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希望能允许我们维修下房子”——南岳圣经学校:90年历史痕迹犹在,曾是抗战重要见证物,今已凋败

  □撰文/张湘辉 摄影/朱辉峰




  昔日“委座官邸”今日屋顶都所剩无几。




  2010年7月26日,南岳白龙潭。圣经学校仅存的“委座官邸”掩映树丛中。自1951年始划入军事禁区,在围墙的里边渐渐倾颓。围在里头的还有古道两边一些宋代摩崖石刻。

  历史是什么。一座房子的破旧、倒塌,一篇普通的帖子,在无数人心里掀起波澜。牵扯人心的,纵是那些90年的砖头屋瓦,更是那些风云际会的人和事。血与火的时代,赋予一座普通的圣经学校以奇遇,直至有影响局势的力量。我们想留住它,终归是有理由的。即使留不住,且来温习一下尘封的光芒。

  [2010年7月26日  南岳白龙潭附近某军事禁区]

  2010年7月26日中午,阳光热烈,乘摩的自南岳牌坊处进山。盘山公路弯多急陡,然古木葱茏,山风凉沁,溽夏似乎一下子遁走。

  沿某军事禁区的围墙往上,经过“白龙村”的路碑,右转,树林掩映下一座民国风格青砖房子,正锁在铁门里。就是它了。大片的芭蕉叶簇着门楼,窗户上爬满藤蔓,青砖披着岁月留下的色泽,只是屋顶大面积坍塌,有点风雨飘零之感。非常规方式进入里间,如今,早已破得无法遮风挡雨,只有草木愈来愈茂盛。

  据说,自它1920年建成,这快要倾塌的建筑,仅是六座建筑中的一栋。90年来,人们称其圣经学校、“委座官邸”、省立商专、禁区、破房子……我们上山的马路,曾经的终点,就在它的门前。

  [1920年  南岳白龙潭圣经学校,美孚石油大亨出资、长沙基督教会修建]

  “石油”圣经学校,交代了它的身世

  它的来处其实模糊不清。《衡山县志》简单记载,“1920年基督教会在南岳白龙潭开办圣经学校,培养神职人员”。这距离基督教在南岳租房成立教堂,已经过去了27年。

  白龙潭在集贤峰黄庭观右侧,水源来自天柱峰,左右为云居、集贤、安上诸峰,形成一个大山谷,两岸山溪,汇流谷中。基督教会为何能得到这样一块宝地,修建如此规模的圣经学校,今日无人能说得清楚。

  山东画报出版社出版的《中国五岳》衡山篇的第五章节,“石油圣经学校”的说法曾让南岳文化宗教局副局长周跃华很迷惑。不过这也正好交代了它的来路。根据作者美国著名旅行家盖洛1926年的记录,学校出资方是美国美孚石油大亨,由长沙基督教会修建。此前三年,美国罗安琪圣经学院曾在长沙市韭菜园(今老省政府内)建起湖南圣经学校。

  神职人员在佛道盛行的南岳虽做着努力,偌大的学校中,还是较为清冷的。一直到1937年,各路人马奔将而来。

  [1937年11月-1938年2月   朱自清与南迁师生们吟读思索的长沙临大文学院]

  中国一流的文史哲教授全住在一栋楼里

  七七事变后,日军大肆炸毁大学。国立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私立南开大学师生撤出平津,抵达长沙、南岳,1937年11月1日长沙临时大学,正式开课,此一日也成为日后西南联大的校庆日。

  冯友兰的《三松堂全集》自序中回忆,坐落在衡山脚下的校舍,大门前有小河流过,雨后会有瀑布,从圣经学校往上,有佛祖怀让磨镜、朱熹张拭讲学论道的遗迹。“兵荒马乱之中,有这样一个地方可以读书,师生们都很满意”。

  这三四个月,中国一流的哲学家、文学家全住在一栋房屋中,“投止名山,荟萃斯文,令人激动”。汤用彤先生写他的《中国佛教史》,闻一多先生则考订《周易》,朱自清先生研究古代文学,还经常到山下的南岳图书馆查阅古籍。

  僻远南岳,报纸都需要两三天才能抵达,师生们的生活,却在“有规则性的上课与逛山的日程中”,“慢慢安定下来”。

  物质条件却是可以想见的艰苦。大师傅会往菜里多扔一把盐,弄成“咸菜”下饭,闻一多因此打趣:咸者闲也,所以防“闲人”之多吃也。

  局势更迭。1938年2月,师生们先是迁至蒙自的文法学院,一个学期之后转往昆明。离开方式也不尽相同,闻一多先生是从长沙出发,与学生们步行去云南;朱自清、冯友兰等 10多位教授,则坐汽车到桂林,经南宁出镇南关,再从越南河内转抵昆明。

  [1937年5月-1944年2月  蒋介石的“委座官邸”,“中正路”,“福音桥”]

