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江永女书有个洋粉丝 25年里3次实地探访



 

2013921日,史凯姗再次深入江永县考察女书文化。图为史凯姗()在江永女书生态博物馆访问。

她是一位美国学者,却与远在中国的江永女书结下不解之缘。25年里,她三次来到江永研究探访女书。这几天,美国学者史凯姗正在江永浦尾女书村进行实地考察研究。

八十年代在女书村待了半年

江永女书是目前世界上发现的唯一的女性文字,还是一种特殊的表音文字,被誉为世界文化瑰宝,现已濒临灭绝。女书被发现于上世纪80年代,被人们称誉为神奇、独特的文化现象。1986年,史凯姗刚刚到北京外文出版社工作。她第一次知道在湖南江永有一种妇女使用的文字,这对于一位研究世界文学的学者来说,是多么重大的事件。也就是在这一年,在她心里种下了一粒女书梦的种子。

史凯姗的研究方向是文学,主要是用人种学方法来研究文化。她认为,要理解一个国家的文化,首先要理解这个国家各地的文化。特别是女书作为一种世界范围内,唯一现存的表达妇女精神世界的性别文化,应当给予足够关注。

1988年,史凯姗只身来到两千公里之外的江永,一头扎进具有浓厚女书人文气息的上江圩镇桐口村,开始她的女书研究旅程。

198810月至次年4月,整整半年时间,史凯姗都在桐口村,拜女书自然传人义年华为师,天天向她学习女书。女书是一种用表音文字,只能用当地土话诵读。由于义年华不会讲普通话,只会西南官话,而史凯姗只会普通话,不熟悉西南官话。开始学习时,异常困难,一切都得从零开始。义年华将自己创作的女书文本,拿给史凯姗一句一句地翻译给她听。史凯姗用中文在旁边记录下来,然后再用当地土话读。就这样,一行一行地教,一行一行地学。

功夫不负有心人。很快,史凯姗学会了用土话与当地人进行简单的日常对话,而阅读女书文本、吟诵女书文本则大大超过了说土话的水平。用史凯姗自己的话说,女书有一套“公式”,掌握了这套“公式”就能顺利地翻译女书。

博士论文以女书为研究对象

随着女书知识的丰富,与女书老人交流的日益加深,史凯姗对当地社会文化背景、风俗习惯等人文环境的了解也越来越深。女书所蕴含的文化内涵也更加令史凯姗着迷,更坚定了自己研究女书的信念。在桐口村的这半年经历,成为史凯姗人生之中一段极为重要的美好记忆,也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由于对女书的热爱,也为实现心中的女书梦,19894月史凯姗返回美国,进入密歇根州立大学亚洲文学系中文部攻读硕士、博士学位,以便更好地研究女书,探寻女书文化所承载的人类文化密码。1995年,史凯姗完成了以女书文化为研究对象的博士论文,获得中文博士学位。2000年,她曾返回江永考察女书保护情况。

本月21日,史凯姗再次踏上江永这片充满神奇的土地。这次,她居住在江永浦尾女书村,计划在这里呆上一个月的时间。史凯姗的内心充满着期待,“我这次回到江永,最主要的是对当地政府在保护女书方面的情况进行考察,以完成我的女书研究专著。”据悉,史凯姗即将出版的女书研究专著暂定名为《中国农村妇女文字和妇女生活》,系史凯姗20多年来研究女书的心血之作,这也是她20多年来孜孜以求的女书梦。

名词解释:女书

“女书”又叫做“女字”,是世界上唯一的女性专用文字,是汉语方言的音节文字。它起源和主要流行的地域是中国南部的湖南省永州市江永县上江圩镇,所以又叫做“江永女书”。以前还通过女性婚嫁外地,扩展到附近的道县、江华瑶族自治县的大瑶山和广西部分地区的妇女中。(李春璞 卢朝辉)/ (卢朝晖)/

来源:中国文化传媒网
时间:2013-09-27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