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寻访手记| 返回主页...

 

 

“寻找城市记忆”之何长胜的革命运动足迹侧记 

   ----------------------------------------------------------------------------------------

 
 

  
文/蓝秋儿

踏着“寻找城市记忆”的足迹,在一个初秋的早晨,有风吹过湖大绿树成茵、清新幽静的校园。一行10人收拾好心情,带着摄影器材,带着我们的秘密武器——纸和笔,开启了探寻何长胜老一辈地下党员的革命历程。

何老在其儿子、媳妇的陪伴下,远远地朝我们这个临窗的小教室走来,他步履稳健、慈眉善目。一把小蒲扇,一身质朴的穿着,犹如一个准备出去纳凉的老人,他亲切得如邻家爷爷的形象立即让人如沐春风。我们几位后辈与何老畅谈,教室里时不时掠过一丝笑声,何老的幽默与憨直的言语的确令人开心。我们也在轻松与愉快的氛围里,完成了对何老的专访。

那些遥远的革命历史,那些激情燃烧的革命岁月,那些惊心动魄的学生运动,竟这样清晰无误地展露在我们眼前,印入每个听故事人的心里。久久,久久地挥之不去。

何老,本名何长胜,1922年出生于风景秀丽的洞庭湖畔的汨罗。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日本人的刺刀伸向了手无寸铁的中国老百姓,中国很多地方成为沦陷和半沦陷区,年仅15岁的小长胜开始了颠沛流离的流亡学生生涯。他从汨罗逃亡到武冈(现位于洞口县),在国立11中,开始了被中断的读书生活,那时的学校设在祠堂,流亡学生可以享受公费待遇,因此小长胜暂时有了一个避难之所,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这不得不算是一种幸运和恩赐。

后来,品学兼优的何老顺利进入湖南大学经济系学习,开始参加地下组织活动。那时的进步活动都是通过成立的社团幕后掌控,每次活动,由社团出面负责征集大家的竟见和主张,不断壮大共产党外围组织。那时何老所在的世纪社的主要负责人是汪澍白,1946年毕业于湖南大学经济系,现任厦门大学教授,一个与共产党关系十分密切的人。因一开始反对学生运动,时间久了,就把自己给孤立了。为了更好开展教务工作,他开始变得开明而民主,再也没有压制何老他们所开展的进步活动。

何老那时所在的有三个社,做为社团的骨干力量,拥有独挡一面的能力。1946年,国共内战全面爆发,随着内战的升级和加剧,“反饥饿,反内战”的学生运动风起云涌。

1947年5月20日,北平、上海、苏州、杭州16个大学500多名学生以“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为口号,在南京举行联合请愿大游行达到高潮。国民党政府派出大批军警镇压民主爱国学生运动,游行学生被捕28人,重伤19人,约500人遭毒打,酿成“五二0”惨案。在那个信息封锁的年月,当这一事件通过省里的地下组织传到湖大时,已经晚了好几天,何老所在的社团,开始积极公开响应这一游行活动。

作为领导人之一,1947年,他和几大骨干力量发动和组织了声势浩大的“五二二”大游行。游行前,湖大世纪社秘密召开会议,讨论平、津、宁、沪等城市的学生运动趋势,分析解放战争形势,酝酿在湖大开展一次轰轰烈烈的“反内战、反饥饿”的运动。游行前,进步学生几天几夜都不合眼,忙着做旗子、想口号、贴大字报。河水干涸了,就直接走河床,从河那边贴到河这边,时间一到,立即停止。

那是5月22日清晨7时,学潮运动中永远不能忘却的日子。湖大2000多同学奔向大操场,队伍从现在湖大校区排到了桃子湖那头,由于国民党政府派军警大规模镇压,并封锁湘江,断绝了荣湾镇、牌楼口与渔湾市3个主要渡口的交通,所有渡船和划子全被国民党军警控制。愤怒至极的进步学生,到处找划子,有人无条件给学生提供划子,只要学生想要,就支持。学生们表现得相当勇敢,想出各种狠招对付国民党。游行时,开阐门,划到湖大内河,与国民党抗争。最后,活动取得空前的胜利,每个人手执“反内战”的三角小旗,高举“湖大学生反内战游行”的横幅,所到之处,湖南各地学生积极响应,尤其以民德、周南中学响应最为迅速。游行者用无处不在的标语轰炸了省府大院。运动开展得轰轰烈烈,激情的血液在每个年轻人心中涌动,一腔热血只有投身在激情澎湃的进步运动中,方能为苦难的国家、岌岌可危的民族尽一份力量。这是抗战胜利后,湖南学生第一次大规模举行的爱国运动,在全省乃至全国产生深远影响。

解放后,何老一直在湖南省总工会工作,辗转于各座矿山之间,做着反封建把头的工作。矿山的封建势力相当大,那时都“保护把头 反对改革”,工作开展起来自然有难度。但有难度,也得干。何老天生不服输的倔强个性开始发挥作用,这份工作一干就是十五六年,直到他调入湖南大学任教务处长,直至1984年退休。何老的英语口语很棒,擅长绘画,曾主编《湖南大学校史》,其他著作《湖南大学》、《岳麓风云》,是名符其实的才子。

我们小辈对何老的爱情革命史尤感兴趣,但问及何老时,他一句“没有那份闲情逸志”的干脆回答,令我们对他更加肃然起敬。在那个饱受战争摧残的年代,在那个“国破家何在”的岁月里,儿女私情只能搁置一边,革命同志般的友谊方显得至纯至美。风花雪月的浪漫故事与何老那一辈扯不上任何关联,他们把革命事业摆在第一位,为国家的建设尽心尽力,这是我们做为后辈应该汲取和学习的。

看着何老在其儿子和儿媳的陪伴下,一家幸福的背影在林荫道上渐行渐远,我不禁发出这样的感叹:“何老,没有你们老一辈的流血和付出,就不可能有我们今天这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谢谢你们,和平万岁!”

“寻找城市记忆”活动在大家的欢声笑语中结束了,大家在原湖南大学老图书馆的旧址前合影留念。这个我们无意间收获的旧址为此次“寻找城市记忆”的活动画上了圆满的句点。当然,未来还会有无数次“寻找城市记忆”活动等待着我们的开启。这是湖南大学定名后第一座现代意义的图书馆,欧洲哥特式风格四层建筑,亦是当时华中华南最大的图书馆,故宫国宝南迁时曾寄存于此。1938年4月10日,侵华日机第四次轰炸长沙时被毁,仅存石柱数根,犹如圆明园废墟上那堆残留的石柱一样,激励着我们后人:国耻不能忘!这些屹立在湖大校园内的残存柱子,仔细一瞧,那股凛然的正义之风不是像极了何老吗?经沐风雨,穿过战火的岁月,将民族的灵魂和希望带给我们,让我们聆听,并学会永生铭记。

 

 
     
 

版权所有:湖南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