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下湖南论坛 | 湖南名流 | 湖南专题 | 家谱、族谱 | 湘人著述 | 地方文献
当前位置:首页>口述历史>湖南抗日老兵>长衡会战
 
     
  衡阳血战全记录(五):来生再见 国军血战衡阳47天无援军 死伤达九成歼敌7万余  
 
 

凤凰卫视1月15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陈晓楠(主持人):两次总攻衡阳受挫,担任主攻的日军68师团、116师团几乎伤亡殆尽之后,日军的进攻心态受到极大打击。一号作战所呼唤起来的强大的精神动力急速衰落,士气一时相当地低落。不久之后,日军国内又传来了地震般的消息,东条英机内阁宣布倒台,这标志着日本陆军实战派组阁的失败。面对如此险峻的国内形势和太平洋战场急转直下的战局,日军中国派遣军畑俊六深深地忧虑衡阳的战局,再如此缓慢地发展下去,恐怕日本大本营会终止一号作战计划。要真是那样的话,岂不前功尽弃了吗?为此他一面加紧调派生力军和军需物资,支援第11军,一面严令横山勇必须要亲自到衡阳前线指挥作战,而且强调说,如果在几天之内还攻不下衡阳这座小城的话,那你横山勇就在战场上剖腹自杀吧。

解说:这是一座抗日战争中政府唯一命名的抗战名城。

彭中荣(国军第十军老兵):你晓得是什么战,这是血战。

解说:这是一座在当时成为全世界注视中心的英雄城市。

肖培(衡阳学者):军事力量的对比方面,衡阳是守不了几天的。

解说:这是一场中国八年抗战史中,最为惨烈的城市保卫战。

彭中荣:死守在山上,拿手榴弹拼。

解说:这是一场被称为中国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的城市争夺战。

彭厚文(学者):最后是全部壮烈牺牲。

解说:它就是衡阳保卫战,它发生在1944年,它历时47天,影响整个抗战战局,使日本军队付出了最为惨重的代价。

日军从7月11日对衡阳发动第二次总攻,战至7月19日,衡阳的外围阵地仍然有一半牢牢地控制在国军第10军手中。横山勇仔细地分析了战报后,命令将伤亡惨重的第二次总攻衡阳的战斗停顿下来。实际上也是正值攻城物资消耗一空,不得不停顿下来。其实东条英机已经于7月18日被解除了首相的职务。这是一个让横山勇感到无地自容的消息。这个7月,在横山勇的记忆里注定是黑色的了。他无法理解衡阳的守城部队在那么艰苦的条件下打了一个月,竟然没有一个士兵前来投降。这是一支怎样的部队,这又是怎样的一群人,难道真是用什么特殊材料制成的,横山勇不相信。

彭厚文:日军完败以后呢,它们看到强攻不成,于是它们就开始想一些计谋,那么首先它们是佯装撤退。

解说:刚开始国军有一些人以为,日军是真的撤退了。认为它们知难而退,看到伤亡这些大,进展又很少,以为它们是真的要撤退,有人主张出城追击,这时方先觉及时制止了这些部下,命令他们不要追击。他认为日军不可能撤退,这很可能是一种假像,是敌人企图使用佯装撤退的计谋,诱使国军出击,然后趁机攻占衡阳。

彭厚文:日军一计不成又施一计,然后它们就想对守军进行诱降,就想打心理战。它们就派空军,飞到守军的阵地的上方,然后投下很多的传单和所谓的归来证,所谓的归来证。那么这个归来证,大概就跟这个良民证是差不多的。

解说:日军的劝降单里这样写道,能征善守的第10军的官兵们,任务已经达到,这是湖南人顽强的性格,但是你们命运不济,援军不能前进,驻军命在旦夕,只有你们加入和平军,我们绝不以敌对行为对待。日本人通过这种方式对守军官兵进行诱降,即使达不到诱降的目的,也想以次来动摇守军官兵的意志。但是我方的官兵不为所动,他们把劝降单都收集起来,一把火烧掉了,然后以更坚决的反击来回应敌军。

