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北溟:没有文凭的大学者
人物简介:

  严北溟(1907~1990) 中国哲学史专家。字渤候,湖南湘潭人,3岁丧父,6岁即以对句、草书而有“神童”之称。因家贫无缘进正规学校求学,靠自学成才。

  17岁考取省邮务管理局邮务员,此后接触马列主义,投身大革命洪流。

  1927年5月,由郭亮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一周后因长沙“马日事变”与党组织失去联系。1934年5月至1937年10月,在浙江民众教育实验学校任教,讲授哲学、时事和中国近代史等课,宣传抗日和革命理论,在严北溟的影响和资助下,有30多名青年学生奔赴延安等地参加抗日。同时还担任《东南日报》评论和主笔,发表文章百余篇。

  人物故事: 

  没有文凭的大学者 

  他是广受推崇的学术大家,然而却无任何一张文凭;他曾于大革命时期加入中国共产党,却以民主人士身份为民族救亡事业服务;他被人誉为“湖南才子”,引得国共两党的周恩来、蒋介石竞相召见;他是复旦大学哲学系的奠基者、学科领头人,诲人不倦,桃李满门,入选具权威性的英国剑桥国际传记中心《世界名人录》。

  青灯一点伴读书 

  1990年3月14日,著名中国哲学史专家严北溟先生因病在上海逝世,享年83岁。严北溟先生生前系复旦大学中国哲学专业博士生导师、国务院古籍整理规划小组成员、中国宗教学会理事、中国孔子基金会副会长、中国哲学史会及中国无神论学会顾问、《哲学大辞典》副主编兼《中国哲学史》卷主编,然而这位满腹经纶的大学者终其一生竟无任何一纸文凭,地道的自学成才者。

  严北溟先生字渤侯,1907 年12月12日出生在湖南湘潭县城对面湘江中的杨梅洲。严北溟的母亲生过六个儿女,四个殇亡,只有严北溟和大姐侥幸存活。严家祖辈世代都是贫苦农民,唯独其父严鹤云一人自幼聪颖,耕耘之余,苦攻诗书,二十余岁便连中秀才、举人,1895 年进京会试,曾参加康有为发动的“公车上书”。 严鹤云性喜豪饮高咏,广结交游,郭人漳这样的清廷将领,赵声、黄兴等醉心革命的志士,杨度、龚心湛这般的政客和官宦,齐白石这样的艺术家,皆是他早年朋友。1908 年 12 月,黄兴在广西钦廉上思发动起义,事先想策动钦廉道尹兼新军统领郭人漳内应。郭佯与周旋,临时违约,意欲告密,以邀功赏。严鹤云时佐郭氏幕府,却违反郭意,乘机放走黄兴,致与郭发生龃龉,并因此悒郁不欢,不久竟患疟疠死去。严鹤云一生清廉,身后萧然,除几箱书籍衣物,未留给妻儿片瓦寸土,严北溟寡母孤儿三人只能投奔远乡堆子山一个宾姓的姐丈家中,从此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

  严北溟的母亲节衣缩食,在5岁那年将他送进私塾开始发蒙。严北溟天资聪颖,私塾所教的《三字经》、《千字文》及四书五经之类已不能满足他的胃口,倒是先父遗下的那几大箱线装古书——《十三经注疏》、《史记》、《汉书》和《资治通鉴》、《昭明文选》、《古文辞类纂》,还有唐宋名家诗词选本,以及近代著作《盛世危言》等,都是在乡间不可多得的书林瑰宝、知识渊府,对幼小的严北溟而言无异于就是一个“涵芬楼”,为他打开了无比广袤的天地。严北溟白天手不释卷,夜间则苦于无钱买油照明,好在姐丈家邻居经常聚赌打牌,两盏美孚油灯照得通明,严北溟场场必到,搬只小凳蹲在门槛或桌角看书;看得入迷,屋内吵闹全然不顾。

  除了经史诗文,孩童的严北溟还将父亲留下的碑帖、书法真迹如《淳化阁帖》、《草字汇》等悉心揣摩研习。无钱买纸,严北溟就端一碗水到宾姓祠堂的大厅前,伏在冰冷的青石阶地上挥毫练字。七年的私塾生涯,严北溟主要依靠自学,利用少年时代较强的机械记忆力,打下了坚实的中国传统文化的根坻。

  “五四”运动爆发时,新思潮也波及到湖南乡村。13岁的严北溟不满足于陈旧的古文经史,为追求新学知识,只身离家,在湘潭和长沙先后就读三所私办的英数理化补习学校,每每以成绩优异而越级卒业。14岁的严北溟自拟题目《论孔子在新文化运动中的地位》,曾参加湘潭益智学校论文比赛,繁征博引,洋洋万言,获得第一名。可以说14岁时的这篇处女作,大体已暗示出其今后从业治学的倾向了。

