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革命元勋黄兴家族:“笃实 无我”传家

  在辛亥革命史上,黄兴是与孙中山齐名的伟大人物,素有“开国二杰”之称。1912年,武昌首义成功后,为了鼓励家人,黄兴写下“笃实”的家训,希望家人在做事、做人方面都要脚踏实地。1914年,“二次革命”失败。举家流亡日本期间,黄兴写下“无我”的家训勉励自己和家人。历经百年,“笃实”、“无我”四个大字仍然悬挂在黄兴故居的正厅之上,更鲜活于黄家后代的举手投足之间。

  黄兴:捍卫共和奋斗终生 

 

  黄兴(1874年10月25日——1916年10月31日),汉族,原名轸,改名兴,字克强,一字廑午,号庆午、竞武,曾用名李有庆、张守正、冈本、今村长藏。近代民主革命家,中华民国的创建者之一。湖南省长沙府善化县高塘乡(今长沙县黄兴镇凉塘)人。黄兴与孙中山一起,是建立中华民国的两位最高元勋,常常以“孙黄”并称。清末的重要革命团体和革命活动,多为两人所谋划组织。1905年,孙中山所建立的兴中会与黄兴所建立的华兴会等团体,在日本东京合并成立了中国同盟会。在同盟会成立会上,黄兴提议:“公推孙中山先生为本会总理,不必经选举手续”,孙中山被推为总理。1916年10月31日,黄兴病故于上海。1917年移柩长沙,同年4月15日,受民国元老尊以国葬于湖南长沙岳麓山。著作有《黄克强先生全集》、《黄兴集》、《黄兴未刊电稿》及《黄克强先生书翰墨绩》刊行。

  黄兴一生有过两次婚姻。19岁那年,经父母说合,与廖淡如结婚。后于辛亥革命前期,与辛亥革命女杰徐宗汉结婚。

  廖淡如(1873—1939),黄兴的原配夫人。湖南省长沙府善化县东乡枫树河人,乡绅廖星舫之女。1891年秋与黄兴结婚。生三子二女,子名黄一欧、黄一中、黄一寰;女名黄振华、黄德华。

  徐宗汉(1877-1944),原名佩萱,中国女权活动家,民主革命家,贫儿教育家。投身民主革命洪流,领军起义制运军火、提倡女权倡办女学,是辛亥革命的女杰和妇女运动的先驱;支援各项抗战活动,为反对袁氏独裁、反抗日本侵华战争、社会公益事业做出卓著贡献,是中国贫儿教育的开创者。原籍广东珠海市北岭村,出生在上海的一个买办兼茶商家庭。祖父徐荣村是中国参加首届世界博览会并获得大奖的第一人。伯父徐润是徐氏第二代中的商海奇才,他涉足广泛,由一个买办逐步成为李鸿章倚重的洋务官员和拥有多间企业的民族工商业家。大姐徐慕兰是辛亥革命女杰。徐宗汉与黄兴生子二,即黄一美和黄一球。

  黄一欧:同盟会最年轻的会员 

  长子黄一欧(1892—1981)自幼受其父民主革命思想的熏陶,追求进步,胸怀大志。1903年黄兴自日本归来,执教于长沙明德学堂。他即随父就读于明德学堂小学部。黄兴在长沙组织华兴会,密谋推翻清政府,事败之后逃亡日本。

  1905年,13岁的黄一欧亦远涉重洋,东渡扶桑,进入东京弘文学院读书。在这里读书期间,黄一欧认识了孙中山、章太炎等一批革命人士。1907年,年仅15岁的黄一欧经孙中山等人的介绍加入中国同盟会,成为同盟会中最年轻的会员,从此投身到推翻满清专制王朝的斗争之中,成为父亲和孙中山等人的得力助手。

 

  黄兴(右)与黄一欧(左)

  1910年春,黄一欧奉父亲之命,开始奔走于日本与香港之间,为广州新军起义和黄花岗起义作准备。在此期间,黄一欧的主要任务是联系日本朋友宫崎寅藏,秘密从日本购买一批枪支弹药,然后暗中运往香港,不久被留在同盟会设在香港的统筹部工作。

