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五溪文化与文化洪江

黄守愚 蒋婷


  据史料,五溪是酉溪、辰溪、巫溪、雄溪、朗溪之总称。五溪不仅仅是一个地理概念,更是一个文化概念。五溪是以沅水中上游及其支流潕、酉、巫、辰、武等诸水之流域为主,并延伸到湘渝黔鄂交界地区。今天的怀化、湘西、张家界都在五溪之内。

  因为沅水是通往湘西、黔中的水上交通要道,所以五溪地区的经济文化非常发达。五溪文化可以追溯到史前时期的高庙文化。7400多年前,高庙出现了大型祭祀中心与凤凰图案及象征权力的玉钺,是当时的一个文明中心。

  自汉代以来,尤其是从马援征伐五溪蛮开始,五溪地区逐渐被纳入中央的版图,进入“正统”与“历史”的视野。洪江市市治所在地黔城镇,原为黔阳县治所,汉高祖五年(前202)于此设镡成县,至今有2000多年的历史。

  五溪地区,族群多元,文化多元,和谐共存,人才辈出,在中国文化史上谱写了绚丽多彩的篇章。所谓多元族群,有苗、瑶、侗、土家等。所谓多元文化,有盘瓠、傩、巫、儒、佛、道等。从传说中的屈原上沅水开始,到汉代马援,到唐代的王昌龄、宋代的魏了翁、明代的王阳明,再到清末的陈宝箴,来到过五溪地区文臣武将数不胜数,留下了瀚如烟海的诗文。

  五溪“蛮文化”发达。所谓蛮夷,就是未被王化的地区与族群。在五溪,先后出现过“五溪蛮”、“飞山蛮”、“舞阳蛮”等。蛮夷独立自主,不认同中原文明,敢于挑战中央皇朝的权威。钱基博《近百年湖南学风》里提到湖南人之所以有独立根性,即在于地理的四面塞绝。我看不尽所然,还应该有历代“蛮文化”的独立根性使之然。在今天,我们可以挖掘五溪“蛮文化”,弘扬其合理内核,推动世界文化多元化的发展。

  沅水在古代是官道、商道、兵道、盐道、贡道、文化之道,故曰文化沅水。明代贵州大儒马心庵、孙应鳌都是走沅水上洞庭的。王阳明去贵州龙场,便是走沅水。本人曾在湖南图书馆查阅古旧文献,途径五溪地区文人墨客留下了繁多的诗文辞赋,散见于各种公私著录之中。

  五溪地区人才辈出,历代文化名人甚多。据文献记载,五代有杨再思,明代有满朝荐,清末有田兴恕、黄忠浩、熊希龄,民国有沈从文、向培良、朱湘、谢祖乾、张伯良等,不一而足。譬如龙标名士谢永仲就出自谢氏世家,已有七代。

  五溪文化作为湖湘文化的一个重要分枝,有独立的根性,明显与湘北、湘中、湘南等地文化存在差异性,因此其文化价值体系是可以独立存在的。

  文化洪江

  沅水、与潕水相交处,历史上百货骈臻,商贾云集,形成了洪江、黔城这样古代著名的商埠,从留存至今的规模宏大的洪江商城和店肆林立的黔城南正街。

  洪江的历史上溯到高庙文化。汉高祖五年(前202)设立镡成县,唐更为黔江、龙标,宋熙宁七年复置黔江,宋元丰三年始置黔阳,今黔阳县与洪江市合并而更为洪江市,至今有2000多年历史。黔阳古城是目前中国保存最为完好的明清古城之一,古城三面环水,是湘楚苗地边陲重镇,素有“滇黔门户”和“湘西第一古镇”之称。

  唐天宝七年(748),唐代大诗人、七绝圣手王昌龄由江宁丞谪贬为龙标尉(今洪江市黔城镇),王昌龄在龙标为官七年,被称誉为“仙尉”,因此后人建有芙蓉楼来纪念他。王昌龄在龙标留下大量诗篇和诗论,芙蓉楼碑坊刻留有他当年的酬唱诗。唐朝名宦高力士也流放巫州,州治即之黔城。他在黔城写有一首《咏荠》诗,至今为人传诵。《咏荠》云:“两京作斤卖,五溪无人採。夷夏虽不同,气味终不改。”