  柔翅翱翔波澜中 

  在长沙协均学校补习期间,严北溟时常为《协均周刊》撰文;在广雅补习学校时还被选为学生会评议长,而担任学生会总干事的就是后来成为八路军副总参谋长的同班同学左权,每有学潮,两人都积极参加。1923年夏,长沙发生日舰水兵打死中国人的“六一惨案”,左权与严北溟带领广雅学生随示威队伍包围省长赵恒惕官邸,迫使他出来接受抗议;在这一次运动中,严北溟认识了中共湖南早期领袖郭亮。此后很多次,严北溟还听过毛泽东、夏曦等同志的讲演,这一切无疑都在他的思想深处起了潜移默化的作用。

  为谋生糊口,奉养贫病寡母,17 岁的严北溟被迫含泪弃学,适逢湖南邮务管理局招考邮务员,既无报考要求的大学文凭,又未年满20周岁的严北溟以一篇《屈原贾谊合论》的文章备受招考人员的赞赏,竟以第二名被破格录取,年纪轻轻得以跻入高级职员行列,拿到了不少人歆羡的“铁饭碗”。生活条件的陡然改善却没有阻止一个有为青年对社会的思索,严北溟益发对马列主义思潮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1927 年大革命的狂潮终于把20岁的严北溟卷入时代激流的漩涡,白色恐怖笼罩之时,严北溟在郭亮介绍下,毅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然而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入党仅7天即发生“马日事变”,郭亮旋即遇难,严北溟亦只得从长沙逃往乡下,暂避一时。待风声平稳后,严北溟隐瞒身份,重返长沙,一度在湖南省政府担任秘书,后又赴江西省政府就职。

  以笔当枪敌外侮 

  1930年严北溟离赣抵浙,至1937年间以无党派身份在浙江民众教育实验学校担任教师,讲授哲学、时事、中国近代史等课程,宣传进步思想,在他的影响和资助下,有30余名学生奔赴延安等地参加抗日斗争;期间还任《东南时报》主笔,笔底风流,文名鹊起,与胡云翼时有“湖南二才子”之谓。抗战后,浙江省主席、第三战区游击总司令黄绍竑欲借重严北溟文名加强与进步青年与文化界联系,受其敦请,加入其幕僚。严北溟接受中共地下党的指导,替黄绍竑起草了《浙江省战时政治纲领》,号召全省人民为沦陷土地而战斗。随着抗日气氛随之高涨,抗日文化宣传显得异常迫切,遂致《浙江潮》应运而生。《浙江潮》由来有自,是中国留日学生浙江同乡会1903年在日本东京主办的反清革命刊物,苏曼殊尝有“春雨楼头尺八箫,何时归看浙江潮”句, 严北溟此际借用同名办起刊物来,抚今思昔,能不慨然,在创刊词中他写道:“以奔腾澎湃的雄姿,排山倒海的气势,推动浙江三千万民众踊跃参加抗日自卫,以争取最后胜利。”主编严北溟慧眼识人,编辑部成员大多系中共地下党员,有些还是延安抗大和陕北公学的毕业生,加之办刊有方,不久发行即逾万份,打破了浙江出版物发行量记录;同时严北溟还在金华、丽水、温州等地召开读者座谈会21次,鼓舞群众抗日士气。严北溟还兼任浙江省军官教导总队政治指导室主任一职.借此机会将一批地下党员安排进去,担任政治指导员。

  《浙江潮》这份抗日救亡进步刊物也为严北溟带来了巨大的声誉,1939年3月17日,周恩来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副部长身份来浙视察,当晚召见严北溟。严北溟汇报了协助黄绍竑工作的情况及与其关系,受到周恩来的充分肯定。当严北溟要求到解放区工作时,周恩来说:“你的工作是很有成绩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是我们党现阶段一项很重要的任务,我不是也在重庆同他们打交道吗?”周恩来大严北溟9岁,谈话中却称其为兄,说:“北溟兄,我相信你是懂得辩证法的。对黄绍竑要看到他积极的一面,你是站在党的一边对其做统战工作,应该继续做下去,我相信你在浙江是大有作为的。”当严北溟表示要重新恢复组织关系时,周恩来说:“了解你的经历,我们是很欢迎你到党内来的。但你想过没有,黄绍竑要开展这些工作,为什么不找一个共产党员或找一个国民党分子作助手呢?为什么要找你这样的无党派人士呢?就目前情况看,你还是不入党为好,这样有利于统战工作的开展,一入党,对黄就不好说话了。要记住,不入党,党也是把你当作自己人的。”谈话后,周恩来又亲切邀严北溟一道吃晚饭。

  这次见面迅即就被国民党浙江省党部特务密电报告重庆,不过两周,蒋介石即电告黄绍竑,要严北溟这位社会贤达“赴渝一谈”。到了重庆后拜聆中共办事处董必武等同志指示,严北溟拒绝了蒋介石、陈立夫等人封官许愿的利诱,重返浙江。严北溟后曾有诗记述此段经历:“婺滨春夜忆邀谈,教导亲承作指南;四十年中翻覆变,抚哀挥涕我何堪!”

