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下湖南论坛 | 湖南名流 | 湖南专题 | 家谱、族谱 | 湘人著述 | 地方文献
当前位置:首页>口述历史>湖南抗日老兵>老兵故事
 
     
  敬仰或悯惜,长时间我们失却的是静心以对的勇气  
 
 

  黄瑞祥,1919年生,现住洞口县高沙镇长青村。1938年,老人进入国民革命军第六军新22师66团1营重机枪1连。桂南会战、昆仑关战役后,老人所在的部队被编入中国远征军,进入缅甸。第一次入缅作战失利,老人亲见重伤员被装进卡车,然后“送”进河里(3台车,约20人)。靠着15斤大米,老人走出野人山到达印度。1948年十一月十一日(农历)返回家乡的黄瑞祥,在寻访到的抗战老兵中是很特别的一位。即使在平日,老人也会把志愿者们送来的三块勋章挂在胸前。图/马金辉

 

  开始于2009年的抗战老兵肖像采集,最初的设想,是为这些年岁已高,且长时间不被公众认知的卫国士兵留取“遗像”。

  只是,计划进展得并不顺利。除去自身走走停停的惰性,我发现自己为老人们拍摄的图片,并不是所有老人都喜欢。平江县的远征军老兵朱锡纯就是其中之一。2011年11月12日,相距3年的第二次走访,老人精神状态大有改观。

  看了看我为他拍的照片,兴趣不大的朱锡纯转身,看已挂在墙上的自己为自己准备的“遗像”。这是2008年第一次看望时,老人执意手捧、要我给他来张“自己和自己合影”的照片。

  画框中的老人,光鲜整洁,目光如炬。这有异于我眼中的朱锡纯,但却是老人自己眼中的朱锡纯。

  自得至有些自持的朱锡纯让我惶恐:自己是不是一直以一种既定的目光在看这些老人?本出于善意的作为或话语,是不是老人们想要的?“长时间精神苦闷、晚景凄清”真的就是老人们想要的定语吗?而敬仰或同情真的就是所有的抗战老人寻求的精神抚慰?

  朱锡纯之后,将更多时间用在“听”上的我,发现“赤橙黄绿”,老人们原本性格各具。即使在“亡国灭种”的危急时刻,被迫或自愿,最后同入行伍的他们,其实各有持有、保全之道。

  在我看来,正是秉持有异的生存惯性,让行至迟暮的生命依然饱满。而认知饱满,则是三年来201位老人给我最大的馈赠。

  也因此,我很喜欢即将在9月3日开幕的“抗战老兵肖像展”上的一句话,“从一张具体的面孔开始”。从一张具体的面孔开始,我们认知过往、认知自我。

来源:潇湘晨报

 
 
 
5.jpg   87岁,现住永州市东安县紫溪市中心...
4.jpg   92岁,现住邵阳市新邵县寸石镇财宏...
3.jpg   1922年生,90岁,现住常德市柳叶湖...
 
3.jpg   1941年12月24日,日军出动12万兵力...
1.jpg   衡阳保卫战是抗战中作战时间最长、...
8.jpg   六十五年前的常德会战,给当时在中...
W020120620614268675635.jpg   在日本的战史书籍里称为“芷江攻略...
在前线视察战斗的美军顾问.jpg     仁安羌(亦作燕南羌)大捷,是第二...
 
 
1.jpg   1937年主动报名参军的黄生兴,曾因...
1.jpg   黄瑞祥,1919年生,现住洞口县高沙...
8.jpg “湖南抗战老兵肖像采集计划”寻访手记 ...
 
版权所有:湖南图书馆 2010 联系我们 Email:txhn@library.h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