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剑农:湖大商学史上的红色经济学家
 
朱剑农:湖大商学史上的红色经济学家

向敬之


1

第一次在湖南大学工商管理学院一楼大厅看到朱剑农的雕像,我差点把他的名字和历史,跟朱剑凡的给弄混了。

朱剑凡,中国近现代史上著名的革命教育家。他1902年入选湖南首批官费留日生,东渡日本,成为东京弘文学院速成师范科学员,与黄兴、胡元倓和陈润霖等同学。他们归国后,黄兴投身民主革命,而朱剑凡、胡元倓和陈润霖则以毁家兴学为一生的志业。

胡元倓创办明德学堂,陈润霖创立楚怡小学校,而朱剑凡以私家园林“蜕园”建成周南女子学堂。晚清末年,虽然洋务运动已经推行了数十年,西学东渐,封建的纲常思想依然有着一大批卫道士。朱剑凡突破重重藩篱,创建女子学堂,开湖湘先风,培育出了向警予、蔡畅、杨开慧等一大批引领时代的优秀女性。

朱剑凡主张教育救国,要为国育才,培养经济之才,努力践行其“教学要与社会生活相结合,为社会改革和建设服务”的办学方针。为了办好周南,出身富家的朱剑凡省吃俭用,拿出了十余万元银圆办学,感染了黄兴也曾襄助其两千元。

尽管朱剑凡与湖大商学并无直接联系,然而,1920年7月,曾在湖南高等商业学校读过书的毛泽东,及湖南公立商业专门学校毕业生彭璜、易礼容等,筹划创办进步团体文化书社时,朱剑凡第一个赞同,并主动成为发起人之一,积极联络长沙城里著名的社会贤达姜济寰、易培基、左学谦、仇鳌等慷慨解囊,成为长沙文化书社的主要资助者。

他积极参加五四运动,反对汤芗铭督湘拥袁称帝,推动声势浩大的驱张运动,追随孙中山筹划北伐运动,甚至担任长沙市长后声讨蒋介石在“四一二”事变中的反革命暴行。不仅如此,他积极参加共产党的活动,旅居上海时,主动将自己的寓所作为党的秘密活动场所,甚至在白色恐怖时期,提出了加入党组织的要求。

朱剑凡,这位中国现代女子教育的倡导者、新民主主义的革命者、党的事业的忠诚拥护者,虽然因为党的工作需要而没有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而与他同姓且同名一个字、还差点被我混淆的朱剑农,却在大革命低潮时期,面对国民党反动派的血腥镇压,义无反顾地加入了中共地下党。

2

朱剑农成为党组织的一员时,还不到18岁。

他于1910年8月30日出生在安徽旌德县朱旺村的一户农民家庭,在中学生时代就积极投身党领导的旌德县农民运动和学生运动。

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事件爆发后,他辗转武汉,结识了共产党人恽代英等,开始阅读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系和农业经济学著作。不久回乡,在成志小学任教。1928年春,加入中国共产党,继续研读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组织县教育事业促进会和平民夜校。

旌德大劣绅、教育局长江养吾勾结县长吕宝章,疯狂镇压城乡进步小学教师,搜捕教育事业促进会领导成员。

革命形势再度恶化,朱剑农和同乡好友、曾在南昌四眼井参加过朱德主持的军部教育团受训的朱良桐,一起考入上海私立大陆大学学习。1929年暑期,大陆大学停办,朱良桐先在上海公共租界槟榔路德馨里小学任教员,后与一批进步青年奔赴鄂豫皖苏区,参加了红军队伍。而朱剑农转入私立上海法学院经济系。

在进步教授的指引下,朱剑农系统地学习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研读马列经济学原著,并继续从事革命活动。

1932年1月28日,日本帝国主义发动对上海的进攻,制造了“一·二八”事变。上海法学院地下党支部书记朱剑农,积极参加大学生抗日运动,兼任上海大学生联合会主席团成员。他积极发动捐款,组织通讯、运输、救护等,支援十九路军抗战。

