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页
 
要像保护自然环境一样保护我们的文化环境
 寻访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湖南木偶皮影艺术
 
 


寻访对象:湖南木偶皮影艺术剧院院长杨宙谋 
寻访者:赵惠、徐志、夏雨雨 
摄像:赵惠
整理:徐志
杨宙谋:湖南省木偶皮影艺术剧院院长。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中国木偶皮影艺术学会副会长,国家一级作曲。
      春风怒放花千树,旭日桃花几万重。沐浴春光的三湘大地,又一次焕发出勃勃生机。2月21日,湖南图书馆“寻找城市记忆”活动第三季如期启动,寻访队伍踏着晨风,快乐奔赴活动第一站——湖南木偶皮影艺术剧院,走近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感受湖南木偶皮影艺术的魅力。
    一、湖南木偶皮影艺术是中华文化的瑰宝
      木偶戏古称"傀儡戏"、"傀儡子",是由艺人操作木偶表演故事的一种戏曲形式。早在唐代民间即有傀儡杂技,早在唐代民间即有傀儡杂耍,及至明代中叶,湖南地方戏形成,遂与其结合,形成定型的湖南木偶戏,流行于全省各地,按其属地,大体可以分为祁阳、衡山、龙山、常德四大流派,各大流派均保留有丰富的传统剧目。
      皮影戏是我国一种具有悠久历史的传统民间艺术,最早诞生在两千年前的西汉,又称羊皮戏,俗称人头戏、影子戏,发祥于中国陕西,成熟于唐宋时代的秦晋豫,极盛于清代的河北。顾名思义,皮影是采用皮革为材料制成的,出于坚固性和透明性的考虑,又以牛皮和驴皮为佳。皮影艺术在中国乃至世界上拥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国家非常重视皮影文化艺术的保护,2006年5月20日,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湖南是皮影流传最广泛的省份之一,其流派甚多,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就有长沙、澧县、衡山、常宁皮影之分,保留了丰富的传统剧目。
      湖南木偶皮影戏素以操纵稳健准确、表演细腻传神、造型精美生动、神态栩栩如生而闻名于世,尤其是皮影的童话剧和寓言剧,在皮影界独树一帜,更是蜚声国内外。皮影戏被法国《费加罗报》赞为“比金子还贵重的皮影戏”,木偶戏在澳大利亚国际木偶节上被称为“跨越了语言障碍”、“特殊的表演艺术和技巧,尚未能有与之媲美”。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湖南木偶皮影戏逐步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和地方色彩,是湖湘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湖南省木偶皮影艺术剧院组建于1956年7月,分为木偶和皮影两个演出团。多次出国访问和演出,先后出访过朝鲜、捷克、波兰、前苏联、法国、瑞士、匈牙利、前南斯拉夫、蒙古、罗马尼亚、德国、越南、伊朗、澳大利亚、新格里多尼亚、斐济、日本、美国等国家及香港地区。 1965年在罗马尼亚举行的第三届国际木偶节上,皮影戏获最佳演出奖;1983年在澳大利亚国际木偶节上,木偶戏《金鳞记》荣获荣誉奖;1993年木偶戏《火云鸟》获文化部华新剧目奖;1997年皮影戏《三只老鼠》获文华新节目奖。 
      寻访过程中,杨宙谋院长从艺术发源的角度,阐述了对湖南木偶皮影艺术的理解。他指出“傀儡戏是人类思维进化发展的产物。 在人类的漫长历史过程中,为了记述事情的需要产生了语言文字;在演绎一个事情的时候,就产生了傀儡。当这个可爱的傀儡被赋予鲜活的生命,当它有了性格,并用一种高超的技艺来演绎典型的场景,揭示丰富的思想感情,展开浪漫的想象,这时候就产生了多种多样的木偶戏和皮影戏。”
      傀儡是人类形成的美好的情景,傀儡被人操纵,随心所欲演绎自己的生活。傀儡的制作虽很幼稚、很笨拙, 但通过操纵者过传神的表演,诙谐幽默风格的展示,就释放了人们心里的压力。中国传统文化重视意会、顿悟和暗示,比喻寓言,往往能通过一个微小的故事,引人思考。
      谈起中国的戏剧,大家就会想起元杂剧、宋元话本。其实木偶皮影戏的历史比我们想象的要古老很多,可以上溯到汉,因此有人说木偶戏是百戏之祖,也有人说木偶戏是电影先驱,这些观点都有一定的道理。木偶、皮影这两种艺术形式,虽历经了朝代的更替,意识形态的变化仍然存在,目前在民间还有土壤,说明它的艺术生命力是很顽强的。今天随处可见的三维的“偶”和二维的“影”,已经成为了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朋友。
