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湖湘文化与湖南文化产业的认识与思考
   不断创新湖湘文化与加快发展文化产业,是湖南文化强省建设的内在要求和实现“两个加快”、“两个率先”的战略需要。站在新的历史起点,面对新的发展机遇,如何准确认识和把握这一问题,我们需要认真思考。 
  一、文化与文化产业 
  文化与文化产业是种属关系,文化是属概念,其内涵和外延比文化产业更广。目前,世界上关于“文化”的众多定义中,较有影响力的有二百多种。根据这些定义,我们可以把“文化”分为三类:一是泛文化,这种定义将文化与文明等同起来。二是大文化,将以精神文明为代表的“文化”和以物质文明为代表的“文化”纳入到二元结构系统之中。三是小文化,仅指广电、新闻出版、娱乐、文学艺术等领域。无论是泛文化、大文化还是小文化,都能对经济产生强大的推动作用。而且在发展过程中,随着经济成分不断增加、市场手段不断引入,文化活动愈来愈自然地融入经济活动之中,随之就形成了新兴经济产业——文化产业。 
  与文化相对,文化产业则是种概念,它包含在文化之中,是文化中可以用产业方式运作的那一部分。它既包含了科学、技术等智力因素,也有理想信念、价值观念、文化艺术、娱乐休闲等精神因素。内容层面,我国现行的唯一官方标准是国家统计局颁发的《文化及其相关产业分类》。根据这一标准,文化产业包括文化服务和文化相关服务两部分。理论层面,我们既可把文化产业理解成主谓词组,又可将之理解成偏正词组。作为主谓词组,文化产业侧重于它的文化特性,辅之以产业特性;作为偏正词组,文化产业则侧重于它的产业特性,辅之以文化特性——前者以传播文化为主,追求产业收入为辅;后者以追求产业收入为主,兼顾文化特性。文化产业的投资者和经营者在经营当中必然要遵循经济规律、市场规律,其根本目的或者说主要目的还是为了赚取利润。所以在实践层面,文化产业更多的则是体现了一种经济学概念。 
  总体而言,文化的繁荣是文化产业发展的前提条件。没有高水平的文学艺术,包括小说、诗歌、戏剧、电影、音乐等原创性的文化的繁荣,广播影视、新闻出版等文化产业便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没有一定的经济环境和条件,没有相当购买力的文化消费者,发展文化产业也只能是一句空话。因此,文化产业既有赖于文化的发展水平,也有赖于经济的发展水平。同时,文化产业的成果既能保护和传承已有文化,也能渗透到社会政治、经济、生活、消费、教育等各领域,实现时代观念的“升级换代”。 
  二、湖湘文化的鲜明特质 
  湖湘文化是一个常说常新的话题。民国以来,齐思和、钱基博、李肖聃、谭其骧等学者都在其著述中探讨了湖湘文化的形成、“湘学派”及近代“湖湘人才群体”等问题。随着文化热潮的兴起,上世纪80年代以来,湖湘文化研究又重新受到学术界的重视,也涌现了很多研究成果。笔者以“湖湘文化”为主题词检索中国知网数据库,找到1849篇学术论文;检索国家图书馆馆藏目录,发现60本专著;进行百度搜索,显示约1770000个网页。可见,湖湘文化研究已越来越呈“显学”趋势。 
  一段时期以来,大家对湖湘文化的研究,主要关注于三个方面:第一,湖湘文化本体的研究。普遍认为湖湘文化源远流长,同意“湖湘文化不是一个学派,而是在现今湖南地域范围内形成和发展起来的、颇具特色的地域文化” ,认同湖湘文化具有“忧患意识、死硬作风、定力坚固、崇尚血性”等几个突出特点 ,提出了湖湘文化“重经世、躬践履”等典型特征。第二,湖湘名人的研究。原省委副书记文选德先生就在《湖湘文化古今谈》中指出:“北宋著名理学家胡安国是湖湘学派的奠基者,其子胡寅、胡宏、胡宁也做出了积极贡献,统称‘胡氏三杰’;北宋著名理学家张轼是湖湘学的大力推进者,他与朱熹、吕祖谦被称为‘东南三贤’,经常聚于长沙城南学院和岳麓书院讲学,从者遍及南中国;明朝礼部尚书李腾芳著有《湘洲全集》12卷,内容涉及广泛,对湖湘学作出了积极贡献;明清之交的突出代表是王夫之;晚清有魏源、曾国藩、左宗棠等;清末民初有谭嗣同;五四前后有杨昌济、毛泽东等” 。第三,湖湘文化对现代化建设的影响。普遍认为,“湖湘文化大力倡导的忧国忧民的爱国情操、民族主义意识、舍我其谁的自信心、踔厉敢死的牺牲精神、注重实践的实干作风对于我们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具有重要价值” 。 
