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下湖南论坛 | 湖南名流 | 湖南专题 | 家谱、族谱 | 湘人著述 | 地方文献
当前位置:首页>口述历史>湖南抗战老兵口述录>正文
 
     
  肩扛手抬着炮弹来保卫长沙 (节选)  
 
 

日军打长沙,一路打上来的,北京啊,武汉啊都打到了,打完长沙又打广东,打完广东又打香港。那是个冷天,我们晚上8点出发到香港去,急着赶路,那棉衣棉花都不要,但那时英国的兵逃亡了,我们又马上回湖南。日军想过河,因为我们守在那里,他们过不来,没得办法。我们在洞庭湖一带打,一看见日军战车就打,打得坦克车走不动,马上集中打,就这样他们没办法,来了好多船,也不敢过河,日军在我们战地上转啊转啊。那炮真的太笨重了,那山地又高,好难动,但是还算好,没有被日军打到,没有出什么事情。

1941年,我已升任第4军战车防御营营副,随军参加第三次长沙会战。这次作战我们到处走,是流动的,去过新墙河驻守。现在的名胜景点岳麓山是制高点,如果失守,就意味着长沙不保。我们的任务,就是在河东阻击敌人的继续行进。洞庭湖那没得桥,就没去。我们不能单独作战,一定要步兵掩护我们,要有步兵调到我们炮兵区保护我们,因此步兵同我们非常密切。行军途中,公路与铁路均被破坏,炮身和炮弹也需分解运输,我们肩扛手提才得以转移。日军在哪里,我们就打到哪里。由于攻击目标较远,具体打死了多少日军,我不知道,那炮轰时泛起的滚滚浓烟我记得很清楚。

当时一日三餐还是有保证的,一般8人一桌,只有一大盆青菜,少有荤腥。军医也不多,药也不是很够。有一次,我记得我接到了上头命令,要我带一个营守在那里,敌人守那边,我们守这边。我手下的一个排长等前面的排过了河,到对河去了,他也准备过河,对面都看不清楚。过河时,他被打伤了,血流如注,我就带着个勤务兵,又没有其他的药,没得医生,没有办法,只能用那盐巴水给他洗一下伤口,消消毒,简单包扎。一个炮兵阵地都被日军打掉,好危险。战争生活极其艰苦,我们流动作战,寒冬腊月垫的盖的都是稻草,喝不惯包谷稀粥,很多士兵拉稀、打摆子,连路都走不动,但上了战场一个个生龙活虎。

新墙河和汨罗江是湖南的两道天然防线,我们与日军隔江对峙,每个连有4门炮,射程可达1000米,敌人想要渡河,我们就狠狠地开炮轰击,炸得敌人船毁车翻,人仰马翻,死伤累累。由阿南惟几中将司令官率领的敌第3640等师团在飞行团的狂轰滥炸掩护下,一步步深入,钻进了我军布下的天炉阵。他们从东北面和南面进攻长沙,狂妄宣称要打进长沙过元旦,侵占妙高峰、杜家山,建立炮兵观测所,指向长沙城的制高点天心阁。我军与他们在冬瓜山、黄土岭一线发生了反复激烈的拉锯战。我们战炮营则坚守在北门和湘江东岸,不让敌军进城、过江,江那边的岳麓山是俯瞰全城的重炮阵地,随时以炮火支援第一线。最紧张的时刻,各个阵地告急,敌人的先头部队已经突入城内,长沙岌岌可危。原本是远距离作战的我们炮兵也直接上了前线。这次战斗我们取得了胜利。

作者:何汉忠

 
 
 
5.jpg   87岁,现住永州市东安县紫溪市中心...
4.jpg   92岁,现住邵阳市新邵县寸石镇财宏...
3.jpg   1922年生,90岁,现住常德市柳叶湖...
 
3.jpg   1941年12月24日,日军出动12万兵力...
1.jpg   衡阳保卫战是抗战中作战时间最长、...
8.jpg   六十五年前的常德会战,给当时在中...
W020120620614268675635.jpg   在日本的战史书籍里称为“芷江攻略...
在前线视察战斗的美军顾问.jpg     仁安羌(亦作燕南羌)大捷,是第二...
 
 
1.jpg   1937年主动报名参军的黄生兴,曾因...
1.jpg   黄瑞祥,1919年生,现住洞口县高沙...
8.jpg “湖南抗战老兵肖像采集计划”寻访手记 ...
 
版权所有:湖南图书馆 2010 联系我们 Email:txhn@library.h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