涨到100 元时一度引发百家旅行社“封杀”的事件、丽江古城从严查验 80 元的古城维护费而引发争议的事件等。《新领军者》经过对国内知名古镇的盘点后发现,其经营方式大约可分为三类:政府主导型,包括丽江、徽州、大理、周庄等;政企合作型,包括南浔、阆中、西塘、凤凰等;政府授权型,包括乌镇、平遥等。各个古镇均成立了旅游管理公司作为运营方,而经营方式的不同在于该公司的股权结构。这些古镇中,除云南大理古城不收取费用外,其他的古城均会以古城维护费、景点门票套票等方式进行收费,目前古城中只有徽州古城与凤凰古城实行“一票制”收费。

  这些费用大多会用于古城的建设与维护。如政府主导型的丽江古城,2002 年成立丽江市古城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与丽江古城保护管理局一套人马两块牌子。该企业为丽江市政府所属国有独资企业,2007 年丽江古城的古城维护费由 40 元涨到 80 元时,虽然各方反应不一,但大多数接受采访的当地纳西族群众均赞同政府提高维护费的措施,并表示尽管旅游接待会受到一些损失,但从长远角度看,这对古城保护是一件好事。媒体报道显示,一些旅游者会有抵触,但了解到古城维护费将用于修缮古城设施、改善古城环境后也表示支持。丽江古城保护管理局也将古城维护费的用途透明化。据了解,丽江古城的维护费,40% 作为贷款还款准备金,30% 50% 划拨给古城区政府,作为古城区古城环境整治及治理的专项资金。丽江古城保护管理局从 2003 年至今,已修复299户、236 个院落的传统民居。

  而同样实行“一票制”的徽州古城,是将歙县城内12 个景点整合成为徽州古城景区,并按照“统一品牌、统一经营、统一价格、统一销售”的原则经营收费,“一票制”的价格为100 元。徽州古城管委会工作人员对《新领军者》表示,徽州古城最近的建设目标是成为 5A 级景区,主要收入还是依靠景点的门票,政府拨款占少数,经济收入基本都用于古城的维护与新设施的建设。“徽州古城实行‘一票制’的时候并未对客流量有较大的影响,徽州古城的‘一票制’整合后接待人次增加 3 倍,收入增加 6 倍。因为该‘一票制’是将徽州古城的主要景点圈起来并实行通票制度。收取费用主要用于景点建设为主,周边的古城设施、商家建设为辅。”上述工作人员表示。周庄则在发展旅游业的同时,着力发展本地的高科技产业,以避免当地经济对旅游业的过度依赖。1998 年周庄就把传感器这一高科技产业引入周庄,如今,这一高科技产业已在周庄 GDP 中占有近50% 的比重。

  作为政府授权型模式的代表,乌镇采取“观光与度假并重、门票与经营复合”的商业模式。景区内的旅店由乌镇公司统一管理。前期政府主导,进行拆迁建设,后期引入企业经营。改造老镇,采取“修旧如旧”模式。将原居民安置在古镇外围,原有老房全部作为商业开发,原居民可优先参与旅游服务。平遥县政府将古城经营权和开发权全部交给平遥古城公司,其中包括15 家私营景点的经营权和 5 家国有文物保护单位的经营权。实行古城景点门票一卡制管理。平遥古城由政府主导,引入市场化运作。通过政府出规划、出政策,实施整体修复。不过也有游客对于平遥将21个景点的“捆绑式”参观售价120 元表示了不满。

  而对于古镇的开发和保护模式,基本可以分成原住居民外迁的“纯商业化”模式和保留原始住户的“原生态”模式两种。周庄、乌镇是前者的代表,西塘、凤凰则是后者的代表。景区建设、文物修复保护、维护环境卫生、限制旅游人数等成为这些古镇在谈到收费时给出的原因。中国人民大学文化遗产法研究所所长王云霞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还没有对门票收入部分用于古城修缮的硬性规定,应该有明确的比例用于古城维护,以及当地特色产业的培训、当地居民生活质量的提高等方面:“收取的费用是否合理,都用到了哪里,是否公开透明,这些应该说清楚。”

  “五一”旅游旺季尚未到来之时,凤凰古城却因为“一票制”收费风波而意外走红。商户、旅行者的反对与当地政府和运营方对收费的坚持形成鲜明对比,也引发了人们对于古镇保护的广泛讨论。严重依赖旅游业的古镇们,怎样求得发展与保护的均衡?政府、运营方、商家、游客各方又应分别扮演怎样的角色?

