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寻访手记| 返回主页...

 

 

书店里的“暗战”——陈茂志解密中共“地下”生涯

   ----------------------------------------------------------------------------------------

 
 

  
文/王逸风
采访时间:2010年8月8日上午9:00-11:00
采访地点:中共湖南省委大院
采访者:湖南图书馆“寻找城市记忆”工作组赵惠、刘雪平、王逸风

一部《潜伏》闹得沸沸扬扬,不过,真实的“地下”革命生涯,远没有如此惊心动魄。电视剧和电影里的情节大都经过加工,真实的革命却需要一步步去做工作。电影中的惊险情节分散在日常的生活中,可能会让很多抱有期待的人感到失望。不过,这才是真实的历史。

2010年8月8日上午,湖南图书馆“寻找城市记忆”工作组采访了中共地下党员陈茂志先生。陈茂志,1931年出生于湖南湘乡,16岁离开家乡到长沙谋生,进了蔡锷路上的大公书店当学徒,1949年加入中共地下党。解放后历任中共邵阳市代市长、湖南省教育厅厅长等职。
 
抗日战争结束后,国共内战不久就打起来,国内空气顿时紧张起来。当时的国民政府是合法政府,长沙属于国统区,共产党的活动只能在地下进行。小说《红岩》中,有一个沙坪书店,是中共川东地下党工作联络站,后来遭特务破坏。小说源于现实,陈茂志所在的大公书店,性质与沙坪书店类似,是中共湖南省工委的一个重要联络站。当时的中共湖南省工委书记周礼就经常在这里开展工作,与其他党员同志会面、交待任务等。
 
陈茂志先生说,大公书店颇具规模,店面面积有三四百平米那么大,按现在的价值估计,资产应该在一千万元以上。大公书店老板郑励新,曾被国民党抓进衡阳集中营,关了几年。后来,日本人打到衡阳,大肆轰炸,集中营被冲垮,郑励新乘乱逃出。本来和共产党没什么瓜葛的郑励新,逃出集中营后,倒真和共产党有了瓜葛。他后来开了大公书店,打的招牌是“《大公报》湖南经销处”,其实,经营了不少进步书刊。

那时的长沙,进步的书店不止大公书店一家,其他还有求知书店、中国书店、文化书店、兄弟书店等。不过,开书店虽是文化事业,可也没这么安全。1946年,中山路的中国书店和走马楼的求知书店就被国民党特务捣毁了,并有三个进步青年被杀。据陈茂志讲,大公书店之所以和《大公报》扯上关系,也是为了降低危险性。大公书店的员工,有五个和郑励新一起住过集中营。郑励新虽不确定他们是不是党员,对他们的思想倾向却是了解的。解放后,郑励新才知道这五个人都是共产党。

陈茂志说,当时中共湖南省工委的重要领导周礼、余志宏等人多次在这里开展工作。郑励新作为非党人士,对革命的贡献不可小视。如果当时他去检举揭发,国民党来个突然袭击,可能会把中共湖南地下组织主要领导人一网打尽,郑励新也可因此一举获得国民党的高官厚禄。郑励新没有这么做,以一个党外人士担负着这么大的风险,实在让人敬佩。解放后,郑励新把书店所有资产捐给国家,后来中共组织给他安排了一个工作,开160块的工资,他只肯拿80。如此高风亮节,确实少有。

采访中,我们问:“当时的地下党经常召开会议吗?”陈茂志先生不由大笑,说:“你们想得太天真了。哪里敢开会哟,要是敌人来了,不是一网打尽?都是单线联系,除了发展你的上级,别人都不知道你是不是党员,你也不知别人是不是党员。”

“那你参加地下党后有什么具体工作要做呢?”

“也不多,就是送送信、站站岗放放哨。比如有时周礼来了,和店里的同志商讨事情,就得找人出去站岗,免得国民党特务来突袭。”

“那有没有特务来骚扰?”

“有啊,经常有人来转悠,向顾客问一些问题,其实就是国民党的特务。不过书店有它的好处,同志们可以把要交流的信息写在纸条上,夹在某一本书里,传给要传的人。书店很大,读者很多,不少读者在里面一待就是一天。地下党员也可以在书店里接头,或者看进步书籍。书店还是比布店好一些。在布店你买了东西必须走,在书店就可以一直待着,特务也不好查你。”

大公书店员工一共也就十一二人,先后在里面工作的地下党员就有张启魁、赵慨萍、成校荣、武开源、陈茂志、赵海明、朱跃庭等人。一个书店,在国民党眼皮下聚集了如此多的地下党,“暗战”故事一定不少。可惜采访只进行了两个小时,很多故事陈茂志先生还没来得及讲。有兴趣的不妨按图索骥,继续发掘。

 

 
     
 

版权所有:湖南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