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曾记窑火旺千年:走进醴陵沩山村 讲述做瓷的故事

文热心


蔡其伟在古窑前讲述做瓷的故事。

  两座青山一沟流水

  从醴陵北下沪昆高速西行,大约20多公里过仙槎桥水库后,就进入沩山村。

  两边青山夹着一条宽约500来米的田垄,还有一沟流水,弯弯绕绕地由西向东延伸,南岳七十二峰中的一座是它们的起点。

  现代化之风:汽车、电脑、乡村别墅,早进入了这个山村,可绿荫、宁静、悠闲是主色调:树木葳蕤,流水潺潺,鸡鸣狗吠,鸭子浮水,虫声嘀咕。

  两千年窑火的遗存

  青山绿水下掩埋的是两千年窑火文明。

  2007年,这里一个山包起火,树木成灰后是一座白花花的瓷山。村里人觉得平常,外面人却“拍案惊奇”:这里生产过瓷器,什么时候?与醴陵瓷业是什么关系?

  相继赶来的文物专家们考察得出结论:这是中国迄今为止出土的最大古窑群:有宋窑、元窑、明窑和清窑,还有与长沙铜官窑同期的唐代陶瓷碎片,甚至更早的。60余座古窑分布以沩山为中心的约129平方公里范围内,被森林覆盖着。

  文字记载和地下遗存,还有亲历者都证明:这里是醴陵瓷业的源头。

  接待记者的蔡其伟年过七旬,瓷工出身,是醴陵古窑的管理员,满肚子“沩山瓷经”。在他的记忆里,沩山当年可是山山窑火,处处冒烟;草蓬里是和泥、做坯、绘画的瓷工忙碌的身影;街道的旅馆里,是操着各种口音的瓷商;山脚下那条古道,独轮车唱着“吱吱呀呀”的歌,驮着竹篓子包装的瓷器,向东奔向前头的姜湾码头,瓷器就从那里装船,从渌江转湘江,然后出洞庭,过长江,进入城市,再进入千家万户。年复一年,渌江上重复着这样的景象:点点白帆,声声号子……醴陵瓷器就在这景象中扬名中国,扬名世界。

  蔡其伟说,当年沩山号称“小南京”。民国时期,这里驻有收税机关,还有别动队,前者是“抽血”,后者是“抽查”。鼎盛时期,沩山范围瓷厂几百家,居民、窑工、商贾等人口过万,戏台、绸庄、饭馆一应俱全。

  129平方公里的寻访

  看完醴陵古瓷窑,蔡其伟带记者来到瓷泥洞口遗址。他说,你别看这里现在茅丛树遮的,先前可是沩山做瓷的中心,不仅出瓷泥,不远处就是醴陵古窑。或许是瓷工的聚集地吧,大戏台就建在这里。果然,残垣上的仕女芙蓉,褪去了鲜艳色彩,可线条还是清晰的。

  记者顺着山脚下那条“瓷器古道”寻访:它宽不到两米,顺着青山之麓,蜿蜿蜒蜒向东延伸,白中带青的瓷片一团团地露出地面,独轮车千百年辗出的车辙仍然清晰地刻在石板桥上。

  虽然沩山村当年的中心街道,现在已沉入望仙桥水库水底,可它的风采留在镜头里,挂在古窑旁土坯屋的壁上。

  无名溪旁当年那些水井仍在滋润着这方人们,碾辗瓷泥的动力——木水轮机的“水鼓”还默默地躺在水槽里……

  60年间的兴—衰—荣

  沩山现在扬名了,可它仍然没有摆脱“世外桃源”之风。

  其实,沩山走向寂静不过60多年的历史。由兴旺走向衰落,再由衰落到名扬,蔡其伟就是见证人。他说,因为苍天垂爱,山里头都是瓷泥,烧土做瓷也就成了这方人们的营生。这里做瓷的人尊明代樊进德为先师,立庙祭祀,说明樊对这里瓷业发展起过重要作用。

  沩山瓷业再兴的功臣则是广东兴宁人廖仲威。廖生于制瓷世家,清朝雍正年间来到醴陵,向沩山寺的智慧和尚租地设厂,邀同乡技工来这制瓷,清代醴陵陶瓷业序幕从此拉开。

  后来,这里成了名瓷的“诞生地”。蔡其伟指着山窝里一片土房子说,那就是群力瓷厂的前身。不仅如此,这里还是中国釉下五彩瓷器的发源地。1915年,这种瓷在巴拿马博览会上获得金奖。只是上世纪50年代末,许多工厂都迁到了醴陵县城旁边,这里也就逐渐走向静寂。

  虽然静寂,却不掩风流!

来源:湖南日报
时间:2014-07-11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