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下湖南论坛 | 湖南名流 | 湖南专题 | 家谱、族谱 | 湘人著述 | 地方文献
当前位置:首页>口述历史>湖南抗日老兵>湘西会战
 
     
  中日最后一战——雪峰山会战  
 
 

 

  抗日战争时期,湘西雪峰山西麓的芷江机场,是中美空军的前沿阵地,在集散作战部队、轰炸日军占领的衡阳、长沙、岳阳、汉口、南京等前沿阵地、交通要道和军事目标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日军视之为心腹大患,蓄意发动雪峰山会战(又称湘西会战),一是企图摧毁芷江机场,以保证湘桂、粤汉两条铁路畅通,将华南日军转移到沿海地区阻止美军登陆;二是占领湘西,沿湘黔公路直趋贵阳,威胁昆明,并沿川湘公路进攻四川,威胁重庆。19451月,日第六方面军接到命令后,即以第二十军和十一军一部为主攻部队,计5个师团加3个独立混成旅团,另配备有空军和战车部队以及伪和平军第二师协同作战。由二十军司令官板西一郎任作战指挥。针对日军作战意图,国民政府军委会主席蒋介石召集陆军总司令何应钦、第三方面军司令汤恩伯、第四方面军司令王耀武等召开紧急会议,决定由何应钦任总指挥,率王敬久第十集团军、李玉堂第二十集团军及新一军,以雪峰山为依托,与日军决战,确保中美空军基地。

  19453月下旬,日军整修了衡邵、潭邵公路,在邵阳附近集结粮食弹药等作战物资,为进攻芷江机场做好准备。以第六方面军第二十军为主力,及5个师团、1个独立混成旅团,分驻邵阳、湘潭、全州、东安、长沙,另以飞机135架配合作战,共计8万余兵力,分进合击,企图占领中国军队芷江空军基地。6月,国民革命军调集6个新装备军,配以空军第五大队和一、二、三大队各一部,援华美国空军第十四航空大队,总兵力约11万人,在绥宁、洞口与黔阳交界的雪峰山地域阻击来犯之敌。这场中国8年抗战中最后一次大规模会战,经历防御阻击和反攻追击两个阶段。

  防御阻击(49日至58日)

  49日,日军分左、中、右三路同时进犯。日军中央纵队邵阳方面:49日,中路日军第一一六师团、独立第八十六旅团、重广支队为一线主力,第四十七师团为两线支援部队,分四路向西进攻。但遭中国军队第七十四军及一00军各一部的逐次抵抗。

  日第一路,第一一六师团第一二0联队3000余人,沿邵安公路西进,企图把中国军队消灭在雪峰山以东洞口、武冈西北地区。413日偷渡资水,占领桥头阵地,掩护主力西渡,18日侵占桃花坪,21日进至石下江,26日进攻洞口。中国军队第五十八师一部利用险要地形和坚固工事阻击日军,在近一月内节节抵抗,给日军以重挫,揭开湘西会战序幕。

  日第二路,第一一六师团第一三三联队4000人,从邵阳向西北进犯,412日由邵阳向巨口铺、顺水桥进犯,受到中国军队第六十三师的逐次抵抗。其部于16日进占隆回司,24日逃窜至山门,28日晚进抵渣坪,30日进攻江口,被中国军队第五十七师及暂编第六师一部所阻击,攻势顿挫。

  日第三路,第一一六师团第一0九联队4000余人,由邵安公路北侧西进,于411日向小塘进攻,16日进抵白马山,17日主力进攻放洞,受到中国军队第五十一师阻击,攻势受挫。后中国军队一00军驰援,形成合围之势。

  日第四路,第四十七师团重广支队4000余人,由黑田铺向三口关进攻,遭守军第十五师阻击后,于413日由小溪强渡资水攻占粟塘,16日进入寒婆坳,24日到达罗山,28日至29日到达新化、洋溪附近,遭中国军队第七十三军主力猛烈攻击,死伤惨重,攻势受阻。