  湖湘文化特质很多,但笔者认为值得特别关注的有三个。第一,“唯楚有才”。在南京大学历史系编的《中国历代名人辞典》中,近代部分共收录名人742人,其中8人省籍不明,以734人计,其中湖南人有83名,占总数的11.30%,仅次于广东(93人),居全国第二名;黄邦和、皮明麻编的《中外历史人物辞典》共收录近代历史人物428人(含外籍48人,不明籍贯者2人),以378人计,其中湖南籍56人,占总数的14.82%,与广东并列第一。 不难看出,对于“楚材”的形成,湖湘文化居功至伟。正是有了这一文化的熏陶,那些浩浩荡荡闯天下的湖南人,才能演绎出自己光芒的人生,并为世人所敬仰。从这个意义上说,湖湘文化又超出了她的地域,成为中国乃至世界所关注的、有一定影响力的文化。 
  第二,经世致用。这一点尤其表现于近现代史。从清朝末年来,在民族危机日益深重的日子里,要救国图强,必须首先从根本上,即制度上、思想上改变国家。如果不这样做,仅仅以“实业救国”方式“一条道走下去”,是不可能成功的。在那个时代,要走出一条符合实际的道路,就必须像很多湖南人一样,走中国人自己的路,走建章立制之路。所以,在“经世致用”的湖湘文化哺育下,湖南先贤们的偏好“政治”是符合时代根本潮流的,是值得后人大书特书的。 
  第三,敢为人先。相较于中原文化、三秦文化、燕赵文化、中州文化、齐鲁文化、三晋文化、蜀文化、巴文化、徽文化等地域文化,随着近现代湖湘人物在历史舞台上的本色“演出”,湖湘文化也愈发明显地表现出了“敢为人先”色彩。1919年12月,中国新文化运动的发起人和旗帜、“五四运动的总司令”陈独秀曾在《新青年》上专门发表了一篇题为《欢迎湖南人底精神》的文章,以支持毛泽东等的驱张运动,其中说到:“二百几十年前的王船山先生,是何等艰苦奋斗的学者!几十年前曾国藩、罗泽南等一班人,是何等‘扎硬寨’、‘打死战’的书生!黄克强历尽艰难,带一旅湖南兵,在汉阳抵挡清军大队人马;蔡松坡带着病亲领子弹不足的两千云南兵,和十万袁军打死战;他们是何等坚韧不拔的军人!”包括以陈天华、黄兴、蔡锷、宋教仁为代表的资产阶级革命派和以毛泽东、蔡和森、何叔衡、谢觉哉等为代表的无产阶级革命派在内,这些湖南人大多在以社会活动家的身份做“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事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事业。甚至可以这样说,在中国近现代每一个重要历史时期,湖湘文化及秉承湖湘文化的湖南人都起到了“开风气之先”的作用。 
  三、湖湘文化直接推动了湖南文化产业的发展 
  在湖湘文化滋润下,湖南文化产业同样“敢为人先”,特别是在改革开放后得到飞速发展,展现出“湖南文化现象”。以湖南出版为例,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湖南率先提出的“立足本省,面向全国,走向世界”被正式确立为全国地方出版方针,并写入中共中央、国务院于1983年6月6日颁发的《关于加强出版工作的决定》之中。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湖南就已出版《船山全书》、《曾国藩全集》、《走向世界从书》及历史长篇小说《曾国藩》等一大批在海内外产生广泛影响的图书。如今,湖南出版已在业界赢得了“湖南人能吃辣椒会出书”和“出版多劲旅,无湘不成军”的美誉。 