  1911年3月,黄一欧以缺额补员考入广州巡警教练所,并利用这一身份进行反清宣传,同时将从日本购买回的枪支弹药秘密运送到各起义点。在此期间,黄一欧参加了黄花岗起义。起义失败后,黄一欧死里逃生。

  从此,黄一欧化名黄祖光,并受同盟会派遣回到广州、长沙继续开展革命活动,与一些革命同仁在长沙成立了“野球会”。该组织以练习棒球为掩护,团结革命志士,再次发动起义。事情泄漏后,黄一欧遭通缉,后再次东渡日本。

  1911年,武昌起义前夕,黄一欧再度奉父亲之命回国,组建江浙联军,并担任沪军先锋队副司令,参加过光复上海的战斗。其后为了配合武昌起义军,他率沪军联合浙江、江苏等地方军攻打南京。正当他在前线作战时,接到在汉阳前线督战的父亲黄兴的手书:“努力杀贼,一欧爱儿”的题字,勉励他努力作战。在父亲的鼓励下,黄一欧一马当先奋勇杀敌,指挥得当,受到当地军民的一致好评,也深得父亲及孙中山等人的器重。

  1912年,黄一欧加入孙中山领导的国民党。第二年,父亲黄兴叮嘱他,趁年轻之机“好好读书”,黄一欧于是只身赴美留学,入纽约哥伦比亚大学攻读外交与经济。然而。不久后却因经费问题被迫中断了学业。

  1915年,蔡锷准备发兵讨伐袁世凯,不料被袁世凯得知,便被软禁于北平。为了帮助蔡锷逃出北平,黄一欧奉命从美国来到日本,与程潜等人设法帮助蔡锷脱险,使蔡锷在云南顺利举行了讨伐袁世凯的起义。

  1916年,黄兴去世,黄一欧继承父亲的遗志,继续投身到孙中山领导的革命斗争中。1917年,黄一欧任湖南省铁路警备司令,并加入到讨伐北洋军阀的战斗之中,其后又奉孙中山之命,协助周震麟开展驱逐湖南省督谭延闿的活动。1924年,黄一欧任川军北伐军第一路军司令。1925年以后,黄一欧历任广州国民政府参事,安徽省漕运局长以及天津特别政府参事。

  孙中山去世后,黄一欧逐步认识到蒋介石背离了孙中山的路线,并于1929年起,开始参加了一系列的反蒋活动。1931年,黄一欧应孙科之邀,赴广州任广东省政务委员会委员,在此期间继续从事反蒋活动。1932年,孙科任国民政府立法院院长后,黄一欧任立法委员10年之久。在此期间,他目睹国民政府的腐败与蒋介石的独裁,因而心灰意冷,此间曾多次请辞未准。无奈之际,直到1941年后,他便以养病为名,回到老家湖南从事实业。

  抗战胜利后,国民党湖南省党部派人劝黄一欧出山,他坚决予以拒绝,并对来人说:“得人心者得天下,失人心者失天下,蒋政权民怨沸腾,败势已定。”1948年3月,黄一欧加入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程潜任湖南省政府主席期间,黄一欧被聘为湖南省政府顾问。解放军进军湖南前夕,黄一欧团结在湖南的辛亥革命老人,积极行动起来,劝说驻湘国民党军队的高级将领,放下武器,为湖南和平解放作出了贡献。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后,黄一欧积极投身到社会主义建设之中,曾当选为省人民代表,历任湖南省军政委员会顾问、省人民政府参事、湖南省政协副主席以及民革中央委员兼湖南省委员会主任委员等职。

  改革开放以后,黄一欧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和众多的海外关系,做了大量的促进祖国统一的工作。

  1981年1月12日,黄一欧病逝于长沙,终年89岁。

  黄一中:15岁的“当家人” 

  黄一中(1901—1991),黄兴次子。原名黄厚端。先后在国民政府外交部、财政部、内政部和中央银行任职。黄一中先后同罗钦珍、杨英结婚,生有三子四女。

  黄一中出生于1901年6月。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因为父亲和兄长黄一欧四处奔波,忙于革命,黄一中较早地成了黄家的当家人。

