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寻访手记| 返回主页...

 

 

黎明前的斗争——访中共地下党员张葭生先生

   ----------------------------------------------------------------------------------------

 
 

寻访对象:中共地下党员张葭生先生
寻访者:赵惠、王逸风、刘雪平
摄影、摄像:赵惠、刘雪平
整理:王逸风

  2010年10月7日上午,湖南图书馆“寻找城市记忆”活动小组寻访了中共地下党员张葭生先生。

  张葭生,湖南省益阳县(现益阳市赫山区)石笋乡山门坎村人,1929年农历11月生。1949年4月加入中共地下党,组建益阳山门坎党支部,任党支部书记。

  寻访中,张葭生告诉我们,他加入中共地下党,主要是受一个族兄张乐的影响。张乐,益阳县石笋乡道子坪村人,和张葭生邻村,二人很早就相熟。张乐原名张冬荣,出生于1916年,家境贫寒,依靠族上奖学金求学,毕业于芷江师范。抗日战争期间,曾任芷师自办刊物《芷师月刊》的总编,宣传抗日,针砭时弊,刊物很受欢迎。1942年,张冬荣加入中共地下党组织,平时以教学为业。1948年10月,张冬荣化名张乐,重返益阳,开展地下革命工作。解放前的中国,传统宗法观念仍很盛行,家族感甚强。张家在当地是大姓,张乐回来宣传革命,发展党员,首先就是从族亲开始。张葭生便是因此走上革命道路。

  1948年秋,张葭生高中即将毕业。考虑到工作问题,对未来很是担忧。张乐便向他讲述中国的形势,分析未来大局走向,说国民党节节败退,必将最终失败。革命形势大好,解放军必会取得胜利。“残冬的尽头最冷,黎明的前刻最黑。”张乐这样鼓励张葭生,并给他找来不少进步书籍和文章,如《中国往何处去》、《目前的形势和任务》、《将革命进行到底》、《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等。寻访中,张葭生先生讲,看这些书籍多是在深夜,保密工作做得很好。看完一本才能换另一本,不许做笔记和摘录。这些革命书籍和文件,最终影响了张葭生,使其在1949年4月加入中共地下党组织。

  谈起具体的地下党生涯,张葭生说,保密是第一位的。组织上要求,加入地下革命的事情万不能泄漏,连家人也不可告诉。不过,由于张乐发展的地下党员大都是乡亲,知根知底,再加上那时已是解放战争胜利前夕,在此问题上并没有过分要求。张葭生家是佃农,属于共产党最信任的对象之一,因此,张葭生的加入地下革命工作,其家人也都知情。张葭生的母亲夏月秀,后来也在张乐的影响下加入了当地的游击队。张母一生共育二女六子,六子中张葭生居长,兄弟中间有五人后来都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这与张母和长兄张葭生的影响是分不开的。

  在益阳县的革命斗争,主要是与以陈金丽为首的国民党力量做斗争。陈金丽是国民党益阳县党部副书记,也是石笋乡人,其老家和张葭生的老家相距只有五里路。陈金丽也知道张乐在老家进行的革命活动,只是由于中共地下党的保密性做得比较好,陈金丽并没有抓到具体的把柄。陈在石笋乡派了一个加强排驻扎下来,监视中共地下党的活动,并放言说要回到石笋乡当乡长,肃清当地的中共势力。张文华是张乐在石笋乡最先发展的中共地下党员之一,陈金丽把张文华的父亲和他二儿子抓走作为人质关起来,威胁张文华去自首。张文华并不畏惧,说如果不放人,就把陈金丽老家的房子全部烧掉。陈金丽后来还是把人放了。据张葭生讲,陈金丽并没有虐待张文华的亲人,因为大家虽然属于不同阵营,毕竟是乡亲,是熟人。

  1949年6月,张乐得到情报,国民党派了一支部队来消灭石笋乡中共游击队和地下武装,就派张葭生去通知游击队火速转移。游击队驻地离张葭生家二十多里路,在山里,具体地点并不知晓。为了以防万一,不能写书面文字,只能口头传达。张葭生接到指示,走了十多里路,在当地著名的箴言书院找到一个知己同学,由他带路,在黄昏时找到了游击队驻地。游击队的副大队长就是张文华,他接到通知后命令部队迅速转移,避免了革命力量的损失。

  1949年7月,国共双方的斗争更加激烈化。共产党游击队组织扩大,吃掉了国民党的乡公所,国民党势力变弱。8月3日,益阳市和平解放。

  解放后,张葭生入湖南革命大学学习,毕业后在湖南省公安厅任职。1959年6月,毛泽东回家乡韶山,在长沙驻留期间,张葭生曾担任警卫工作,负责饮食安全。毛泽东吃的饭菜,要先由尝试员尝试一定数量后才吃,张葭生就做过“尝试员”。

  此后,张葭生先后任湖南省公安厅办公室副主任,省委政法委副厅级研究员等职。1994年5月,张葭生离职休养。

(本文据寻访录音和张葭生编著的《石笋撷英》一书综合写成,特此说明。)

 
     
 

版权所有:湖南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