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下湖南论坛 | 湖南名流 | 湖南专题 | 家谱、族谱 | 湘人著述 | 地方文献
当前位置:首页>口述历史>湖南抗日老兵>常德会战
 
     
  常德会战之慈利阻击战  
 
     六十五年前的常德会战,给当时在中国大陆机动作战能力最强的日军华中派遣第11军以很大的杀伤消耗。这次会战与中华民族抗日战争战略相持阶段中后期正面战场上的第三次长沙会战、上高会战、枣宜会战、鄂西会战等几次重大战役以及敌后战场的“反扫荡”、反“清乡”斗争,使近百万日军精锐深陷中国战场,有力地支援、配合了反法西斯盟军在其它战场的对日作战。常德会战被史学界和军事界人士称为东方“斯大林格勒保卫战”。

枕戈待旦

  常德是湘西重镇,川贵的门户,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抗战期间,武汉失守后,这里便成了重庆大后方的物资惟一补给线。
  1943年夏,日本大本营获悉中国第六战区第20集团军被抽调云南编入远征军,常德附近兵力空虚,遂电令中国派遣军拟订新的进攻作战计划。日军便重新制订了“昭和18年(1943年)秋季以后中国派遣军作战指导大纲”。中国派遣军策动常德作战的真正意图是:为了挽回其在太平洋战场和中国战场的接连失利,屡屡受挫的颓势,显示其可继续作战的能力,进而“覆灭第六战区根据地”、“促进敌继续作战企图之衰亡”,获得一场胜利以激励日军每况愈下的士气。并通过常德作战,拖住或延缓中国远征军“向缅甸转用兵力,以策应南方军作战”。

   1943年11月2日,中国派遣军第11军司令官横山勇秉承日本大本营、中国派遣军司令部之作战命令,率11军主力(第68、3、13、39师团)和临时从第13军借调过来的第116师团以及第11 军其它师团抽调的5个(支)联军队级部队并配备空军飞行战队和野战毒瓦斯部队,加上伪军共计16余万兵力,大举进犯以常德为中心的洞庭湖广大地区。

  国民党军令部根据日军动向,研判敌人即将对洞庭湖三角地区发动攻势,进而威胁常德,遂令第六战区以第10和第29集团军各部准备阻击消耗来敌,利用沿途的山地和河沼地势开展侧击、伏击,同时调驻浏阳的第100军至益阳待命,而守卫常德和常德西北方向的阻击任务便落至王耀武的第74军。

  第74军是中央军中的精锐,其老军长俞济时将军,常年翊赞中枢,迭任要职,所以这个军装备补给与素质始终高人一等,这个军在实战上也不含糊,八年抗战中几乎打遍华中战场所有的硬仗,而且多以主力使用,战功彪炳。从淞沪会战开始,1937年的南京战役,1938年兰封会战,武汉会战,1939年南昌会战,长沙会战,冬季攻势,1940年第二次长沙会战,1941年上高会战,第三次长沙会战,1942年浙赣会战,1943年鄂西会战,几乎是马不停蹄,席不暇暖。国民党在抗战时期有陆海空军武功状之设,为对部队团体之最高褒扬,该军即独得四轴。第74军在1940年以最新装备进行整编,改为所谓的攻击军,直属军事委员会,作为各大战场的紧急预备队。日军对这支军中的王牌部队深为畏敬,并以“三五部队”称之(指所辖的第51师,第57师,第58师,皆以5开头)。

  鄂西会战后,74军于7月初开住常德、桃源整训。第六战区的部队大都刚经历过鄂西会战尚待恢复,战斗力普遍不强,因此战区看上了正在整训的74军,要求军委会将其调归第六战区使用,以加强实力。当时74军直属的51师、58师分驻桃源、郑家驿附近,57师先期驻扎常德。

  74军接到备战命令后,军长王耀武即令余程万的57师在常德城区及太阳山、太浮山修筑防御工事,张灵甫的58师和周志道的51师择地构筑常德西北线防御工事,即:自黄家铺(慈利北)、寒渡桥、黄莲洞、白鹤山、青云桥、排头岗、北家山、石板滩(常德西郊)。

