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湘文化初探
   混沌初开,乾坤始奠。人类繁衍,斯地有相人,以据木远望观敌,后近水衍生后代,故有湘乡、湘潭、湘阴三湘之称。此乃传说,不足为道。四水乃指湘、资、沅、澧四水。三湘之说又有,南部湘水合渠漓水,北流称湘漓,中部合潇水称潇湘,过衡阳汇蒸水,称蒸湘,以统称三湘。又有潇湘、资湘、沅湘水系以称三湘。另有人以地理划分湘中、湘南、湘西为三湘。诸种说法何人定夺,难以定论。又有说周时有乱,商代封相,相人南逃,近水成湘,始于湘君,后融入土家,转姓为向。诸说纷繁,此皆与史地人文有关,足可见湖湘文化之渊源和深厚。 

  湖湘胜地,山湖并存。北有洞庭,南有衡岳,东有武夷,西有雪山。历代居民迁徒,故有多种人杂居,可称为移民之省。早年西南山区,群集巴巫苗蛮,从刀耕火种到良田开发,独具勇猛、倔强、刚毅、自谦之性格。后期北部中原,迁来文臣商民军人,从商品交换到思维哲理,北部携来儒道文雅、经济邦世之遗风。中部云梦楚湘,大都驻地土著、耕读世家,具有本土文化且具可适应新旧变化的特点。由此可观,湖湘之地,历史上乃南北中各类居民之民情、风情、文情、商情在相互渗透。纵观史地,乃诸因素系统综合而形成一种内外渗透融合、沉淀的人文。粗计方言,湖湘乃有数十种之多,有十里不同音之说,此亦历代移民群居传承的结果。 

  尽数夏商秦汉、三国明清、近代现代,志士仁人,人才辈出,标榜史册于各领域。历代迁徒,“湖广填四川”,为开发巴渝作贡献。革命时期,风雨变化,有“广东倡达、湖南和之,广东鼓之、湖南舞之”之说。 

  湖湘之史地人文,乃在特定的历史地理环境中形成的。湖湘人的性格,有忧国忧民、实事求是、开拓求新、受益新言、淳朴重义、勇敢尚武、经世致国、鸿鹄大志、向上向前、自强不息之风尚。《岳阳楼记》中名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概述过湖湘人胸怀开阔的精神,实乃人生物性的文化映射。 

  所谓文化者,实乃湖湘人斯时、斯地社会诸事物化出之综合,包括人文史哲、军政商技、文教艺术、民风民俗,以及各个领域的物资文明和精神文明等。兹一初探。 

地理观 

  湖湘领地,冬日朔风南下,受阻于南岭,时有寒风冰雪之冷。夏日炎阳烈照,直射湖湘,独存伏天火炉之炙。春秋冷气西来,汇集于山水,时乃冷热变化之交。湖湘斯民身居中纬度,独适气候之变化,故具适应外界变化之能力。此特定气候造就适应社会变革的人群,可谓一方山水养一方人。 

历史哲学观 

  于社会变更时,各期学者经史并用,古为今用。在兴亡交替中,既以史为鉴,寻哲悟道,护道者、传道者皆有。尤在明清至民国,为寻求真理,提出新说,博证旁引,各行人才辈出。思想家王夫之,在明清之际,释书讲经,提出格物致知,实事求是。魏源首提洋为中用,思想开放而不闭关自守。谭嗣同倡导维新改革旧制,而变法不变君,有冲决罗网,临危不惧面不改色的精神。“要断头、从我始”“横刀仰天啸、肝胆两昆仑”,足见其气魄。杨昌济为革命新学支持者和导师,为文化书社的开办呕心沥血,为革命新学的传播和人才培养,竭尽全力。一代伟人毛泽东,少小出乡关,青年时学用于湘江,编《湘江评论》,激昂文字,指点江山,评说社会之革命。中年时期的《矛盾论》、《实践论》雄文,将理论与实践、矛盾对立与统一,把事物的哲理阐述到登峰的境界。 

文化观 

  首数大诗人爱国者屈原,今人犹记流放湖湘沉于汨罗的屈子行呤象。屈子自幼好此奇服,年既老而不衰,佩长剑之陆离,抚古琴之优雅,呼天问地之深邃,朝饮木兰之垂露,夕餐秋菊之落英,路修远而上下求索,长叹息思民生之多艰,众人皆醉,惟吾独醒,众人皆浊,惟吾独清。楚辞数卷,奠定华夏永恒的文学经典。青年时期濡沫于湖湘山村的丁玲、周立波曾写出过反映农村变革的获奖作品。毛泽东曾赠丁玲诗云:“昨日文小姐,今日武将军”。世界文化名人齐白石少小学匠,五十五岁赴京,壮年厚积,老年为文化巨人。周扬、周立波、肖三、田汉、沈从文、黄永玉都是从山沟里走出而后成的文学艺术家。 

