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言·纷华》(宋)胡宏

《知言·纷华》

  胡子曰:行纷华波动之中,慢易之心不生;居幽独得肆之处,非僻之情不起;上也。起而以礼制焉,次也。制之而不止者,昏而无勇也。理不素穷,勇不自任,必为小人之归,可耻之甚也。

  尧、舜以天下与人,而无人德我之望;汤、武有人之天下,而无我取人之嫌。是故天下无大事,我不能大,则以事为大,而处之也难。

  人欲盛,则于天理昏。理素明,则无欲矣。处富贵乎?与天地同其通。处贫贱乎?与天地同其否。安死顺生,与天地同其变,又何宫室、妻妾、衣服、饮食、存亡、得丧而以介意乎?

  一身之利,无谋也,而利天下者则谋之;一时之利,无谋也,而利万世者则谋之。存斯志,行斯道,躬耕于野,上以奉祀事长,下以慈幼延交游,于身足矣。《易》曰:“不家食,吉”。是命焉,乌能舍我灵龟而逐人之昏昏也?

  仁者,人所以肖天地之机要也。

  人之于天地,有感必应,犹心之于身,疾痛必知焉。

  物不独立必有对,对不分治必交焉,而文生矣。物盈于天地之间,仁者无不爱也,故以斯文为己任,理万物而与天地参矣。

  或问王通曰:“子有忧疑乎?”曰:“乐天知命,吾何忧?穷理尽性,吾何疑?虽然,天下皆忧,吾独得不忧?天下皆疑,吾独得不疑?”又曰:“心迹之判久矣,吾独得不二言乎!”或问曰:“通有二言,何也?”曰:“仁则知通之言一,不仁则以通言为二。若心与迹判,则是天地万物不相管也,而将何以一天下之动乎?

  天下莫大于心,患在不能推之尔;莫久于性,患在不能顺之尔;莫成于命,患在不能信之尔。不能推,故人物内外不能一也;不能顺,故死生昼夜不能通也;不能信,故富贵贫贱不能安也。

  事物属于性,君子不谓之性也,必有心焉,而后能治;裁制属诸心,君子不谓之心也,必有性焉,然后能存。

  不仁见天下之事大,而执天下之物固,故物激而怒,怒而不能消矣;感物而欲,欲而不能止矣。穷理尽性以成吾仁,则知天下无大事,而见天下无固物。虽有怒,怒而不迁矣;虽有欲,欲而不淫矣。

  庄周曰:“伯夷死名于首阳之下”,非知伯夷者也。若伯夷,可谓全其性命之情者矣。谓之“死名”可乎?周不为一世用,以保其身可矣,而未知天下之大本也。

  智不相近,虽听言而不入;信不相及,虽纳忠而不爱。是故君子必谨其所以言,则不招谤诽,取怨辱矣。

  士学于文而知道,则关键节目之言未尝不三复也;君学于政而知道,则几会本原之事未尝不三令五申也。知之,则因非而知是,不知,则指是以为非。

  人君尽下,则聪明开,而万里之远亲于衽席。偏信,则昏乱,而父子夫妇之间有远于万里者矣。人君欲救偏信之祸,莫先于穷理,莫要于寡欲。穷理寡欲,交相发者矣。去圣既远,天下无人师,学者必因书记语言以知理义之精微。知之,则适理义之周道也。不然,则为溺心志之大阱矣。

  人尽其心,则可与言仁矣,心穷其理,则可与言性矣,性存其诚,则可与言命矣。

  敬则人亲之,仁则民爱之,诚则鬼神享之。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者,大贤之分也。“达则兼善天下,穷则兼善万世”者,圣人之分也。

  或问人可胜天乎?曰:人而天,则天胜;人而不天,则天不胜。

  学贵大成,不贵小用。大成者,参于天地之谓也;小用者,谋利计功之谓也。

  人者,天地之精也,故行乎其中而莫御。五行,万物之秀气也,故物为之用而莫违。

  三王,正名与利者也,故其利大而流长;五霸,假名争利者也,故其利小而流近。

  形形之谓物,不形形之谓道。物拘于数而有终,道通于化而无尽。

  古之学者求天知,今之学者求人知;古之仕者行己,今之仕者求利焉。

 
特色资源 更多>>>
ICP备05011312 办公平台 
版权所有:湖南图书馆
电话:0731-84174124
关注我们
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