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下湖南论坛 | 湖南名流 | 湖南专题 | 家谱、族谱 | 湘人著述 | 地方文献
当前位置:首页>口述历史>湖南抗日老兵>长衡会战
 
     
  衡阳血战全记录(四):生死搏杀 中日两军血流成河  
 
 

核心内容:6月28日至7月2日,是日军对衡阳发动第一次总攻的关键期,战斗激烈异常,昏天黑地。高岭和停兵山后面的张家山阵地,在短短几天内,数次被日军攻入,又数次被我军夺回。第10军预10师师长葛先才赤膊大战张家山,极大鼓舞我军的斗志。而日军的进攻一再受挫,损伤惨重,不得不于7月2日暂停进攻。7月11日,日军发动第二次总攻。日军对衡阳城猛烈轰炸,逐次夺取城郊据点,压缩包围圈。双方对战,寸土必争。第十军官兵伤亡达70-90%。日军进攻更是付出了重大伤亡,又有联队长一名、大队长六名被击毙,但仍难以进展,不得不于7月19日再次停止进攻。

凤凰卫视1月14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陈晓楠:衡阳既没有险峻的山势屏障,也没有来得及构筑钢筋混凝土结构的永久性工事。只是一些四五十米高的山包包和一些二三十米高的土丘,然而就是这些土制土筑的山丘阵地,却如此地固若金汤、坚若磐石。令人难以置信的成为了装备精良的现代化日本陆军的坟场。就是这些不起眼的黄土坡,却像钢铁阵地般的不可动摇,成为了日军精锐师团的葬身地。就是这些平平常常的沟沟坎坎,却像冲不破、打不垮的迷魂阵,成为了士气冲天、不可一世的日本武士们的死亡之所。

日军的高级军官们研究来考证去,也难以破解这些阵地上的巨大杀伤力和实战价值,到底是来自何方的呢?奥妙又何在呢?而国军第10军又的确是个令人钦佩的能攻善守之师,其灵活多变的战法、顽强的战斗意志和精密的组织调度都是值得称道的。所有这些都令围城的日本部队感到有点儿崩溃。

解说:这是一座抗日战争中政府唯一命名的抗战名城。

彭中荣(国军第十军老兵):你晓得是什么战,这是血战。

解说:这是一座在当时成为全世界注视中心的英雄城市。

肖培(衡阳学者):军事力量的对比方面,衡阳是守不了几天的。

解说:这是一场中国八年抗战史中,最为惨烈的城市保卫战。

彭中荣:死守在山上,拿手榴弹拼。

解说:这是一场被称为中国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的城市争夺战。

彭厚文(学者):最后是全部壮烈牺牲。

解说:它就是衡阳保卫战,它发生在1944年,它历时47天,影响整个抗战战局,使日本军队付出了最为惨重的代价。

从6月28日到7月2日,是日军第一次总攻的关键期,日军连续五昼夜的全面进攻中,除了黄昏、拂晓和午时这三个时段,战况稍微沉寂停顿一两个小时外,其余时间由于日军无休止地进攻,双方也就无休止地战斗,衡阳正在进行着一场惨烈无比的生死大搏杀。

彭中荣:以后就机关枪、炮啊打,这就开始攻,那也蛮厉害的。你没在里面看过,在里面看过,这条命逃出来是不容易的,真正不容易。有时候一炮弹,一炸弹炸中了,整个一个战壕一排人没有一个,一个都不留。

解说:由于日军无休止地进攻,国军前线各处纷纷告急。6月28日、29日,南郊江西会馆外,新街与五桂岭南端阵地连续遭到猛烈攻击,先后都曾经被一部分日军突入。南郊141高地与枫树山阵地,6月30日至7月2日,曾三度被日军侵入。南郊湘桂铁路机修厂及其西侧高地,7月1日夜,曾一度被200余日军突入。

彭中荣:我跟美国人打仗我晓得,怕死,日本人不怕死,服从性特别好,日本人上等兵、班长、军官,一层一次服从性最好。

解说:对于被日军突入的我军阵地,国军组织预备队轮番上阵、猛烈反攻,誓将侵入的日军消灭在阵地前并夺回失地,但我军由此也付出了极其惨重的伤亡代价。

彭中荣:一天要死几十人,那担架都没有了。把竹床呢,四个脚朝天,这负伤的官睡在里面,山底的下坡转弯,山脚走啊就不会掉出来。那日本飞机来了,机枪一扫射、三个人死在一起,担架兵、负伤的军官死在一起。