  1913年元旦前夕,黄兴在武汉收到了黄一中问候其病情和其他情况的来信,甚喜,立即提笔回信。他勉励黄一中读书“日有进境”,“学业与年俱进”,并承诺今后也带他出国留学。此外,还像对待成年人一样,向黄一中通报有关情况,同他商谈搬家的有关事宜等。看来,黄兴此时已将年仅11岁半的黄一中视为可以当家的小男子汉了。 

  1913年9月,黄兴的长沙家人迁居上海,正在日本流亡的黄兴特向黄一中赠字一幅:“爽气秋高”。对黄兴全家而言,当时正是秋风萧瑟楚客悲的危难时期,黄兴特向儿子赠送此联,鼓励儿子与家人在危难之际要保持勇气、正气和积极乐观的心态。

  1914年5月,黄一中随同奶奶、母亲及小妹黄德华从上海到日本与父亲相聚。不到两个月,黄兴又去了美国。身处异国的这一家四口,更加需要依仗黄一中这位小男子汉。

  1916年10月19日,重病在身的黄兴电谕时在东京的黄一中,要求他在母亲身体状况允许的条件下,带奶奶、母亲和妹妹回国。当时,母亲廖淡如已怀孕几个月,奶奶易自易年近花甲,妹妹黄德华只有3岁,虽然在轮船上委托了唐才常的儿子唐有壬照顾,但一个15岁的少年要负责把这样一行人从日本东京带回中国上海,真是难为他了。

  回国后不久,黄一中又返回日本继续读书,最后毕业于日本东京帝国大学。黄一中还是廖承志在日本的学长,曾帮助过廖承志学法文。

  北伐战争结束后,黄一中从日本学成归国,在南京国民政府铁道部任参事。大修铁路是孙中山、黄兴的主要理想之一,南京国民政府铁道部第一任部长恰好又是孙中山的儿子孙科,黄一中虽然没有像孙科那样担任要职,但也作出了自己应有的贡献。上世纪40年代,黄一中还曾担任南京国民政府内政部户政司司长兼统计处处长。建国后供职于上海民政局,曾担任上海养老总院副院长。文革后先后担任苏州市政协委员和民革苏州主委。1991年4月6日逝世。

  黄一球:程潜女婿“足以告无愧于国家” 

  黄一球(1916—1964),黄兴四子。从德国留学归来后,在中华航空公司任机械工程师。 1916年10月26日,黄一球出生于上海,出生仅5天,父亲就去世了。

  黄兴给自己的五个儿子分别命名为欧、中、美、寰、球及三个女儿的名字里都有一个华字,颇有“面向世界,振兴中华”的寓意。

  黄兴的子女们都有在国外学习的经历,其中留学跨国度最大的就是黄一球。他先后留学德国和美国,再加上在中国本土的学习经历,黄一球的学习背景真的有如黄兴所说:“无欧、美、亚国界之可言。”

  黄一球的妻子是程潜长女程博德。虽然兼有黄兴之子和程潜之婿的显赫家世背景,但黄一球选择的人生道路则是从事技术工作。留学归国后,他一直在航空部门当机械工程师。近代中国,普通的电工、钳工都是少有的技术人才,黄一球以其留德、留美的学业背景当航空机械工程师,更是难得的高技术人才。1949年,黄一球去了台湾,在中华航空公司任机械工程师。1964年,黄一球逝世于台湾。夫人程博德逝世于1987年。

  黄兴认为,为人应做到“足以告无愧于国家”,不一定非得“做大官,负大任,然后自愉”。程潜也始终牢记孙中山的教诲,革命要“首先打倒自己脑海中的敌人,抛弃富贵利禄的观念,树立爱国家爱人民的思想”。民国时期,中国的航空事业与中国科学技术非常落后,影响至今。黄一球默默无闻地为航空事业和科学技术奉献了一生,无愧于黄兴之子、程潜之婿。

  黄乃:“中国盲文之父” 

  黄乃(1917.1-2004.1.30),原名黄一寰,黄兴五子。著名的日本问题研究专家,盲文教育家,中国盲文之父。曾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二届至第七届政协委员,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第一、二届主席团副主席,中国盲人聋哑人协会副主席。