上海法学院校园被日军炮火炸毁,被迫迁至杭州复课。朱剑农转往杭州,担任中共中央直属杭州特支书记,积极发展浙江党组织。毕业后,朱剑农回旌德筹集准备赴日费用,由于叛徒出卖,被捕关进浙江军人监狱。

他在狱中三年,认真研读各派资产阶级经济学。出狱后,他赴日本明治大学留学,研究农村经济,对比研究了中、日两国农村社会经济性质和阶级关系状况,受到日本马克思主义研究先驱、著名经济学家河上肇的思想影响,立志将毕生从事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研究。

七七事变后,抗战全面爆发。朱剑农弃学归国,奔赴东南抗日战场,在浙江金华、屯溪等地从事战地文化服务工作。他为了适应抗战的需要,深入研究日本帝国主义战时经济问题,在《中苏文化》月刊上连续发表了多篇论文,详细分析日本军国主义侵华战争中严重的经济、粮食等方面问题,并于1939年夏出版了《日寇在侵华战争中能不引起经济崩溃吗?》,有力地揭露了日本帝国主义在经济上内外交困的虚弱本质。

抗战期间,国民政府的财政经济陷入严重困境,受战祸影响的大批农民也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土地。社会动荡不安,各地开始探索自救举措,冀图纾解财政自治的困局。傅作义1939年来到绥远后,经济十分困难,为了保证军政人员的军需供应、粮食军饷,推进以地籍整理为中心的扶植自耕农运动,为战区增加了一定的财政收入,同时在一定程度上稳定了农村社会。

两年后,国民政府开始召开了多次会议,颁布了一系列扶植自耕农的政策法规。全国14个省82个县中创设了多个实验区,取得了一些成绩。特别是甘肃的湟惠、福建的龙岩以及绥远的后套,成效更为显著。但由于所需费用巨大,且政府态度消极等原因,这一政策最终并没有取得多大的成效。

已在重庆新闻、经济统计单位担任编审、研究人员有年并担任过重庆行政院地政署科长的朱剑农,对于抗战时期大后方的工业、农业、商业和外贸有了深入详细的研究,1944年在重庆中华书局出版了《自耕农扶植问题》,结合19世纪后期,欧美资本主义发达国家执行所谓家产制度,企图掩盖农村阶级矛盾的史实,全面剖析了国民党御用土地专家兜售资本主义国家土改理论及在农民银行推行农民购地贷款的虚伪性和欺骗性。他在书中,探索以马列主义观点解决中国农民问题的新路径。

3

朱剑农转型进入高校,从事大学经济学教育,则是1944年夏天,被国立商学院院长张伯琴聘为经济学系教授,担任农业金融、土地问题等课程教学。是年,他34岁。

许康主编《百年名校  商学弦歌——湖南大学商学100年》(湖南大学出版社2011年9月版)中提到,当时国立商学院根据教育部颁发的统一大学教师评聘标准,保证质量,1944年新聘教授题名,援引史料:“本期新聘各系科教员多人,均为国内教育学术界知名之士,计有专任教授郭文鹤先生(前西北大学训导长,大夏、复旦等校教授),张辑颜先生(前陇海铁路科长及秘书,湖南大学教授),朱剑农先生(留学日本明治大学,前重庆地政署科长),王学膺先生(留学日本,前湖南大学教员),卢爱知先生(前民国大学经济系主任),专任副教授蔡次薛先生(前湖南省立商专副教授)……济济一堂,殊堪称盛云。”

按教育部对教授任职资格的规定,朱剑农虽然卓有成绩,并有重要著作,还具备继续研究或执行专门职业4年以上经历,但第一款资格副教授是没有达到的。不仅如此,他的大学文凭,为私立上海法学院颁发的,他留学日本明治大学又是中途肄业。

此次所聘的专任教授中,郭文鹤、张辑颜有教授职称,卢爱知原为私立民国大学经济系主任。即便王学膺此前只是国立湖南大学讲师,但他初为南京中央大学经济系毕业,后入日本东北帝国大学,也是毕业回国后在国防部三厅任科员。

