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古村镇古民居
本站首页古村古镇图片集锦影音之窗趣闻轶事历史遗存传统建筑研究评论民俗文化动态新闻
活在故事里的长乐镇



  

  长乐故事之《大战陆文龙》参演第七届中国民间艺术节荣膺银奖。

  

  长乐抬阁故事会表演现场。

  春节是个热闹的节日,而在湘南汨罗江边的长乐古镇,更是热闹非凡。

  长乐镇是一座孕育在屈子文化之下的千年古镇。南朝梁、陈时为古岳阳郡治,迄今1400余年。相传古时战乱,有江西移民至此安居,取“长久安乐”之意,故称“长乐”。旧称长乐街,流传至今。

  长乐人为拥有自己的悠久文化而自豪,他们 “吃的香甜酒,看的故事会,走的麻石街,用的保险柜”,生活快乐且安详。

  20116月,长乐抬阁故事会被评选为湖南“十大最具魅力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同时入选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1223日,长乐抬阁故事会被授牌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受到社会广泛的关注。

  29日,当我们走进长乐古镇的时候,汨罗文化馆副馆长、非遗中心副主任周海燕告诉我们:“春节期间,街上可热闹了,每天都有很多的故事表演。(农历)正月十二到元宵节那几天,几乎每天都有3000多人在街上看故事,人数最多的时候能过万。”

  演出来的故事会

  提起长乐故事会,便不能不提长乐故事会的传承人陈范兴。他年近六旬,却精神矍铄的如同一个小伙子,人们称他为长乐故事会“行为艺术”的守望者。

  陈范兴告诉记者,长乐故事会源自古楚俗。长乐古时属楚,楚人信天,每年正月,他们抬着草扎的图腾到汨罗江边祭天地鬼神,祈求上苍消灾解厄,赐福降祥。隋唐以后,这种祭天活动演变成了长乐故事会,延绵至今。这是一项惊、奇、险、巧的传统民间杂技,集表演、彩绘、历史、天文、地理、文学、民情、时代精神等为一体的独特而又神秘的民间行为艺术。长乐故事会分为地故事、地台故事、高彩故事、高跷故事四大类,可以说是一部记载历史文明的活化石。

  长乐故事会在前些年已基本绝迹。是陈范兴与一批志同道合的人,奋力挖掘,才有今天的可喜局面。为此,他吃过闭门羹,坐过冷板凳,受过白眼。不过,他不愿谈及这些,他津津乐道的是,长乐故事会这些年来的快速发展。

  陈范兴说,惊险的踩高跷展示了长乐故事会的无穷魅力。2011年广东国际旅游文化节,陈范兴率领长乐故事会出征,他们的高跷队扮演成传统戏曲里的人物造型,踩着4米高的高跷进场,恍如是戏剧里的仙人行走在天街之上,卓尔不群。激起了在场中外游客的一片赞赏:“高,高,高,中华第一高!”他们因此得到了主办方颁发的最佳演出奖。

  “长乐故事会不同于一般的故事,它不是讲出来的,而是演出来的。长乐人用自己的身体,做成一个个造型,表演出一段段的故事,是地地道道的长乐人的‘行为艺术’,深受群众喜爱。”陈范兴说。

  “比”出来的精彩故事会

  长乐故事会不是普通的说故事,它更像一个生动的表演。借助于传统的民间文化故事,用服装、道具等技术塑造出了一个个生动的人物形象,形式类似于传统的花车展演。

  故事会中,最鲜明的特点就是一个字——比。陈范兴告诉我们,“通过故事来比知识、比智慧、比技艺,比一比就热闹了,大伙儿就更爱看了。”

  长乐镇主街是一条长约600米、南北走向的街道,靠北一头称为上市街,靠南一条称为下市街,街道长短、居民户数、人口数量基本相等。每逢春节,上市街和下市街的人就自发的组成两个团队,举行故事竞赛。“每年的春节就是长乐村最繁忙的时候,每家每户都要想一个故事,比比谁的故事最好看。”陈范兴说。

  两个街道一旦拉开故事会的序幕,好故事就接踵而至了。这边上市街刚刚出了个十二个寡妇大炫威武,那边下市街就搬出十三个和尚;那边十三个和尚得意了,十二个寡妇就只能将计就计,故作忸怩,掀起万般风情。

  上市街、下市街的故事比拼,比的是现场扎故事,双方都要现场临时发挥,更具有实效性与突击性。

  “不过,扎的故事不仅要扎的好,更要扎得有时机,要是错过了时间,就算是扎出来再好的故事都是白扎的。这比的就是各家各户的技艺了。”陈范兴补充道。

  长乐故事会活跃在民间

  “长乐是个特别的镇,和别的镇比较起来,文化氛围特别浓,也更有故事,人们都喜欢做这个事情,家家户户几乎都会讲故事,也喜欢讲故事。”周海燕告诉我们。

  编故事对于长乐人来说,轻而易举,信手就能拈来《三打白骨精》、《哪吒闹海》等民间故事。故事会中的演员都是昨天还在地里劳动、学校读书的长乐人。

  在长乐镇,故事会的题材多源自于民间流传的神话传说、历史故事,但群众在比的过程中,每年又会根据时事推出一些新故事。神舟五号载人飞船发射成功后,长乐人也为中国自豪了一把,杨利伟便成为了故事中的主角。

  故事会中,我们常能见到活灵活现的“空中飞人”,惊险而又刺激地悬挂在空中,站立在刀尖上、斧头上,更有拿着刀枪悬挂在半空中,这些看似不可思议的动作集聚着群众的智慧,其表演技巧属于家族秘密,从不外传。

  群众无穷的创造力与想象力使得长乐故事会每年都有新特点。“当地人喜欢收集一些民间传奇故事来创作新故事,每一年的故事都是不一样的,年年都有创新。”周海燕如此说。

  故事会传承的隐忧

  民间文化传承需要人们的积极性,也需要一定的资金扶持。由于种种原因,长乐故事会曾一度在人们生活中消失。是在新一代故事会长陈范兴的带领下,故事会才重新走上了长乐街头。但盛名之下也存在隐患。

  “来自民间的文化,在民间留传才会有生命力。”汨罗文化研究者刘石林对此持肯定态度。但他认为,“长乐故事来自民间,但政府的扶持、引导不可或缺,否则难以长久。”

  长乐故事会作为一地独特的文化现象,是否能长久不衰?记者心中亦有疑问。

  “长乐故事在家族内部传承,但是在市场经济下,随着进城做工的人越来越多,在家接受故事会传承的人就愈加稀少,文化就容易出现断层。”周海燕不无担忧。

  “长乐故事会虽然得到了传承,但如果传承和保护没有组织性,仅靠个人热情来推动,难以发扬光大。”作为湖南省级代表性传承人,陈范兴对此充满忧虑,“故事会和其他一些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一样,难免会出现‘空壳化’现象。”

  陈范兴认为,故事会当前面临最大的问题是后继乏人。近年,由于市场经济的深入,外出务工人员增多,传统技艺濒临失传。现在故事会成员大多是四十以上的中老年人。参与其中的年轻人,连剧情都不懂,更别说化装和道具制作了,只会一些简单的表演。

  他说,长乐故事会要发展延续,各级政府要从政策方面给予支持,不能让故事会这类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自生自灭。(吴啸华 颖)

来源:中国文化传媒网
时间:2012-02-15
湖南图书馆 版权所有 201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