  由于cc及复兴社分子的干扰和打击,黄绍竑决意让严北溟暂时摆脱文字工作,派他到浙东沦陷区长兴县当县长。1939年底,严北溟带10余名骨干(中共秘密党员)赴任。到长兴后,严北溟整顿抗日武装,建立妇救会。举办青训班;在他的掩护下,中共长兴县委得以秘密成立。由于长兴抗日工作开展得有声有色,引起国民党顽固派的注目,中统特务又设法将严北溟挤走。在长兴工作一年有余,在抗日烽火中亦难掩文人气质,留下了《咏梅》诗章;“淡云微月冷黄昏,万树梅花合断魂。二十里中香不断,柏家村到李家村。”

  因《浙江潮》已于1940年10月停刊,在黄绍竑支持下,1941年3月,严北溟创办《浙江日报》,任发行人兼社长、总主笔。报社职工80余人,编辑部没有一个国民党员三青团员,整个班底以中共地下党员和进步青年为主。历时5年余,经两度搬迁,山沟深洞、穷乡僻壤,严北溟不以为苦,为抗战宣传作了脚踏实地的实事。

  返身校斋垂师尊 

  抗战胜利后,《浙江日报》迁至杭州,严北溟在浙江大学作过“国内和平民主形式”、“关于抗战后的国内形势”及“美苏关系与太平洋问题”三次讲演,引起轰动,甚而激发学潮,因而数度遭国民党特务警告和殴打。迫不得已,严北溟于1946年离开生活了16年的浙江到上海,先后在大夏大学、光华大学、上海法学院、中国新闻专科学校等校担任教授,从事教育工作。1949年4月,经黄绍竑邀请,担任以张治中为首席代表的南京国民政府和谈代表团秘书。赴北平谈判期间,严北溟经常去中共首席代表周恩来房间聆听指示,为促使张治中、黄绍竑等接受中共谈判条件作了许多说服工作。和谈破裂后,随团起义。

  建国后,经董必武介绍,严北溟到上海复旦大学执教,并担任首任马列主义政治系主任,先后开设社会主义发展史、新民主主义论、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政治经济学、社会主义经济学等课程。与此同时,严北溟对少年时就感兴趣的孔学益发钟情,在50年代针对日益膨胀的民族文化虚无主义倾向,就提出对孔、孟、老、庄等诸家思想不应乱扣帽子,而应该进行实事求是的分析。1962年春,毛泽东主席到上海视察,指出佛教对中国和世界影响很大,大学里应该有这门课。严北溟当时对这门学问完全陌生,研究它也可说是“遵命”。他转而埋身卷帙浩繁的佛经中,东碰西撞,才发现原先宣扬的“宗教是人民的精神鸦片”这类观点真是左得可笑;他从佛教几千年发展历史中发觉佛教蕴藏着极深的智慧,它对宇宙人生的洞察,对人类理性的反省,对概念的分析,都有着深刻独到的见解,找出这些规律性的东西后,再从哲学高度加以梳理分析,揭示出它的来龙去脉和所起的社会作用;遂开设佛学史、因明学、佛教哲学等课程,由于见解独到,论述精辟,深受学生欢迎。严北溟先生上课从不带讲义,只有一张小纸片,或捏手中、或置讲台;虽个子瘦小,但目光如炬,声洪如钟,对受业弟子来说真是一种享受。

  学海风流百世传 

  严北溟先生治学谨严,擅长于中国思想史研究,尤精于佛学,可谓学术大师,先后发表论文百余篇,其中《论孔子的人道主义》、《论红楼梦与佛学思想》、《关于社会主义时期的宗教道德问题》等文持论平允,见解深邃,取精用弘,含英咀华,在国内外学术界有较大影响;有《孔子的哲学思想》、《中国哲学史讲义》(先秦和隋唐佛学部分)、《儒道佛思想散论》、《中国佛教哲学简史》等著作留世,对后世问学者颇具启迪,1987年10月入选英国剑桥大学国际传记中心出版的《世界名人录》。严北溟先生百年诞辰之际,复旦大学哲学学院于2007年12月18日召开“纪念严北溟先生诞辰100周年”座谈会,与会代表对其生前为人、治学以及对复旦大学哲学系奠基、特别是对中国哲学史、宗教学学科建设给予了高度评价。

  从个体来说,严北溟先生的经历无疑是奇特的,富于光彩的,是时代风潮中叮当作响的人物,晚年亦居学术象牙塔尖。1984年严北溟先生还回归湘潭,参加父执齐白石诞辰120周年纪念大会。

  悠悠湘江东逝水,严北溟先生的人生经历是一段永可回味的传奇。

    来源:新湖南

 
 
 
湘ICP备05011312 办公平台 
版权所有:湖南图书馆
电话:0731-84174124
交流QQ群:451127801
关注我们
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