  凤凰收费各方博弈

  410日起,沈从文故乡、有“中国最美丽小城”之誉的凤凰古城开始实行“一票制”,原来免费的湖南凤凰古城景区和南华山神凤景区合二为一,向游客收取148元门票。对于收费的举动,凤凰县旅游局的解释是,整合和规范管理后,游客花相同或者更少的钱,会得到更多、更优质的旅游体验。

  不过首先表达不满的却是凤凰本地的商户。411日,大批凤凰商户和当地居民因不满“一票制”政策关门歇业,同时聚集在古城北门码头附近,表达不满。凤凰相关部门将其定义为部分无证景点和拉客人员情绪的宣泄,是一起扰乱景区秩序的治安案件,已依法处置。凤凰古城景区管理服务有限公司负责人周建良表示,对于政府推出的“一票制”,公司会毫不犹豫地执行下去。

  而商户们对“一票制”不满的理由是:收取门票后他们的收入受到了明显影响。数据显示,自从凤凰古城宣布实行“一票制”以后,七天内以“凤凰”作为关键词的搜索指数环比下降 20.3%,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 34.8%。收取门票后一周内凤凰客栈的预订量与 3月平均相比,下降了50%,同时客栈的预订出现了城内冷城外热的情况,原本游客都爱住古城内的特色客栈,但是由于148 元的套票,把游客都赶往了城外的客栈。

  凤凰古城的一位客栈老板对《新领军者》表示,古城里游客少,店铺基本上没什么买卖,营业额下降了百分之七十。“之前很多订房的客人,知道收费之后,大部分都退单了,很多客人都说收费就不来了,我们也没办法,只能给客人退款。”上述客栈老板表示。

  凤凰当地政府称,三个难以解决的问题是收费的主要原因:一是景区景点无序开发;二是古城核心景区缺乏管控;三是凤凰古城保护压力增大,大量零负团费团队涌入凤凰,在管理成本剧增的同时凤凰古城不堪重负。而对于凤凰当地旅游从业者们的损失,凤凰给出的解决办法是,统一成立农家船公司,由政府与船主们分别入股,最终收益由政府担保。同时凤凰政府极力给商户们吃“定心丸”。凤凰官方对商家们表示,短期内古城游客会减少,但到 7月将进入高峰平稳期,全年总量会稳定增长,当地政府表示收费前 4天,卖门票收入突破 227 万元,预计 2013 年实现旅游人次增长 10% 以上,达到 760 万人次。凤凰县政府还展现出雄心勃勃的计划,2013-2015 ,财政主导性投资将突破 30 亿元,全力推进新型旅游城市建设。

  对于政府的美好愿景,似乎多数凤凰本地人并不买账。“政府在决定收费之前没有跟我们商量过,古城里成百个摆地摊的当地人,他们靠地摊养家糊口,自从收费后,散客少了,摆地摊的一天最多卖18 元,怎么生活?如果说非要收费,收个三四十元的古城维护费,是可以接受的,但是一下子收那么多,假如游客一家五六口出来旅游,光门票就将近一千元,还吃还住店还买东西么?我们觉得接受不了。”一位凤凰当地人对《新领军者》表示。

  在凤凰的争议声中,叶文智和凤凰古城文化旅游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走到了前台。资料显示,早在 20011014,以叶文智为总经理的黄龙洞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和凤凰县政府签订协议,以 8.33 亿元的价格,成功获得凤凰古城、南方长城等 8 大景点的 50年经营权。此后成立凤凰古城文化旅游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凤凰县政府以土地入股 49%,叶文智方面占股 51%。叶文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次收费最大的变化就是由点演化到城,因为凤凰古城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城的概念,只是当时这个城没有边际线。“为了这个旅游产品建设,公司每年投入 1.7 亿元,还不包括政府的投入。我们错就错在一开始没这样做 (收费),现在反而难办了。”叶文智说。

  对于凤凰古镇的收费,不少专家表示了质疑。“凤凰在景区之前,首先是一个古镇,是当地人世代生活的区域,并不同于其他没有居民居住的景区。居住型景区收费与否应该和当地住民协商,收费是否合理,应该怎样收,应该有协商机制,不能说政府说了就算。”南开大学旅游与服务学院副教授王庆娟对《新领军者》表示。

  古镇经营多种模式并存其实凤凰古城收费风波,只是近年来古镇收费中的一个例子。此前也发生过周庄 2004 年将门票由 40 元突然涨到100 元时一度引发百家旅行社“封杀”的事件、丽江古城从严查验 80 元的古城维护费而引发争议的事件等。《新领军者》经过对国内知名古镇的盘点后发现,其经营方式大约可分为三类:政府主导型,包括丽江、徽州、大理、周庄等;政企合作型,包括南浔、阆中、西塘、凤凰等;政府授权型,包括乌镇、平遥等。各个古镇均成立了旅游管理公司作为运营方,而经营方式的不同在于该公司的股权结构。这些古镇中,除云南大理古城不收取费用外,其他的古城均会以古城维护费、景点门票套票等方式进行收费,目前古城中只有徽州古城与凤凰古城实行“一票制”收费。