  出版如此,我省文化产业其他行业也不例外。特别是近年来,湖南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大力支持文化产业发展,把文化产业作为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重要抓手、作为全省新的支柱产业,出台了《中共湖南省委办公厅、湖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支持经营性文化事业单位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湘办发〔2011〕30号)等比很多兄弟省市力度大得多的系列政策措施,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文化产业的发展。据统计,2006年到2010年,湖南文化产业年均增长20%左右,2008年总产出突破千亿元大关,成为全省重要支柱产业之一。2010年湖南文化产业总产出达1868.49亿元,增加值达827.56亿元,占全省GDP比重5.2%,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7.8%(2011年湖南省文化产业总产出的数据省统计局正在汇总,相信一定会有较大幅度的增长)。 
  从市场占有情况看,现在的湖南影视制作成为中国电视娱乐节目的重要生产基地,湖南卫视收视率位居全国省级卫视第一;湖南出版投资控股集团居全国出版集团第二位;中南传媒一般图书整体市场占有率排名进入全国第四位,还拥有全国地方新闻网站排名第一、率先上市的红网,全国都市类排名前十、湖南第一大报《潇湘晨报》,全国分类排名第一的老年周报《快乐老人报》和面向全世界15个国家和地区、能够覆盖3.2亿外国用户的“天闻手机报”等品牌。湖南宏梦卡通公司和三辰卡通公司位居全国十大动漫企业第一和第二位;湖南体坛周报集团占据了全国体育类报刊70%以上的市场份额。“文化湘军”发展之强劲,与此可见一斑。 
  四、湖湘文化创新与湖南文化产业发展面临的主要问题 
  湖湘文化的鲜明特质和我省文化的快速发展,让人们坚信湖湘文化是一座无形的宝库,只要结合时代主题,大胆推陈出新,湖湘文化与湖南文化产业就会迸发出更加夺目的光辉。同时,我们也不必讳言,成绩之外,湖湘文化也好、湖南文化产业也罢,都面临些许问题。 
  1.关于湖湘文化缺乏某些“营养”的问题。任何过去先进的文化不等于将来永远先进。同理,放到今天来看,我们应该清醒,湖湘文化确实营养丰富,但也存在一些不足。这一点,20世纪初杨度就指出:“当今世界,湖南人不竞争于工商,而推做官与当兵之竞争,必对于国外而为外人所压,对于国内而为闽、粤、江、浙之人所压,其以淘汰而劣败必矣。” 与广东比较,杨昌济也指出湖南人的些许不足:“以广东之人与湖南之人比较,广东人则从事于海外贸易,湖南人则多从事于政治、军事。今广东人之海外贸易方骎骎发达,而吾湘人军事上之势力扫地尽矣。此亦生利与分利之变,吾湘人所宜深长思者也。” 与江浙比较,湖南省社科院刘云波也指出:“江浙文化发达较早,湖湘文化则相对豪放而粗犷;江浙文化更多地名于经济与学术,而湖湘文化则更多闻于政治和军事。” 此外,从已有资料看,何为“湖湘文化”,人们从很多角度进行了精彩论述。只是绝大多数人所说的“湖湘文化”,更多地是局限于精英文化,很少去关注大众文化。不能否认,这样一种判断确实有其合理性,它能在某种程度上让一个地域内的人们自觉吸纳这些优秀文化,达到“见贤思齐”、“奋发进取”的效果,不过在大力发展文化产业的今天,我们是不是也可以把“镜头”更多地“扫描”到大众、“扫描”到草根呢? 
  2.关于湖南文化产业存在文化资源开发力度不够的问题。在文化全球化大背景下,包括湖湘文化在内的文化优势资源也越来越具有共享性。只要是好的文化资源,都可以在全球范围内“为己所用”(如美国电影公司拍摄了《木乃伊》、《埃及艳后》、《特洛伊》等,对古埃及、古希腊和古罗马文化资源进行了美式“改造”)。此外,当今文化的全球化,是建立在新技术革命基础之上,集合动漫、电影、电视、广播、出版、音乐等形式相互融合的产物。它通过多种方式呈现了文化资源的价值和意义,形成了对文化资源的重复售卖,放大了文化资源的产业价值(如青花瓷、东风破、兰亭序、本草纲目等借助周杰伦流行音乐的包装,成为华语乐坛的经典曲目;朝鲜首位女御医徐长今的成长故事,经过数字影视的精心制作,在东西两半球都创造了电视剧收视奇迹)。这不能不给我们提了醒。毕竟事实上,无论是拼产业规模、产品质量还是拼资源绩效、市场竞争力,我省文化产业与一些发达国家、发达省市相比,都存在不小差距。 