一触即发

  1943年11月1日,日军五个师团兵分三路,依原订计划,全线出击。第39师团与第13师团为左翼,直取第10集团军主力阵地,第68师团居中,准备自两个集团军交界中间穿过,径攻慈利(后战争打响后有变);第3师团则在第29集团军前渡江,希望捕捉王缵绪集团军的主力。日军主攻常德的“奇兵”第116师团则水运渡过洞庭湖,在第29集团军右翼澧县一带登陆,一面包抄第44军,一面兼程直取常德。日军这个布置有其深意。细俊六集结了所有华中方面能动用的兵力十余万人,除了五个师团外,再加上独立第17旅团、第34、32、58师团的一部,并安排第40师团协攻牵制第九战区,规模远远超过国军的预期,兵力上占绝对优势。所以第11军在规划上,希望能一举歼灭国民党军的第一线兵团两个集团军,并以两个善打攻城战的主力师团钻隙。第68师团由中境切入,第116师团则籍舟艇在洞庭湖面行“水上机动”,将整个师团送到国军阵地右后侧翼。只要这两个师团其中一个能在国军第一线兵团混战之际攻下常德,前线国民党军进退失据,必然阵脚大乱。前后包抄,可获全胜。

  11月初,日军已逼近洋溪、暖水街、大堰一线,主力于11月10日改变原订计划转向石门、慈利,并于12日向国民党石门守军发起进攻。11月14日,守卫石门的国民党第73军抵挡不住敌人主力的猛攻,在掩护主力向慈利方向撤退时,暂五师师长彭士量少将阵亡。73师撤退渡河时,又遭遇日军伏击,退至慈利境内的仅剩13个建制不全的连队。

慈利和石门,一西一北互为犄角,构成常德西北方向的屏障,是常德会战的主要外围战场。如果石门一破,常德北面即失去掩护,这一路日军必将顺势攻打慈利,扫除常德西部障碍,以确保进攻常德的日军西侧没有后顾之忧。

  石门失守的当晚(14日),正在埃及参加开罗会议的蒋介石,打电话至军令部:今后作战要领“以一部确保常德,主力在慈利附近地区,与敌决战”。军令部即电令王耀武:“该军除第57师坚守常德,主力即控制慈利东南白鹤山、鸡公岩、燕子桥之间山区。保持机动,争取外翼侧击敌人”。于是51师和58师按军部的命令开始行动。

  之前,由于当时常德会战国民党方面的总指挥、第六战区副司令长官孙连仲,忽视了慈利方面的防御,将原调往慈利驻防的58、51两师重新调回常德近郊的桃源河?一线,故慈利方面兵力空缺。

  11月15日,师长张灵甫率领58师从河?出发,向慈利二都岗、燕子桥、黄连洞急进,于晚间到达指定位置后,派出搜索队向石门方向搜索侦察。

  16日,日军第13师兵分两路从石门出发,一路由第116联队和配属第13师团的佐佐木支队沿澧水向74军主力左翼挺进,一路以伊藤仪彦的第65联队为主力,沿石慈大道准备经慈利扑常德西郊攻城。黄昏时分,58师的搜索小队与伊藤联队的先头部队第一大队在猫儿峪狭路相逢,慈利抗日阻击战在双方前哨部队的夜战对峙中打响了第一枪。

  74军的一线阵地位于扁担垭、赤松山、何家寨(七枞村),位置突前,被王耀武派去担当正面主阵地前卫的,又是张灵甫的58师,周志道的51师阵地在其后方的白鹤山、星德山、仙娘庙一线。11月17日早晨,伊藤联队向守卫74军正面主阵地的58师发起了进攻,刚刚击败驻守石门的73军的日军斗志正旺,但与58师在慈利郊外扁担垭、赤松山、何家寨、于家凸一线初次交手,就发觉这一仗远远没有想象中的顺利。日军战史记载了这场战斗:“约有一个营的敌军占据着赤松山附近。部队从17日早晨开始攻击该敌,敌人战斗顽强,直至落日未能击退该敌”。于是,日军便绕道向慈利县城进军,58师也随即将阵地转向祖师殿、落马坡、羊角山一线。

  17日傍晚时分,敌第3师团与增援部队纷至。发现58师官兵流露出畏难情绪,张灵甫亲自来到第一线给基层官兵鼓劲。当晚,58师在他的沉着指挥下与来敌激战,稳守祖师殿、落马坡、羊角山一线。