彭中荣:打一炮,对里面躲一炮,管子打红了,用麻布袋包着,用布缠着,泼水。把管子打红了,差不多我的那个连六门炮是打了将近三千多发四千发炮弹。

解说:自1944年的6月23日起,中日两国军队在衡阳成城郊,展开了这场殊死决战,鉴于中国军队抱着以死相拼的决心。因而日军虽然攻得猛烈,却没有得到任何好处。好不容易相持到7月底,对阵双方都早已疲惫不堪。

肖培:身上那种汗臭那是相当厉害,而且日军它烧那个尸体,使整个的城市笼罩了一种臭气。当时空气是很不好,日本有时候又放毒气,对不对。所以再加上人一个月不洗澡,夏天,身上确实受不了,日军也是一样的,它也没有地方洗澡。

解说:于是在那样一个炎热的夏季里,在中国湖南的衡阳城郊,在那样一场生死搏杀的血腥战场上,出现了一道怪异的让人匪夷所思的奇特景观。

周明(军事研究者):那在这个时候,双方有一个约定,就是在下午两三点钟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停止战斗,然后在两军阵地中间的池塘洗澡,各不相干,也互相不作攻击,洗完澡以后,等到天暗下来,继续再战斗。也成为当时衡阳战斗一个非常奇特的一个现象。

肖培:虽然作战的时候是对手,但是日军对第10军它是相当佩服,它就在中国找不到这样的对手,可以跟它抗衡这么一个多月以上。所以双方才能达到这样一种友谊的洗澡的办法,这是在世界战场上都少有的。

解说:衡阳的情势已是危在旦夕,但重庆的蒋介石却没有趁这个机会,来改变衡阳守备的诸多问题,也没有积极调兵遣将,周密部署策划,改变战场态势。而只是一味地命令守备衡阳的方先觉和第10军苦撑死守。

周明:所以给第10军的任务七到十天,你能够完成这个任务已经很不错了,但是第10军却足足坚持了47天,而且是几乎没有得到什么增援和物资的补充。

解说:以17000人左右的兵力,对抗近几倍于中国军队的精锐日军,坚守衡阳一个多月,方先觉做到了。但面对日军几近疯狂的第三次总攻,方先觉已是心力交瘁。这从1944年8月1日,方先觉发给蒋介石的电报中,可见一斑,电文中说,衡阳房舍被焚被炸,物资尽毁。既无医药治疗,更无部队接换,只有极其容忍,坚守待援,官兵伤亡惨重,东抽西调,捉襟见肘,弹药缺乏。

肖培:而第10军呢,它当时基本上就是靠肉搏了,等于你上来,我再跟你肉搏,跟你打了,就是很悲壮的。

解说:一场大战又将打响,到了这个时候已经被逼上绝路的第10军官兵的心情可想而知。方先觉更是心如刀绞,从军以来从未有过的如此危局摆在面前,何去何从。真是一个两难的抉择。

解说:第三次总攻前,横山勇从长沙飞到衡阳直接指挥作战,这一次势在必得的他,除了补充了大量兵员以外,还带了一道神符和一条生死状。

周明:日本它是一个军国主义嘛,它们的武士道精神比较浓厚,所以它有一个专门的这种类似于崇拜的东西,天照大神希望能够给它们的部队带来武运长久,所以他专门带来这种东西来鼓舞士气。然后还给它们,当然还有物质上的支援,那么要求他的几个师团长三天之内攻下衡阳,攻不下衡阳就在阵地上切腹自杀,是在这种情况下,日军发起了最为凶狠的第三次总攻。

解说:步兵进攻前,日军集中了重炮100多门,炮弹4万多发,其中对衡阳阵地工事进行了重点轰击。日军的平射炮、山包、野炮,全部推进到距离国军阵地不到500米处,对目标工事射点进行抵近直接射击,日空军飞机则对城中所有区域做地毯式轰炸。

彭厚文:第三次总攻的时候,那么守军的官兵,也就这么一两千人在战斗,那么一两千人,要对付日军的将近五个师团的进攻,那么很显然,这个兵力是可以说是远远不够的。

解说:国军阵地在饱和式轰炸和炮击中,全被硝烟弹雨覆盖,剧烈的爆炸声令许多人双眼流血,双而失聪,阵地上所有目标被炮空火力扫荡一空,守军架设在阵地上的重武器大部被毁。直到第10军阵地上已经见不到任何射击目标时,日军的地面冲锋才从北到南全面展开。

