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发现美丽湖南】那山•那水•那石

刘九钢


  我执意要了叶扁舟,荡游在水天之间。

  忽然下起了雨,骤雨雷得蓬顶山响,淅淅沥沥后便是悠悠撸声。

  掌船人抖了抖蓑衣,快过溪口了!我不顾春的寒意,急忙撩开雨帘,山色空濛,冥冥中有只小划子在新开的水道上晃了晃,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溪口,位于涟水中游双峰县杏子境内。今天横锁涟水的水府庙水库大坝就建在溪口村雪花滩上,这个湘中地区最大的人工湖泊正灌溉着下游百万亩农田。丰厚的历史人文,丰盛的自然资源,又使她晋升为AA级旅游景区。40多年前的那个秋天,也是这船这水,这艄公——十八岁的我护送我的祖父母返归故里——天门大山脚下,含糊的地域或地域中的含糊,我便有了湘乡、双峰、涟源籍地,因为我的祖居正好在这界碑上。

  从县城蓝田至棋梓桥,列车上就落下祖孙三人,行李简单至极我只记得带有一本芥子园画谱,线装的。祖母拎了个大包袱——一种饰着鱼虫的花草的那种青布,蜡染,湘味十足。祖父提了个箱,藤织的加大铜锁。直穿候车室后门便到了船码头——几块片石胡乱垒着,乡人搬来淘米、捣衣、垫脚跳石的那种,在秋阳映照下如翡翠,绿了一片碧湖。老祖父说,湘里有方砚池,正是那石头,叫祖母绿,。

  当船杂一青山顶上行时,闻橹声才知道自己确在行走,船身在摇摆中倾斜,祖母说,溪口铺到了。

  哪有什么溪,哪有什么铺?满湖幽碧,满崖花香!茫然中祖父敲了敲船梆,下面就是!因盛产一种远古化石,史称溪石,那方砚,就是这水下的绿石头做的,叫溪砚,祖父说。

  原来,当年的溪口古镇有百来号商铺,码头渔舟还有萋萋古道,把个小镇装点得通衢四方。尤其是“玉生堂”、“吉庆”砚庄等百年老字号,名扬天下,商贾官宦,文人墨客或船或马光顾砚城。明国初年,这里双冲村人——抗日名将宋希濂将军的父亲宋樾生的溪砚公司,产品远销东南亚,饮誉海外。1958年建大坝,整个古镇全淹了,祖父喃喃陷入沉思。

  砚城、古镇湮灭了。船,穿梭在砚城上空,不时有舟楫擦帮而过,或渔猎或憔牧。

  那天,祖父、祖母讲了很多,宋瓷、明碗,讲了曾国藩……在船上、船下,在那青山的尖尖上。

  斗转星移,半个多世纪过去了。

  去年端阳,我再次去溪口,陪中央电视台《走遍中国》栏目摄制组去的,因溪口几位汉子瞄准了那满山石头,“砸锅卖铁”,敢为人先创办“国藩溪砚厂”。古老的湖湘文化名品终以传统发扬。

  冠名“国藩”溪砚厂,厂长曹长桂说,国藩寻梦觅砚,同治帝龙案用砚的故事流传久远,此说虽无法考证,但国藩故里荷叶塘与溪口铺仅数十里之遥,祖父爱孙心切,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寻梦觅砚也就是常理了。作为桐城得主,时任直隶总督的湘军统帅,取家乡宝砚进贡皇上是完全可能的,冠名国藩砚厂,名正言顺,有理有据。

  我深信不疑,更钦佩这些世代渔猎、耕读为生却聪明睿智的乡人。

  来到位于大坝左侧库弯砚厂,湖面泛起微波,轻轻拍打着墙垛,简直就一座水榭园林。中央美术学院著名教授,被誉为“东方凡高”的油画、国画家罗尔纯先生题写的厂名,矗立在厂门上。门前,端座着1.5米、宽1米的巨型溪砚,沉稳、厚重、古朴,盛满了历史和文化。

  陈列馆里,广州美术学院著名教授、国画家谢伦和的“国藩赏砚图”高悬中堂,四周行色各邑的砚品,或方或圆,或扁或正,箕行带足,仿古琴瑟,还有不开膛池不加雕琢的天然随形砚,砚海中写满了神话传说,山水花鸟,尽显汉唐遗韵,湖湘风采。

  蓦地,号炮隆隆,憾山震岳。伴随着锣鼓、鞭炮,6条龙船如离弦之箭,迅猛向前。原来是村民汇聚在湖畔观看盛大的龙舟比赛,勇猛彪悍的赛手们高喊号子,奋力挥桨,两旁观众挥鼓助威,欢声雷动,恍若当年湘军水师竞技操练。

  这时,坚毅、刚烈的阳刚之气,打破了湖面澄澈的宁静,脚下的端阳水穿过闸门倾泻而出,在雾岚晓风中竟有一种宇宙开元之坦荡气势。

  登上凌云顶峰,群山起伏。天宇下,高速公路擦湖而过,湖面迂回宽阔,明洁如镜,镜泊中浮隐着翠绿小屿,幢幢楼影,给人一种幽深莫测的神秘感。谁曾想到,这方圆百十里的土地,却诞生了一代名将蒋琬,大文豪冯子振、学者政治家曾国藩、辛亥革命先驱禹之谟、中共早期领导人蔡和森,还有抗日名将、号称“鹰犬将军”的宋希濂,这里曾经有过多少热血奔涌、浩气充溢的岁月啊!

  我想,在这静静的港湾里,这些身上流淌着湖湘血脉的铮铮汉子,那种敢为人先的开放与创新精神,必将有着纵横四海的大手笔。

  血红的夕阳开始落山了,天空纯金般烁亮起来,湖水一片混沌金黄,金黄中有龙舟归去,有苍鹭归林。我,正和远方的客人在夜航船上捕捉那远近忽显的渔光。

  此时,在湖的中心,从湖底的深处,隐隐的传来琢石声——是祖母绿,双峰绿。

  ——丁亥仲春成于静养斋南窗下

来源:红网
时间:2015-01-06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