  张灵甫分析了58师的兵力部署,找出了自己的薄弱点,他估计到敌人会侧后迂回突袭,便派出173团的一个营半夜赶往羊角山的铜台山涧小道上设伏。18日拂晓,伊藤果然派出了一支小部队,换穿便衣,借黑夜的掩护摸进了伏击圈,在173团伏击部队居高临下的密集扫射之下,日军狼狈溃退。

  在日军发动夜袭的同时,日军又派出第3师团一部,向58师的右翼亮垭(在现老棚村境内)猛插。张灵甫接到报告,意识到这是敌人正在对他进行两翼包围,他马上联络51师的周志道,两师各抽出有力一部,51师出星德山,58师出祖师殿,对亮垭的日军实行反包围,左右夹击,歼敌过半。日军偷袭不成,包围不果,只得将主力再转到58师的正面,18日、19日两天,58师的祖师殿、羊角山阵地和51师的白鹤山、星德山阵地整日处于敌步、炮、空协同的全战猛攻中,其中祖师殿方向的战况尤其激烈,敌人不断增兵并发射毒气弹,力图一举突破。18日晚8时许,敌13师团的司令部进入慈利县城,58师在落马坡、羊角山的阵地出现动摇,所幸失而复得。

不教胡马度阴山

  陆续到达慈利境内的日军已增加到5个联队之多,继石门失陷之后,附近友军溃散,慈利地区主阵地只有58师孤军奋战,敌人的兵力越聚越多,要想守住慈利防线,仅靠一个师任务殊难完成。面对沉重的压力,张灵甫还顾不上叫苦,第74军的参谋长孟广珍却已沉不住气,他在19日对军令部发出了抱怨:“73军毫无战斗力,44军战力甚微,100军尚未全部到齐,职军分割接援,现又三面受敌,出击、守备独立支持,恐难副钧座之殷期”。

  军令部也明白74军的处境,为了加强王耀武的兵力,在73军失守石门的次日就已将第100军临时调拨给王耀武指挥,与74军组成王耀武兵团,王耀武还被任命为第29集团军副总司令。

  第100军是1938年组建的中央军嫡系,所以国民党军令部对这支新直属的使用也格外关注,一再致电王耀武:“对100军须有效使用,不得分散兵力而致虚耗”。王耀武既不得将100军分散使用,手里也需要控制部队应付漆家河、桃源一线的战事,他也实在是无兵可分,只得寄希望于张灵甫在慈利的前方阵地独立苦撑。为了避免敌人对58师的突出阵地实施分割包围,他命令张灵甫放弃突出部,将阵地向西收缩,与51师在仙娘庙、七姑山、马峰落阵地相接,占领自马峰落到零阳山、岩泊渡的新阵地。

  拥有优势的兵力,有空军和炮兵的全力支援,连续猛攻将近四天,日寇第13师团居然仍在慈利一线徘徊不前,师团长赤鹿理愤怒了,他要亲自到前线,看看对方将领究竟是何方神仙。20日晚,赤鹿理在参谋长依知川陪同下来到伊藤联队的本部,伊藤向他诉说:各部多日不眠不休,已经夜袭数次,但敌人实在太顽强了,他们利用天险阻止前进。赤鹿理严令部队“今晚一定要迅速突破当面之敌,进入指定位置”。但是直到晚上19时仍未取得任何进展。

  伊藤大佐在20日的日记中大叹苦经:“各部队不眠不休,几经夜袭,第一线部队终于在五时左右进入燕子桥一线。从9日开始攻佘儿垭北侧鞍部雷雨垭之敌,敌人十分顽强。晚间,师团长偕同参谋长来到本部,要求迅速突破,乃命令部队夜间强行突破。18时再次攻击,敌防备坚固,我仅仅占领敌阵一角。联队本部继第三大队之后突进。预备队为掩护山炮及马匹,留在后方,准备于明日天亮后追及大部队”。

  可是,张灵甫不等天亮就抢先出手了。日军未占到丝毫便宜。

  日军的战史描述了伊藤联队的窘境:“此时夜幕漆黑,联队长在前进中只能借着无线报话机了解各大队状况。但由于山岳地带一场混战,21日联队本部便与各部队失去了联系。联队本部孤军前进,夜半时分行至佘儿垭北侧高地,受到敌军包围,敌众我寡,我军顽强奋战。21日,敌人的攻击逐渐加剧,此时本部依然没有与部队恢复联系。13时30分,敌人一枚手榴弹在军旗下爆炸,联队长和旗手立元义则少尉受伤,卫兵三人死亡。右腿被炸伤的联队长,无畏地亲自护持军旗,激励周围的士兵,指挥战斗。然而死伤者仍在递增,危机迫在眉睫”。