彭厚文:方先觉给蒋介石,给薛岳打电报,那么这个电报里面是这样说的,衡阳危在旦夕,个人事小,国家事大,救兵如救火,无论如何请派一团兵力冲进城来,我们自有办法。那么方先觉这个要求,可以说是很低的,很低的,你只要给我派一团人冲进来,那我就有办法,我就有办法,但是遗憾的是,不要说一团兵力,就是一个援兵也自始至终没有能够冲入衡阳城。

解说:仗打到这个份上,国军第10军的英勇顽强却仍然丝毫不减,一待日军士兵冲上阵地炸塌的碉堡残垣处,立即喷出机枪的火舌,整个阵地上像开了锅似的到处沸腾起来。日军士兵一个接一个倒下,一队接一队被打残,而国军这时候的兵员主要都是后勤补充上来的战士了。

周明:它后勤的一些勤杂人员,文书、担架兵、看护兵、炊事员,已经全部编入战斗部队,伤员只要能够拿枪的,只要能够,还能够扔手榴弹的,都已经补充到前方了。

彭中荣:每个人都要上前方,一只手、一只脚,可以打就回去,死守吧,死守衡阳吧,又不要你跑,反正要守住这个衡阳吧。好了有些兵就说,报告副团长我不晓得打枪,不晓得打枪,三分钟就告诉你,只要三分钟就学会了。

解说:衡阳保卫战越打到后面,第10军的战斗技巧和战术智慧越是精彩纷呈。杂役差夫等后方勤务人员,只要上阵一两天,就是一个英勇无畏的钢铁战士了。

彭厚文:就是有一个士兵,他在战斗的时候,首先被打伤了手臂,打伤手臂,那么打伤手臂以后,抬下来包扎一下以后,又上前线打仗,那么又把腿给打断了,又把腿给打断了,那么又抬回后方,又抬回后方,那么抬回后方以后,这个士兵仍然想上前线打仗。那么他就找到方先觉的指挥所,找到方先觉的指挥所,就对方先觉说,说报告军长,报告军长,请你相信我,只要你派一个人把我背上前线,给我一挺机关枪,只要我还没有咽气,我就绝不让敌人打上来。

解说:在日军的第三次总攻中,战斗已经与前期不可同日而语,第10军的阵势工地遭到日军炮空火力的毁灭性打击。而此时第10军已经再也无力来修复工事了,因此毁坏一处就少了一处,第10军已经成了一个空架子,很多连队都名存实亡,剩三五个人,七八条枪。

周明:有一次第3师师长周庆祥,要求军长方先觉赶紧派援兵支援,方先觉电话里回答他,半小时之后援兵到。过了半小时,方先觉带了两个卫士,来到了第3师的师部跟师长周庆祥说,援兵就剩我们三个人,没有其他援军了,在这种情况下,周庆祥什么话有没有说了,只能够再自己组织力量去抵抗日军的进攻,就可想而知他们的人员到了怎么样一个地步。

周立起:突围,我父亲一提议,大家都觉得,对呀,对吧,因为大家都认为,在当时的这种情况下,最多也只能再撑三天,不可能再继续守下去了。

解说:会议进行到这里,整个作战室中一片寂静,但此时却有人提出了常德会战中,守将余程万师长不顾受伤官兵,仅率残部突围被蒋介石惩处的事例。

周立起:方军长就突然就转身了,嚎啕大哭,哭的声音很响,在座的也都跟着方军长这样哭起来,他就下决心了,绝不突围,一定死守。

解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当方先觉想到自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支,已经创下了战争奇迹的英雄部队,却面临走投无路,坐以待毙的困境,可能全军覆灭的时候,他怎能不锥心泣血,嚎啕痛哭。不久后,方先觉就向蒋介石发出了撼动人心的最后一电。

