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千年古村上甘棠 固守自有的安静

范亚湘


   上甘棠村被以“千年古村”的名义宣传了近十年。但在这个拥有两百多栋明清建筑,四百五十多户、一千八百多人居住的古村落里,几乎看不到什么商业气息,驼背街上惟一的一家杂货店里卖的香烟价格最高的就是五元一包的白沙 。

   A 河边洗衣裳的妇女,任凭游客怎么拍照、吆喝,眼睛始终不抬一下,只顾一槌一槌地槌打着衣服

   位于湘西南江永县的上甘棠村,其历史至少可追溯到汉朝时期。公元前111年,这个村是汉武帝新立的苍梧郡谢沐县县治所在。公元589年,谢沐县废除。后来,周氏族人迁徙至此,在废弃的县衙下沿河筑屋,逐渐演变成为一个小山村。

   近日记者走进了这个安静的小山村。只见谢沐县衙门旧址就剩下一些青石墙基,静静地躺在冬日的阳光里。站在这片由青石和菜地组成的废墟上,上甘棠村的全貌一览无余。

   不过,穿村而过的那条青石板路还在,据说这条路曾经是汉朝通往古苍梧的驿道。村前的谢沐河终年流淌着,至今仍是上甘棠村民主要的生活和耕种用水水源。

   小桥、流水、人家……千年小村仿佛是以一种特有的耐力,跟那些慕名前来的外地游客打交道。

   村舍沿谢沐河左岸呈一字排开。南槽门前,稀稀落落的牛粪挡在进村的路上,两只狗在村道上尽情地嬉戏着。河边洗衣裳的妇女,任凭游客怎么拍照、吆喝,眼睛始终不抬一下,只顾一槌一槌地槌打着衣服。

   进到村里,除了满目明清时期的建筑,就是悠闲的村民。年老的聚在一起玩一种叫“跑夫子”的纸牌,妇女们则一边晒着太阳一边纳着鞋底,那些年幼的小孩站在门前看着兴奋的游客出神,当有人用镜头对准他们时,瞬间便跑得无影无踪。

   江永县文物局局长谢明尧说,上甘棠村受中国传统文化影响很深,家族和信仰根深蒂固。“这样的古村落本身具有很强的生命力,建筑不再是一具躯壳,而是实实在在的生活。”

   他们世世代代住在这儿,其经济来源主要依赖于外出打工和农事生产。村民眼里,在古建筑里居住、生活的意义远远要大于旅游开发。“村民们可以安心住下来,但要这些老房子焕发出活力并通过旅游创造效益却不那么容易。”谢明尧身兼旅游推介的任务,但面对村民们一直延续的生活方式,话语中透着些无奈。

   B 相传步瀛桥上每掉一块石头就要出一个官。村里人都希望桥上的石头能早日掉一块到河里去

   上甘棠村与外界的连接,是一座爬满藤蔓、有些残破的石拱桥。这座石拱桥叫步瀛桥,始建于宋代靖康元年(1126年),是湖南境内最古老的石拱桥。

   初冬的阳光下,桥拱倒映在清澈的河水里,几只鸭子在桥下自由自在地游来游去。然而,人走在上面,却真担心一脚踩空跟着石头掉进河水里。

   记者跟村民聊旅游开发这些赚钱的事情时他们有一句没一句地只是应付,但一讲起读书和追求功名就来精神。

   上甘棠村原村支书周立发老人告诉记者,“步瀛”一词源于唐代殿试考中进士登瀛洲之意,“瀛洲”传说是东海神仙居住的地方。取名“步瀛桥”寄寓甘棠周氏子孙步过石拱桥,成就功业,成为国家栋梁之材的愿望。

   据传,在步瀛桥快要修好时,上甘棠村村民正要启动一个庆祝仪式,突然有一个老人骑着驴子走上石拱桥,众人还没有来得及阻止,驴子就把桥面踩塌了一个洞,并说此乃官桥,随即消失。村民在惊诧的同时认定是八仙之一的张果老前来点化众人、降福村落,故而破损了的洞也不再修补,生怕坏了兆头。

   “这座桥上每掉下一块石头,上甘棠就要出一个官。”周立发老人一脸的自豪,眼神里还有几分神秘:“从我们的老祖宗周如锡开始,上甘棠共出了大大小小的文武官员101人。其中京官18名,进士11名,最后一名是曾在黄埔军校任教并跟随张治中将军参加过重庆谈判的爱国将领周翰宗。”

   可是,步瀛桥上已有很多年没掉一块石头了,周立发老人掩饰着一脸遗憾,但又满怀希望地说:“村里人都希望桥上的石头能早日掉一块到河里去呢!”

   记者注意到,在步瀛桥左边那个石拱的边缘眼看着有一块石头就要掉了,难道上甘棠村又要出一个大官了吗?不过,这些年来,不少人在这块欲掉下的石头上方使劲跺脚,以致跺出了一个深深的脚印,但这块神奇石头就是不掉下来。

   C 青年男女相遇表达爱意的“挤女巷”,而今“挤”过的是慕名而来的游客,不见当地年轻人的身影

   这村里临街的房子大多石头结构,靠外的一面是黑褐色的木板墙,大门前有鼓形门墩的是祖上曾有人当过官,寻常百姓家只有方形门墩。而且,大门的上方也会两个木头做的“门当”,圆形的表示家境殷实,方形的自然就是一般人家了。

   处在中心地带的驼背街,大多有高约一米的石头台子。以前,有人打马经过,商品放在这些石头台子上,人不用下马就能拿到。前几年,政府出资修了十几个石头台子,但这里只开了一家商铺,除了卖一些价格低廉的烟酒和油盐外,还卖狗骨护身符。店主自然姓周,说是老祖宗的规矩,有人建了新房、买了新车,或是走夜路最好买一个狗骨护身符。

   老祖宗的智慧,除了那块小小的狗骨头,当然还有很多,而且至今还在庇护着村民。在上甘棠村,即便到现在也有人家夜不闭户。“这说起来要归功于村里的‘门’和那些错综复杂的巷道。”谢明尧说。

   每一单门坊,对应着一小族人家。从门坊走进去,是更加错落古老的房屋和迷宫般的巷道。在一单门坊前,记者看到了一左一右两个不同的木头标志,左边刻着“王”字,右边则刻着“三”字。

来源:长沙晚报
时间:2012-12-03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