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侠商彭虞阶:家风严苛,支援抗战

潇湘侠商彭虞阶 

清末民初,湖南望城县居住着一位丧偶裹脚农妇,独自一人带着两个儿子生活,好在已成年的大儿子头脑灵活,这一天他对母亲和弟弟道出了赊购棉麻线染色后再出手赚取价差的设想,由于自己手中无有一文钱作本,便领着弟弟走村串乡厚起脸皮去找那些从未谋面的大妈大婶赊购棉麻线,说好只要同意将线赊给自己,一定依时按候按议定的价码送归货款,决不食言。几年后,这两兄弟就靠着诚信赊购棉麻线做无本生意起家,在长沙市繁华的太平街口租下了一个很窄的柜台,两兄弟也就此分工,哥哥彭尧阶继续沿着老路径走乡串村收货,弟弟就在几尺宽的柜台里直面购货者。又是几年过去了,他们的生意越做越大,陆续在望城坡一带置办了些许田产,砌了瓦屋,事业发展如日中天。后兄弟二人分家,哥哥彭尧阶把分到自己名下的大部分银子都交给了弟弟彭虞阶掌管打理。彭虞阶时值盛年,凭着诚信,生意越做越大,经由他创办的企业如中国华昌烟草公司、长沙天伦造纸厂、长沙印刷厂、长沙机器米厂、长沙线带厂等十余家企业都红红火火、旺如旭日,彭虞阶的名声在工商界远播长沙城内外,后来还加入了民主建国会。

支援抗战 

二十世纪中期的某一天,彭虞阶领着几个随从到长沙河西某山村考察货源,偶然听到当地一位老乡说此地有一片荒山,山主欲将其易手,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回公司后,他旋即吩咐手下到此山村找人买下了这片荒山并立即命人在此种植了约十万株杉树。

多年后茁壮成长为参天大树时都派上大用场了,此时正遇日寇侵华爆发了长沙大会战,古城长沙战云密布,当时国民党部队长沙守将薛岳正为构筑工事阻挡日军进攻奇缺木材而大伤脑筋,听说长沙某地有大片杉树林后便急派军需官前往洽商购树事宜,彭虞阶知其来意后当即毫不犹豫地说:“前方将士为保卫长沙流血流汗,我们后方的黎民百姓岂能袖手旁观?守土保国,人人有责!你们还说什么购买!就将它们全部砍去筑工事吧!我不收一文钱!”彭虞阶这番慷慨激昂的话语使得这位军需官十分动容,连抗战铁血大将军薛岳听到其汇报后都激动、兴奋得连连击掌说:“有这样深明大义的长沙人民做后盾,我的部队如若不誓死守土,有何颜面面对上百万长沙的父老乡亲!”

家风严苛 

彭虞阶从起家伊始,就始终笃信诚信为经商之本,以宽厚待人为行为准则。彭虞阶一生生养有九个子女,对家中子侄们的管教十分严苛,男丁成人后不许嫖赌,更不许纳妾。不允许家中女眷吃闲饭,他规定女眷都要主动干家务活如缝补衣裳择菜帮厨等,不准她们穿绫罗绸缎,不准涂脂抹粉,不准烫发,如若违犯也一律棍棒伺候。彭虞阶对自家子女要求如此严苛,自己更是率先垂范,以身作则,他始终如一地过着苦行僧的生活。

彭虞阶虽腰缠万贯,可一年四季都是穿坨坨布扣子对襟粗布大褂、扎头裤配布腰带、平底布鞋,粗茶淡饭过着平常百姓的日子。他有一句至理“名言”常挂在嘴边:“若要合家百年好,勤劳丑妻烂棉袄”。彭虞阶有喝小酒的习惯,他虽然开办了烟厂却从不抽烟,也从不整瓶整瓶地买酒回家,而是到快要吃饭时吩咐小辈去打零酒,他认为买整瓶酒喝太费钱,常说“酒要零打,盐要亘称”,这是节省持家从而兴家的根本。

施粥善举 

二十世纪中叶,由于国民政府的倒行逆施,水利建设更是经年失修,千疮百孔,故全国各地常年水患不断,其中尤以“两湖”及河南等地为最。每当水灾袭来,衣衫褴褛、食难果腹的灾民弃家奔逃,长沙就是这些灾民避难的落脚点之一。当彭虞阶得知此情况,就派出大批员工在几个灾民涌入长沙的必经路口设粥棚施粥和其他可以填饱肚子的食物。他再三再四严格要求手下,煮的粥就要稠得流不动,这样灾民吃下去既可抗饿还可抗渴。多年以来,只要有水患来袭,他摆放的施粥棚就年年架设在“老地方”。水灾期间,他严格要求施粥棚一天24小时都不准熄火,对所有灾民都要来者不拒,一视同仁,一天都不准间断。

彭虞阶下属工厂中有很多工人都居住在风雨飘摇的棚户区里,他派人调查情况后迅速做出决定,为一些居住最困难的工人解决住房问题,为他们建了一百栋住房,让他们都高高兴兴地搬进了新居。分配完毕还有新调入一人未分到新房,彭虞阶丝毫未经考虑就将自己的住房腾出来给他居住,而自己则领着一大家人在厂里一所陈旧的仓库里栖身,此事一直在企业内传为美谈。

彭虞阶先生因其对湖南工商企业作出的巨大贡献及其广为传诵的与人为善、仁慈博爱的侠肝义胆而青史留名,其事迹早已载入潇湘工商史册。1949年后他被选为湖南省第一届、第二届省人大代表、长沙市人大代表和省政协委员,1952年还出席了中国工商联代表大会,在毛泽东主席亲到会场接见全体代表后,又受到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并与之合影。

1988年,彭虞阶走完了他漫长、多姿多彩的一生,享年93岁。(刘闻振)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湘ICP备05011312 办公平台 
版权所有:湖南图书馆
电话:0731-84174124
交流QQ群:451127801
关注我们
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