  中路日军第二四四联队于428日在溆浦、隆回交界的青山界与守军第一00军十九师激战竟日,守军歼敌400余人,俘敌中队长以下22人,缴获炮2门、重机枪3挺,步枪300余支,取得湘西战役的首次胜利。52日溆浦龙潭守军得空军16架飞机支援轮番轰炸,致龙潭日军伤亡惨重。55日,中国军队在空军支援下,在铁山、青岩多次击退敌强攻,毙敌600余名;57日至8日,在空军有力配合下,中国军队击退4000余日军对铁山、青岩高地的波状式强攻,毙敌300余名。至此,青岩之战以毙敌1600余名的战绩告捷。同时,茶山守军全歼敌三十四师团二一七联队主力;新化洋溪守军将敌重广支队阻击于洋溪东南,龙潭、木鳌洞一线,守军将敌一0九联队分割包围,从而使突入江口的日军一一六师团陷入孤立无援的困境。

  日军左翼新宁方面。日第六十八师团第五十八旅团关根支队,于415日夜,由东安至新宁以南开始进攻,于417日陷新宁。21日,日军第三十四团第二一七联队攻占梓木山,22日攻占真良,向绥宁逼近。中国军队第四十四、五十八师各一部逐次抵抗。25日,日军主力北犯水东、关峡。263000余日军向要地武阳进犯,武阳驻军第九连与数倍于己之敌苦战4昼夜,全连壮烈牺牲,武阳陷入敌手。30日,日军猛攻瓦屋塘。51日转攻水口,未克。同日,驻守铁山的中国守军七十四军五十七师一七0团连续9次击退600余敌人在炮火掩护下的冲锋,毙敌200余名;2日,中国军队第五十八师主力及一九三师在空军支援下反击日军,歼敌第三十四师团第二一七联队大部;3日,在中美空军轮番轰炸支援下,守军向猛攻青岩、铁山一带的日军3000余人还击,连续15次击退日军的集团冲锋,毙敌600余人;4日起第五师在龙山、大河冲一线与敌激战,经3日,攻克武阳,歼敌五十八旅团长以下1500余人。武阳大捷是湘西会战由被动变为主动,由防御转为反攻的标志,为反攻作战打下了基础。

  日军右翼宁乡、益阳方面。日军第六十四师团一部,于418日由宁乡进攻大成桥,被中国军队第十八师击退。另一部约2000人,与414日由宁乡攻陷益阳,17日攻桃江。21日,受到中国军队第十八师增援反攻,退守益阳,与中国军队隔河对峙。

  反攻追击(59日至67日)

  中国军队第四方面军于58日向日军发起了全线反攻:第五十七军和新六军第二十二师从江口向日军发起猛攻;第一00军五十一师先后猛攻木鳌洞日军和上渣坪、半江峰日军;第七十四军五十八师和五十七师与九十四军占领桥头后,第九十四军一部与第七十三军一九三师追击高沙、桃花坪逃敌;第七十四军五十七师、第一00军五十一师等5个师在江口附近包围敌一一六师团,并紧缩包围圈;第十八军第十一师攻克山门,第一一八师夺回了寨市、龙潭铺、石下江等地。此时,日军第十一军团主力退集东安、全州一带。59日,日本中国派遣军总部下达了停止芷江作战命令。是日,中国军队第五师进攻黄桥铺以西之日军,第一二一师击败六都寨顽抗之日军。12日,第十八军第十一师围歼洞口日军,并击退马颈骨至山门狭长地带的日军一0九联队的多次拼死突围,打退一一六师团一三三联队和一二二联队对山门一0九联队的增援和接应,使日军一0九联队补给中断,靠丛林杂草和山水充饥。同日,日军总部令第三十四师团配属第二十军团指挥。该军团令三十四师团向新宁集结,调步兵1个团至桃花坪附近,掩护日军撤退。即日,中国军队第五师攻克高沙,第五十五师击溃瓦屋塘以南之日军,亦进入高沙。日军3000人从高沙怆惶渡河向东溃逃,遭第五师截击,转向桃花坪突围。514日,中国军队向被围困在马颈骨的日军一0九联队发起总攻,在马颈骨毙敌联队长以下官兵1300余名,取得马颈骨战役的全胜。同时,桃花坪之日军突破包围,中国军队九十四军一部追至茶铺子,形成围攻之势,至16日,全歼该股日军。521日至67日,中国军队第十九师五十七团某营在洞邵公路线的芙蓉山高地向日军第二一七联队发起猛攻,第二一七联队在第四十七师团增援下拼死反扑,战至23日拂晓,中国军队伤亡极重,芙蓉山大部陷于敌手。在这危机关头,援军暂六师部队及时赶到,向敌展开反攻,仅芙蓉山最高峰,敌我反复争夺10余次。25日,五十七团主力经紫阳河向五里牌、观音山急进,准备切断芙蓉山、桃花坪之日军的退路,日军闻讯,迅即向东逃窜,中国军队又夺得芙蓉山战争的胜利。