  这是张灵甫给来督战的赤鹿理的一个下马威。20日晚上,他的58师与周志道51师配合,各派出一个营分别从白鹤山和羊角山杀出,以攻对攻,向敌人的两翼发起进攻,打了一个漂亮的防守反击战,歼敌近千,虏获枪支三百余,骡马四十余匹及诸多军用品。日军所谓“山岳地带一场混战,21时联队本部便与各部门失去联系”,就是指58师和51师的这次主动出击。

  赤鹿理总算明白,伊藤确实没有夸大对方的顽强,在劣势防御中被他的飞机和炮火狂轰四天的58师,在遭受极大伤亡的情况下,居然还敢于在黑夜里主动进攻,他在中国的战场上还极少遇到作战意志如此顽强大胆的对手,他决定不与对面玩命的张灵甫硬拼,好在增援部队已经就位,他手头有了宽裕的兵力可供调配。赤鹿理派出佐佐木支队,由东岳观经市场河、岩泊渡、零阳山绕到龙潭河附近,向58师阵地的后侧包抄,同时出动伞兵在龙潭河观音桥(现长岩村)空降,夜袭74军在龙潭河附近的军、师司令部。张灵甫一面应付敌人的正面进攻,一面派出部队,策应军直属部队51师扑杀敌人的突袭部队,并向龙潭河之敌展开夹击。

  连续五昼夜的奋战,58师在慈利的阵地虽有所调整,正面阵地依然保持完整不破,但是王耀武注意到,敌人向龙潭河的迂回已经对58师的侧翼形成割裂包围的态势,不能冒险再命张灵甫留在原地硬顶了,否则他将落入与73军暂5师彭士量同样的厄运。便于11月22日给张灵甫下达了转移命令。五昼夜的激战拖住敌第13师团和佐佐木支队的主力,为常德城内的57师备战和战区增援部队的赶到赢得了宝贵时间,现在一旦撤离,意味着常德西面也将门户大开,城内57师的弟兄们将在四面被包围的处境下孤军作战。张灵甫极不甘心地放弃了辛辛苦苦坚守了5天的阵地,他在马峰落、零阳山留下一部固守,遵命将58师主力转移至漆家河西南邓家庙、陈家河、簸箕湾一线。58师、51师在慈利的阻击任务宣告完成。

  自11月17日到11月22日,国民党74军58、51师在慈利的阻击,使得日军13师团和佐佐木支队一直龟缩在慈利二坊坪,桃源漆河、九溪一线,始终未能按原定计划到达常德西郊,对常德城进行合围,日军只得分散兵力,从常德城南,北兵力到城西,完成其合围之势。国民党慈利方面的阻击,使得常德外围的国民党军队转而占据了外线的有利位置,对24日后向日军的反攻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参考资料:
1、高书全译《昭和十七.八年的中国派遣军》;
2、《常德会战》;
3、江苏古籍出版社《中华民国史档案资料汇编》;
4、吴鸢、王仲模《第74军、第100军常德作战经过》;
5、岳其霖《我所经历的常德会战》;
6、杨树标、杨菁《蒋介石传》。

来源:张家界日报 作者:罗显庆

 
 
 
5.jpg   87岁,现住永州市东安县紫溪市中心...
4.jpg   92岁,现住邵阳市新邵县寸石镇财宏...
3.jpg   1922年生,90岁,现住常德市柳叶湖...
 
3.jpg   1941年12月24日,日军出动12万兵力...
1.jpg   衡阳保卫战是抗战中作战时间最长、...
8.jpg   六十五年前的常德会战,给当时在中...
W020120620614268675635.jpg   在日本的战史书籍里称为“芷江攻略...
在前线视察战斗的美军顾问.jpg     仁安羌(亦作燕南羌)大捷,是第二...
 
 
1.jpg   1937年主动报名参军的黄生兴,曾因...
1.jpg   黄瑞祥,1919年生,现住洞口县高沙...
8.jpg “湖南抗战老兵肖像采集计划”寻访手记 ...
 
版权所有:湖南图书馆 2010 联系我们 Email:txhn@library.h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