解说:南郊张家山是确保衡阳西南防线的关键所在,是衡阳西南城郊战场的锁匙。整个阵地由三个标高不大的小高地组成,东南面是227.7高地,西北面是211高地,两高地之间相距约50公尺,正是步枪、机枪交叉火力网最有效的距离。

张家山在东北方向,比这两个小高地稍微高一些,位于前两个高地的正后方,相距约150米。整个张家山阵地呈品字形排列,可以互为犄角、互相支援、互相掩护。

在6月28日至7月2日的战斗中,日军曾向该阵地发起猛攻不下20次,均被国军击退。期间,有部分阵地或被日军冲入,或大部为日军占领,但旋即就被国军反复冲锋恢复,如此反复竟多达九次之多。

肖培:团长、营长亲自带兵上去冲锋,为什么要冲锋呢?因为前面那个小山坡,被这个日军突破几次,突破了之后,我们就进行一个什么呢,叫做逆袭、反击,由团长、营长亲自带兵进行反击。在这种情况下,把这个阵地就夺回来。

解说:负责这一带防守的是预备第10师,师长葛先才,他将师指挥所设在距离张家山主阵地仅700米,距离肖家山30团团指挥部仅300米的地方。目力所及,全师各阵地尽入眼中。他密切调配兵力,互相支援,确保张家山阵地万无一失。

彭中荣:我是参加张家山最高的那个山,就是打死68师团长的那个山。他来攻我们,一清早,还只麻麻亮就开始打,我起来脸都没洗,就上头前去了,开始5点多钟麻麻亮打起,打到8、9点钟,还抵住了,我抵住了。

解说:葛先才见前沿吃紧,立即命令手中的预备队师直属的工兵连和搜索连先期埋伏在张家山侧后,自己却率参谋和卫兵,更推进到肖家山前线指挥。

肖培:30号这一天,日军他做了充分准备,他以停兵山的炮来对付张家山,倚仗张家山和停兵山的西面的部队,西部的方向,对张家山进行进攻。他都是利用夜晚,空军发挥不了优势作用下。

解说:日军一开始对张家山进行攻击时,就势在必得,以泰山压顶之势,集中优势的炮火对国军阵地前的障碍物实施破坏式射击。与此同时对国军进行空袭和毒攻,而国军官兵则坚守工事,沉着镇定,不顾毒气威胁和炮火猛烈,先是大力扫射、继之以手榴弹轰击,最后以刺刀进行白刃战。

肖培:它都利用夜晚的时间进行步兵的进攻,白天用炮来打,而且在进攻之前,先用炮把你阵地轰炸一次。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已经遭受了惨重的损失,它也以为我们这个山上可能没有人了,但是它一上来的时候呢,我们给它以惨重的打击。

解说:6月29日,城南郊张家山阵地之227.7高地和221高地,先后于午后、黄昏、和午夜被日军三度突破,国军预备第10师29团,拼死搏杀,终于将阵地恢复。此时,预备第10师的三个步兵团均有重大伤亡,师的预备队兵力,只剩下师直属部队5个连,当然对阵的日军伤亡更是远在我军之上。

解说:7月的衡阳,炎夏似火的骄阳无情地烧烤着大地,激战后未来得及掩埋的尸体很快就腐烂起蛆,随风飘来奇臭无比。在张家山阵地前,日军打破了前几日的战规,疯狂地轮番进攻,不分白天还是黑夜,无论是黄昏还是正午,只要缓过劲来立马就往上扑,一座锦绣繁荣的衡阳古城,竟变成了古今罕见的大屠场,直杀得天昏地暗、血流成河。

彭中荣:那死的人那个样子你没看见,张开嘴,头发立起来,眼睛鼓着的都有,白天就是苍蝇,红头苍蝇,叮叮叮吓死人,晚上就接班了,蚊子嗡嗡咬人的蚊子就来了。白天就红头苍蝇叮,晚上就换班来叮,好叮叮就发肿,人都肿起。