教育观 

  南岳山下,曾是儒道并存,晨钟暮鼓中传承哲理法道。岳麓书社,实乃中国早期图书馆,构筑教育圣殿,传承经子星火,乃教育之先河,至今岳麓书社仍为古籍文学的维护阵地。 

  在湖南省志中记载的有春元中学校长蒋孝原(重庆湖南商会名誉副会长刘国志早年寄读在他家)“毁家办学”,治学“首推曾文正公”,曾培养和保护过革命学生。陶龛小学校长罗重舟接受新学,首办旬学(十天为一旬),采用开明书店新课本为教册,以惜阴、血性(诚实)为校训。早期接受西洋科技文化的教育界人士,以新学与教会相结,兴办相关学校,如湘雅、雅礼、广雅、广益、长郡、周南、明德、明宪、含光、楚怡等,曾为社会培养一批接受西方文化、投身革命的先知先觉者。中国共产党内的四老之一徐特立是毛泽东的老师,还有从事教育的谢觉哉,早年鼓吹和参予新学革命,为现代教育家,曾培养过一批革命人才。 

科技观 

  商周铸鼎,春秋铸剑,汉墓金缕玉衣,其配方、冶铸工艺实居世界同期之前列,此亦有赖湖湘历史上铅锰锑钨的开发与利用。湘澧瓷器之精莹,可与唐山、景德镇媲美。英文中国就是瓷的意思,早年通西域的商品肯定也是湖湘生产的瓷器。古老湘西米酒飘拂三湘,以至现在源于湘西三眼泉酿制的湘鬼酒品牌引人,黄永玉设计的酒瓶更是价值连城,由此足见酒文化底蕴之深厚。厮守湖湘一生的军人丁雪山,算是一个“酒鬼”,“酒鬼变酒仙”,撰写了一本《酒韵诗魂》的巨著,洋洋洒洒,数十万言,真教人品味“历史是酒酿出来的”。 

军事观 

  众所周知,湘军勇战,奇兵纵横,首推出生于湘乡的曾国藩,集思想与军事之大成,一生倡自强、明诚、笃实以治国治军治家。其奏本、军令和家书闪烁若干思想亮点。“读书插禾、养猪喂鱼,数珠念佛、净手濯足,苏武困胡,思汉归途,蔓子捐颅,立楷树模”,蕴含修身治国齐家平天下的思想精华。左宗棠、杨昌后进军新疆,布防屯田灌溉,开发坎儿井,有着积极的作用。行军插柳为记,无心成阴,反倒柳树群生,民称杨公柳。“新栽杨柳三千株,春来发绿胜西湖”,就是插柳的赞述。同为湘乡人的曾国藩、左宗棠、胡林翼,为清朝之三大将,湘军之头目,为朝廷立过汗马功劳。曾、左为姻亲,有书信戏侃“藩国何以曾,季子出言左”,始成民间传谈。毛泽东乃当代伟大的思想家、军事家,从秋收起义、井冈星火、长征抗日、论持久战、三大战役,篇篇军事雄文,指挥战争,为中外震惊和佩服。豪言长呤,“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体现诗人军事家的伟大气魄。“惟楚有材、于斯为盛”,湖湘山水,培育人才。人们永远记得横刀立马、为民鼓呼的彭大将军,纪念组织南昌起义的贺龙元帅,追念能与国难的罗荣桓元帅。建国后确定的四十三位军事家中,湖湘籍占十四人,这与湖湘人倡导习武有关。亚当·斯密在《财富及其起源》中提出,城源于合川,人才源于山地,学于重地,成材于动乱,颇有道理。纵观湖湘人才成长,可见一斑。 

  湖湘扬威,山川揽胜,祖先留下人文典故、历史痕迹,叫人追念、传承、诠释和发扬。如始帝祭社、尧帝南巡。湘君传说(湘君、湘夫人、湘妃竹)、屈子行呤、洞庭桔、君山茶、芷江抗日等等,令人欣慰与自豪。 

  湖湘人在对外交往经济交流中,在湖广会馆中留有深深的痕迹,应可大书一笔。在湖湘文化初探中确感骄傲。人们亦应分清精华与糟粕。与时俱进,开拓创新,坚持以人为本,倡导科学发展观,推陈出新,构筑和谐社会,为建设中华,发展西部作出应有贡献。 
 
来源:湖湘文化网
 
特色资源 更多>>>
ICP备05011312 办公平台 
版权所有:湖南图书馆
电话:0731-84174124
关注我们
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