  中国军队第三方面军从5月初取得武阳之捷后向武冈、洞口之敌展开追击,连连取胜。在武冈龙田、塔塔岭,第九十四军一二一师、四十四师一部夹击2000余日军,迫敌向高沙方向逃窜;一二一师、四十四师肃清武冈城郊之敌后,随即分路沿水浸坪向黄桥铺追击溃退之敌,四十四师另一部则向新宁挺进,57日,攻占新宁县城;第一二一师由武冈追击高沙日军;四十三师则进至梅口、西岩附近伺机而动。第九十四军第五师追击花园日军,511日该师所属第十三团一举攻占黄桥铺,并与第十八军十一师截断洞口、竹蒿塘敌军退路;是晚,中国军队一二一师亦占领占领高沙南面及资江支流各渡口,次日,第一二一师猛攻高沙镇日军,激战9小时,毙敌500余名,收复高沙;日军三十四团二一七联队残部和五十八旅团残部被迫向冷水桥、马鞍石溃逃。后此两股敌人约3000余人逃窜至明月岩、仙人桥、风神岩一带,多次欲偷渡资水,被第五师和一二一师各一部穷追猛打而未得逞。战至13日晨,中国军队在风神岩歼敌数百人,再追至茶园镇、荆竹铺一带,第一二一师一三六团重创强行突围的日军,霍世才团长英勇殉国,逼残敌2000余人逃回九公桥原驻地。同时,中国军队第九十四军四十三师击退日军第十一军由广西向新宁增援的部队,保证了中国部队的安全,第三方面军各部于524日追敌至金秤市,与资江对岸日军对峙。至此,第三方面军湘西会战的战事逐告结束。 

  由于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取得决定性胜利,敌后战场的反攻拖住了大量日军,加上中国军队装备大为改善,在中美空军的有力配合下,历时近2个月的雪峰山会战,中国军队以伤亡1.9万余人(其中阵亡7737人)的代价,毙、伤敌人28174人(其中毙12498人),俘敌247人,缴获大小火炮24门,步枪1300余支,机枪100挺,战马347匹,其他战利品20余吨,粉碎了日军攻占芷江机场的企图。 

  雪峰山会战的胜利,沉重打击了日本侵略者,粉碎了日军侵占芷江、摧毁芷江机场的图谋,标志着日军中国战场攻势的结束,从此日军转入战略收缩防御阶段。中国正面战场则从此转入战略反攻阶段,先后收复桂柳,反攻广州、梧州、滇西取得成功,被《纽约时报》称为“中日战争的转折点”;同时,雪峰山会战牵制了大量日军,减轻了其他战场压力,也为芷江洽降创造了条件。

来源:邵阳市委员会官网  作者:陈建湘 发布时间:2009-6-23

 

  

 
 
 
5.jpg   87岁,现住永州市东安县紫溪市中心...
4.jpg   92岁,现住邵阳市新邵县寸石镇财宏...
3.jpg   1922年生,90岁,现住常德市柳叶湖...
 
3.jpg   1941年12月24日,日军出动12万兵力...
1.jpg   衡阳保卫战是抗战中作战时间最长、...
8.jpg   六十五年前的常德会战,给当时在中...
W020120620614268675635.jpg   在日本的战史书籍里称为“芷江攻略...
在前线视察战斗的美军顾问.jpg     仁安羌(亦作燕南羌)大捷,是第二...
 
 
1.jpg   1937年主动报名参军的黄生兴,曾因...
1.jpg   黄瑞祥,1919年生,现住洞口县高沙...
8.jpg “湖南抗战老兵肖像采集计划”寻访手记 ...
 
版权所有:湖南图书馆 2010 联系我们 Email:txhn@library.h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