  黄乃出生于1917年,此时离他父亲去世还不到3个月。 黄乃自幼受父亲和兄长的民主革命思想的影响,关心国家的前途和民族的命运。当他在长沙楚怡小学上五年级时的第二天,北伐军打到长沙,身为学生自治会主席的黄乃带着自己的小伙伴,走出校门,欢迎北伐军的到来。那时的黄乃,就已将一册《三民主义三百问》背得滚瓜烂熟。

  在南京读初二时,黄乃就开始接受马克思主义的启蒙教育,并参加了由共产党秘密领导的“读书会”。进入高中后,黄乃开始为一些进步文艺刊物《新野》、《文友》等撰写文章。受其影响,儿时的黄乃就已踌躇满志,立志日后一定要继承父业,投身到拯救国家和民族的伟大斗争之中。

  正当他豪情满怀之际,不幸降临到了他的头上。1934年冬,也就是他读高中之时,黄乃在一次上体育课踢足球时,不慎右眼被撞伤,导致视网膜脱落,由于手术失败致使右眼失明,于是休学回到长沙老家。

  1936年春节后不久,黄乃前往日本东京留学,就读于神田语言学校。在日本,黄乃进一步接近了中共地下党组织,并初步完成了思想转变。后又加入了北方局系统的中共东京特别支部的外围组织社会主义青年同盟。在中共东京特别支部的领导下,黄乃负责“现代问题座谈会”、“中华留日世界语者协会”等进步学生团体的领导工作,经常出席左派文化团体的各种会议,为文化救亡运动做了大量工作。他的行动,惹怒了日本军国主义,1937年6月,黄乃被日本警察拘捕入狱。黄一欧得知后,专程前往日本,联络一些旧友,将小弟黄乃营救出狱。

  回国后,黄乃立即投入如火如荼的抗日救亡运动。1937年11月,经人介绍,黄乃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次年奔赴革命圣地延安,毛泽东还亲自接见了他。在延安,他先进入抗日军政大学学习,后入马列主义学院学习。结业后,黄乃留校工作,任马列主义学院哲学研究所副主任。1939年11月,黄乃调到中央宣传部任干事,专门研究日本问题,后又调入八路军总政治部敌工部工作,任日本问题研究秘书兼组长。1941年,《解放日报》创刊,黄乃负责副刊《敌情》的主编。在任主编期间,他发表的一篇题为《南进还是北进》的文章准确地推断了在华日军的下一步行动计划,得到验证之后,曾经轰动一时。此间,不少文章还得到了毛泽东的好评。1942年,延安整风运动开始时,毛泽东在马列学院的开学典礼上讲话,讲到调查研究时对广大学员说:“你只有进行了调查,进行了研究,才有发言权,比如说黄乃,他对日本这个国家的政治、经济和军事等方面进行了调查研究,在日本问题上,他最有发言权。”

  解放战争期间,黄乃长期处于艰苦紧张的工作环境之中,常年伏案到深夜,仅有的一只高度近视的左眼视力也迅速下降。1949年进入北京时。左眼视网膜又脱落。那时,刚出任新中国政务院总理的周恩来得知黄乃的病情后,立即安排他去苏联治疗,但因发病时间过久,长期未能治愈,最后视网膜脱落,不幸双目失明。

  解放初期的新中国,百废待举,还没有统一的盲文。从苏联回国后,黄乃开始致力于研究盲文,并用了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就设计出了一套全国统一的盲胞通用的盲文初步方案。

  当周恩来总理得知黄乃设计的盲文初步方案成功后,亲自接见了黄乃,并握着他的手表示祝贺,鼓励他进一步完善这个方案。当毛泽东主席看到了新中国第一个盲文刊物《盲人月刊》时,有人告诉他,这套盲文是民主革命先驱黄兴的幼子黄乃设计的,毛泽东高兴地说:“黄乃同志我知道,有创造性。”

  经过多年的努力和实践,以及反复修改,黄乃为之倾注了全部心血的新盲文方案终于在20世纪80年代末期得到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的批准。这套方案的实施,使近一千万中国的盲人重又有了明亮的“眼睛”。

  1991年12月,黄乃被国务院批准为作出特殊贡献享受政府特殊津贴的专家。他是享受此项殊荣的唯一的一个残疾人。

 