      二、湖南木偶皮影艺术是湖湘文化的特色基因
      湖南的木偶戏皮影戏,是湖南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一种代表形式,是中华文明的一个小小的基因,这个基因要是没有了,就不会产生出好的东西,为什么要讲究基因的多样性呢?如果基因的多样性、丰富性保存在这里了,那将来我们就会出现很多适应现代需要的物种,文化基因一旦破坏,人就会变得愚蠢。
      在谈到湖南木偶皮影艺术的传统继承问题时,杨宙谋院长说:“我们的思路一是继承传统,湖南木偶、湖南皮影、中国皮影,这些标签都要有;二是艺术必须要赢得公众的喜欢。湖南的艺术是很有特点的,湖湘文化的因子与湖南的山川地理,人文地貌都很有关系,湖南木偶皮影是湖湘人文孕育的结果。比如唐山皮影、东北皮影都有自己的影调,湖南皮影却无影调。原因在于整个大北方都属于北方语系,区域之间的语言差别不大,因此北方皮影戏虽各有影调 ,但并不阻碍交流。湖南皮影无影调,是因为湖南十里不同音,不同的语言一定会产生不同的音乐,为什么不形成影调呢?因为艺术在交流的过程中,必须要引起共鸣,区域间的语言交流障碍势必会禁锢传播的范围 。三是我们的作品一定要诙谐幽默,舞台的冲突性要强。戏剧的本质是要有矛盾,要塑造性格,性格越鲜明表现力就越强。
      我们做戏,首先要考虑观赏性,诙谐、幽默、搞笑;其次,应该突出艺术性,就像放糖一样,糖溶于水,用艺术的表达方式表达艺术的感觉;第三,一定要有思想性,艺术一定会有思想性。正如毛泽东同志所说的“你处于不同的阶层,不同的地位,你的思想意识一定会在你的作品里反映出来,这是不可避免的”。湖南木偶皮影艺术吸收了中国寓言的表现手法,把思想性隐匿于作品之中,不宜过于直白,也不能走那种“高、大、全”的艺术路线,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要有思辨色彩在里面,让观众有所思,才能增强作品的趣味性。比如我们的经典剧目《三只老鼠》反映了人性的某种劣根性,《鹤与龟》让人感觉有种思想性附着其中,但究竟是什么说不清道不明,但却真实存在。
三、湖南木偶皮影艺术传承和保护的困境
      谈起湖南木偶皮影艺术的传承和保护,杨宙谋院长显得有点无奈。他说:“湖南的木偶皮影虽然获得了很多奖项,如文华奖是政府的最高奖,我们也作了很多创新发展的东西,但剧院属于差额拨款单位,市场又不是很好,它本身的生存能力不强,要发展就很困难。目前的演出成本很高,像湖南木偶皮影这样的文化产业,如果没有政府的支持,就难以生存。而政府的支持又呈现出区域的不平衡性,有的省份对此的投入就很大,如福建的提线木偶、布袋木偶都得到了很好的保护,并且被作为地方文化的名片,推广宣传进奥运。这些貌似简单的推广事宜都要人去做,要去争取,越推越有地位,并由此形成良性循环。文化艺术的发展与其本身的发展规律和轨迹息息相关,但政府和掌握话语权的组织或个人的引导培育也是分不开的。福建地方很推崇自身的文化,政府在做一些事情的时候,适时把提线木偶和布袋木偶推了出来,客观上营造了一个好的文化环境,逐步形成地方文化品牌,形成地方名片。”
      湖南木偶和皮影戏,民众喜欢,媒体喜欢,若能得到政府的大力争持,也有形成文化品牌的潜力。但目前政府还兼顾不过来,花鼓戏、湘剧、民族歌舞都想推出,身心手背都是肉。
      四、要像保护自然环境一样保护我们的文化环境
      近些年来,湖南木偶皮影剧院每年都有送戏下乡、惠民演出的公益行为。民众对木偶皮影艺术还是钟爱的,但还未普遍形成买票看戏的习惯。杨宙院长告诉我们,目前演出成本很高,他们的演出若完全秉承公益性就无法生存,也不能体现艺术的价值,只能坚持低票价运行。他说“如果大家都是看不要钱的戏,就不会有卖票看戏的习惯。为什么物质的粮食大家都买了享受,而精神粮食要送呢? 
      目前,环境保护已经成为全社会的共识,环境保护的舆论环境已经形成,文化环境的保护尚未提上议事日程。每有公开发言的机会,杨院长都会呼吁保护我们的文化环境,“要像保护自然环境一样保护我们的文化环境”。


 
     
     
政界 军界 科技界
教育界 体育界 文艺界
湘商 新闻界 金融界
律师界 美术界 地产界
文学家 时尚界 海外湘籍名流
湘西人 湘... 湖湘名人年谱
湖南历代女... 湖南书院
文化湘军 湖南大事记
国家历史文... 长沙大战
湘藏线装古书 湖南地方文...
 
姓氏与家谱... 姓氏与家谱...
姓氏与家谱... 伏(Fu)
伍(Wu) 朱(Zhu)
吕(LU) 师(ShT)
匡(Kuang) 毕(B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