肿了一天就起蛆婆子,蛆婆子一钩,就流绿水,喊尸水、绿水,你看那个竹床,四只脚,人肿起,把那四只脚张开,你看好惨啊,讲起来别人不相信呢,我一讲起别人不相信。

解说:7月2日8时许,日军向张家山发起更为猛烈的进攻,第一波冲锋的兵力就有200多人,在日军数十门大炮和空军的狂轰烂炸的掩护下,日军进攻的生力军,很快就轻车熟路地突入国军211和227.7两高地。国军官兵奋勇迎敌,反复冲杀,但终因伤亡过大已无力克复阵地。

臧肖侠(第十军直属搜索营连长):我看只有那个堡垒啦,那我这个连长最后就是没有办法,没有人员补充,我只有跟那个堡垒共存亡,我就拿一挺机枪就跳进去,跟那个(士兵)跟他一起,他在那里,在那里打。我一进去他说,他一面打一面说,哎,连长你来干什么,这个地方不是你来的地方啊,你要在你的连指挥所,你要指挥全连,我说好啦,全连都没有了,只剩你这个堡垒了,我跟你一起共存亡。

我们那两个射孔,他打一个,我打一个,我看那个堡垒,到堡垒里面才看到,堡垒前面那个敌人的尸首真是堆积如山,它已经挡住射孔了,已经妨碍射击,没有办法,要把敌人那个尸首给它打碎,打烂了以后才能看到前面。

解说:预备第10师师指挥所,师长葛先才密切地审视着战局的变化和进展情况,眼看张家山阵地情况危急,葛先才亲率师直属的工兵连和搜索连向前线支援。其实天气酷热,葛先才跑得大汗淋漓,顺手将上衣脱下,指挥冲锋。

肖培:士兵已经不多了,张家山有危险了,他就带着什么呢,带着工兵连和他的卫队一起冲上来。因为到山上的时候,这夏天嘛,比较热嘛,对不对,还没进攻的时候把衣裳脱下来擦擦汗嘛。但是在士兵里面传言,就是师长为了冲锋打赤膊,那我们那还要命吗,对不对。就是在这种精神的鼓舞之下,工兵连一举把这个敌人打下去了,葛先才也就把这个工兵连留下来了,让他们守卫张家山,葛先才就是因为这个,最先获得了青天白日勋章。

解说:一时间,师长葛先才赤膊上阵,挥刀杀敌的消息传遍全军,极大地振奋了军心士气,国军官兵们士气大振,豪气如云,奋起喊杀,排山倒海般冲上两高地。经过近一个小时的激战,终将突入阵地的日军全部消灭。

然而国军也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原据守阵地的预10师第30团第1营官兵伤亡殆尽,全营连排级军官仅余排长一名。前去增援的师部搜索营连长,指挥部队与敌搏杀,屡扑屡起,最后扭住一个日本兵搏斗,绊倒在地拉响了腰中手雷与敌同归于尽。工兵连连长负伤不退,在与敌兵的拼杀中互中刺刀身亡。

彭中荣:你晓得这个衡阳是什么战啊,你晓得什么战,这是血战,不能丢衡阳,每个人都要上前方,一只手、一只脚可以打就回去,死守吧,死守衡阳吧,又不要你跑。

解说:张家山一战,日军付出了四千多人的伤亡代价,而国军据守的10师第30团官兵损失也在70%以上。日军在进攻张家山等阵地的同时,对虎形巢阵地也发起了猛烈进攻,然而连续五昼夜的冲击,除了在国军阵地前留下大批尸首以外一无所获。

彭厚文:第一次总攻中,日军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伤亡非常巨大,第一次总攻结束以后,日军的第68师团和116师团,每一个军队平均只剩下二十来人。

解说:从衡阳保卫战打响之日起,全国各地各大报纸,均对衡阳保卫战战况进行跟踪报道,此时的衡阳小城牵动着整个中国,牵动了每一位中国人的心。同时在同盟国的心中,中国的战局形势完全聚焦到了这里。自从日军正式开展一号作战计划,中国各战区的节节失利,让同盟国担心中国军队的作战能力,但是从衡阳保卫战这场战役上,所有的人又看到了中国军队顽强抵抗,寸土必争的精神。

肖培:日本军官东条英机的下台,实际也就是这个直接原因之一,太平洋战役的失利,衡阳攻不下,这是他直接下台的原因之一。

解说:看到作战地图上敌我双方的战线,还是停留在衡阳市郊的外围线上,横山勇百思不得其解,一路横扫千里,所向披靡的大日本皇军怎么打到衡阳,这个不到30万人口的小城,就停顿下来了呢。无论从武器装备还是攻击士气,日军都没有问题,而且人员上来说更是数倍于中国守军,为什么就攻不下衡阳呢,横山勇越想越糊涂了。