  宋代以来,黔阳先后修建宝山书院和龙标书院,传播儒家文化。清代,状元龙启瑞、学者黄本骥都曾在黔阳生活过一段时间。

  于今,旅游文化发达,洪江市因拥有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作为沅水上游的古代重要商埠、交通枢纽,在国内外享有盛誉,并且具有重要的历史文化研究价值。如何合理地可持续性地开发洪江历史文化旅游资源,弘扬五溪文化,为当今世界文化多元化提供宝贵的智慧与榜样,是当今洪江人的历史责任与时代使命。

  迁谪之思

  文化之意义在于为人提供安身立命的精神家园。也就是说,如何生活,并获得幸福,维系人我、物我之间的和谐。内心的宁静,是幸福的前提。在今天,我们要反思欧洲文艺复兴以来的西方文明的弊端,它过于强调满足人的感官欲望的合理性,疯狂地追求物质享受,极尽贪嗔痴,内心焦虑不安,而不反思其蔽克己复礼,导致于今天地失位、人伦失序、生态失衡。

  五溪的“蛮文化”源远流长,它表现为自作主宰,坚守自身“蛮文化”,不认同中原文明,不以接受王化为荣。我们应当发扬蛮文化的独立根性,不在全球化的潮流之中迷失自身,为世界文化多元化贡献一己之力。当今社会,“蛮文化”还能激发人建构独立人格,不跟随流俗转,豁达乐观,实现人生的幸福。

  王昌龄贬谪到龙标,并不苦闷消极,而是非常乐观。李白《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杨花落尽子规啼,闻道龙标过五溪。我寄愁心与明月,随君直到夜郎西。”正如台湾法鼓山证严法师说的“四安”,人生应当随遇而安,连王昌龄都不感到忧郁,李白何苦那么忧愁呢?王昌龄《夜宴龙标》云:“沅溪夏晚足凉风,春酒相携就竹丛。莫道弦歌愁远谪,青山明月不曾空。”王昌龄《送柴侍御》云:“沅水通波接武冈,送君不觉有离伤。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在明月清风中,王昌龄饮酒吟诗,体验到生活的快乐与人生的幸福。

  像高力士的《咏荠》诗也表达了其乐观豁达的胸襟,不怨天不尤人。其《咏荠》云:“两京作斤卖,五溪无人採。夷夏虽不同,气味终不改。”他以荠菜自喻,他在京师受人赏识,在五溪地区无人理睬而找不到知音,虽然京师与蛮夷之地不同,但其本质一点也不会改变,永远坚贞于其心志,忠于旧主。

  明代,王阳明忤逆刘瑾遭贬,远赴贵州龙场驿,两次途径五溪地区。当时,他走到了人生的谷底,随时准备以身殉职。但他没气馁,坚忍不拔,在龙场确立一生为学的方向,最终建功立业,成为一代心学宗师,并影响东亚历史。

  人生的价值不是附骥尾以显,而贵在自立。以前,有人总是抱怨“怀才不遇”,本人觉得毫无必要。“遇”是什么呢?以身殉魔,做奴隶,做狗奴才,无非依赖魔鬼而实现魔鬼的目标,成为魔鬼的附庸与附加值,没有独立人格与尊严。也就是说,依附于皇帝来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也不过是实现皇帝的意志,并非自己的真实价值。这是帝制文化语境下的悲剧。当某些人吹捧曾国藩位极人臣、权势炙手可热之际,我们还应该知道曾国藩经常跪在慈禧太后的脚下。曾国藩所言所行,都不过是独裁者意志的表达。

  我辈当有开基作祖的心力,自作主宰,十字撑开自家面目,建构独立人格,不为物喜,不以己悲,切忌自毁。自毁者,如迎风点火,风吹火烧手;如仰面吐痰,痰落己脸。反思陈寅恪先生标榜的“独立之人格,自由之精神”,我辈尚须努力!

  因此,当我们品尝黔阳的“龙井醉虾”、“怀胎鲜鱼”、“鳌山荠菜”、“金斗蕨菜”时,我们应该感恩先贤的智慧。

  这是我对文化沅水于迁谪文化之思。我希望当今洪江市的仁人志士继承“蛮文化”精髓,发开基作祖的心力,垂则作范,转移世风,“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来源:湖南文化信息网
时间:2014-08-29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