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昭绶先生传略

孔昭绶先生传略 
  
  作者:杨敬偲 
  
  
    孔昭绶,字明权,号竞存,别名劲柃、攘夷。浏阳县东乡达浒人。清光绪二年(1876)生。以科考秀才,保送入湖南优级师范,后入日本法政大学,获法学硕士学位。

  民国二年(1913),孔任湖南第一师范校长。循民国元年南京临时政府教育改革法令,提倡学生自治与自动,创设技能会,深受师生爱戴。二次革命时,发表反袁(世凯)檄文。革命失败后,北洋军阀汤芗铭统治湖南,派兵包围一师,孔昭绶化装逃脱,东渡日本。1916年夏回国,再任一师校长。坚持"有治人然后有治法,然无治法未必有治人"的观点。聘请当年不满"汤屠"统治而富有正义感的徐特立、杨昌济、王季范等为教师。

  他在主持一师教务中,思想开放,坚持教育改革,充分发挥师生的创造性与积极性,被誉为"民主教育的先驱"。他又针对日本侵略中国的廿一条不平等条约,提出"知耻"二字作为校训的中心内容,在学校发表长篇演说。后西南军阀张敬尧督湘,摧残教育,孔托病辞职。

  1922年初,孔昭绶当选省议会议员、副议长。次年秋,谭(延闓)赵(恒惕)战争爆发,孔回到浏阳家乡。不久赴西北调查垦务,甫抵张垣,被冯玉祥延聘,主持"辅治讲习所",兼办《西北汇刊》。后任第二集团军少将参议,豫、陕、甘三省考核官,国民政府考试院考试制度史编纂。1929年病逝于南京,终年五十三岁。

  孔昭绶先生传略

  孔昭绶,字明权,号竞存,别名劲柃、攘夷。湖南省浏阳县官渡区达浒乡人。生于清光绪二年(1876年)。

  清光绪二十一年乙未庠生,补廪科举停,未食廪膳。宣统元年,湖南全省优级学堂豫科最优等毕业,升入历史地理本科。宣统三年,选科毕业,照钦章奏奖举人。民国二年日本法政大学校毕业,授硕士学位。历任留学生经理。1913年(民国二年),任湖南第一师范校长,湖南省教育会副会长,湖南省参议会副会长,北伐战地政务视察委员,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总司令部少将参议,豫、陕、甘三省考核院考核官、国民政府考试院考试制历史编纂。民国十八年(1929)已巳七月十六日未时病逝于南京康济医院,终年五十有三。葬于长沙湖迹渡大极坡狮茅冲,乾山巽向,有碑。(以上见《孔世族谱》)

  6月29日,谭省长委孔昭绶等八人为教育委员会委员,易培基为委员长。

  孔昭绶(见《大公报》--民国九年六月十九日),1913年任一师校长,是年招考第六、七班新生,孔以"湖南取消独立感言"为国文试题,借以激发学生反袁心理,进行革命教育。当湖南宣布独立,孔作有"讨袁檄文",长数干言,同学争相抄录传阅。湖南取消独立后,袁世凯令汤芗铭从速拿办革命党人,汤想在教育界杀几个首要人物。当汤查出孔昭绶有前述反袁事实后,派北兵包围了一师,搜捕孔。孔化装油印工人,黄昏化装挑水工人得离险境。校长由教育长朱振黄代理。有一军官到理化仪器室检查,同学贝昌坚将一瓶镪水倾注其背上。孔离校后,避居日本东京。

  1915年,袁世凯黄袍加身,湖南教育界人士,多上表庆贺,唯船山学社社长刘人熙开会演说,反对袁氏称帝……。闻孔氏当年又作第二次檄文。  

  1916年,孔昭绶又任一师校长,前后二任未满三年。他在任教期间,采取了一些革新措施:

  一、采取民主办校。所有校内重大措施都与老师及同学协商。当时,毛泽东任学友会总干事,毛所提意见,孔均接受,并对毛表示赞赏。

  二、重视劳动。以"救国保种"四字教育同学。同时注重军事训练,他短衣草鞋,带领同学开辟校后操坪。

  三、注重国民基础。每日三餐均与同学共席。以"稼穑艰难"教育同学,开设农业课程,聘方维夏主讲。

  四、帮助工人学文化。附近工厂林立,孔与方维夏老师及毛泽东商决,开办夜校一所。

  五、增加同学知识。组织进步学生订阅各种报刊,并举行诗文

  会考及各种研究会选优,由傅君俭老师介绍,发表在各报刊上。所聘教员,多系三湘名士,海内专家。

  1917年"5•7"国耻纪念,孔召集全校师生开会演说,由李维汉同学作笔记。

  1918年,孔编印一师校志,内有人物文选。当选名次表一件。当选人员33名,毛泽东各科合计得49票,为最多数。周世钊同学各科合计得42票,为次多数。孔子门下人物只分四科,孔校长因急于为国家造就人才,增为十余科。其中胆识一科,唯毛泽东得六票当选,其他同学一票未得。

  当时第一师范老师有:杨昌济、袁仲谦、徐特立、王季范、方维夏。 

  当年督军张敬尧派其旅长张敬汤驻扎一师,暗中监视孔昭绶行动。毛泽东此时将届毕业,有志创立革命基础,趁此机会开始进行驱张活动,孔昭绶极力支持。孔氏因见忌于张敬尧,托病辞职,全体员生开会欢送。孔氏临别作诗留赠同学:

  买丝何必绣平原,人影昔阳秋有痕。

  占断城南好风景,半庭桃李愿无言。

  (以上见湖南文史馆1963年4月1日《第一师范校长孔昭绶》)

  孔昭绶,号竟存,又署“攘夷”、“攘夷子”,浏阳县达浒人。“当时第一师范校长是孔昭绶。为人公平正直,坦荡无私,深得师生爱戴。因为孔先生很爱护学生,关心学生生活,在他的影响下,校内各项活动积极展开,显得生机蓬勃。” “汤芗铭到湘不久,就派遣爪牙到学校里捉孔先生。”“孔昭绶虽然被迫离开了学校,但没有消极退隐,而是积极地投入了湖南的反袁驱汤斗争。”“如在1916年《长沙日报》上发表的《湖南国民党讨袁世凯檄》,执笔人署名“攘夷”,据传就是他写的,成为湖南反袁驱汤的重要文献资料。

  (以上见湖南文史资料选辑《关于汤芗铭在湘暴行回忆录》)

  《湖南国民党讨袁世凯檄》,执笔人署名“攘夷”,真名就是孔昭绶。他义正词严地历数袁世凯有十大罪恶(首纵兵变、购凶暗杀、借债亡国、摧残法权、毁弃约法、推翻总统、断送土地、破坏道德、横征暴敛、矫诬民意、穷奢极欲)。据上种种,罪恶如山,有一于此,罪早不赦。

  (抗日后援会)长沙“六一”惨案后,浏阳县城群众连日在财神庙集会,人数近万。有一天,湖南省副参议长孔昭绶回乡,路过县城,群众邀他出席讲演,报告长沙"六一惨案"情况。这天是在晚上,县城人民可说是万人空巷。当孔议长讲演时,尽管人多拥挤,肩背相摩。但是肃静无哗,毫无声息。孔报告完,人声沸腾,愤怒万分,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六一惨案”是1923年发生的)

  孔昭绶的侄儿孔秉三--从台湾回浏定居说:孔宪时、孔昭绶都是前清秀才。孔昭绶是跟谭延闓的,当过省参议会副议长。任过湖南省留日学生驻日代表,日本大地震前回国(即当议员前回国)。在当选议员前,浏阳受大灾,大概是民国九年或十年,他在长沙募得华侨救济款,分发各大团,他以此作资本,竞选议员。

  我是民国十二年至十六年在长郡中学读书,后住浏阳县城,民国十九年至廿一年在菊溪高小教书。民国十三年(当时谭延闓任第  二军军长,打到了岳麓山)孔昭绶就辞去了副议长,到河南冯玉祥那里去了。

  孔昭绶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叫柏林,与我是同学,在长郡中学读书时比我低一班。民国十九年红军攻打长沙时,他在旅社被浏阳人杀掉了。第二个儿子叫权麒,在民国廿一年因患痨病而死。孔昭绶还有两女,但不知她们的情况。孔昭绶的夫人汤氏,民国十九年去世(比大儿子先死),是浏阳河东汤姓人。据说,孔昭绶在日本时,也没有与日本人结过婚。他当副议长时,在长沙傅家洲建了一栋房子,雇工养蜂。第二个儿子也养蜂,但养蜂失败了。他家有祖业田60亩,据说买傅家洲共花去光洋三千多元。