周明(军事研究者):一个士兵外号叫傻子,平时有点憨头憨脑,但是这个人就是,特点就是他的手臂力量非常强,投手榴弹投得很远、很准。结果他是在当时战斗中是被爆炸震昏了,等他醒过来的时候,阵地上他自己连队的士兵一个都没有了。那么后来的部队就让他下去休息,他说我的兄弟们都死在这里了,我是不会下去的,我要跟他们在一起,所以他最后是拿了手榴弹,冲出阵地是与日军同归于尽的。

解说:在湖南南岳衡山的香炉烽下,有中国规模最大的抗日战争烈士陵园,南岳忠烈祠。南岳忠烈祠筹建于1938年,第一次南岳军事会议期间,到1942年基本竣工。1943年7月7日,举行了隆重的落成大典,宣布所有抗战殉国将士均可入祠祭祀。

当时方先觉等第10军的将官们都参加了奠基大礼,方先觉当时曾向第10军的军官们倡导,大丈夫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杀身成仁为国捐躯,以入祀南岳忠烈祠为荣。

跨入忠烈祠大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标志性建筑七七纪念塔,以此纪念1937年7月7日抗日战争爆发,自那时以来无数的中国英烈抛头颅,洒热血,捐躯为国。

在他们的心里,倚门望归的娇妻幼子,伸手可及的大好前程,竟都挡不住民族国家四个字的召唤,压制不住胸中那股血性的沸腾,慨然上阵,英勇殉国。

横山勇他又怎么可能想得明白,战争这个怪物从来都不是仅仅以军事力量的高低来决定胜负的。

解说:7月11日拂晓,大地还未在沉睡中清醒过来,成群成群的炮弹呼啸而来砸到国军阵地上,日军的第二次总攻开始了。经过短暂休整和补充后,日军飞机开始不间断轰炸,日军的数百门大炮齐鸣,向国军西南主阵地猛烈炮击,并释放毒气,日军的陆空火力对国军阵地的工事、碉堡、外壕、木栅、铁丝网和交通壕等,进行饱和式的狂轰乱炸。然后其步兵如汹涌的潮水般,漫山遍野密集地向守军阵地冲来。

彭厚文:争夺的焦点就是衡阳守军的几个一线的主阵地,那么主要是在这个南部和西南部。

解说:五桂岭以东阵地,经日军一昼夜的猛攻,江西会馆的预备第10师第28团2营9连1排官兵全部壮烈牺牲,南端的外新街的第9连主力及第8连均陷于苦战,战事遂成焦灼状态。28团第8连连长率部与突入阵地的100多日军,展开逐屋战斗,拼死抵抗,寸土不让,时至正午全连官兵伤亡殆尽。

肖培:第二次总攻它主要一个打法,就是先把你这个山,你这个阵地进行地毯式的轰炸,主要还不是飞机,主要是大炮,用炮地毯式的进行轰炸一次,就使我们的工事都被它摧毁。

解说:此时的第10军弹药人员极其匮乏,因此一个阵地在一天内几次易手都属平常。而10军各部队官兵没有一个人会选择放弃自己的阵地,或许是那份同生共死的战友之情,没有人愿意让友军的侧翼受到威胁。

就此艰苦的阵地争夺战不断地上演着,其中在日军攻入新街阵地后,第3师师长周庆祥的一次快速反应,使得南线第3师与预10师的防线得以保全。

周立起(国军第三师师长周庆祥儿子):惨烈到什么地步,惨烈到他攻上来的人,他后面还在打炮,对吧。日本人甚至有点不顾他自己的人,已经冲进去的人,他生命可能也受到威胁,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照样开炮。

解说:新街阵地一旦被日军撕开口子,就会把预10师和第3师分隔开来,那样的话,两个主力师的防线将会分别被日军割裂,以至陷于极其被动的局面,于是周庆祥师长全力作战,展开争夺。

周立起:就指挥了,就是那条路上的一些部队,包括预10师的部队,统一指挥,把新街的日军,全部,已经打进来的全部消灭,还有一些人往回退了,那这条路新街又给夺回来了,当时的国民政府就马上决定给我父亲一座青天白日勋章。