  这些费用大多会用于古城的建设与维护。如政府主导型的丽江古城,2002 年成立丽江市古城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与丽江古城保护管理局一套人马两块牌子。该企业为丽江市政府所属国有独资企业,2007 年丽江古城的古城维护费由 40 元涨到 80 元时,虽然各方反应不一,但大多数接受采访的当地纳西族群众均赞同政府提高维护费的措施,并表示尽管旅游接待会受到一些损失,但从长远角度看,这对古城保护是一件好事。媒体报道显示,一些旅游者会有抵触,但了解到古城维护费将用于修缮古城设施、改善古城环境后也表示支持。丽江古城保护管理局也将古城维护费的用途透明化。据了解,丽江古城的维护费,40% 作为贷款还款准备金,30% 50% 划拨给古城区政府,作为古城区古城环境整治及治理的专项资金。丽江古城保护管理局从 2003 年至今,已修复299户、236 个院落的传统民居。

  而同样实行“一票制”的徽州古城,是将歙县城内12 个景点整合成为徽州古城景区,并按照“统一品牌、统一经营、统一价格、统一销售”的原则经营收费,“一票制”的价格为100 元。徽州古城管委会工作人员对《新领军者》表示,徽州古城最近的建设目标是成为 5A 级景区,主要收入还是依靠景点的门票,政府拨款占少数,经济收入基本都用于古城的维护与新设施的建设。“徽州古城实行‘一票制’的时候并未对客流量有较大的影响,徽州古城的‘一票制’整合后接待人次增加 3 倍,收入增加 6 倍。因为该‘一票制’是将徽州古城的主要景点圈起来并实行通票制度。收取费用主要用于景点建设为主,周边的古城设施、商家建设为辅。”上述工作人员表示。周庄则在发展旅游业的同时,着力发展本地的高科技产业,以避免当地经济对旅游业的过度依赖。1998 年周庄就把传感器这一高科技产业引入周庄,如今,这一高科技产业已在周庄 GDP 中占有近50% 的比重。

  作为政府授权型模式的代表,乌镇采取“观光与度假并重、门票与经营复合”的商业模式。景区内的旅店由乌镇公司统一管理。前期政府主导,进行拆迁建设,后期引入企业经营。改造老镇,采取“修旧如旧”模式。将原居民安置在古镇外围,原有老房全部作为商业开发,原居民可优先参与旅游服务。平遥县政府将古城经营权和开发权全部交给平遥古城公司,其中包括15 家私营景点的经营权和 5 家国有文物保护单位的经营权。实行古城景点门票一卡制管理。平遥古城由政府主导,引入市场化运作。通过政府出规划、出政策,实施整体修复。不过也有游客对于平遥将21个景点的“捆绑式”参观售价120 元表示了不满。

  而对于古镇的开发和保护模式,基本可以分成原住居民外迁的“纯商业化”模式和保留原始住户的“原生态”模式两种。周庄、乌镇是前者的代表,西塘、凤凰则是后者的代表。景区建设、文物修复保护、维护环境卫生、限制旅游人数等成为这些古镇在谈到收费时给出的原因。中国人民大学文化遗产法研究所所长王云霞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还没有对门票收入部分用于古城修缮的硬性规定,应该有明确的比例用于古城维护,以及当地特色产业的培训、当地居民生活质量的提高等方面:“收取的费用是否合理,都用到了哪里,是否公开透明,这些应该说清楚。”

  古镇开发的“他山之石”

  对于这类古镇的保护,或许国外的一些经验也值得国内的古镇们借鉴。相对于国内古镇普遍采取的门票收取并逐渐涨价的方式,国外大多数旅游古镇都采取低票价甚至免票的方式。

  相关资料显示,位于阿尔卑斯山中段的意大利丽晖谷,有 2000 多年的历史。居民约5000人,气候干燥,空气清爽,是世界自由式滑雪的发源地。法国的枫丹白露位于巴黎南边 60 公里处。早在1137 年,枫丹白露就建有城堡。宫廷建筑、枫丹白露森林、巴比松画家村为该镇的三大特色。这些国外旅游小镇展都有一个核心的主题。比如有自然风光的,音乐、建筑、美术等艺术形态的,或者是户外运动休闲的。它们的最大特点是基本都不收取门票,旅游景观的开发并不影响当地人的生活方式。