  3.关于湖湘文化与湖南文化产业都未有效解决的“人”的问题。湖湘文化建设的根本问题是人的问题,湖南文化产业发展的根本问题更是人的问题。德国哲学家、文化哲学创始人卡西尔就把人视为符号动物和文化动物,认为人是文化建设的核心 。著名哲学家肖前主编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一书中,也曾给出类似的简要表述:“文化即人化” 。随着我省文化产业的蓬勃发展,我们越来越感觉到,“人”的问题日益凸显。同样以湖南出版业为例,在发展过程中我们发现,存在“我们现有的人才政策更多是只针对国有的出版机构,民营出版人才没有得到合理的引导”、“如何通过创新人才引进模式、健全人才培养体系、建立人才激励机制、优化人才发展环境,推动文化创意与新技术的复合型人才的建设”、“如何引进、培养具备语言沟通能力(外语和计算机)、掌握国际新闻出版知识、有全球视野、有文化敏感度的外向型人才”等不少紧迫问题。 
  五、创新湖湘文化与发展湖南文化产业的路径选择 
  湖南师范大学王泽应教授近日指出:“于今,当整个人类文化处于从‘拔根’向‘扎根’转型的时期,‘价值的颠覆’已经不再具有20世纪初那样的原始作用,相反倒是‘价值的重建’或‘价值的创造性提升’更显示出理智心灵的普适性和渴求性。” 在从“拔根”向“扎根”转型的关键时期,如何创新湖湘文化与发展湖南文化产业,笔者以为可以采取以下三种路径。 
  1.进一步延伸湖湘文化领域。内涵上,突出“大文化”。因为“小文化”可以体现湖湘文化的部分积淀,但不足以支撑湖湘文化这个主题;“泛文化”虽然可以支撑湖湘文化主题,但却过于“泛”了。因此,只有物质和精神的组合才能使湖湘文化更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战略意义。站在这个高度,湖湘文化的内涵就有望更加巩固其亲和力和整合力。外延上,突出纵深度。从多视角地去研究和深化湖湘文化的外延。从历史意义来看,应是湖湘文化禀赋、特色及湖湘建筑文化、宗教文化等。从继承意义来看,应是湖湘历史文化、传统文化、江河文化、商业文化、休闲文化等。从地域意义来看,应是湖湘人文底蕴、外来文化、革命文化等。从民族意义来看,应是汉文化、瑶文化、侗文化、苗文化、土家文化等。载体上,突出多样性。例如,在文化禀赋方面,有众多的文物保护单位及纪念地、革命遗址遗迹、名人寓所及气体遗址遗迹等。在文学艺术方面,有众多的名人故居、文化遗迹、文化名人街及文化交流场所等。在江河文化方面,有湘江、资江、沅江、澧水及省域范围内众多河流所形成的水系等。在建筑文化方面,有湖湘古建筑、宗教建筑及现代建筑等等。当然,我们也不能否认,在体育文化、商业文化、民间文化、宗教文化等,也都能找到相应的外在载体。 
  2.进一步找准湖南文化产业的发展“向度”。笔者以为,可以进一步尝试走休闲化、人本化和审美化的方向以发展文化产业。所谓休闲化,是指湖南文化产业在满足人们文化消费的同时,应该尽量满足人们休闲的需要。闲暇社会学有一种说法,认为闲暇时间的增多是社会发展进步的重要标志,因此也是人们用于享受生命的重要契机。休闲文化还包括乐感文化。关于乐感文化,魏文彬先生2007年在哈佛大学演讲时也曾提到:“时代不同,优乐各有不同的表现形式:饥寒交迫、风雨飘摇的时代,我们更多地需要先天下之忧而忧;殷实富足、快乐和谐的时代,我们更多地需要先天下之乐而乐,及时为人们提供能够带来快乐的东西,用优秀的文化产品,满足人们精神层面的需求。” 历史上,我们的祖辈就有游春、游戏、游山玩水、游园会、游艺会、娱乐、娱神、逍遥等各种生活方式。近年来湖南卫视的不少节目也是基于这一理念而产生的。值得一提的是,“休闲化”文化产业的领军国日本在2009年就提出了“酷文化”概念。日本“酷文化”的运营方式对我省发展文化产业是有启发意义的。所谓人本化,是指湖南文化产业应紧跟“新鲜话语”,在产品内容上进一步彰显人文内蕴,体现人文关怀。如何形成以人为本的“新鲜话语”,笔者以为可以把“普通话”与“湘方言”结合起来,突出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和“心忧天下、厚德致远、脚踏实地、敢为人先”(注:此为“湖南精神”“4选1”公众投票得票数最高的表述语。“湖南精神”最终表述语将以此为基础进行提炼和打磨,在时机成熟之日发布)的湖南精神;突出母爱、爱情、友谊、思乡、正义、爱国等人类共有理念,以表达对人性的尊重及对人的价值的弘扬。