  晚年黄乃

  黄乃在事业上的成功使他感到高兴和自豪。但在个人生活上却经历了一段坎坷。在上世纪50年代之前,三次失败的婚姻使他备感孤寂。正在他生活面临巨大困难的时候,一位比他小一岁的女导演安琳闯入了他的生活。黄乃经历磨难仍献身于盲文事业的执著精神深深打动了她的内心,对他产生了一种战友之间的革命情谊。后来,经过一段时间的鸿雁传书,终于在1961年,他们举行了婚礼。从此,他们成为相知相爱的伴侣。

  文革后,黄乃先后担任第二届至第七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理事、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副主席。2004年1月30日,黄乃因脑溢血、胃出血等多种疾病并发去世,享年87岁。

  黄振华:一生最关注教育 

  黄振华(1896-1992),黄兴长女。毕业于中西女校,先后两次赴美留学,曾就读于哥伦比亚大学。回国后积极从事教育事业,作出了卓越贡献。

  黄振华出生于1896年11月,是黄兴的长女。黄振华幼年时,黄兴在长沙和武昌读书,虽不常年在家,但每年都有假期,相对于此后的几个弟妹而言,她和父亲在一起生活的时间最多。

  1912年,黄振华随同哥嫂黄一欧、李兴亚留学美国,因她的前期学历与英语水平还不够,便在哥伦比亚大学做旁听生。1914年7月,黄兴从日本到达美国时,因黄一欧忙于功课,黄振华一人从纽约赶往旧金山迎接父亲。此后几个月,黄振华随侍父亲左右,帮助做一些收发信件和翻译电报之类的工作。1914年冬,因湖南当局取消公费补助,黄振华与哥嫂黄一欧、李兴亚因经济困难而改赴日本学习。

  不久,黄兴辞世。料理完父亲的丧事,黄振华先是去南京上体育专科学校,毕业后再次前往美国留学,先后在麻省理工学院学工科和哥伦比亚大学学法律,分别获得理学学士和文学硕士学位。留学归国后,她先后任江苏、安徽、四川等省立女子师范院校教员。湖南省教育厅督学、教育部编审、行政院参议。1948年,作为湖南妇女的代表,黄振华当选为中华民国第一届立法院立法委员。国民党在大陆的统治被推翻后,黄振华去了台湾,继续当“立法委员”。

  黄振华的夫君陈维伦去世后,没有儿女的黄振华在台湾再无牵挂,便将台湾的家产出售。

  1989年9月,年已93的黄振华先后回到长沙、苏州、北京三地小住,原计划最后定居于美国,但未成行。1992年12月21日,黄振华在苏州逝世,享年97岁。

  黄振华一生最关注的就是教育事业。除了长期任教和担任教育行政工作之外,还著有《国民体育》和《社会教育概论》等著作。她对教育最后的支持就是将在台北的家产拍卖后所得资金捐出,与黄德华夫妇共同建立以支持大陆教育为主的美国黄兴基金会。除此之外,黄振华还在台湾建立了“克强奖学基金”。

  黄兴曾手书“无我”二字给黄振华,还赠联:“遁世只为避俗,良知要在能行。”黄振华用近一个世纪的人生,向世人证明了黄兴家族的“无我”、“能行”的伟大精神。

  黄伟民:从事体育教育事业 

  黄伟民(1937-),黄兴长孙,黄一欧之子。曾任第7至第9届全国政协委员,湖南省政协常委,民革中央委员,民革湖南省委副主任,黄兴基金会会长,湖南省海外联谊会理事。一生主要从事体育教育事业。

  1937年12月1日,黄兴长孙黄伟民出生于上海。此时,淞沪会战刚刚结束。“伟民”这个名字,不仅有纪念抗战烈士的寓意,更是希望中华民族成为伟大的民族,不再受列强欺辱和侵略。

  黄伟民出生后,母亲彭承祉费尽周折把曼西、伟民姐弟俩从上海带到湖南湘乡荷叶塘外婆家。

  1943年,对国民党绝望的黄一欧秘密从重庆回到荷叶塘隐居,全家团聚。黄一欧话语不多,但有时他也为曼西和伟民姐弟俩讲述孙中山、黄兴的故事,并把黄兴书写的“笃实”条幅挂在墙上,谆谆教诲姐弟俩领会“笃实”二字的深意,嘱咐其身体力行,不负祖父遗训。