解说:作为日军第二次总攻的主攻方向,也是国军的防御重点的张家山阵地,日军攻势更为凶猛,战斗更为惨烈。自7月11日黄昏开始,日军以100人为一梯队,在炮空猛力火力掩护下,分别向守军221和227.7两个小高地冲锋。

周明:日军投入的部队是116师团的133连队,它是被称为116师团里面最精锐的部队,为了争夺这个高地,日军133连队是不惜一切代价全力猛攻,连续奋战了五天。在五天之内张家山这个阵地双方得而复失,失而复得,反复争夺12次,中国军队的伤亡非常大,有七个连是整连整连牺牲在阵地上。而同样日军的伤亡也很惨重,133连队三个大队长全部被打死在阵地上,六个中队长死了五个,伤了一个。

解说:但日军仍旧连续进攻,于12日中午又攻入我军阵地,守军无一人退却,全部壮烈殉国。预备第10师师长葛先才,马上命令师部防毒连和30团直属部队组成突击队,向日军展开反冲锋,激战至当日黄昏,始将张家山阵地收复。

但守军还来不及整顿被恢复的阵地,日军又例行反扑,防毒连连长身中数弹,壮烈殉职,其余官兵奋战不退全部战死在阵地上。

周明:那这个时候呢,张家山这个阵地上,因为双方的死伤太过惨重了,鲜血在阵地上已经是很多很多了,整个山头的颜色都已经变红了,是非常触目惊心的。

解说:日军第二次总攻衡阳,又付出了重大伤亡代价,仅高级将官就有联(连)队长一名、大队长六名被击毙,而士兵的伤亡更是数倍于我军,横山勇不得不于7月19日再次下令停止进攻。

肖培:横山勇这个人相当地心残,他不但对敌人的士兵,他对自己的士兵也是这样,你从这个地方没攻上去,你这个部队非要从这个攻上去,我给你多少人都可以,他就是踏着自己同胞的尸体往上爬,所以一个高地上面,死那么三四千人是常事。

解说:日本人狂妄地宣称,只有其武士道精神才是不可战胜的,他们相信,在中国没有比日本人更硬的东西,但这一次他们遇到的对手更刚硬。尽管是敌对方,日本人也不得不服气,承认这是自侵华战争以来,一次唯一值得纪念的苦难的战役。此时的衡阳,枪炮声、喊杀声,汇成一阵阵恐怖战栗的声浪,在天地间徘徊震荡,从无间断。

陈晓楠:关于衡阳保卫战,日军在战后的战史中破天荒地比较接近事实地,记录了对衡阳第二次总攻后日军的伤亡情况,总计日军伤亡人数是19286人,其中军官798人,伤亡总数中战死的是3860人,军官战死的264人。而直到整个衡阳战役结束,日军却无论如何也不发布其全部的伤亡情况。

上个世纪80年代初,日本人和田丈夫在其撰写的《难忘的湘江之行》一书中,有这样的一段记载,他说在这场战争中,日本军人大约战死了两万多名,受伤者将近六万,以京都大坂人为中心的两个师团几乎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书中还透露在日本国内将衡阳之战和日军其他的两次著名败仗相提并论,那就是发生在同一年的印度英帕尔之战,和1943年太平洋战场上的卡达尔卡纳尔群岛之战。因为这三次失败,都是表现日本陆军高级指挥官无能的典型战法。

来源:凤凰网

 
 
 
5.jpg   87岁,现住永州市东安县紫溪市中心...
4.jpg   92岁,现住邵阳市新邵县寸石镇财宏...
3.jpg   1922年生,90岁,现住常德市柳叶湖...
 
3.jpg   1941年12月24日,日军出动12万兵力...
1.jpg   衡阳保卫战是抗战中作战时间最长、...
8.jpg   六十五年前的常德会战,给当时在中...
W020120620614268675635.jpg   在日本的战史书籍里称为“芷江攻略...
在前线视察战斗的美军顾问.jpg     仁安羌(亦作燕南羌)大捷,是第二...
 
 
1.jpg   1937年主动报名参军的黄生兴,曾因...
1.jpg   黄瑞祥,1919年生,现住洞口县高沙...
8.jpg “湖南抗战老兵肖像采集计划”寻访手记 ...
 
版权所有:湖南图书馆 2010 联系我们 Email:txhn@library.h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