  而纵观各国对于旅游业的开发,旅游门票收费大都定价低廉。如文化旅游大国意大利,该国各旅游景点的门票价格比较低廉,参观著名的古罗马斗兽场才只需 6 欧元。在意大利,最贵的景点门票价格也不足意大利人均月收入的1%。日本的历史文化古迹等景点虽然基本都实施收费制度,但门票都不太贵。例如世界文化遗产冲绳首里城的门票,在旅游旺季的全票为 800日元 (100日元约合人民币8 ),淡季为 640日元。同样是世界文化遗产的岐阜县白川乡和广岛原子弹轰炸遗址是不收费的。不过像东京的迪斯尼乐园、长崎的豪斯登堡等人造的现代商业性娱乐、休闲场所的收费要高得多。与美国百姓的平均月收入几千美元相比,美国公园的门票是比较便宜的,多为一二十美元,最高几十美元。美国收费最高的公园要数著名的几大主题公园:迪斯尼乐园、环球影城和海洋世界。这些主题公园占地面积大、娱乐项目齐全,单日门票都是五十多美元。

  天津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丛屹对《新领军者》表示,国外对于国家公园、古镇之类的公共景区,主要以政府补贴为主,所以越是历史文化古迹越要低票价,而迪斯尼之类的商业主题公园才会收费较高“。国内普遍被诟病的古镇收费高问题,一是国外经济发展阶段更高,比国内这些古镇的地方政府有更强的财力,二是国内地方政府在理念方面存在问题。地方政府对于旅游资源应当是一盘棋,一盘棋的走向涉及到哪些景区是公共的,哪些是收费的。经营的产品可以多元化,比如可以不通过门票收费,但通过吃住玩来收费,这实际上取决于经营多元化,通过范围经济来获取收入,这是一盘棋的事。”丛屹表示。(《新领军者》供稿)

  古镇开发的“他山之石”

  对于这类古镇的保护,或许国外的一些经验也值得国内的古镇们借鉴。相对于国内古镇普遍采取的门票收取并逐渐涨价的方式,国外大多数旅游古镇都采取低票价甚至免票的方式。

  相关资料显示,位于阿尔卑斯山中段的意大利丽晖谷,有 2000 多年的历史。居民约5000人,气候干燥,空气清爽,是世界自由式滑雪的发源地。法国的枫丹白露位于巴黎南边 60 公里处。早在1137 年,枫丹白露就建有城堡。宫廷建筑、枫丹白露森林、巴比松画家村为该镇的三大特色。这些国外旅游小镇展都有一个核心的主题。比如有自然风光的,音乐、建筑、美术等艺术形态的,或者是户外运动休闲的。它们的最大特点是基本都不收取门票,旅游景观的开发并不影响当地人的生活方式。

  而纵观各国对于旅游业的开发,旅游门票收费大都定价低廉。如文化旅游大国意大利,该国各旅游景点的门票价格比较低廉,参观著名的古罗马斗兽场才只需 6 欧元。在意大利,最贵的景点门票价格也不足意大利人均月收入的1%。日本的历史文化古迹等景点虽然基本都实施收费制度,但门票都不太贵。例如世界文化遗产冲绳首里城的门票,在旅游旺季的全票为 800日元 (100日元约合人民币8 ),淡季为 640日元。同样是世界文化遗产的岐阜县白川乡和广岛原子弹轰炸遗址是不收费的。不过像东京的迪斯尼乐园、长崎的豪斯登堡等人造的现代商业性娱乐、休闲场所的收费要高得多。与美国百姓的平均月收入几千美元相比,美国公园的门票是比较便宜的,多为一二十美元,最高几十美元。美国收费最高的公园要数著名的几大主题公园:迪斯尼乐园、环球影城和海洋世界。这些主题公园占地面积大、娱乐项目齐全,单日门票都是五十多美元。

  天津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丛屹对《新领军者》表示,国外对于国家公园、古镇之类的公共景区,主要以政府补贴为主,所以越是历史文化古迹越要低票价,而迪斯尼之类的商业主题公园才会收费较高“。国内普遍被诟病的古镇收费高问题,一是国外经济发展阶段更高,比国内这些古镇的地方政府有更强的财力,二是国内地方政府在理念方面存在问题。地方政府对于旅游资源应当是一盘棋,一盘棋的走向涉及到哪些景区是公共的,哪些是收费的。经营的产品可以多元化,比如可以不通过门票收费,但通过吃住玩来收费,这实际上取决于经营多元化,通过范围经济来获取收入,这是一盘棋的事。”丛屹表示。

来源:中国古镇保护网
时间:2013-05-18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