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古镇凤凰“边城”变“围城”

为之


   网友调侃:“好女不嫁‘凤凰男’,因为每次上门都要钱。”

  “好女不嫁‘凤凰男’,因为每次上门都要钱。”这是414日“横空出世”的一句网络流行语。这条两天内就获得3000余条转发的动力,则是“中国最美小城”湖南湘西凤凰古城被质疑了近一周的门票新政。

   4月10,沈从文笔下的古镇凤凰正式由“边城”变成了“围城”。当地政府于3月中旬单方宣布:所有游客必须缴纳148元“进城费”才能入城,而此前,游客逛古城是免费的,只有参观9个特定景点才需交费。对凤凰本地居民来说,除了本人和直系亲属外,其他亲友“串门”也需交钱。

   4月11,古城内众多商户自发罢市抗议“进城费导致散客锐减”,被凤凰县官方定义为系“无证导游、拉客人员”组织、唆使;4月12,凤凰县官方与100多家客栈老板座谈,副县长高湘文称,商户必须度过阵痛期,“很多人不在乎门票多少”;414日、15日,家住该景区的小伙子黄田被曝出“想带女友回家见父母”被拦,因为检票人员认为“女友不在免票政策之内”,而凤凰县官方对此戏剧性一幕的回应是:正常,规矩定了就该严肃。

   据中青舆情监测室统计,6天内,关注凤凰古城“进城费”的日均新闻数从1000余条攀升至2300余条;日均微博数量从1.2万条攀升至8.4万条,近50万网民参与讨论。而中青舆情监测室对1000条网民留言进行抽样分析后显示,对“进城费”一事持否定态度的占到91.3%。“本来是一起单纯的景区收费事件,最后却演变成了一部政府‘乱决策’和‘舆情回应失当’的反面教材。”网民“巴拉拉小魔仙_90771”的评论一针见血。

   4月15,“凤凰居民带外地女友回家被索票”一事,高居百度新闻热搜词第四位。不少网民调侃:“世界上最远的距离,莫过于见凤凰婆婆前须交148元门票”。另一部分的网民,则敏锐嗅到了调侃背后政府“拍脑瓜决策”的一面。“对凤凰这么一个‘城在景中,景在城中’的社区型景点来说,请问‘本地居民和直系亲属不要票’怎么执行?是凭方言还是出示证件?凤凰人结婚是不是不摆酒席,因为宾客要买票进场?外地媳妇到凤凰过年是不是要随身携带结婚证?”网民“万能阿曼_69416”反问。

   在中青舆情监测室对900余条否定“进城费”网民意见的统计中,23.6%就指向政府决策不科学,而“好女不嫁凤凰男”只调侃出了其不科学的一面。

   在另一面,412日,面对众多商户的利益诉求,高湘文副县长又出雷语:“很多人不在乎门票多少。”此“拍脑瓜”论断一出,立即遭到现实和舆论双重“滑铁卢”。据凤凰县官方透露,收取“进城费”后4天内门票进账已达227万元,但是散客的票却只卖了200余张,游客人数降为去年同期的38%。媒体披露,原本宾客满座的家庭旅馆,上周末的入住率亦不足五成,有的旅馆甚至是“零入住”。“很多人不在乎门票多少”也引来新华社刊文质问:“统计数据显示,148元的门票接近湖南当地一个农民月纯收入的1/4,你说这样的门票价格普通游客会不会在乎?”“门票多收‘三五斗’,游客量少了五六成,看似算得很精,却等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有媒体这样慨叹。

   4月15,微博粉丝达65万的全国律师协会行政法专业委员会副主任袁裕来以一条“政府有权出售城市?”的质疑微博,获得了12小时内转发上万次的响应。他质疑,凤凰县政府被曝和当地旅游公司合股成立景区服务公司,政府持股49%,旅游公司持股51%。“凤凰官方一意孤行强征‘进城费’,是在为公司上市做准备?”“政府不是凤凰古城的‘业主’,有什么权将凤凰私下交易支配和分割?”

   面对旅游资源,政府应有的职能是什么?这场舆论风波终于将这一关键问题推出水面。

   《京华时报》评论称,凤凰县政府看似算得很精,可是,他们恰恰忘记了两条:“其一,凤凰古城这笔资产既不属于政府官员,也不属于旅游公司老板,而是属于全体人民;其二,对古城,政府只有管理保护的义务,却没有借机发财的权利。”

  “政府应是市场监管者,不越位不缺位,才是现代政府应有的作为。湘西如画的边城不该承受如此喧嚣。政府职能的转变,期待凤凰涅  。”在凤凰古城自己制造的这场“进城费”喧嚣中,《人民日报》的上述微博评论,显得格外语重心长。

来源:中国古镇保护网
时间:2013-04-17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