彭厚文:在这封电报里面,他(方先觉)向蒋介石表示他要以死殉国,以死殉国,他说现在这个衡阳城内已经无兵可之堵击,已经无兵可之堵击,他说我只有一死以报党国。他在这个电报里面向蒋介石表示来生再见。

解说:这是一句多么悲凉,而又振聋发聩的再见,这句再见伤痛了每一个中国人的心,整个中国都在为这一句再见而辛酸颤抖。颤抖的还有衡阳的土地,从8月4日到8月7日,不到三天的时间里,日军向衡阳守军阵地疯狂地发射了将近四万发炮弹。

解说:亲自坐镇的横山勇还是没能在三天内拿下衡阳,恼羞成怒的他电令各攻城部队,动用所有重炮,集中轰炸衡阳城区,直到将所有的炮弹打光为止。各师团不惜一切代价奋勇攻城,直到城破,第10军停止抵抗,或全部歼灭为止。并强调这是最后的命令,违令者一律剖腹自杀,以谢天皇。

彭厚文:这个方先觉他首先就是问几个师长,你们还有多少人,那么几个师长都不约而同地回答,没有几个人了,没有几个人了,那么方先觉就说,那么这个仗怎么打呢,这个仗怎么打呢,还能不能打下去呢。那么当时有一个师长就提议突围,他说这个仗已经打不下去了,这个守军官兵已经剩余无几,打不下去了,我们突围吧,但是遭到了方先觉的坚决的反对。他说现在如果我们进行突围,力量是有的,我们有可能突围成功,但是城内这么多的伤兵怎么办,我们不能带走,那么日军攻进城来以后,他们肯定见到伤兵就杀,那么这些伤兵怎么办。

解说:衡阳保卫战,从1944年6月23日开始到8月7日,方先觉率领第10军官兵浴血奋战,其中阵亡将士7000余人,伤员8000人左右,这么多的伤兵怎么办,是方先觉当时最大的一块心病,而攻入衡阳城内的日军,开始疯狂地屠杀国军伤兵。

肖培:就是8月7号的清晨,日军在杨岭庙一个伤兵医院进行集体的屠杀,那个惨叫声响遍全城,因为城市不大,对不对。它对于这一千多重伤兵进行屠杀之后,它就派人来谈判,它说你不放下武器的话,包括老百姓,还有民工,是吧,伤兵全部要死。

解说:衡阳的攻防战打到现在,已经进行到短兵相接的阶段,尽管日军已经有所突破,但第10军的抵抗仍然十分顽强,只是看到曾经同生共死的战友惨遭毒杀,每一个第10军的官兵心情是那么的痛苦而复杂。

肖培:为什么要屠杀这些伤兵呢,意思就是你不投降我就杀你,在五桂岭那地方,铁路修机厂杀过一次800多,在新集乡那地方杀一批,在东洲岛上屠杀一批。每次都杀了是将近几百到上千个重伤兵,它用机枪扫。

解说:在这种情况下,8月7日晚间,方先觉委托第10军参谋长孙鸣玉为代表与日军谈判,实现有条件的停火。第10军的条件是,一是日军不杀害俘虏,必须保证生存官兵安全,二是收容伤病官兵,让他们得到应有的人道主义治疗,三是保留第10军建制,守城官兵坚决不离开衡阳城,否则第10军将奋战至最后一人,一心想早日结束战斗的横山勇表态可以接受。

周明:这种情况下,方先觉他选择了是和日军接洽,放下武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保全这些伤员的生命,因为他很清楚,如果他突围,他自己个人可以保存下来,但是这些伤员肯定会遭到日军的屠杀。他出于这种想法,所以在最后关头都没有扔下部队。

解说:第10军坚守衡阳作战47天,吸引日军超过12万以上,有力地阻滞和挫败了日军的进攻势头,灭了日军的士气和嚣张气焰,打乱了日军的战略部署,仅仅一个第10军,几乎让整个日本帝国的一号作战计划中途夭折,让东条英机的日本内阁倒了台。可是第10军创下的有利战机,却没有使战争态势得到及时的扭转,反而一直是在孤军奋战、苦力无援。而方先觉这个已经让日军佩服得五体投地的中国将军,为了国军伤兵的生命,却不得不低下自己那颗高昂的头,用这种方式保护了全体官兵。