  抗日战争胜利后,黄一欧全家迁往长沙。黄伟民原在湘乡荷叶小学读书,到长沙后,转入幼幼小学读书。1951年,黄伟民考入明德中学,后转入长郡中学。1954年,黄伟民考入湖南第一师范学校,毕业后在长沙经武路小学和铁佛东街小学教了21年的书。

  黄兴曾言:“真有志气者,不必做官。即居一乡为一小学校长,年年替国家培植出数十高尚纯正之人才,微特顾而不乐,功亦不鲜。”在这种笃实家风和新中国“革命工作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思想的影响下,黄伟民在体育教学上成效显著,培养出了一批优秀的乒乓球、排球专业运动员,多次被评为市、区优秀教师、优秀教练员和优秀体育工作者,还被湖南省教育厅聘请为中小学体育教材的编写人员。

  黄伟民直到1974年才结婚。粉碎“四人帮”之后,黄伟民被调到长沙市北区体校当教练员,1980年任该校教导主任。他所训练的排球队曾获长沙市和湖南省青少年排球比赛第一名。黄伟民成为湖南体育界小有名气的教练员。

  1985年,黄伟民出任湖南省海外专家学者理事会理事长,继而当选为民革中央委员、民革湖南省委第一副主委和全国政协委员。

 

  黄伟民

  在黄伟民的争取、参与和协助下,湖南长沙出现了一批新的纪念黄兴的基地,主要有黄兴小学、黄兴医院、明德中学黄兴图书馆。其中,黄兴小学的前身是黄兴1912年在长沙创办的贫儿教养院,1991年正式命名为黄兴小学。

  目前,黄伟民已经退休多年,但他一如既往地从事各种社会活动,同各界和海外侨胞保持广泛的联系,出席各种纪念黄兴的活动。

  黄兴其他后代: 

  三子黄一美,其妻张瑛,国民党元老张继之长女。留学法国,在巴黎学豫园,回国后,在国民政府外交部工作。国民党撤离大陆时,黄一美留在了上海,在国民党特务搞的一次暗杀活动中,被误伤,1951年在上海去世。

  次女黄文华,生于日本,曾就读于南开大学,与周恩来是同学。她和丈夫长期在马来西亚从事共产主义活动,马来西亚共产党的创建人之一,丈夫:黄文山。

  三女黄德华(1913—2002),曾就学于金陵大学。抗战后,肄业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嫁给薛君度(1922—)。薛曾在哥伦比亚大学研究政治学,获哲学博士学位。薛君度曾任国内拍的电视连续剧《黄兴》的顾问。他学识渊博,对于法律、政治、经济、外交以及国际战略和华侨等诸多领域均有很深的研究。

  黄绍强,黄兴之嫡孙,黄乃之子,出生在中国,早年曾在北京就读中央美术学院,并在中国历史博物馆(现中国国家博物馆)任艺术创作总监。1983年赴美国纽约深造,1990年移居加国。曾在美国纽约中华公所举行的个人画展《黄绍强画展——辛亥人物肖像史迹》,受到专家和观众的好评。他的油画组画《浩气长存》表现黄花岗起义的革命精神,是其重要的代表作。还有一百二十多幅油画肖像为近两年的作品,是其《辛亥百年》创作主题的一部分,展现国父孙中山、黄兴、宋教仁、蔡元培、陆皓东、秋瑾、徐锡麟、方声洞、林觉民等先贤、先烈、仁人志士和风云人物的风范。

  黄史,黄兴之孙,是道教“太一宗”第47代宗师,颇受历任台湾“总统”蒋经国、蒋中正的尊崇和信任。

  黄柏禹,黄家第四代中的长孙,1976年1月出生,2001年2月加入民革,硕士学历。现任湖南省政协委员、民革湖南省委常委、湖南日报报业集团三湘书画院副院长,兼湖南省黄兴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湖南辛亥后裔联谊会会长。

   来源:新湖南

 
 
 
湘ICP备05011312 办公平台 
版权所有:湖南图书馆
电话:0731-84174124
交流QQ群:451127801
关注我们
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