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下湖南论坛 | 湖南名流 | 湖南专题 | 家谱、族谱 | 湘人著述 | 地方文献
当前位置:首页>口述历史>湖南抗战老兵口述录>正文
 
     
  让我试试看,三发保准打中敌军碉堡 (节选)  
 
 

1942年,我被国民党抓壮丁去当了兵,在第8军当炮兵,主要使用美式山炮。1944年秋,我在云南参加了松山战役,打了两三个月的仗。

说到战场上最难忘的事情,就数炸日本的碉堡了。我们每个人4枚炮。我们第1炮在那个地方打了两天,都没打中。我们站在高一点的地方,日军站在低一点的地方,下面是一条河,他们用一挺重机枪封锁着这条河。在那种情况下,由于一边是平的,我们怎么打也打不中。那几天我们死了100多人,每天都会伤亡30多个。

到了下午,前方突然响起“啪啪啪……”的声音,原来是敌人的重机枪来了,我们没有地方退了,只能攻上去,那一下我们就伤亡了几十个人。在马路上,我们怒喊一声“冲”,趁势就把敌人那台重机枪消灭了。两天之内,我们打退了敌人几次类似的冲锋。我的连长,是一个叫胡玉宗的广东人。到了第38点钟的时候,他过来说:“范松池!”我说:“有!”他说:“今天要你到第1炮那个阵地去!”我说:“要的,可以!”

很快,我们几个人就匍匐前进到了第1炮的阵地。在那里,我们打了七八发炮弹都没打中敌人。这时食堂送饭来了,连长就叫我:“范松池,饭送来了,先吃饭吧!”我说:“要的!”我们就开始吃饭。

因为炮兵有个光线指挥的,距离、方向都由他们指挥,炮是流水线的,炮上还有方向盘,他们指挥我打哪,我就往哪打。吃饭的时候,连部参谋郭灿民来了,他是湖南醴陵人,炮兵现场指挥。他移过来就质问我:“范松池,你怎么没打中呢?”当时指挥的人都有记录本,我就说:“没打中?拿记录本来检查,如果错在我担责任;如果错不在我就没责任。”

后来郭灿民检查了几遍记录本,又检查了炮,就喃喃的说“那个炮也确实很难操作”。我就问:“郭参谋,是我错了吗?”他说:“错倒没错……”。因为是他指挥我打,没错的话我就没有责任。过了一会,我边吃饭就边说:“这样吧,郭参谋,你先不指挥我,我发3炮保证打中。”

  大家都同意,我和郭参谋又回到了阵地,这时我不禁有点害怕了,他就说:“范松池,你不是讲了吗,怎么害怕呢?”我心想,打炮哪能脱离得了指挥呢,当然,我讲了,错了就错了,打完了就算了。我自己没怎么想,就打中了。那时候我只有21岁,小学还没毕业,但是我头脑比较灵活。

我是在云南昆明蒋介石监察团炮兵大队第7期毕业的。在监察团学习的炮的时候,是美国的教官,中国的翻译官。毕业之后,只有我得到了美国的褒奖。

那碉堡是怎么打的呢?在现场,有棵独立树,像我们山里的棕树一样,很大而且没有枝杈,有三四丈高。日军的重机枪对着我们的阵地,不过距离太远了,他们打不到我们。我就说:“郭参谋,你看,我要一炮把那颗树打倒。”那棵树,之前我们打的几十发炮弹都没把它打倒。郭参谋说:“范松池,你不要吹牛皮!”我说:“我试试看,你看着吧!”那棵树挡住了日军的重机枪,我瞄准了那颗树,连打了3颗炮,我一打中,我旁边的长官们和1个美国人都说打得好。当时我不确定有没打中,但是第二天,我们营长去参观打的那个洞,发现死了8个。

   还有一个地方,两边高一点,中间是一道沟,我们从来没打过,上面命令我把山里的树、草都打光,不然找不到目标。我一炮打过去,敌人重机枪的子弹就打到我的炮杆上来了,我只能报告连长说找不到目标。连长下命令:“范松池,今天这个炮不难测算距离。继续前进!”我心里想,继续前进就是继续打的意思,今天他的机枪打到我的前面,差点打死了我,也算是九死一生了。那死了就死了,为保卫祖国,保卫人民,死了也值得,再说,打仗哪有不死人的呢?我就对班长说:“帮我找把铲子来。”用来铲土,他问:“要铲多长?”我说:“沟有好长就铲好长。”我卧倒打,但是发现别人还是能打到我的脑袋,我就铲点土把我脑袋前面垫高点,挡在我的脑袋前面,他们就打不到我了。

   我又继续开始打,我打一发炮弹他们那边机枪就“哔哔哔……”打了20多发子弹来。子弹一来,我就卧倒不动,心想,我不起来,你们就打不到,让你们打!等他们子弹一打完,我又装1个炮弹继续打。阵地上别的炮弹都取消了,就帮我递炮弹来,专供我1个人打。

这样打了一上午,送饭的来了。那个连长是广东人,看我打的太辛苦了,就说:“派两个人去换范松池下来休息一会儿。”另外派了两个当了六七年兵的老兵去打,一个人姓朱,40来岁,另一个是个副班长。他们打了一发炮弹就爬起来想去捡铁片,就像现在捡子弹壳一样,结果那个副班长的手被打穿了,老兵们对那挺机枪怕得要命。

等我吃完了饭,还是要我去打,可能是火力太大,那个炮的帆布起火了。我自己的炮弹也起火了,我就赶紧起来走了。我的班长是四川人,过了一两分钟,他说他去看,但是他对炮也不大懂,也只是个班长。我就说“没事,等会我去看,反正炮弹也没炸。”

我们把所有的大小跑、特级炮,全部对着山里,一个人喊:“预备……放!”炮弹响了10几分钟,山里的树和杂草全部打了个干净,他们也就全部看到了。日军就这样全部被我们灭了。日军派了一个军堵住,来不得也退不回,土屋都自己炸掉了,死了好多人。

  作者:范松池 

 
 
 
5.jpg   87岁,现住永州市东安县紫溪市中心...
4.jpg   92岁,现住邵阳市新邵县寸石镇财宏...
3.jpg   1922年生,90岁,现住常德市柳叶湖...
 
3.jpg   1941年12月24日,日军出动12万兵力...
1.jpg   衡阳保卫战是抗战中作战时间最长、...
8.jpg   六十五年前的常德会战,给当时在中...
W020120620614268675635.jpg   在日本的战史书籍里称为“芷江攻略...
在前线视察战斗的美军顾问.jpg     仁安羌(亦作燕南羌)大捷,是第二...
 
 
1.jpg   1937年主动报名参军的黄生兴,曾因...
1.jpg   黄瑞祥,1919年生,现住洞口县高沙...
8.jpg “湖南抗战老兵肖像采集计划”寻访手记 ...
 
版权所有:湖南图书馆 2010 联系我们 Email:txhn@library.h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