周明:觉得他是非常有一种忍辱负重的观念在里面,因为对于军人来说,放下武器是一种最大最大的耻辱,他能够牺牲自己这样的名节,去挽救自己部署的生命,确是非常非常难能可贵。也正是因为他有这种爱兵如子的品质,所以他在第10军里面的威望非常高,凝聚力也非常强。

解说:8月8日晚,整整激战了47天的衡阳城安静下来,惨烈的衡阳保卫战降下了帷幕,这是苦难而悲壮的一战,也是光荣而值得骄傲的一战,在47天的时间里,英雄的第10军官兵,以智慧和不屈的精神把悲壮、光荣和非凡的历史,永远镌刻在了衡阳这块土地上。

肖培:不管日军死亡的数字怎么样,日军说它死亡的数字只是19000,后来增加到29000,有一个日军的司令说是48000,美国说它是死了70000,我们只能说日军死亡的人数,死伤的人数在48000到70000之间,不可能少于48000,最高的估计,包括受伤的在一起,可能有多数受伤,在70000以上。而我们总共的士兵只有16200人,我们死伤也就是几千人,死亡也就是几千人,六七千人,重伤的也就是六七千人,是吧,加在一起15000人,最后剩一千二三百人可以作战。在这样的战役,这是世界上军事史上最了不起的。

解说:1944年12月11日,经多方救援,方先觉脱险衡阳返回重庆,重庆出现热烈欢迎方先觉的热潮,张贴的标语上写着,欢迎抗战的灵魂归来。《大公报》连续发表社论,盛赞衡阳保卫战,拿衡阳做榜样,日寇的命运还有几个47天。抗战时期著名的重庆《扫荡报》这样写道,衡阳保卫战在我们的抗战史中占有辉煌之一页。《救国日报》发表社论认为对国家贡献最大,于全局胜败有决定作用者,当推衡阳之守,毛泽东在《解放日报》发表的社论中指出,坚守衡阳的守军是英勇的。

陈晓楠:方先觉率领的第10军,只用了不足1.7万人的力量,就吸引了日军5个师团10多万人的部队,而且使日军受到了空前的重创,仅以一军之力,而承担起如此巨大的战略任务,这在中国抗战史上无疑是个莫大的奇迹。可惜衡阳只是整个战场上一个重要的结点,一个关键方面,而方先觉,他也决定不了全局,摆布不了各军各战区方方面面的关系,因此最终衡阳和方先觉个人,还是都只落得个凄惨的结局。

衡阳保卫战从1944年6月23号开始,到8月8号结束,历时47天,创下了以少战多,歼敌数倍,击毙日本高级军官300多人的辉煌战绩。日本战史承认,此役牺牲之大令人惊骇,不独严重地妨碍了打通大陆的日程,并且遭受了重大伤亡,是苦难的战役。抗战时期著名的重庆《扫荡报》,曾经在自己的社论当中这样写道,衡阳这一度成为全世界注视中心的城市,在我们的抗战史中,曾占有辉煌之一页。提起衡阳,称得上家喻户晓,无人不知,在国外这个城市,和中国军队英勇善战的英名永远流传。

来源:凤凰网

 
 
 
5.jpg   87岁,现住永州市东安县紫溪市中心...
4.jpg   92岁,现住邵阳市新邵县寸石镇财宏...
3.jpg   1922年生,90岁,现住常德市柳叶湖...
 
3.jpg   1941年12月24日,日军出动12万兵力...
1.jpg   衡阳保卫战是抗战中作战时间最长、...
8.jpg   六十五年前的常德会战,给当时在中...
W020120620614268675635.jpg   在日本的战史书籍里称为“芷江攻略...
在前线视察战斗的美军顾问.jpg     仁安羌(亦作燕南羌)大捷,是第二...
 
 
1.jpg   1937年主动报名参军的黄生兴,曾因...
1.jpg   黄瑞祥,1919年生,现住洞口县高沙...
8.jpg “湖南抗战老兵肖像采集计划”寻访手记 ...
 
版权所有:湖南图书馆 2010 联系我们 Email:txhn@library.h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