在所聘的五名教授中,朱剑农一无大学教师职称,二无名校毕业文凭,三无高校工作经历,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三无”人士,却被当时唯一的国立商学院打破教育部陈规,聘为专任教授,足见其作为“国内教育学术界知名之士”受聘,完全是因在国内独树一帜的土地经济研究水平而实至名归的。

同时,也可见早年留学英国伦敦大学并获得经济学硕士学位、加盟国立商专—国立商学院之前已是东北大学教授的张伯琴,大胆选聘名士为教授,凸显了唯才是举的用人原则和独特眼光。

朱剑农不但出版了多本著述,其中一本《民生主义土地政策》曾在重庆商务印书馆一年半内连续三次出版,而且经常在《时事类编》《经济汇报》《新中华》《东方杂志》《中国农民》等刊物发表了大量经济类文章。

不幸的是,他在课堂上公开讲授马列主义经济学,积极支持进步学生运动,很快被国民党当局强令解聘,甚至被特务列入黑名单,后辗转四川大学、安徽大学。

1948年,湖南大学商学院进步学生电邀朱剑农,再度来到岳麓山下执教。此次的他,并没有为害怕国民党反动派黑暗统治的淫威所慑服,而是更加频繁地参加进步学生的活动,举办《资本论》讲座,还和王学膺、胡伊默、戴镦隆、姜运开、陈述元、武堉干等进步教授,有力支持和帮助时为助教的陈学源在湖大开展学生进步运动。

第二年,他作为湖南大学地下党总支统战委员和教职工党支部书记,积极推动长沙和平解放,并出任湖大接管委员会主任委员,协助军代表余志宏等,全面接管国立湖南大学。他们的接管口号是:“反封建、反腐败,要改造、要进步,团结起来,建设新湖大。”

两个月后,面貌一新的湖南大学恢复正常教学活动。新湖大的规模得到了再一次扩大,省立克强学院、省立音乐专科学校第一时间并入湖南大学。湖南大学商学院与克强学院商科,组建湖南大学财经学院,设财政金融系、企业管理系、会计学系、统计学系、合作学系及银行专修科。

在接管过程中,湖南大学对各院系负责人进行了重新调整。是年10月21年,朱剑农被任命为财经学院院长兼工商管理系主任。

朱剑农和同事们参照华北各大专学校课程暂行规定,根据本校实际情况和条件,精简和调整院系课程,废除三民主义课程,增设马列主义课程等,在少而精的原则下,推行商学教育改革,提高教学质量,积极探索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教学模式。

此时的湖南大学商科,除了朱剑农外,还荟聚了张浑、陈朴、罗章龙、武堉干、汪泽楷等一大批闻名全国的商学名师。许康主编《百年名校  商学弦歌——湖南大学商学100年》记载:“经济学和商学院系师生在全校占了较大的比例,学校采取了兼容并包的方针,几位早年参加革命而后由于各种原因脱党的人士,若干刚回国的新锐专家,以及其他知名学者,还有刚毕业生中的拔尖人才,纷纷被罗致到了财经院系,并且赋予重任。”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国家根据“以培养建设人才和师资为重点,发展专门学院,整顿和加强综合大学”的方针,在全国范围内进行院系调整。1953年10月3日,湖南大学财经学院会计、统计、企业管理、财政金融、合作等系师生527人去了武昌中南财政学院。朱剑农也被调任中南财经学院副院长,1957年2月转入中国科学院武汉哲学社会科学研究所任研究员兼副所长,离开了高校。

有“红色经济学家”之誉的朱剑农,一生长达50余年从事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研究,着眼于关于社会主义所有制、社会主义商品生产和价值规律作用、社会主义农业级差、地租和土壤经济问题等四个方面深耕细作,著作等身,留下了300多万字的研究成果,是学术界公认的“宽派论”(即主张生产资料也是商品的观点)主要代表者之一。

虽然他在逆境中开拓、与风雨中坚守的红色经济人生,只有12年多为高校教学生涯,但有一半时间服务于湖大商学,但对于新中国成立前后的湖南大学商科发展,留下了继往开来的一笔重彩。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版权所有:湖南图书馆
电话:0731-84174124
交流QQ群:451127801
关注我们
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