我们应该学习美国利用中国历史文化资源改造成动画片《花木兰》从而大获成功的经验,在立足于真、善、美的人类主流价值观的基础上,充分整合湖湘文化资源,大力吸收其他先进文化的一切成果,使我省文化产品在价值观层面能尽量得到国内、国外人们的承认和接受。所谓审美化,是指湖南文化产业应该丰盈“美”的内涵,具有“美”的品位。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院长曹顺庆在《中外文化与文论》中曾说:“在传统的社会结构中,审美内在于日常生活之中,它通过仪式、节日或者巴赫金所说的狂欢化与日常生活溶为一体,这是一种伦理、审美、科学、政治等的复合体。……在现代性进程中,日常生活的审美化是审美、经济、日常生活共同营造的一种生活现象。” 随着社会的发展进步,生命美学、生活美学、劳动美学等各种美学大潮的涌动,必然全面渗透到文化产业,使其具有浓郁的审美色彩。事实上,随着社会的发展进步,我省文化产业完全可以与审美文化结合起来,形成物质文化与精神文化和谐统一的复合型文化形态和产业形态。 
  3.进一步加强湖湘文化资源与湖南文化产业的深度融合。以科学、合理使用、规划好湖湘文化资源为支点,不断提升湖湘文化与湖南文化产业的融合水平。一是抓紧清理、调查我省文化资源。和别的产业不一样,文化产业具有高风险性、高成长性的特征。扎扎实实地做好前期工作,不仅可以避免对湖湘文化资源的低水平开发甚至滥采滥伐、竭泽而渔式的无序、重复开发,也能杜绝一些时机和内容并不成熟的湖湘文化资源开发项目匆忙立项、实施。所以,我们可以组织专门力量从产业的角度对我省文化资源进行评估和论证,以确立湖湘文化资源中的核心内容,寻求湖湘文化资源的科学规划和合理布局,提升湖南文化产业的竞争力。二是采取多种方式做大做强本土文化企业,推动“类型化”、“品牌化”生产。建议一:可以像美国人被标注为“山姆大叔”一样对湖湘文化资源分类贴上“标签”,让国人形成良好的“刻板”印象,从而为开发好湖南文化资源预热。建议二:可以围绕某一主题如历史文化名人(包括文化名人、军事名人、政治名人等)进行持续设计(比如动漫设计等),再借助国际化的明星(设计明星或影视明星),对本土资源进行创意营销,从而使湖湘文化符合时下消费审美的主流趋向,使之对文化市场形成持续影响。建议三:在文化产品生产和营销的过程中,通过“引进来”、“走出去”等方式,有效降低文化产业的风险,推动文化产品品牌化、国际化步伐。三是大胆选择具有比较优势的湖湘文化资源,形成以此为核心的产业集群。目前,我省文化产业集群如中南国家数字出版基地、湖南国家音乐产业基地、长沙国家广告创意产业园、长沙天心文化产业园等,更偏向于纯粹技术和表现形式上的集中,它们能释放很多红利。但在某种程度上,我省还需要在文化产业集群上得到更多补充,需要探索建立以湖湘文化优势资源为内容构建的文化集群,如建立红色文化创意产业园、湘军文化创意产业园等,这样不仅有助于调动创意要素的效率,也有助于推动湖湘文化资源核心要素的深度挖掘和完善。四是着力于湖南文化人才的引领和提升,形成良性的人才“对话”机制。有效的“对话”非常有助于创造湖湘文化开发的氛围和环境。苏联文学理论家、批评家米哈伊尔•巴赫金认为“生活就其本质说是对话。”当然,这种“对话”不是狭义的两人、两个群体之间说说话,而是在平等基础上,人与人之间、人与群体之间、群体与群体之间进行广义的各种“碰撞”。由于湖湘文化与湖南形象、“文化强省”之间的内生关系,我们可以依托湖湘文化资源,以此联络和引导全球、全国的文化人才队伍。如以“三湘读书月”形式,定期邀请国际重量级学术精英来湘讲学交流,寻求国际知名的知识活动在省内举行;组织一批知名学者开展湖湘文化的深度研究,定期举办湖湘文化学术论坛,推动社会科学与理工类学者对话;就湖湘文化的重大项目进行全球招标,吸引国内外相关大师;设立湖湘文化重大创新课题,多方挖掘湖湘文化的独特魅力;在湖湘文化主题产业集群上吸引人文学者的加盟与参与,等等。 
 
来源:湖湘文化
 
特色资源 更多>>>
ICP备05011312 办公平台 
版权所有:湖南图书馆
电话:0731-84174124
关注我们
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