  孔昭绶年谱

  1876年(光绪二年)9月生。

  1895年邑痒生。

  1909年保送湖南高等师范优级学堂,升入历史地理本科

  1911年毕业,奏请举人。

  1913年,日本政法大学毕业、获法学硕士。

  1913年4月至1914年1月,任湖南一师校长,后东渡日本。

  1916年9月至1918年9月,任一师校长,兼湖南省教育会副会长,除教书外兼任《长沙日报》主编半年。

  1922年至1923年任湖南省参议会副会长。(其中谭(延闓)赵(恒惕)战争中回家在孔祠教书)

  1925年春,辞去议长职务赴西北调查垦务。主持冯玉祥开办的“辅治讲习所”“兼办”《西北汇刊》、北伐战地政务视察员。

  1927年,任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总司令部少将参议,豫、  陕、甘三省考核院考核官,国民政府考试院考试制度史编纂。

  1929年古历七月逝世。孔具有现代民主教育思想和爱国主义精神,他竭力反对袁世凯的独裁统治和封建复古教育。1914年1月的一天,汤芗铭派了一个营的兵力包围了一师,捉拿反对袁世凯和汤芗铭的校长,孔得信后,化装成卖河水的人,从侧门混了出去,旋东渡日本留学。

  1913年,在任一师校长期间,孔忠实地贯彻南京临时政府一系列教育改革法令,积极规划学校教育和校园建设蓝图。他提出用严格的规章制度管理学校,全面规定学校章程。如对学生操行、学业,体育考查的一套完整制度,就是在他的主持下制定的。他还提倡学生自动与自治,创设“技能会”。  

  孔坚持“有治人然后有治法,然无治法未必有治人”的观点。他一上任,即调整教职员队伍,重新起用那些不满汤芗铭统治而富有正义感的教职员。

  张于校长提出以“诚”字为中心的“公诚勤俭”的校训,孔改为以“知耻”二字为校训的中心内容。

  1917年5月7日,一师召开国耻纪念大会,孔在会上作了长时间的演说。

  1917年11月至12月,孔被推举出席了在杭州召开的全国教育联席会议。

  孔的政治态度、教育思想、治校方法是积极进步的,但也不可避免地存在着阶级与历史的局限性。如他拥护君主立宪,对美英帝国主义国家抱有幻想,看不到人民群众的强大力量。对于如何救国,采用什么方法,也只能提出一些改良主义的方法,在教育主张上受到美国杜威实用主义教育理论的影响(见湖南一师教史)。

  孔昭绶从日本留学回长后,随谭延闓广招贤士,应招的每人写一篇文章。别人大多歌功颂德,而孔却以"攘夷"的笔名,指出谭延闓处事不适的地方。后谭到处打听写此事的人,在长沙找到了孔,要他出来做事。当谭与赵恒惕发生战争时,孔离任回家,在孔祠教书,约有一年时间。他请了一个伙头做饭。伙头说孔教书很认真,讲课动听,他自己也常去听。一年后到长沙竞选议员,被选为省副议长。

  1919年住长沙傅家洲,以前他著的书都放在此,“文革”时被抄。

  孔比较朴素,连患病都舍不得花钱,住院选便宜地方,坐车买站票,吃饭吃稀饭,常与工人同桌。

  1918年秋,第一师范校长孔昭绶,因思想比较开明,为环境所迫而托病辞职,曾作《城南四绝》与师生留别,教职员和学生纷纷奉和,欧阳枚生也作《七律》一首:

  干戈遍野有鸿哀,浩劫沉沉挽不回。

  太息苍苍谁是雨?剧怜故我强持杯。

  鲁连好洁登高处,陶令怀清袖菊来。

  江汉楚氛悲恶甚,未堪回首赫曦台。
来源:1994年总第11期《浏阳文史》

 
特色资源 更多>>>
ICP备05011312 办公平台 
版权所有:湖南图书馆
电话:0731-84174124
关注我们
扫一扫