  蒋介石六到南岳,在这里召开了四次高规格军事会议

  第三批来到圣经学校的人,是来南岳参加军事会议的湖南军事将领,还有蒋介石,宋美龄。

  1938年的南岳,临大的师生们已撤走,8月“香期”也喑哑无声。因为蒋介石的坐镇,军政要员频繁往返长沙与南岳间,一时“冠盖如云,车马塞道。”登山公路被拓宽,取名“中正路”,一直修到了学校正门口。

  我们在南岳区党史研究组原组长曾瀛洲家中,见到当年学校的全景老照片,六处房屋俨然。靠北的双层楼,当成了军令部与军委会的官员办公楼。南面则有大会堂,可容纳三四百人,为木柱支撑式的正方形砖木结构,四次高规格军事会议便在此。再往南是餐厅,第一次南岳军事会议,致“杜师长聿明”的书面通报中,告之“早点时间自六时三十分至七点”,大伙都在这餐厅吃饭。餐厅楼上及最南一栋两层楼房,为高级官员住房。拾级而上,往后山走,路过的双层小楼,是宋美龄专享之别墅。最高处,则是“委座官邸”,居高临下。这个百余米长的小径,至今还存一段。

  在一张会议 “警备图”上,可见整座山重重护卫,戒备森严。地下有工兵部队夜以继日挖建的防空洞13条。特一号防空洞挖掘在委座官邸附近,包括一个90平米的拱顶会议室,为蒋介石专用。曾瀛洲无论如何都不肯透露来源的一张防空壕位置图上,民国27年(1938)10月21日,皆有详细的安排谁住哪个防空洞。其中住宿在圣经学校的军政要员安排在第1与2号防空洞,住在岳云中学与南岳林垦局的,则在3-13号。

  [1939年2月-1940年3月  南岳游击干部训练班]

  南岳游击干部训练班:国共最神奇的一次军事合作

  其实曾在武汉珞珈山有过短暂的游击队干部培训班。第一次南岳军事会议后,国共更正式的培训合作确立下来。

  相比长沙临时大学文学院的清幽,游干班可谓热火朝天。“1939年2月15日正式开学,第一期学员1046人,女生110名”,第三期1459人。附近的岳云中学,南岳大庙长廊厢房,何键公馆都塞满了学员。

  叶剑英率领 “中共代表团”,带来诸多“教官”。 30多人住在“桔盈圃”,一个橘树成荫的优美庄园,如今不复旧迹。跟叶剑英一起来南岳的人中,有位在游干班新闻台担任译员的胡光,竟是时年38岁的胡志明。

  还有一名日本教官,讲授“对日本军阀的解剖和日本国内的民主斗争”。传说中任副教育长的叶剑英每周讲课两次,“听者多时达二三千人,慕名来听课的除了长沙等地的军官,还有南岳寺庙里的和尚”。会议室自然也容不下如此多人,“有时索性在操场上大课”。但所见资料显示游干班制度严密,这种谁都能来听的架势,或许是有演绎成分在里头。

  游干班一直持续到1940年3月,随后迁往祁阳,“流浪”到江西修水,浙江丽水。

  [1941年-1944年  薛岳创办的省立商专]

  薛岳着手创办的省立农、工、商三所高等专科学校,全部选址南岳。其中,省立商专则就在圣经学校。1941年,学校维修,“另投资法币24万元”扩建校舍,添置图书、仪器。第一批125名学生,开设有银行、会计、统计、工商管理等专业。1944年衡阳失守后,三所学校都被捣毁。圣经学校的办公大楼、礼堂、图书馆,很多书籍等物件,付诸一炬。

  [1944年10月9日到11月25日  冈村宁次的战斗指挥部]

  军事会议后,湖南省政府将圣经学校改为甲种招待所,委座官邸转身成了豪华迎宾馆。1944年10月9日,日军第六方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将指挥部“设于湖南省南岳山中的迎宾馆内”。他一边在白龙潭钓鱼,一边大肆杀戮。11月12日,柳州陷落。冈村宁次升任“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在圣经学校接受天皇诏书。昔日“委座官邸”响起探戈舞的音乐,还有士兵烧制的不太好的鲤鱼。

  [1951年到2010年8月  闲置于军事禁区内,慢慢死去]

  原先的“上下两层,每层都有十余个房间”今天都几乎没有痕迹。空荡的房子一头,有个新打的灶。后来得知这是军区曾免费将房子给附近农民居住留下的痕迹,“可能因为有人气,房子倒得慢一点”。

  今日,人们皆可开车从旁边轻易路过,只是隔着围墙。禁区。载我们的摩的司机自小在这里长大,从未走进。近一二十年以来,南岳有关部门一直努力想将它从禁区里弄出来,未果。

  这栋90年的建筑至今未列入文物保护名单。近年来,南岳文化宗教管理局一直与部队进行交涉,一直被以“国家安全第一”为由拒绝。2009年,曾有代表在全国人大会议上提交议案,皆未果。“只希望能允许我们维修下房子”,周跃华说。

来源潇湘晨报

政务信息 法规法律 文件资料
法律文书 新闻动态
科普动态 实用技术
专题活动 最新动态 新型工业化
本土精英
湖南高校 文化设施 文化要闻
遗产保护 学术论坛 湖湘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